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魔都人民广场周边,过去曾有三个“跑马厅”

魔都人民广场周边,过去曾有三个“跑马厅”
2019年09月15日 07:08 上观
原标题:魔都人民广场周边,过去曾有三个“跑马厅”

摘要:我们现在经常提到的“跑马厅”实则为“第三个跑马厅”。

很多老上海都知道,人民广场在过去曾经是“跑马厅”(或称“跑马场”),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南京路及周边曾经先后出现过三个跑马厅,前两个存在的时间相对较短,我们现在经常提到的“跑马厅”实则为“第三个跑马厅”。

“第三跑马厅”旧照

位于南京西路的原跑马总会大楼

这三个跑马厅的历史,还要从上海开埠不久后说起。

第一个马厅

“第一个跑马厅”约始建于1848年,范围大致相当于现河南中路以西、南京东路以北、宁波路以南、山西南路以东这片区域。约至1850年,这里就已经举办过跑马比赛,场地中间的那块区域(也有称后来扩建的区域)曾被建成为球场和花园,那里常会开展一些由侨民自行组织发起的“英式墙手球”比赛,故这个运动场也被称为“Fives Court”,华人则称之其为“抛球场”,球场中的花园里种植着各式植物,当时称其为“花园”或“公园”,而场地旁那条刚被修筑不久的道路则被叫做“花园弄”,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南京路和现在南京东路东段的前身。

《点石斋画报》中的“西人抛球”

19世纪50年代初,由W.M.hogg、J.D.Gibb、E.Langley、W.W.Parkin、E.Webb等侨民开始组织“跑马总会”(1861年后该组织成员增至25人)并对“跑马厅”实施经营与管理,后来因为“第一个跑马厅”场地狭小,决定另寻他处,“第一个跑马厅”的土地约在1854年被全部转让。

第二个跑马厅

从“第一个跑马厅”到“第二个跑马厅”期间,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就在侨民们觉得“第一个跑马厅”场地狭小的同时,他们曾推出一个“新公园计划”,大致就是以“第一个跑马厅”为起点向南向西拓展,为跑马场获取更大的跑道空间,最西处曾设想要达到泥城浜(现西藏中路)一线。当时此举遭到了许多当地中国居民的强烈反对,1851年11月28日,伦敦《泰晤士报》曾发表社论批评这一“新公园计划”的实施,这一计划后来因“第一个跑马厅”所在地块地价高涨,以及“小刀会起义”等原因未能完全实现,但“第二个跑马厅”的建造却未能因此而终止。

“第二个跑马厅”约始建于1851年,至1854年开始正式建成使用,其大致范围相当于现湖北路、北海路、浙江中路、芝罘路、六合路、西藏中路这片区域,当时道契上注明该片区的用途是“公游之所”。我们现在从高空俯视这一带时,还能清楚地看到湖北路北海路的走向呈现出明显的弧状,这就是当年跑马道的历史见证。

1860-1862年太平天国东征,大量难民涌入上海,“第二个跑马厅”所在地块及周边地价再次高涨,于是“跑马总会”为利益考虑再次转让了“第二个跑马厅”的土地,并在泥城浜以西购地建造“第三个跑马厅”(即现人民广场人民公园地块),这也就是我们最为熟悉的那个“跑马厅”的由来。

“第三跑马厅”

“第三跑马厅”赛马现场

“第三个跑马厅”始建于1861年,整个“购地”与“建设工程”因遭到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进展十分缓慢,直至19世纪后期才基本宣告结束,但此后仍有原土地业主依旧“坚守”未交出田单。据《上海县志》记载,该片区内曾有一座乾隆八年旌表陆肇嘉之妻赵氏所立的牌坊,该处牌坊约位于跑马厅东南角,据说当时因陆家在上海颇有势力,故而我们在上世纪30年代的影像中依旧能看到该处牌坊的身影,由此可见,当时“跑马厅”与“原住民”双方矛盾之尖锐。

“坚守”在跑马场中的牌坊旧照

我们通常所认为的“跑马厅”是在“跑马总会”管理经营下的这一概念。到了“第三个跑马厅”时,也起了一定变化,在这片区域内实则是由“跑马厅”与“公共体育场”两个部分所组成,分别属于“跑马总会”与“上海运动事业基金会”(19世纪60年代初侨民们为筹建“公共体育场”而发起的一个组织)管理,前者管理“外圈、草场地和看台”、后者管理“内圈跑道和中间体育场”,除了外圈有跑马比赛外,内圈还时常会举行各类体育竞技活动和运动会,当然有时也会临时作为列强们“耀武扬威”的“阅兵秀场”,见证了近代中国那段屈辱的往事。

“第三个跑马厅”于1861年起陆续开始建造看台和跑马总会大楼,约至1890年,大楼一侧建造钟塔,1919年“跑马总会”又决定重建大楼看台与钟塔,2018年初开馆的“上海市历史博物馆”所在大楼即原“跑马总会”于1933-1934年建造的“新楼”,这幢由马海洋行设计、余洪记营造厂承建的高大建筑从建成起就成为地标性建筑之一,我们至今仍能从此楼内的楼梯护栏及“纪念一战跑马总会阵亡会员纪念碑”等处寻觅到昔日“跑马厅”的“遗踪”。

跑马总会新楼建造前后对比

大楼内纪念一战跑马总会阵亡会员纪念碑

“跑马厅”的“博彩活动”约起始于19世纪70年代,1909年华人能购票入内参与后“博彩”的名目日益增多,有独赢(猜第一名)、位置(猜第二名)、连位(猜第一二名)、摇彩(摇奖)等,参与者一般赢少输多,为此倾家荡产者也时而有之。上海历史上著名的“阎瑞生案”,即因阎博彩失败而起。当时的上海除了这处跑马厅外,还有位于沪东的江湾跑马场与引翔跑马场,但影响均亚于上述第三跑马厅。

跑马开赛前的“热闹景象”

上世纪50年代后,昔日“跑马厅”经过改建后成为“人民公园”与“人民广场”,而原“跑马总会大楼”则先后成为过“上海博物馆”、“上海美术展览馆”、“上海图书馆”、“上海美术馆”,从此普通民众也能进入“一探究竟”。2018年3月26日,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开馆,原“跑马总会大楼”至此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如今的“人民公园”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