谁会是下一个被抓捕的举报者?

2015年10月11日10:07  新闻专栏  作者:洪巧俊  
干部举报县委副书记赌博竟被警方带走 干部举报县委副书记赌博竟被警方带走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洪巧俊

  这是新华社消息:近日,有网帖称湖南衡东县干部董志国因举报县委副书记谭建华赌博而被衡阳警方带走并被监视居住,此事引起舆论关注。记者9日从衡阳市有关部门了解到,被举报的衡东县委副书记谭建华早已被免职,而董志国之所以被公安部门实施监视居住,是因其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犯罪。董志国除涉嫌参与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犯罪外,还涉及其他严重违纪问题,已被衡东县纪委进行纪律审查。( 2015年10月10日新华网)

  这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举报人匿名举报官员赌博,而后反被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罪名抓捕,真是新鲜!看起来是一件举报官员赌博,作风不正的好事,但随后的剧情反转实在是大跌公众的眼镜。起初,是董志国除涉嫌参与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犯罪被公安部门实施监视居住,遭到公众的质疑后,如今却是董志国“涉及其他严重违纪问题”。我想问问衡东县纪委为什么非要等到董志国举报副书记谭建华赌博后,才进行纪律审查?如果董志国之前严重违纪,衡东县纪委早干什么去了?

  可以说,董志国花钱雇私人侦探跟踪上级领导,破坏了官场潜规则。如果与领导有意见,就雇私人侦探跟踪,就让官员人人自危。当然,如果自身正,光明磊落,没有违法乱纪,也就不怕私人侦探跟踪。问题是像谭建华这样官员就怕了,像“许三多”那样的贪官就更怕了。一般来说,董志国这样“一根筋”的人,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遭到群而攻之在现今官场并不奇怪。官场里大都容不得这种人存在,谁破坏了潜规则,谁就有可能被踢出局,甚至受牢狱之苦,这样的事可谓是举不胜举。

  在此次事件中,董的家属和律师质疑,“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不适合本案。法律专家亦指出,董的行为构成这个罪名,法律依据不足。西北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冯卫国解释,根据现行刑法规定,该罪涉及的信息范围是特定的,即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本案显然不属于这一情况”。如果说,董的行为构成了“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那么,北京举报的“朝阳群众”怎么还一个个安然无恙?一般来说,官员属于公众人物,其一举一动理应受到公众的监督,在获得官员这一职位的同时,官员是需要出让部分个人隐私让公众的知情权得到保障的。官员自身的作风不正,还进行聚众赌博活动,难道不用监督与管理?官员违法乱纪大都十分隐秘,如果不采取非常规手段是很难获取证据的。专家认为董的行为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法律依据不足。也正因为如此,衡东县纪委又对董志国进行纪律审查,来坐实他的“罪行”。董志国家属则认为,这已不是监视居住,而是限制人身自由。怀疑董志国被抓是“暗箱操作”、“打击报复”。

  当地的一系列举动,更说明了上级与下级在维护自身权益上,是如此的不对等。普通百姓与官员在维护自身权益上的不对等,就更加可想而知。董志国是科级干部,为了搜集上级领导县委副书记谭建华违法乱纪,采取了非常规手段,雇私人侦探跟踪;而衡东县对付董志国却是动用公安与纪检,这个不对等可用四个字来形容:天壤之别!警察是国家机器,不管你有多大本事,权力有多大,在国家机器面前,你都是脆弱与渺小的。

  县委书记的权力究竟有多大?有专家说:“除了外交、军事、国防这些内容没有,(县委书记)拥有的权力几乎跟中央没有区别”。我在《失控的县委书记》一文中说:县委书记是“政治强人”,也可以说是权倾一方,甚至是独断专行的霸王。由于县级与中央隔着省级、市级,大多处于“山高皇帝远”的政治地理边缘,确实存在着“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弱、下级监督太难”,加上权力过于集中,监督严重失控,监督几乎呈现一片真空地带,从而造就了他们“我的地盘我做主”。坊间流传的段子也展现了县级官场的真实生态:“县委书记绝对真理、县长相对真理、常委服从真理、其他班子成员没有真理。”许多落马县委书记都坦言,以前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内,他们的话都是“绝对真理”。也由于如此,辽宁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就敢派警察进京抓记者;山西省蒲县有位官员老板(县安监局长),家产3个多亿,惹得县委书记眼红,要他给5000万被拒绝后,这位县委书记就敢把官员老板送进牢狱……县委书记的权力失控,最根本的是权力过大而又缺乏有效监督。

  虽然谭建华是县委副书记,但其作用不可抵估,前面讲了董志国破坏了官场规则,今天你董志国对县委副书记如此,明天张志国就对县长也如此,后天李志国就对县委书记也如此。某市一名副局长实名举报局长,局长落马了,该市主要领导认为该副局长破坏了潜规则,此风必刹,于是派纪检查这副局长,副局长也落马了,从此,该市被坊间称为“不出贪官的风水宝地”。

  吊诡的是,副书记谭建华被免不到一个月就复出并受重用,虽然没任命,但一位衡阳官方人士分析说,组织上对谭的处分仅为警告和免职,因此,谭的平级调动还算正常,但将衡阳市重点打造的项目交给他牵头,实际上是重用。之前赌博的违法违纪行为看来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韬光养晦”一月后又重新走上仕途。我们可以常看到公安部门对公众聚众赌博的严厉打击,也对有赌博情节严重的市民进行过执法追究,但谭是什么事也没有,这是官员赌博无过错的特权吗?

  需要厘清的是衡东县公安面对举报谭建华聚众赌博,为何不先是处罚聚众赌博者,而是先调查匿名举报者?至今也没有看到对谭建华聚众赌博进行的追究,这是为什么呢?当地纪委部门为何不是对谭建华聚众赌博进行查处,河西管委会的人士说,谭建华“所有工程都要插手”、“特别关心工程发包”,为什么不对谭建华纪律审查,查查他为何要对“所有工程都要插手”、“特别关心工程发包”?有没有贪污受贿、违法乱纪?怎么只对举报者董志国进行审查?

  如果说董志国的行为破坏了官场潜规则,那么,衡东县有关部门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法治秩序,违反程序正义,对法治和社会相当不利,还将进一步助长滥用公权,同时也严重阻碍着反腐,这与当前的反腐大好形势是相违背的。

  发生在衡东县的这一事件,可以说又是官僚体制下的蛋,这种蛋下得多了,监督举报的董志国就会少了。但天下之大,“一根筋”的人总是会有的,然我想,谁又会是下一个董志国呢?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举报者 官员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