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湖北随州又现曾侯墓 明确身份的曾侯又增两位

湖北随州又现曾侯墓 明确身份的曾侯又增两位
2019年08月07日 10:28 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湖北随州又现曾侯墓 明确身份的曾侯又增两位

  在6日国家文物局召开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新进展工作会上,又一处曾侯墓地的发掘情况正式向媒体公布。

  湖北省随州市的曾侯墓地,因1976年曾侯乙墓的发现而为世人熟知。这次公布的是枣树林墓地2018-2019年发掘的情况。在这里,又发现两位曾侯和夫人——曾侯宝及夫人芈加、曾侯求及夫人渔。

确认两位曾侯及夫人的合葬墓确认两位曾侯及夫人的合葬墓

  据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随州枣树林墓地考古领队郭长江介绍,这里是一处春秋中晚期曾国公墓地,共发现了墓葬55座、马坑3座、车坑4座,出土了青铜器千余件。部分青铜器带有铭文。其中令人兴奋的是,新发现确认两组曾侯夫妇合葬墓,即“曾侯求”及其夫人“渔”墓和“曾侯宝”及其夫人“随仲芈加”墓。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方勤给记者大致梳理了目前已发现并确认身份的十余位曾侯的名字,其中已知最早的曾侯谏在西周早期,最晚的曾侯丙是战国中期。所以说,这次枣树林墓地发现的两位曾侯,完善了春秋早中期曾国世系,填补了春秋中期不见曾侯的空白。

  曾随之谜,一锤定音

  在史书中,周王分封的姬姓诸侯国是随国,而在湖北随州发现的都是曾侯墓地。此前,曾、随是同一国,还是两个国,在学界一直有争议。

  2009年义地岗墓群中曾侯與墓出土的编钟铭文,讲述了南宫括被周王室册封至南方立国,并在春秋时期吴国军队攻入郢都的战役中,拯救楚国于危亡的历史。这一记载廓清了长期悬而未决的曾国族姓问题,基本平息了曾和随是否为一家的争议。

  枣树林墓地也属于义地岗墓群。此次发掘的169号墓是曾侯宝的夫人芈加之墓。墓中出土的铜缶上有铭文“楚王媵随仲芈加”,清楚地表明:楚王将自己的女儿芈加嫁至“随国”;而芈加又是曾侯夫人,所以可知,当时楚国称“曾”为“随”,说明曾随是一家,再一次印证了曾侯與墓铭文的记载。学术界“曾随之谜”的争论可以结束了。

  此前,曾侯是周文王之后还是周武王之后,在学界亦有分歧。此次在出土的编钟上发现了铭文“余文王之孙,穆侯元子、出邦于曾”等内容,说明曾侯应是文王之后,又解决了一个学术难题。

  芈加,曾国的妇好

  在芈加墓中出土了19件编钟。郭长江与伙伴们通过编钟大小、铭文内容、字体、出土位置等信息,判断它们应分为四组。第一组个体最大,其中最大的两个钮钟出土时钟体已经残存,所幸铭文保存较好,书写规范,内容基本完整,少数缺漏的文字可以根据其他组的铭文补充。

  经过释读,整篇铭文包括三个段落。开篇用“曰”字领起,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讲述了曾国的历史:自己的祖先南宫受周王分封到曾国,曾国与楚国有联姻。第二部分是芈加自述,讲了丈夫“龚公”即曾侯宝早逝,自己作为曾侯夫人勇敢地挑起了国君的重担,治理曾国,保土守疆的一段历史。第三段落是编钟铭文常见的宴饮以乐嘉宾的套话。

  作为楚国的女儿、曾侯的夫人,芈加竟是个传奇女子,巾帼不让须眉,有胆有识,可谓是“曾国的妇好”。

  找回尘封的曾国历史

  曾国在史料中没有记载,从1976年曾侯乙墓发掘开始,一系列考古发现,如拼图般,逐渐恢复着一个存在时间不短、却被历史“遗忘”的小国历史。

  近几年,曾国考古研究掀起第二次高潮。2011至2013年,随州叶家山墓地发掘了西周早期曾国墓葬,确认了两位曾侯,将曾国历史往前推进数百年;2014至2015年,枣阳郭家庙墓地发掘了一批西周晚期、春秋早期的曾国墓葬,发现了较多曾国音乐考古的遗物;2016至2017年,京山苏家垄墓地发掘了一批春秋早中期的曾国墓葬,其中曾伯漆墓出土“金道锡行”等铭文确认了曾国铜料来源问题,并且在墓地南侧发现了春秋时期冶铜遗址;从2009年开始发掘的随州义地岗墓群,2012年发掘的文峰塔墓地、2017年发掘的汉东东路墓地,以及2018年度发掘的枣树林墓地,确认了6位曾侯,即曾侯求、曾侯宝、曾侯得、曾侯戊、曾侯與、曾侯丙。

  通过数年的考古发掘,确认了曾国13位带有私名的曾侯,极大完善了曾国历史的进程,填补了两周史上关于曾国记载缺失的空白。

  文/李韵

  来源: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祝加贝

湖北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