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媒体:从“鹿哈”到“或斤”,网红模仿秀何时走出审丑迷雾?

媒体:从“鹿哈”到“或斤”,网红模仿秀何时走出审丑迷雾?
2024年07月10日 19:29 澎湃新闻

  从“这英”输出经典语录,到“或斤”抡起轮椅跳舞,从“中S”和“汪大菲”魔性同框,到“小颂文”直播连线“小张译”,流量为王的时代下,网红们似乎找到了通往成功的捷径——模仿明星。

  一场场模仿盛宴在网络上轮番上演,赚足眼球与钞票,似乎“万物皆可山寨”。然而,网友们笑着笑着,发现不对劲了。

  手持篮球、身着科比标志性24号球衣的“云南阿辉”,以一首《see you again》,一句“孩子们,我回来了”,自曝直播十天狂揽八万;网红“王宝弱”连线王宝强前妻马蓉,炒作婚变事件,引起争议,连发三条视频道歉;甚至有博主复刻“监狱”背景,模仿因强奸罪入狱的艺人吴某某,直播踩起缝纫机……

  消费过世名人、模仿劣迹艺人、炒作低俗丑闻,流量为王,孕育出“审丑狂欢”。如蒲松龄笔下《罗刹海市》所书,部分网红为满足看客的猎奇心理,以丑为美,以俗为雅。他们并非基于艺术创作的初衷去致敬经典或人物,而是刻意放大被模仿对象的某些瑕疵或争议点,以无底线“复刻”来博取眼球。

  靠“山寨”走红后,部分网红非但没有反思自己的行为,反而大肆炫耀收入,挑战公众底线。2022年,一支名为ESO的“盗版男团”在网上爆火,其成员有易烊干洗、鹿哈、王二博、黄子诚、权酷龙等。其中,被网友评价长得最像本尊的“鹿哈”(现已改名凌达乐)曾在直播中透露,自己走红后七个月赚了三千五百万,房产名车唾手可得。

  网友批评他“红了就飘”,他发出灵魂质问:一个月给你搞500万,23岁,你飘不飘?

“鹿哈”与“黄子诚”的合影。短视频截图“鹿哈”与“黄子诚”的合影。短视频截图

  这样的“灵魂质问”,听来简直可笑。“一个月500万”的收入若是通过诚实劳动、合法经营所得,自然值得尊重与肯定。但如果财富的累积仅仅依靠模仿与山寨,那么这样的“红”不过海市蜃楼,光鲜背后是道德的苍白。“鹿哈们”不妨看看此前爆火的诸位同行,因“立身不正”而跌落云端的例子比比皆是。况且,金钱并非衡量一切的标杆,更不能粉饰个人行为的不正当。

  模仿,本应是致敬与学习的桥梁,却在金钱与名利的诱惑下,沦为了侵权与审丑的温床。部分网红享受着模仿带来的红利,却忽视了原创者的辛勤付出。仿佛只要披上名人外衣,就能瞬间拥有与之相匹配的光环与荣耀——这种自欺欺人的心态,不仅是对原创者的不尊重,更是对自身价值的极大贬低,亦是对法律底线的践踏。

  真正的魅力源于自我发掘与成长,从来不是靠复制和模仿。山寨之风虽能快速聚集流量,但在版权意识日益增强的今天,任何以牺牲原创为代价的成功,任何以敷衍功利为本心的炒作,都必将昙花一现。勇于探索、敢于创新、坚持自我表达,才能在瞬息万变的时代中立足,成为引领潮流的先锋。

责任编辑:刘鹏林

网红直播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