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1小时三五百万活动,我参加过—上坟”

“1小时三五百万活动,我参加过—上坟”
2021年10月13日 23:04 环球网

  原标题:“1小时三五百万活动,我参加过—上坟”

  “说实话,一小时(出场费)三五百万的活动我也的确参加过——上坟,那真是个烧钱的活动......”

  “有人真信,评论就有人说,这人是谁不认识,但应该抓起来查查。我说原来谣言转发超过500是抓我啊......”

  昨晚(10月12日),《脱口秀大会》第四季总决赛上半场播出,选手呼兰在节目中辟谣天价出场费,吐槽网友判案一事冲上微博热搜。

  此事要从9月中旬的相关报道说起,当时有媒体爆料称,华泰证券花巨款请呼兰做直播推广,“呼兰作为脱口秀界的知名艺人,一小时的出场费用大约在300-500万之间”。

  呼兰的这一天价出场费随即引发舆论热议,有网友说,脱口秀艺人直播报价都是1小时100万起步,平均可能300万。还有网友爆料说,据其所知呼兰的出场费大约1小时100万,中间商报价会翻个倍。

  针对此事,呼兰所属公司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9月15日,通过其微博@笑果工厂 发布澄清声明称,关于呼兰商业合作费用的言论系无中生有、恶意捏造的谣言,均不符合事实,属于不实报道。

  当事人呼兰也于昨晚在《脱口秀大会》第四季节目中公开回应,调侃中辟谣、吐槽此事。

  一开场,呼兰就颇为无奈地调侃称,脱口秀艺人们现在见到他就说“天价艺人来了”。他吐槽称,感觉造谣的人不是对脱口秀行业没概念,而是对钱没概念。

  “说实话,一小时(出场费)三五百万的活动我也的确参加过——上坟,那真是个烧钱的活动......”他玩笑道,称在他的努力下,太爷爷的“出场费”一小时的确好几百万。

  玩笑过后,呼兰讲述了自己被传谣的经历。他称,谣言刚开始传出来时,他没当回事,评论也都是说呼兰300万到500万的出场费是多打个“0”,要不就是多打了个“万”,“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对我进行了二次伤害”。后来谣言传传着不对劲了——“有人真信,评论就有人说,这人是谁不认识,但应该抓起来查查”。

  “我说原来谣言转发超过500是抓我啊,我都能想象那个画面,铁丝网后面一只小浣熊,(大喊着)放我出去,”呼兰调侃道。

  随后,呼兰就吐槽起了“网友判案”。他称朋友说,“抓你都是庆幸的,因为网友判案一般是枪毙,而且得是立刻枪毙,再晚一点枪毙,事情就反转了”。此话一出,现场观众纷纷大笑鼓掌。

  呼兰还提起传谣过程中的乌龙事件,他称评论里有人说这人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但把文章往上翻,发现文章配图是另一名知名脱口秀艺人李诞。“最来气的就是这些营销号造我的谣,还嫌弃我没名配别人的图片,整得我们脱口秀界扣扣搜搜好几个人,才凑够了一条谣言。”

  至于针对此事的处理方式,呼兰调侃称,正经艺人都会说已经在写律师函、造谣者等着被起诉。而朋友问他怎么处理,他说已经在写段子了,“等着听,可好笑了”。呼兰还笑道,别的选手还曾颇为“羡慕”地表示造谣一事简直是“天降素材”。

  而随着天价出场费的言论越传越广,呼兰表示,他所在公司开始出律师函辟谣。“那一刻,我就认识到了自己人性中的阴暗,有那么一刹那我就不是特别想辟这个谣了,有点舍不得这份虚荣,”呼兰笑称。

  最后,呼兰总结说,自己呼吁不了人们少发不实信息,因为“从根上说大家喜欢看谣言”。不过,呼兰提醒人们要多想一想事件是否合理。“但凡有点蹊跷,麻烦你慢点转发,这样子我们辟起来也不用那么累。”

  对于呼兰的这一回应,不少网友感慨这段内容直接“封神”。也有网友针对网络谣言,建议推行实名制,消除网络不良风气。

  而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9月1日,中央网信办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和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曾联合发布《“抵制网络谣言共建网络文明”倡议书》。倡议书强调,网络空间是亿万民众共同的精神家园,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各类网络行为主体应严格遵守法律法规、社会公德和伦理道德,坚决杜绝造谣传谣等违法违规行为,绝不让互联网成为传播有害信息、造谣生事的平台。

脱口秀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