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荣的乘龙快婿是怎么青云直上的

2015年11月18日09:42  新闻专栏  作者:刘雪松  
程丹峰被查再次证明了“朝中有人好做官” 程丹峰被查再次证明了“朝中有人好做官”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刘雪松

  程丹峰被查的消息,昨天上午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时,张家界之外的网友,大多是视若苍蝇,一掠而过。然而及至下午,这个身为湖南省张家界市副市长的官员,在媒体进一步披露出“苏荣女婿”的另一个身份之后,迅捷成为昨天的头条。很多网友戏谑道,不错哦,一家子到里面团圆了。

  履历显示,生于1970年的程丹峰,仕途最关键的一跃,是在2011年个7月至2012年12月。这一年零5个月的时间里,程丹峰从此前的财政部国库司国库现金管理处处长,完成了湖南省有色金属管理局副局长、张家界市委党委、张家界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优雅转型。而与之相对应的,是他身后的岳丈苏荣,从江西省委书记位上,正准备跨入“副国级”的关键时刻。也就是说,程丹峰坐定张家界副市长位置的3个月后,苏荣坐上了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位置。

  不查以为是普通苍蝇,一查才知道这苍蝇的背后连着的竟然是老虎。程丹峰被查再次证明了“朝中有人好做官”这个中国封建社会流传下来的硬道理,在今天的官场上依然适用。

  2012年12月的时候,程丹峰是以“当选”的名义坐实张家界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位的,无论从哪个程序来说都无可挑剔。但揭开他老岳丈的背景人们再次发现,“当选”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好端端的一个“选”字,任人打扮到这个地步,“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就不足为奇了。可以说,70后程丹峰走到今天,缘于智慧的遗传基因未必超常,权力的基因才是这个副国级“快婿”乘龙而驾的关键。

  程丹峰目前是以“涉嫌严重违纪”的名义被查的。而苏荣腐败案,“就是典型的家族腐败。家里面从老到小、从男到女都有参与”。今年2月苏荣被双开时,有关部门调查,苏荣违反组织、人事纪律,个人擅自改变组织决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

  八竿子打不着的,收钱就能给官做,自己的乘龙快婿当然是有权必封。可以想像,如果苏荣不在党纪国法面前翻船,程丹峰的仕途无疑将不可限量。

  程丹峰被查,对于社会来说可喜可贺。它表明,只要反腐不设权力的上限,随道升迁的官员,都会露出鸡犬的原形。所以,程丹峰的被查,既与他个人的遵纪守律有关,也与他作为腐败家庭的既得权力所催生的权力延伸,有着必然的联系。更何况,作为苏荣权力腐败的衍生权力,程丹峰在这个“家里从老到小、人男到女都有参与”的家族腐败势力中,能够做到众从皆腐唯他独清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事实证明,不是建立在权力公开透明制度之上的举贤、不是建立在用人公正监督之下的选拔,官场都有可能成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天堂。苏荣之所以能够轻轻松松“违反组织纪律、人事纪律,用个人的权力改变组织的决定”,关键就是没有形成权力怕纪律的监督制度,反而是更多的人们宁可违反纪律、也不敢得罪权力,在别人“鸡犬升天”的过程中欢快地举手、鼓掌通过。

  不排除程丹峰在官场上或许也有着适当的才能,也不排除作为苏荣的乘龙快婿有着被举贤的机遇优先。但是,从苏荣手握权力的吃相,看程丹峰仕途的官运,他的青云直上,无疑是与岳丈遮天的一手“栽培”脱不了干系。岳丈落马,连着女婿被查,看上去是斩草除根,实际上是法治将腐败家族掠夺的权力收回来,收到法制的笼子里,还给民众与社会。

  程丹峰被查,可喜可贺,但是民众真正能够笑起来的日子,还应该是权力真正被关进制度的笼子的时候。如果苏荣的权力被关进的是制度的笼子,或许今天这一家子进的就不一定是现在这个笼子。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苏荣 程丹峰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