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焦点访谈:做懂教育的父母

焦点访谈:做懂教育的父母
2022年05月13日 21:48 央视网

  来源:央视网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教育在孩子的成长过程当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当父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尤其近年来,随着很多新生事物的出现,教育孩子变得更有挑战。如何把自家的孩子教育好?很多家长也常常犯难,甚至焦虑。2022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开始实施。今年5月9日至15日,是《家庭教育促进法》施行后的全国第一个家庭教育宣传周。那么《家庭教育促进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实施几个月来效果如何呢?

  许多父母都有体会,从有了孩子的那一天起,除了为人父母的幸福,各种有关教育的困扰也始终伴随于孩子的每一个成长阶段。

  对于三岁孩子贝贝的父母来说,如何让刚刚上幼儿园的贝贝每天早上能顺利地去幼儿园,是困扰他们的难题。

  对于小学二年级学生小雨的父母而言,“双减”一年来,如何更好地利用“减”出来的时间,则是让他们十分焦虑的问题。

  到了青春期,孩子越来越叛逆,亲子关系也变得很紧张,马艳已经不知道该如何与上中学的孩子相处了。

  而孩子对父母也有很多不理解、不信任。据全国妇联的调查显示:50%的家长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教育孩子,多数父母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养育焦虑。而这些困扰和焦虑,不仅影响家庭关系,也严重影响着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是一个需要直面的社会问题。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社会法室主任郭林茂说:“未成年人的教育问题已经不是一个文化知识的问题,而是心理健康、品行品德、行为习惯和生存生活能力的问题,一些家长重文化学习、轻道德培养,养而不教,教而不当。”

  家庭教育中存在的问题越来越引起社会各界关注。2021年底,第一部专门规范和指导家庭教育的法律——《家庭教育促进法》表决通过,并从2022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

  首都师范大学首都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院副教授罗爽说:“这部法律就是为了告诉家长们到底正确的家庭教育是什么,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就是我们要通过法律制度去构建一套覆盖城乡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来帮助和支持家长走出家庭教育的种种困惑和误区。”

  家庭教育“教什么”“怎么教”?这是《家庭教育促进法》首先关注的焦点。对于“教什么”,《家庭教育促进法》明确规定了家庭教育的根本任务,就是立德树人。

  罗爽说:“家庭教育核心是以德为先,它主要是教孩子如何做人,给孩子去奠定一种好品德、好人格,事实上是为孩子一生的幸福去奠定基础。”

  而对于“怎么教”的问题,这部法律用一整章十个条文,对父母应当采取怎样的方式方法进行家庭教育,做出了具体而细致的建议。比如,要加强亲子陪伴,言传与身教相结合,尊重差异、平等交流,父母与子女共同成长等等。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周洪宇说:“没有人天生就会当父母,父母自己也是需要教育的,需要在学习当中不断提高。你必须做一个懂科学讲道理的家长,而不能用棍棒、用责骂来教育小孩。”

  此次颁布的《家庭教育促进法》另一个重要内容,是明确了政府在推动家庭教育工作中要履行的责任,规定:国家和社会为家庭教育提供指导、支持和服务,各级人民政府指导家庭教育工作,有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做好家庭教育工作。

  周洪宇说:“政府的责任就是要形成家、校、社协同推进的工作机制。这个机制是政府职责。”

  对于政府如何履行责任,法律也有更细致的规定,比如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组织建立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专业队伍,加强对专业人员的培养,鼓励社会工作者、志愿者参与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工作。

  广东中山市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成立于2011年,是中山市妇联下属的公益事业单位。中心成立的目的是希望通过专门的机构,来培育从事家庭教育工作的专业人才队伍,指导学校、社区开展有关家庭教育的各种实践活动等等。

  不过,政府部门的资源毕竟有限,比如这个中山市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总共也只有四位专职人员,而全市的家庭教育工作非常庞杂,对专业人士的需求量很大。如何整合起更多力量来撬动家庭教育工作呢?当地也进行了探索。

  广东中山市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主任、中山市“雁阵飞”家庭教育志愿服务队队长王晓君说:“我们成立了中山市家庭教育工作者协会,在这个协会中吸纳了很多社会力量,一个方面就是培养家庭教育的专业工作者,以讲课为主,通过举办父母学堂去推进服务,每两年我们会进行考核评定;第二个方面主要是通过雁阵效应,吸纳、培育家庭教育志愿者,通过自助、受助、再助人的方式,促进我们的家长自我成长。”

  杨明立就是这个家庭教育工作者协会中的一员。八年前,杨明立在自己的家庭教育中遇到困惑,为了寻求帮助,他以家长的身份参加了协会组织的活动,接受指导和培训。

  广东中山市“雁阵飞”家庭教育志愿服务队讲师杨明立说:“孩子到了五岁左右的时候,我就感觉挑战越来越多,无力感也越来越强,当时就带着大宝参加中山市家庭教育工作者协会的一个项目,叫《爸爸来啦》,里面一个正面管教的理念,叫作和善而坚定,让我们受益匪浅。”

  杨明立感受到了专业学习给自己带来的帮助,在这次活动后,杨明立加入了持续性的家长互助组织“雁阵飞”,开始参加志愿服务,并坚持进行系统学习,在经过一系列培训和考核后,成为了一名专业讲师,为更多父母提供专业指导和帮助。

  通过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这个专业机构来进行组织,再结合吸纳来的社会力量,现在,中山市已经培育了市、镇两级家庭教育讲师350名。

  依托这些专业资源和社会力量,近年来,当地的学校、社区成立了家长学校1000多所,对家长进行培训,并通过公益讲堂进社区、家长成长训练营、“雁阵飞”家长互助组织领头雁培育计划、各类演出等活动,用灵活的方式让家庭教育指导服务走进不同的城乡家庭群体中。

  这些在各地探索中取得良好效果的实践方式,也被纳入到这部《家庭教育促进法》中,在全国范围进行推广。比如,《家庭教育促进法》规定:可以采取建立家长学校等方式,定期组织公益性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和实践活动;中小学校、幼儿园应当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工作纳入工作计划,作为教师业务培训的内容。

  家长们的困惑往往聚焦于孩子的学习,而专业指导老师们则是要引导家长从更大的格局、更深层次来思考教育。

  这部《家庭教育促进法》还有一个重要内容,对父母如果没有履行应尽的家庭教育职责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也做了明确规定,指出: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发现未成年人存在严重不良行为或者实施犯罪行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正确实施家庭教育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根据情况对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予以训诫,并可以责令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导。

  从事未成年人工作的检察官刘娟常常接触到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对她而言,惩戒未成年人并不是目的,更重要的是要帮助这些误入歧途的孩子们找到正确的人生道路,而这离不开家庭教育的支持,刘娟认为,《家庭教育促进法》极大地推动了他们的这项工作。

  16岁的小黎在同伴的教唆下,共同参与了偷窃电动自行车。刘娟发现,小黎的行为和家庭教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针对小黎父母在家庭教育中存在的问题,福州市晋安区检察院对小黎的父母下发了《督促监护令》,要求他们深刻反思监护缺失问题,改变家庭教育和监护方式,并接受社会工作者专业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

  福建福州市晋安区北极星青少年事务社工中心社工江璐璐说:“督促监护令颁下去,我们社工经过长达半年的时间去跟踪督促孩子配合家长去体谅家庭的一些辛苦,辅助家长把家长的角色发挥出来。”

  真正给予孩子尊重和关爱,孩子也会回报给父母理解和接纳。家庭是一个人最温暖的港湾,只有让家庭教育发挥应有的积极引导作用,建立起和谐温暖的亲子关系,才能为青少年的人生打造一个幸福的底色,他们才能在人生道路上自信地前行。而这正是这部《家庭教育促进法》实施的初衷和最大意义。

  《家庭教育促进法》不是要惩罚家长,而是要为家长赋能,给予家长支持、指导和帮助。对每一位父母来说,教育孩子的过程,往往需要付出无比多的心血和耐心。而这个过程,也往往是家长自我教育、自我成长的过程。当父母的也需要常常对自己的教育方式进行反思,自己做得对不对,教育孩子的时候能不能更有耐心,更有方法?有句话说,家长好一分,孩子好十分。和孩子一起进步成长,努力成为更好的父母,我们才能培养出更好的孩子。

焦点访谈法律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