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西南政法为新疆棉辟谣:大量机械化已致人工采棉岗位稀缺抢手

西南政法为新疆棉辟谣:大量机械化已致人工采棉岗位稀缺抢手
2021年06月15日 18:08 观察者网

  原标题:西南政法为新疆棉辟谣:大量机械化已致人工采棉岗位稀缺抢手

  6月15日,西南政法大学在其网站公布《新疆棉花不容抹黑——新疆棉花生产是否存在“强迫劳动”的调研报告》称,今年3月,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西南政法大学非传统安全研究所课题组前往新疆阿克苏、喀什等地,对新疆棉花生产情况进行了调研。课题组采用实地走访与深度访谈相结合的调研方式,深入了解南疆地区棉花生产机械化情况以及人工采棉情况,并形成了调研报告。

  调研组认为,西方关于新疆棉花采摘的指责严重缺乏事实依据,新疆棉花生产过程每一个环节都不存在“强迫劳动”迹象。同时,相比其他职业,棉花采摘的高收入对南疆民众而言,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岗位。尤其是在机械化采摘大量增加的情况下,棉花采摘岗位变得越来越稀缺抢手。西方国家对新疆采棉工作的恶意解读,是不符合逻辑的,是对中国新疆缺乏真实了解的妄言。

  第一,南疆地区棉花生产机械化水平近年来大幅提升,棉花生产逐渐实现了犁地、播种、管理、采收、整理等环节的全程机械化,并向高效化、自动化、智能化迈进。机器采棉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如在阿克苏地区,2020年采棉机保有量已达到834台,机采棉面积占全地区棉花播种面积的71.3%。

  …在我们调研的喀什地区岳普湖县,2020年机器采棉比例也达到50%以上。多位种棉大户在调研中对我们说,他们的棉花生产都已实现了全程机械化。阿克苏柳源片区管委会天海村的种棉大户宁左福甚至向我们表示,他们家的棉花生产不仅实现了机械化,还实现了无人驾驶播种、无人机智能识别病虫草害等智能化作业。

 喀什地区岳普湖县阿洪鲁库木乡艾孜提艾力·萨吴尔家的无人机 喀什地区岳普湖县阿洪鲁库木乡艾孜提艾力·萨吴尔家的无人机

  第二,南疆地区棉花生产机械化水平的提升受多种因素影响。棉花合作社与棉花生产社会化服务的出现提升了机械设备的使用水平,政府提供的农机具购买补贴大幅降低了农机具购买成本。更为重要的,棉花生产大户试图通过机械化生产降低棉花生产的人工成本。

  相关数据显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21年前4个月便已下发农机补贴10.34亿元,用于全面推动自治区农业机械化。

  自治区农业农村厅公示的《2021-2023年自治区农机购置补贴机具补贴额一览表》显示,新疆自2021年起进一步加大了棉农购置采棉机补贴力度,棉花收获机(3行自走式,带打包)补贴由去年的30万元/台增加至40万元/台,棉花收获机(5行及以上自走式,带打包)由去年的53万元/台增加至60万元/台。以上举措有力拉动了社会投入,推动了相关农业机械及技术的推广应用。

喀什市阿克喀什乡依布拉因·亚森家的发电机喀什市阿克喀什乡依布拉因·亚森家的发电机

  第三,伴随着棉花生产机械化的提升,传统的用工方式发生了较大变化,高度季节性的采棉工作需求逐步减少,棉花采摘工作变得越来越稀缺抢手,采棉工人需要积极主动对接棉花种植大户以谋取工作机会。

  在阿克苏地区,人工采棉的成本约在800至1000元每亩,而机械化采棉成本仅需要120至180元每亩,机械采棉成本远低于人工采棉。因此,越来越多的采棉大户开始选择机械采棉,这导致采棉岗位的大幅减少。

  受访人玉米提:…采棉工的薪酬待遇很高,那时候采棉工经常会说,你们种棉花吧,棉花的六个桃子,两个是我们采棉人的。有时候遇到自然灾害或棉花价格波动,我们会亏损,但采棉工依旧可以稳稳当当拿几万块,就变成老板给采棉工打工了。逐渐实现棉花全程机械化后,用工需求明显下降。现在都是采棉工主动打电话给我们,问有多少亩地可以管理,多少亩地可以进行采棉。”

  第四,棉花采摘的高收入是民众自发参与棉花采摘的最大动因。多数采棉工在一个采棉季的收入就可达到或超过当地农村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

  目前人工采棉的主要形式分为三大类,一种是由棉田的种植者或管理者提供采棉工的吃住,采棉工在采棉期长期专职采棉,此类情形多见于采棉工跨地区采棉;第二种是棉田的种植者或管理者不承担采棉工的吃住,采棉工在采棉期专职采棉,此类情形多见于采棉工在同村或同乡采棉;第三种是兼职采棉,即采棉工在采棉季本身有自己的主业,因贴补家用等原因进行的临时性采棉行为。

  但无论上述哪种采棉方式,在采棉报酬上均采取公斤计价的模式,一般来说跨地区全职采棉工人每天采棉可达100至160公斤,少数采棉工人每天采棉可达200公斤。以陆地棉70天左右的棉铃开放期为例,即使采棉工人仅工作50天,至少可有10000元的采棉收入,多的收入则可达到20000余元。同村或同乡全职采棉的采棉工人,即使有着来回通勤时间与家务事的影响,一个采棉期也可以采棉 2500公斤以上。而兼职采棉往往一个采棉期以后也可为采棉工带来数千元不等的收入。

  第五,新疆各族采棉工人均享有广泛充分的劳动权,是否参与棉花采摘、何时何地何种方式参与棉花采摘均由采棉工自主决定。

喀什地区岳普湖县也克先拜巴扎镇13村种植大户克依木·吾舒尔2020年的采棉账簿喀什地区岳普湖县也克先拜巴扎镇13村种植大户克依木·吾舒尔2020年的采棉账簿

  上图右上角为采棉工人的姓名,右页最左下角2627——11.28,即为至11月28日该采棉工所采棉花总重量2627公斤。从图中数据可以看出,该工人9月26日至10月2日5天没有采棉,10月14日至17日有2天没有采棉,工作时间完全是由自己决定的。不仅如此,该采棉工人每天的采棉数量并不固定,11月8日采棉151.4公斤,而10月14日仅采棉50公斤。

  在调研中,课题组还发现了一个奇特现象——由于棉花采摘的高收入,南疆地区很多工厂的产业工人在棉花采摘期会请假去采棉花。我们调研的多个棉纺织企业老板都反映,每到9、10月份,工人宁可放弃全勤奖也要请假回家拾棉花,而工厂也往往对这些员工采取人性化举措,允许他们的请假要求。

  从工人的角度讲,采棉收入十分可观,一个月的收入往往可以达到工厂月工资的2到3倍;对工厂而言,员工在9、10月份选择请假采棉花已经成为一种常态,禁止员工请假采棉花将导致企业员工大量流失。为降低公司员工流失率,他们通常会同意他们的请假。不过也有企业老板指出,随着新疆棉花采摘机械化水平的提高,棉花采摘人工需求量的下降,工人请假采摘棉花的情况也在减少。

 喀什某纺织企业2020年度考勤表 喀什某纺织企业2020年度考勤表

  其中“×”表明该员工在此月份有缺勤情况出现,主要集中在9至12月

  综合调研结果发现,西方关于新疆棉花采摘的指责严重缺乏事实依据,新疆棉花生产过程的所有环节都不存在任何强迫劳动迹象。今天的南疆,通过高标准农田建设、土地流转与国家农机具补贴等举措,棉花生产已经实现了大规模机械化,对劳动力的需求量相比以往已大幅降低。

  就现在来看,相比其他职业,棉花采摘的高收入对南疆民众而言,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岗位。尤其是在机械化采摘大量增加的情况下,棉花采摘岗位变得越来越稀缺抢手,这些采棉工只能转移到其他行业就业。在采棉过程中,采棉工的自由择业权、获取劳动报酬权、休息休假权、劳动安全卫生保护权等权利都得到了良好保障。

  西方国家对新疆采棉工的恶意解读,根本不合逻辑,他们对今天新疆采棉的想象,仍然还荒唐地停留在19世纪美国南部黑奴在皮鞭下含泪采摘“血棉”的历史场景中。

责任编辑:张申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