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内蒙古黄金大盗发家史揭秘

内蒙古黄金大盗发家史揭秘
2015年11月09日 12:11 时代周报

  本报记者 石玉 实习生 黄宾 发自呼和浩特

  贪污5000多万元、上百斤黄金、1.4吨白银的内蒙古黄金大盗宋文代,巧取豪夺进入并控制内蒙古乾坤金银精炼有限公司(下称乾坤金银)的过程,裹挟着体制弊端与个人野心,更打上我们时代的烙印。

  宋文代之前松散的国有控制,到宋之后的地方政府持股,这个过程中,企业由盛到衰,这其中是什么原因?

  总之,宋文代为自己做了局。

  劣迹斑斑的“黄金大盗”

  2012年6月10日,呼市东郊如意开发区章改营乡根宝村村外,一处大门紧闭的别墅,隐约可见房顶处的水塔。这套别墅就是乾坤金银前董事长宋文代的家。乾坤金银一位有16年厂龄的老职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别墅的水塔里面曾藏匿大量白银。

  乾坤金银位于别墅北3公里,如意开发区的四纬路与车站前路交叉口。此地位于郊区,周围不是空旷的工地,就是疏疏落落的居民楼,只有鎏金招牌和站岗守卫的武警,使乾坤金银显得与众不同。

  该企业是中国人民银行金银精炼定点企业,曾在国内金银精炼提纯行业排在前列。

  但现在却每况愈下,“还在维持生产,开一会儿停一会儿,艰难度日。”上述老职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今年6月初出版的《求是》杂志,刊登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在加强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座谈会上的讲话稿,贺国强点评该案件为一起“巨贪吃垮企业”案件, 指出“宋文代涉嫌贪污5290多万元、黄金58.9公斤,挪用公款2100万元,使这家几度被评为‘中国黄金行业之首’的大型国有企业濒临绝境”。

  一面是濒临倒闭的国有相对控股企业(股权结构如图所示),一面是家藏巨金的董事长—“黄金大盗”宋文代的丑闻从此昭告天下。宋文代1962年出 生,2002年3月起担任乾坤金银董事长、总裁,2008年5月宋文代被撤销董事长职务,改任乾坤金银监事会主席。2010年下半年,宋被内蒙古自治区检 察院控制;2011年,被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提起公诉;2012年5月底,此案在巴彦淖尔市中院开庭审理。

  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并综合新华社报道,宋文代玩转空手套白狼的伎俩,挪用公款成立自己控制的呼市圣坤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圣坤矿业)、赤峰市金旭隆金银产品有限公司(下称金旭隆公司)、内蒙古牛元农牧业产业化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牛元公司)。

  之后,宋文代藉乾坤矿业之名,或以之为招牌,以矿业开发为诱饵吸引外部投资,伺机火中取栗;或以之为壳,承揽项目中饱私囊;或以之为利润奶牛,利用同业竞争掏空企业。而最终获利,均流入了上述三家公司。

  在诸多犯罪嫌疑中,有关东伙房金矿的情节颇为重要,新华社报道称,宋文代最大的一笔贪污款即由此而来。

  东伙房金矿位于呼市北部不远的武川县,原由武川龙泰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龙泰矿业)控制。2004年开始,宋文代开始在东伙房金矿做起了文章。

  他首先拉来投资者,即澳门三阳财团。《关于研究乾坤公司与澳门三阳合作事宜的市长办公会议纪要》(办公会议[2004]47号)显示,呼市政府 决定,拟将乾坤金银30%股份(即呼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19%国有股和如意开发区管委会持有21%的集体股之和的75%)转让给澳门三阳财团。

  呼市审计系统一份形成于2008年的审计报告显示:2005年3月,乾坤公司向工行呼市如意支行贷款2500万元,由澳门三阳财团为其担保。该 款名义用于黄金原料采购,但实际却做了其他用途。在获得贷款的当天,3月22日,乾坤金银向龙泰矿业汇入1420万元,剩余部分购买黄金后转交澳门三阳财 团。后当年9月,该款项由澳门三洋全额提供偿还。

  由此看出,实际上,乾坤金银实际上获得龙泰矿业的1420万元,是由澳门三阳财团承担的。这自然是澳门三阳财团获得乾坤金银30%股权前需支付的代价。

  但是,澳门三阳财团却迟迟未进入,实际上,这个股权变更计划至今也没有实施。而彼时宋文代却加紧了一系列的动作:

  2005年5月,宋文代挪用300万元公款,注册成立呼市圣坤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圣坤矿业)注册成立,宋文代持股15%(后通过两名亲属 100%持股),并为实际控制人。新华社报道称,圣坤矿业“接管了该金矿,又过了两个月(2005年8月——编者注),宋文代将金矿以4150万元转卖给 北京德润公司,轻松渔利2530多万元”。

  圣坤矿业工商资料显示,2005年8月,北京德润逸生珠宝首饰有限公司进入圣坤矿业,持股52%,后于2008年4月完全退出。“实际上东伙房 金矿并没有多少资源,宋文代设计了一个骗局,先后进来入股投资的企业都上当受骗了。”乾坤金银前任董事长吴根喜(宋文代的前任)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关于宋 文代涉嫌欺诈引资企业的细节,后文将有叙述。

  金旭隆公司也是宋文代挪用公款注册成立的。据上述审计报告显示,2006年末,金旭隆公司代理了乾坤金银的精炼提纯业务,双方还签订有合作协 议,金旭隆公司使用乾坤金银的品牌加工生产,并在上海黄金交易所以乾坤金银的品牌进行黄金交割。金旭隆公司的全部利润归乾坤金银所有。

  协议规定得冠冕堂皇,实际上乾坤公司从未收到任何“利润”。金旭隆公司通过做假账,连年亏损,无利可交!

  2003年,乾坤金银获得内蒙呼伦贝尔市划拨的2.9万亩土地,宋文代将土地使用权变更至牛元公司名下,将土地租赁他人经营,获利1700多万元。

  上述审计报告显示,宋文代任董事长期间(2002年至2008年),乾坤金银累计经营亏损6328万元,公司净资产由2011年的5839万元,减少到2008年5月31日的—544万元。

  上述老职工反映,1990年代,工人平均月工资都能拿到2000元以上,现在最多只能拿到1500元左右块钱。“那时候物价什么水平,这时候是啥水平,能比吗?”这名老职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董事长职位争夺战

  显然,在宋文代离任前,这个企业已被他掏空了。而翻看宋的简历,长期在军队工作,在进入乾坤金银之前,任职于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由法院系统公务员,直接当国有相对控股企业的领导人,人生跨越实在是太大了,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当中接触到的多位人士均表示不可思议。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宋文代的堕落不是他当董事长之后才开始的。经调查,他进入乾坤金银并控制该企业的过程,比起他贪污、挪用公款的犯罪嫌疑,更令人震惊。这个过程,裹挟着体制弊端与个人野心,更能体现了我们时代的烙印。

  现年69岁的吴根喜,1987年以团职军官转业进入当时的中国人民银行内蒙古分行下属内蒙古金店工作(乾坤金银前身),1988年任金店经理,1991年任人行内蒙分行下属内蒙古贵金属冶炼厂厂长。1999年,金店和冶炼厂合并改制,任乾坤金银董事长。

  2001年2月,因乾坤金银下属金店的增值税票存在问题,一名业务员被内蒙国税、公安部门调查。“我们公司跟业务员签订有协议,谁出问题谁负 责,这个问题完全是业务员个人问题,公司没责任。”吴根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最终业务员遭到刑事处罚,但乾坤金银没有任何受到行政或刑事处罚。事件最后结 果也证明:业务员遭到刑事处罚,但乾坤金银没有任何受到行政或刑事处罚。

  但是当时的吴根喜担心问题得不到公正解决。2001年3月,经人介绍,吴认识了同为军队出身的宋文代,宋对公检法熟悉,吴就请他协调关系,公正 解决税票问题。应宋文代的要求,吴答应宋以后可以合作,宋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到公司上班”。当时吴根喜寻思着将来给宋文代一个副职岗位。

  2001年5月,宋文代还联系医院的关系,送吴根喜到青岛等地看病、疗养。其间,宋向吴提出,希望当乾坤金银聘期为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并以自己控制的章改营乡根宝村237亩土地使用权(权属问题存在争议)入股。吴根喜以不符合公司程序等问题拒绝了。

  “宋文代还说‘因为税票问题,机场、火车站、码头已经贴了你的通缉令,你得去国外躲躲。我听到后,就去机场买了飞机票飞北京,然后坐火车回来,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被通缉。”吴根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彼时吴根喜开始觉得宋文代动机不纯,但两人还保持着合作关系,尚未撕破脸皮。2001年6月初,吴根喜在国税部门会见了相关人员,当时公安经侦 人员也在场。应国税部门人员的要求,吴根喜写了一个委托书,内容为委托宋文代处理公司税票问题。吴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要求自己写委托书的国税部门的 人,是宋文代的战友,两人关系很好。

  “后来,这份委托书的内容被他们篡改成‘宋文代全权行使法人的一切权利’。”吴根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有了这份“委托书”,宋文代就悄悄出招了,将吴根喜取而代之。

  2001年10月,在公安部门的要求下,因单位涉嫌犯罪,作为法人的吴根喜还在公安部门的要求下交了5万元取保候审保释金(于2003年1月退还并解除强制措施)。

  据吴根喜介绍,2002年1月25日,乾坤金银的法人被变更为宋文代。之后,2002年3月4日,宋文代又被“选举”为董事长。

  2002年3月8日,吴根喜收到相关文件,得知自己已经不是公司法人和董事长了。

  几天后,吴根喜到工商局反映问题,工商局的相关领导告诉他:“内蒙古解决不了你这个(事),你往上找吧。”

  两人纠葛由此产生。

  “我是真悟空,他是假悟空”

  本报记者 石玉 实习生 黄宾 发自呼和浩特

  从乾坤金银发展阶段来看,分为改制前的创业起飞阶段;改制之初的成熟稳定阶段;后期的衰败阶段(2004年以后)。

  乾坤金银原是人行内蒙古分行下属企业,当时全人行系统仅有两家这样的企业。在创业起飞阶段,吴根喜最有发言权。“刚来乾坤的时候(1987 年),三十几个人,就像个小作坊,没有生产原料,经营困难,我没办法,搞科研,创办金银冶炼厂,后来发展成国际品牌。”吴根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黄金白 银交易所的成立有我的一份功劳,成立黄金白银交易所还是我向中国人民银行建议的。”

  目前乾坤金银是上海黄金交易所的会员单位,其核心产品“乾坤”牌国际标准金、银锭分别获得伦敦黄金市场协会优质交易锭资格,为国际市场免检产品。这些成绩基本上都是在吴根喜时代取得的。

  1990年代后期,国家政策规定银行不能经营企业,该企业便从人行内蒙古分行剥离出来。

  “当时要求全员入股,国有股全部退出。我的想法是保留点儿国有股,跟政府攀上点关系好办事。最后这19%的国有股找到股份制企业管理协会挂了一下。”

  1999年,股份化改制之后的乾坤金银成立(如图所示),当时,其国有股19%由内蒙古股份制企业管理协会持有,集体股21%由原内蒙古金店工会持有,自然人股60%,由233名职工持有,管理层持股比例稍大。

  “改制把我们推向了市场,风险确实有,当时我确定了三个方案:一是出口国外;二是与银行合作,还为他们生产;三、与金矿银矿合作,给他们加工提纯。”

  改制之处的企业发展也较为稳健,甚至在宋文代进入不久的2004年,该企业的业务收入还有18.7亿元。

  但是,由于宋文代把主要精力放在了中饱私囊上,管理不善、内控制度不健全,2004年以后,主业经营弊病百出。

  2007年2月至2008年3月,为弥补在境外违规进行白银期货交易的损失,乾坤金银以低于采购成本的价格向美国一家公司出口白银,账面损失 2500多万元;乾坤公司的白银现货也存在销售价格低于成本价的问题,由此亏损470多万元。另外,宋文代管理期间,造成乾坤金银的对外投资损失、金银加 工损耗、黄金白银存货短缺等合计约5000多万元资产损失。

  相反,在企业滑坡期间,乾坤金银的国有色彩却越来越重。

  上述2004年6月的呼市市长办公会的会议纪要显示,19%的国有股由呼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持有,21%的集体股由呼市如意开发区管委会持有。说明,至少在2004年6月以前,乾坤金银就已完成了股权变更。但文件显示如意开发区持有的仍是“集体股”。

  另据上述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08年5月底,19%国有股仍为呼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持有,呼市如意开发区管委会持股21%,其余60%股份为 186名自然人持有,其中宋文代持股9.32%。该文件中如意开发区持有的21%股份,已经去掉“集体”二字,到底是集体还是国有,语焉不详。

  “这个过程可以看做政府被宋文代绑架了,宋文代利用强势国有股东的便利,攫取私利更加方便。”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相应的,正因为 其国资色彩浓厚,宋文代贪污、挪用公款等涉嫌罪名就容易认定,这些犯罪主要是针对国有企业人员或国家公职人员的。客观上看,他等于自己给自己下了个套。”

  自己被套牢时,宋文代浑然不觉,反而愈加变本加厉地放纵私欲。就东伙房金矿投资一事,继澳门三阳财团、北京德润撤出后,一家浙商也通过乾坤金银进入他的圣坤矿业,结果也“被失败”了。

  “这名浙商发觉自己被骗,宋文代答应他入股,但不兑现,资金也长期不退款。结果浙商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浙江籍的全国人大代表也联名反映,宋文代才被拉下马。”呼市当地一位官方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宋文代出事确系席浙商向中央的连年告状。

  “他耽误企业十年,也耽误我十年!”吴根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十年,吴根喜一直在抗争。

  吴根喜说,就在当月,他被抓进看守所,羁押4个半月才被放出来。

  吴根喜也在当月被停发工资,2003年被强制退休,享工人工资待遇,每月1400多元。之后,他屡次上访,材料积累了几麻袋。

  随着宋文代案件的进展,吴根喜当年诉宋文代和内蒙古自治区工商局的案件也获得再审。

  “2012年5月31日,我的再审案件重新开庭,宋文代是被告,(公安)把他从看守所提了出来,开了两小时庭,当庭没有宣判。”吴根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我是真孙悟空,他是假孙悟空!”吴根喜说。

  宋文代简历:

  ◎1985年7月-1987年7月,在内蒙古师大上学;

  ◎1987年8月-1987年10月,在51139部队任政治处干事;

  ◎1987年11月-1991年1月,在内蒙古军区政治部干事;

  ◎1991年2月-1994年12月,任北京军区司令部生产办驻呼办主任;

  ◎1995年8月-2000年12月,在自治区高级法院工作;

  ◎2001年1月-2002年2月,担任内蒙古乾坤金银精炼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2002年3月2008年6月,内蒙古乾坤金银集团党委书记、总裁。

  ◎2008年6月至2010年,内蒙古乾坤金银集团监事会主席

责任编辑:刘晋荣 SN186

内蒙古黄金大盗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