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躲猫猫事件当事人李荞明之死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3月02日10:49   央视《新闻周刊》

  2009年2月27日,在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发布会上云南省检察院新闻发言人刘小凯宣布:“通过法医学专家对尸体进行检验并进行死亡原因鉴定,证实李荞明系多处钝性外力打击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案发后,张厚华、张涛、普华永等人为逃避罪责,共谋编造了李荞明系在玩游戏过程中,不慎头部撞墙致死的虚假事实。”

  年仅24岁的李荞明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年轻的生命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所引起的轩然大波。就在2月27日本周五下午的17:30,云南省检察院宣布了已经是轰动全国的“躲猫猫”事件调查的最后结果。虽然这是在周末政府机关下班时间之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但是发布会现场却依然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二十多家媒体。人们迫切的想要知道,李荞明在看守所内意外死亡的事实真相。

  在晋宁县公安局 “2·08”案件情况通报会上,晋宁县公安局副局长闫国栋说:“2009年,晋宁看守所,男,李荞明,该事件系在押人员趁民警刚巡视过后擅自进行娱乐游戏时,发生的一起意外事件。有人说是。。有人说是躲猫猫。 ”

  很显然,如果不是 “躲猫猫”这三个字,或许李荞明根本不会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李荞明的离奇死亡,让“躲猫猫”这个原本属于南方语系的词汇,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迅速成为2009年最流行的网络词汇。人们无法相信因为玩“躲猫猫”,一个年轻小伙竟然会当场丧命。对于公安机关公布理由的强烈质疑,直接导致了更大范围的全国关注。而此时人们才得知,李荞明这个云南玉溪的小伙子,其实只是为了积攒结婚的费用才一时糊涂偷偷去砍伐山上的林木而被刑拘的。然而,令李荞明自己和家人都始料不及的是,就在进入看守所11天之后,因为所谓的“躲猫猫”,李荞明造成“重度颅脑损伤”不治身亡。而离开的这一天,距离他和女友约定的婚期2月16日仅仅还差四天。

  消息传出,网络报纸对所谓的“躲猫猫”一片讨伐之声。

  如果不是这个“躲猫猫”,死者家属的疑问也不会最终演变成一个全国性的公众追问,甚至惊动了云南省委、云南最高检察院以及众多媒体。然而现在,根据云南最高检察院最终的调查结果,李荞明的死因并不是来自晋宁看守所以及晋宁县公安局公布的“娱乐游戏玩躲猫猫时,发生意外致死”,而是被晋宁看守所内“牢头狱霸殴打致死”。从“躲猫猫意外死亡”到 “殴打致死”,仅仅15天,李荞明的死因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而在这样的转变过程中,有一种力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杨建萍说:“我们也看到新闻媒体和广大网友对案件侦办工作的极大关注,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也真诚地欢迎新闻媒体和社会各界,对公安机关和公安工作继续给予广泛、深入的关注与监督,谢谢各位。”

  面对李荞明的死因调查,新闻发言人的感谢并非是一种常规的客套。因为就在“躲猫猫”事件迅速引起轰动之后,有两个完全不同的调查组在对李荞明的死因进行调查:一个是来自当地的公安机关和司法部门,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调查规格从县检察院一路升级到了省检察院;而另一个调查团则来自民间,是由省宣传部副部长伍皓一手组织和策划的网友调查委员会。

  网络舆论,也是民意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对网络舆论,心存敬畏之心。/尤其是对已经形成舆论热点的事件,我们必须积极主动及时地回应。

  4名政法界人士、3名媒体记者和8名网友组成调查团,在短短几小时内就从上千名的报名网友中挑选出来。而这个委员会在组织者宣传部官员伍皓的协调下,在事发一周之后,得以实地走访了案发地点——晋宁县看守所的9号监室,而这也就是藏有李荞明真正死因的案发现场。

  网友调查委员会副主任边民说:“有人怀疑有什么黑幕,我也怀疑啊,我甚至希望揭出黑幕来。”

  另一位网友风之末端:“我们要先提问,这是第一个步骤。第二个我们要去看看守室现场,第三步应该和看守民警询问一些情况。”

  边民透露:“我们要求会见的时候,检察长就出来发表检察意见,阻止,反对,阻止,反对。所谓事实真相这一点,很失望,而且呢,在去之前,就抱着很多疑问,调查之后呢,是疑问更多。”

  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说:“说实话这个事情毕竟是首次做,大家都没有经验。我当时确实想得也比较简单,我觉得能让我们的网民和社会公众进入到现场,就可能最大限度地探寻到真相,能够接近真相,能够给社会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是我确实也没有想到会有一些不可逾越的法律障碍。”

  网友调查委员会几乎是被云南省委宣传部恭请进去的,又被云南警方礼送出来的。这个一度身负众望和备受赞赏的真相调查团,由于最终没有接触到真相,而遭遇了来自法律瓶颈和网友质疑的双重尴尬。“民间调查团”是否在干预司法?业余人士是否有能力揭露真相?仓促组队仅仅半天的调查过程是否有闹剧走秀之嫌?然而就在这一切的争论还未休止,甚至已经超越对李荞明死因本身的关注之时,颇为耐人寻味的是:在民间调查团结束调查的一周之后,云南省检察院就于本周五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伍皓认为,“我想通过这一次,有社会公众和网民参与的调查委员会,虽然说他们没有得出一个司法结论,但是对司法的公开透明,对司法进程的加快,将会起到一个促进的作用。”

  2月27日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发布会上,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杨建萍宣布“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依照有关规定,对相关责任人作出如下处理决定:对晋宁县公安局局长达琪明予以行政记大过处分;晋宁县公安局分管看守所工作的副局长闫国栋予以行政记大过处分……”

  晋宁县公安局、看守所的相关负责人被问责,公安厅向死者家属公开致歉,而李荞明的死因最终也以一种严肃的方式向公众宣布。当“躲猫猫”这个充满离奇色彩的事件在经历了整整15天的纷扰和戏剧性变化后,最终以一份来自云南最高检的司法鉴定而尘埃落定时,人们所赢得似乎并不是轻松和欣慰。“为什么在李荞明的躲猫猫事件中,公众对于司法机关报有如此强烈的不信任感?”“为什么在民间调查团之外应有的监督机制,没有起到应尽的作用?”甚至“为什么现有的法律法规,不能给予犯罪嫌疑人应有的权利?”在一片的议论纷纷之中,一场发布会似乎并不能结束由李荞明所引发的所有疑问。

  云南省检察院新闻发言人刘小凯向媒体透露:“检察机关在对该案的调查取证过程中,发现晋宁县看守所存在牢头狱霸殴打、体罚在押人员等监管不到位、管理混乱的问题,已向公安机关提出整改建议,并将进一步加大对监管活动的法律监督力度。”

  直到新闻发布会已经结束的本周,李荞明对于很多人来说还只是这张身份证上一个平淡无奇的名字。而在晋宁县看守所的9号监室里曾经所发生的一切,也由于这里的摄像头损坏长达半年,而无法向人们展示事实的全部真相。对于年纪轻轻却已遭遇不幸的李荞明来说,如果摄像头没有损坏,也许就不会发生所谓的“躲猫猫事件”,而对于希望真相大白于天下的公众来说,恐怕在李荞明之死的背后所需要修复的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摄像头,而所需要留下的也不仅仅只有这张已经褪色的身份证。


Powered By Google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