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允许从俄全境进口 大豆贸易正成“大三角”战略?

允许从俄全境进口 大豆贸易正成“大三角”战略?
2019年08月05日 10:47 新京报

  原标题:允许从俄罗斯全境进口:大豆贸易正形成“大三角”战略?

  对于中国来说,鉴于大豆在农产品的上游地位,任何不稳定性都肯定要想办法排除。因此,扩大大豆进口来源是应有之义。

▲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中国海关总署日前发布公告,在俄罗斯境内所有产区种植用于加工的大豆,经检验检疫合格后,都可以对中国进口,可采用水路、铁路、公路、航空等方式运输。 

  扩大自俄大豆进口,是中俄两国元首今年6月达成的重要共识。此前,用作加工的俄罗斯大豆仅限从与中国接壤的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五个边疆区进口。这五个区是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滨海边疆区、后贝加尔边疆区、阿穆尔州、犹太自治州。

  大豆是中美双边贸易的一个大项,也是中美贸易屡屡博弈、屡屡被谈及的产品。在这样的背景下,允许俄罗斯全境大豆进口,让人感觉有点像是在大豆贸易上构建“大三角”格局的意思。

  但无论是从中国大豆需求还是俄罗斯大豆的供应能力看,都并非如此。完善中国的大豆供应体系,最终还得靠自己。

  大豆是中国粮食自给体系的一个例外

  经过40年的努力,目前中国的粮食供应体系自给率很高,水稻、小麦、玉米等主要口粮自给率能够保持在98%以上。历史上不断发作的粮食问题,就是靠这些品种的高自给率解决的。

  用全球10%的耕地、6%的淡水资源生产的粮食,养活了全球近20%的人口。任何站在客观立场的人都承认,这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但有一个明显的例外,就是大豆。中国的大豆产量约1400万吨,但只能满足50%的年增长需求。近10年来,每年光大豆需求增长就达到650万吨。现在总需求达1亿吨以上。1400万吨的自产量意味着自给率不足20%,80%以上的大豆供应依靠外部供应。目前全球60%的大豆贸易,都是中国吸纳的。2017年,大豆进口了9500多万吨,2018年少一些,也进口了8800多万吨。

  中国的大豆供应体系除了对外依存度过高,还有一个隐患:就是进口来源太单一。基本上都需要从美洲进口。巴西、美国、阿根廷是主要进口国。这三国产量占全球大豆产量的80%以上,除了一半产量自己消化外,其他都用于出口。根据种植季节,美国大豆从每年11月到次年4月出口,5月开始南美的巴西和阿根廷再接力。

  虽然美洲大豆可以不间断供应中国,但是这里也是一片容易出现极化政治的土地。像美国,在特朗普时代政治光谱就明显在两极扩散,这势必增加大豆国际贸易的不稳定性。

  对于中国来说,鉴于大豆在农产品的上游地位,任何不稳定性都肯定要想办法排除。因此,扩大大豆进口来源是应有之义。允许理论种植面积无比广大的俄罗斯全境大豆进口到中国,是必然的选择。中俄关系近年来的稳定,则提供着机制保证。

  俄罗斯大豆跟不上,不代表美国大豆不可替代

  允许俄罗斯全境大豆进口到中国,让大豆进口进一步多元化了。但就目前俄罗斯的大豆产量看,对中国大豆需求的补充作用有限。

  根据俄国家统计局资料,俄罗斯2018年的大豆总产量为402.7万吨。抛去自用部分,能够进口到中国的有限。目前俄罗斯进口到中国的大豆,大约只有80万吨。

  当然,为了因应大豆国际市场的新变化,扩大对中国出口,俄罗斯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采取鼓励措施,以扩大大豆产量。黑海地区就是一个种植大豆的好地方。

  土地虽然足够,不过在当下,俄罗斯大豆产量、技术、投入还远远不够。

  除了补贴生产外,尽快扩大大豆产量的办法是放宽管制,鼓励中国企业去俄罗斯进行投资,合作启动其他配套工作。在这方面,俄罗斯已有所放宽,但口子还不大。旧的思维和机制惯性仍然在束缚中俄大豆生产合作的前景。

  虽然俄罗斯大豆产量还上不来,但不代表美国大豆具有不可替代性。

  根据中国商务部6月消息,今年1至4月,中国进口大豆2439万吨,同比下降7.9%,其中,自美国进口431万吨,同比下降70.6%。也就是说,美国大豆在中国大豆进口中的占比已经下降到了五分之一左右,但并没有引起中国豆油、豆粕成品价格的大波动。

  原因是从巴西等国进口的大豆有显著上升,保证了供应量。

  与此同时,美国大豆业则陷入了困境。自5月13日美国大豆期货价格跌破成本价后,大豆、猪肉及其制品、小麦等农产品价格断崖式下跌。美国农业部估计,到8月底,美国大豆库存将达到往年两倍的水平。

  种植什么东西,是要看价格走势的。期货价格走低和高库存带来的伤害,不是特朗普实施的临时补贴措施可以挽救的。

  中国需要重获大豆自主权

  虽然在大豆这个博弈场上,中国保持着主动权,但长期来看还是得靠自己。

  大豆进口每年要花300多亿美元。即使没有政治因素的干扰,仅仅是市场价格波动都可能导致中国大豆及下游产品供应体系预期不稳定。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大豆仍足以保持自给,甚至还可以出口。从大豆出口国到大豆最大的进口国,这个身份的转换20年就完成了。

  原因主要有四点。一是家庭作坊式种植比不过美国大农业的生产效率。二是没有形成从种植、加工到海运贸易的一条龙价值链条,市场博弈能力差。三是传统产品出油率比不过美洲的转基因大豆,农民从效益出发愿意种。四是美国的农业补贴远远高过中国。

  大豆虽然只是农产品中的一种,但无疑事关粮食安全。因此,提高自给率,重新获得自主权是必须要做的事。

  因此,除了类似允许俄罗斯全境大豆进口,建立多层次供应体系外,扩大大豆制品替代作用,进一步提高大豆种植补贴等,都是该做的事。

  目前已经在实施的大豆振兴计划就是一个好的开始。不过,仅靠政府补贴显然是不够的,更有效的方式是扩大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比例,激励更多的资本投入。

  总之,引入俄罗斯这么一个农业禀赋优异的大户,确实有助于中国大豆供应体系的稳定。但长远看,关键不在于大豆贸易能源能形成类似“大三角”式的格局,而在于掌控生产主导权。

  □徐立凡(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张迪

大豆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