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媒体:面对网络浪潮仍需要“百万雄师过大江”豪迈

媒体:面对网络浪潮仍需要“百万雄师过大江”豪迈
2019年04月19日 19:37 军报记者

  原标题:面对网络浪潮,我们依然需要“百万雄师过大江”的豪迈

  1949年4月19日,北京风和日丽。毛泽东站在一幅军用地图前,注视着长江一线。

  两天前,他亲笔为新华社撰写稿件,介绍了4月1日以来国共和平谈判情况和提出《国内和平协定》的经过。这篇稿件通过电波和报纸,传向前线,传向全国,传向世界。

  一天前,他代表中央军委起草致渡江战役总前委的电报。他在电报中自信地写道:二十日开始攻击,二十二日实行总攻,一气打到底……

  此时,全世界都在屏息等待。20日,是国民党政府决定是否签订和平协定的最后期限。

  深夜,大战前的片刻宁静,许许多多解放军战士展开薄薄的信笺纸,匆匆给家人写下家书。

  “我可能回不来了,但中国就要解放了!”

一名解放军教导员在行军和作战间隙,真实地记录了那段烽火岁月,成为渡江战役的珍贵见证。黄涛 摄  一名解放军教导员在行军和作战间隙,真实地记录了那段烽火岁月,成为渡江战役的珍贵见证。黄涛 摄

  砸烂一个旧世界,创造一个新中国。今天,捧读这些穿越时空的战地家书,依然能让人感受到“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激情与勇敢。

  光阴如梭。70年后——2019年,书信乃至传统媒体已渐渐淡出许多人的视线,取而代之的是智能手机和微博微信。

  通信员保管的免费邮戳落上了灰尘,军营里的IC卡电话几乎无人问津。只要一部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年轻的士兵就可以立即与远在他乡的亲朋好友视频聊天,或者组队来一局“吃鸡”。

  时光列车向前奔去,改变,以一种无法拒绝的力量在进行。

  2016年4月1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社记者 张铎 摄

  2016年4月19日,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着眼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对加强网络空间治理,加强网上正面宣传作出部署、提出要求。

  我国有7亿网民,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数字,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需要全社会方方面面同心干,需要全国各族人民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网民来自老百姓,老百姓上了网,民意也就上了网。群众在哪儿,我们的领导干部就要到哪儿去。

  (一)

  1999年,一个卡通企鹅形象开始出现在互联网,出现在一个个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网吧中。腾讯QICQ问世,很快就走红网络。

资料图资料图

  80后、90后、00后这些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对于网络、对于计算机最初和最美好的回忆,几乎都来自于这只小小的卡通企鹅。

  与腾讯QICQ一样飞速成长的,是中国的互联网。从最初的拨号上网到宽带网络,从网吧兴起到台式机飞入千家万户,再到如今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20多年时间中国迅速成为一个网络大国。

  同一时间,网络一族跨过了18岁的成年界线,许多人选择携笔从戎。而这支“笔”,早已不再是那支只能书写家书的钢笔,而是包罗万象的信息之笔——网络。与其说是携笔从戎,不如说是携网从戎。

资料图资料图

  据某部调查显示,超过95%的新战士都会带着智能手机参军入伍;某人武部征兵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应征青年关心入伍后是否还能上网。

  然而,在很多基层部队,对于网络这个新生事物,却经历了一个漫长而曲折的接纳过程。互联网和手机,一度成为一些部队绝不愿意触碰的“灰色地带”。关于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几乎每一个部队都出台过形形色色的管理规定,其中不少是禁止。

  (二)

  实事求是地说,网络从进入社会进入军营那天起,就伴随着争议和负面问题。

  前不久,躲藏多年的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被捕。网络在美军诞生,而美军也承受着网络的双刃剑作用:“维基解密”(Wikileaks)网站于2010年公开9.2万份阿富汗美军秘密文件等事件,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军队形象造成严重影响,促使美军在大力推广社会化媒体使用的同时也加强了管理。

资料图资料图

  “从世界范围看,网络安全威胁和风险日益突出,并日益向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国防等领域传导渗透。特别是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面临较大风险隐患,网络安全防控能力薄弱,难以有效应对国家级、有组织的高强度网络攻击。这对世界各国都是一个难题,我们当然也不例外。”正如习主席强调的那样,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是相辅相成的。安全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安全的保障,安全和发展要同步推进。

  许多人已经有这样的共识:网络是一个容纳了数十亿人的虚拟社会,而同时对数以亿计的人群进行管理,是一项极为复杂的现代治理工程,也是人类此前从未有过的经验。

  但无论网络多么复杂,人们仍然无法拒绝它。因为网络满足了人们最基本的信息传递和获取需求,它本质上是一种通信革命。你无法拒绝电话,无法拒绝无线电,无法拒绝更高效快捷的联络方式,因而也无法真正拒绝网络。

官兵在强军网站上学习总体国家安全观。(图片来源:中国空军网)官兵在强军网站上学习总体国家安全观。(图片来源:中国空军网)

  网络在争议中成长壮大,成为人们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个维度。网络是潮流,就像它充满缺点一样,它同样充满优点。有的人因为网络创造奇迹,有的人因为网络沉迷而无法自拔。

  可以确信的一点是——人们需要它。

  网络先天就是一个带刺的玫瑰,要拥抱她,就要面对她的负面问题。

  维护网络安全,不是因噎废食的安全,而是要在接纳基础上求安全。

  (三)

  我国网民数量突破8亿,而部队人数为200万。200万能不能脱离8亿人的庞大基础?

  答案是不能。

  习主席指出,各级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要学会通过网络走群众路线,经常上网看看,潜潜水、聊聊天、发发声,了解群众所思所愿,收集好想法好建议,积极回应网民关切、解疑释惑。

  今天,无论设置怎样的征兵条件,这个时代带给我们的事实是:你几乎不可能征集到一个没有上过网、没有使用过手机的新兵入伍。网和手机几乎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一种生活方式。

  拒绝网络,其实就是在拒绝一代人,拒绝一代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理念。强行掐断这种生活方式,并不明智。

  实际上,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几十年,也是军事信息技术革命的几十年,中国军队迈向信息化的步伐,何尝不是受益于中国网络的蓬勃发展。

  这一代人,在网络中成长,许多人的网络思维、信息意识可以说是入伍前就长在了身上,不需要复杂而漫长的培训,他们对网络和信息技术有一种亲切感,他们是与我军信息技术革命天然契合的一代人。

  这一代人就在眼前。或许你可以用一条条禁令拒绝网络,但你无论如何绕不开这一代人。网络已经在他们的性格和思维方式上打下了天然的烙印。

  赢得了网,也就赢得了人;拒绝了网,也就封住了走近他们的桥梁。

  (四)

  进入二十一世纪,最先发明网络的美军,开始投入巨大力量建设网军。

2007年10月9日,在华盛顿国家记者俱乐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空军网络战争司令部的高级官员向新闻界阐述了网络战争的理念。新华社记者 张岩 摄  2007年10月9日,在华盛顿国家记者俱乐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空军网络战争司令部的高级官员向新闻界阐述了网络战争的理念。新华社记者 张岩 摄

  美军专职部队每天24小时鏖战互联网,与其认定的“不准确”舆情信息进行对抗。美国国防部发布的首份《网络空间行动战略》明确提出,“为了应对任何国家阻止进入和使用网络空间,我们将显示决心并加大投入”。

  去年,美军网络司令部升级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地位与中央司令部、战略司令部等美军主要联合作战司令部持平。

  这种公开的建设,无非是又一次确认了网络的“阵地属性”。事实上,围绕网络的攻防早已有之。而近些年来,围绕网络的人心争夺甚至决定了一个个国家的命运和走向。

美国防部发布首份《网络空间行动战略》图表编制:新华社记者 陈琛美国防部发布首份《网络空间行动战略》图表编制:新华社记者 陈琛

  美国著名“非暴力革命”专家马克·帕玛曾这样描述所谓的“颜色革命”——

  “提起政变,很多人的脑海中都会浮现这样的画面:示威者占领议会大厦,从大厦的窗子里飘出充满硝烟味的滚滚浓烟。可是这些画面也许要永远停留在想象中了。因为,事实上,如今占领议会大厦和取得整个国家完全可以不费一枪一弹,这就是非暴力政权更迭。”

  或许,在马克·帕玛的眼中,占领早已在互联网上就悄无声息地完成了。这种对人们心灵和思想的占领,比占领一座座钢筋混凝土大楼更隐秘也更牢固,而且往往难以防范。

  中东、西非猝然变色的背后,网络的无形力量带给人们极大震撼。一群看不见的幽灵在这张漫无边际的大网上四处游荡。

  美国很早就意识到互联网在心理战中的价值。

  那些被颠覆的国家和军队不是没有想到过隔绝网络,然而幽灵总是无孔不入。越是隔绝,阵地失守得越快。越是禁止,年轻人越是“离家出走”。

  围墙堵不住网。要开放,就要做好踏上新阵地、争夺新阵地的准备。

  70年前,毛泽东豪迈地写下了“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的诗句;70年后的今天,面对奔涌在前的网络浪潮,我们依然要有“百万雄师过大江”的自信与豪迈。

  网络空间话语权的争夺,是一种我退敌进的斗争。我们后退一步,敌人就逼近一步;我们前进多远,身后清朗的空间就扩展多远。

  (五)

资料图资料图

  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人渐渐学会用改革开放的思维来认识和思考世界。堵不是办法,躲也无处可躲。时代就在那里,你不过去,它也会过来。

  网络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庞大也最为松散的社会体系,具有前所未有的复杂性。用“一刀切”“一堵到底”等简单思维,无法从根本上实现网络善治。用好网络,就要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在发展中克服矛盾。

资料图资料图

  网络问题的复杂性远远不是一个“禁”字就能解决的。它实际上已经是一个庞大的社会治理工程。

  美军自2011年以来,针对陆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等,都下发了专门的“社交媒体使用手册”,而陆军社交媒体手册更是每年都有更新,一方面教导普通官兵用好社交媒体来传递美军的文化、价值观,一方面也帮助做好风险管控,避免失泄密。但时至今日,美军依然要面对许多网络带来的负面问题。

  但是,子弹和炸药会伤害自己人,难道就可以弃之不用吗?没有任何一个军事家,会愚蠢到放下武器。信息网络时代,会有人愚蠢到主动放下网络吗?

  至少,我们的对手不会。

  (六)

  习主席指出,大国网络安全博弈,不单是技术博弈,还是理念博弈、话语权博弈。

  回望历史长河,一个道理显而易见:自我封闭发展不了中国。

甲午战争,战斗中的“致远”舰。(图片来源:《桂林日报》)甲午战争,战斗中的“致远”舰。(图片来源:《桂林日报》)

  满清闭关锁国的结果,是洋人的坚船利炮甩开中国上百年。而被动打开国门的结果,是中国沦为了半殖民地。

  中国改革开放的40多年,本质上就是主动求变和解放思想的40多年,就是不断接纳新事物、创造新思维的过程。

  思维一变天地宽。尽管,今天的中国、今天的军营也面对各种各样纷繁复杂的问题,但思维和方向一旦正确了,一切其他问题都能够在前进中逐步解决和纠正。

  中国军队在改革开放中飞跃,也必将在信息网络时代发生飞跃。红色基因可以在网络生根,中国军人也可以在网络潮头立足。

  今天,军营管理和运用网络,同样要贯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维理念,要继续以改革创新精神迎接军营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

  任何回避或者拒绝,从思想根源上来说,都违背了改革创新的思维。一些管理者不仅不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甚至不敢做第二个吃螃蟹的人。这种行动的滞后,说到底是思维的滞后。

  一支不敢于直面问题、改革创新的军队,凭什么决胜未来战场?

  中国军队的未来,说到底,要落在成长于网络时代的人身上。

  面对复杂的网络空间,倘若犹疑,我们或许可以想一想马克思的这段话:如果斗争是在极顺利的成功机会的条件下才着手进行,那么创造世界历史未免就太容易了。

  军报记者微信发布

  作者:荞不撕;

责任编辑:闫宏亮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