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朱明国涉受贿1.4亿元 被指曾向周永康递效忠信

朱明国涉受贿1.4亿元 被指曾向周永康递效忠信
2016年05月26日 06:15 界面
法庭上的朱明国。图片来源:网络法庭上的朱明国。图片来源:网络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称,5月25日上午,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在庭审中,柳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公诉方提请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朱明国的刑事责任。

  法庭上,朱明国已是满头白发,他最后陈述说,“我错了,是大错特错,我犯罪了。”随后,他表示认罪悔罪,并当庭鞠躬谢罪。

  法院当天并未宣判,但可以肯定的是,朱明国这位十八大后第7位落马的正部级官员不久后将正式开始他漫长的牢狱生涯。

  从一个黎族农村小伙子,到成为海南第一个走出来的部级干部,朱明国辗转海南、重庆、广东三地为官,他步步高升的仕途曾令人羡慕,但朱明国的仕途像一条抛物线,升得快,落得也猛烈。

  毛招村:朱明国的起点

  在通往朱明国的别墅入口前,一块大石上由他题字的“村民公园”四个大字依然醒目而耀眼。 由入口到别墅有一百多米的距离,茂密的树木掩映着别墅里的所有角落。如今,村民公园门前已经被放置了围栏,隔着围栏,仍能看见道路的拐弯处栓了一只大狼 狗,看见人来,它便吠上几声,好像主人还在似的。

  界面新闻记者在村民公园门口停留的几分钟内,一男一女两个人骑着电动车过来质问记者在干什么,并要赶记者离开。“别在这里乱拍照,再不走我叫人过来打你。”那男子高声威胁道。

  自从曾令村民们引以为傲的乡亲朱明国落马后,他们就对逡巡在别墅周围的外来陌生人充满警惕。

毛招村的村民公园。

  “村民公园”位于海南省五指山市畅好乡毛招村(畅好乡原隶属保亭县管辖,后改为隶属五指 山市),这里是朱明国的故乡,也是他的人生起点。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海南省委一名副书记带队来到他的这所别墅里抄出了大 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等。很多村民都看到了这一场面,他们明白,从那一刻,朱明国算是彻底坠落了。

  朱明国在步入仕途之前,家庭经济状况并不好。

  从畅好乡政府所在地到毛招村,有大约十公里的路程,途中全是弯弯曲曲的山路,虽然现在是一条水泥路,但仍显得陡峭难行。在这条水泥路修好之前,原来的泥路更是艰险。

  畅好乡政府退休干部朱飞在年轻的时候便认识朱明国。他说,朱明国小时候家里非常贫困。读完中学后,朱明国15岁便到毛招小学做了一名老师。那个时期,畅好乡很缺小学老师,在当地只要有点文化的人就可以担任此职。

  年轻时,朱明国给人的感觉是头脑比较灵活,因此,后来当保亭县抽调保城公社路线教育工作队队员时,朱明国被抽调了过去,回到毛招村后,他便担任了保国大队党支部书记。1976年,朱明国成为畅好公社党委常委,正式开始了自己的仕途。

  中山大学:仕途的转折点

  1982年后,朱明国到中山大学读书,这成为他仕途中另外一个重要转折点。

  那两年,朱明国就读的是中山大学法律系干部专修科(1992年后停办),他很清楚这是他的一个晋升机会。据朱明国在中大读书的辅导员何焕铨回忆,朱明国给老师们的印象很深刻,读书非常刻苦,学习很认真,态度端正。

  “朱明国刚进中大的时候基础并不是很好,学习起来比其他同学还要困难一些。”何焕铨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朱明国读书比别人多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求知欲比其他学员都强,还担任班里的劳动委员。

  朱明国的努力可以通过他在中山大学学习期间修的课程反映出来。何焕铨还清楚地记得,在为期两年的时间内,朱明国除了10门必修课之外,还把8门选修课全修了。“按照他的年龄,在两年内很难做到全修。”这一点让何焕铨至今仍记忆深刻。

  在1988年之前,海南岛还未设省,行政上归广东省管辖。海南政府时常会派干部到大学校园学习,干部们毕业回到地方之后,上一级组织部门根据学员的学习表现、思想状况等情况决定是否提拔干部,而且,少数民族的干部被提拔的机会更大。

  朱明国凭借着在中大不错的表现以及黎族干部的身份,毕业后一回到海南就被提拔了。1984年,朱明国晋升为保亭县委常委,不久后还被委任为广东省海南自治州委组织部副部长兼州直机关党委书记。

  “贵人”王越丰

  在海南官场,年轻时的朱明国曾是个政坛的“明日新星”。

  “反应能力强,领会领导意图好,对老同志尊重”,海南多位已经退休的老干部向界面新闻表达了对朱明国相类似的评价。朱明国身材高大,口头表达能力强,这也让朱明国显得很突出。

  对基层退休老干部和教过他的老师,朱明国也表现得谦卑,畅好乡一位曾和朱明国共事过的退休干部称,因为自己在乡政府工作,年龄比他大,他比较尊重自己。朱明国在后来到了文昌市政府工作后,过年过节回家看见他都会问候。

  朱明国将这个优点一直保持了下来,即使在2014年接受调查之前,朱明国还曾打电话问候了他的老师何焕铨,更多的时候,朱明国会通过他的秘书问候曾经教过他的老师和他曾经的老领导们。

  在众多赏识朱明国的老干部中,原海南省副省长王越丰便是其中一位。王越丰和朱明国都是海南本土的官员,同为黎族人,在朱明国去中央党校培训部学习之前,两人便因工作相识。当时,朱明国口才很好,为人又谦虚,这给王越丰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得到王越丰的赏识,可以说令朱明国今后的仕途变得更为通畅了。

  王越丰也是黎族人,从小学老师起步仕途,是海南建省筹备组成员也是海南第一位黎族省级干 部。官至中共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海南省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王越丰在海南创办了省级民族中学国兴中学并成为首任校长,还提出了设立三 亚市的构想并亲自参与了三亚的总体规划,他提出要把三亚建成中国的“夏威夷”。由于热心于海南教育事业和对海南经济发展的巨大贡献,王越丰在海南极具声 誉。

  一名曾在海南省担任高级干部的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1988年,海南自治州委被撤销,建立海南省。期间,朱明国到中央党校培训部三年制培训班学习,有趣的是,朱明国还在学习期间,就被提拔为省委组织部副部长。

王越丰(左一)

  据该名人士回忆,与朱明国同期的干部中,有一位比他大十岁的黎族干部,文革前考上大学, 被公认有水平、有思想,缺点是没有那么“平易近人”,1983年这名黎族干部已是海南自治州党委常委,那时候朱明国才是科级干部,可后来朱明国以“火箭速 度”蹿升,将这位黎族干部甩开了一大截。

  “在2年多时间内,从副处到副厅级干部,朱明国晋升得很快,主要是得到了王越丰的赏识。”该人士说,朱明国当了三年多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副厅级)后,在1993年调任文昌县出任县委书记,当时朱明国仅38岁。

  1994至1995年,他兼任海南省文昌县委书记、县长,当年2月,朱明国被明确为正厅局级。1995年11月,文昌撤县设市,朱明国成为文昌市第一任市委书记。

  王越丰的这段知遇之恩,为朱明国在后来主政文昌乃至任职重庆、广东奠定了基础。据知情人透露,1999年7月,王越丰因病去世,朱明国在去重庆任职之前,还专门曾到王越丰的坟前吊祭,以感激王越丰对他的知遇之恩。

  文昌: 一头“牛”的往事

  如果说朱明国的仕途爬升还需要一个助跳器,那么主政文昌便给了他最重要的一个跳板。

  1993年,朱明国开始主政文昌,到1998年才离开文昌。现在距朱明国主政文昌已有近20年的历史,和他同一个时代的人大部分已退休,不过朱明国当年在文昌的一些往事仍是一些老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文昌人喜欢在茶店喝“老爸茶”,老人们有时喝着茶便不自觉就聊到了1990年代的文昌。当时在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的大背景之下,文昌经济也是一片萧条,也是在那时候,朱明国开始规划文昌未来的发展蓝图。

  在朱明国对文昌的规划中,最大的举动便是将市委、市政府等行政部门由文城镇迁到清澜镇。两镇相隔十几公里。文城镇是文昌多年的县城所在地,也一直是文昌的经济中心,所以,“迁都清澜”这一决定当时在文昌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文昌市政府部门退休老干部陈义告诉界面新闻,当时政府内部大多数老同志对朱明国这一决定明确表示反对,华侨和老百姓也有七八成以上反对,他们考虑到把市委市政府搬到清澜,新盖市委市政府大楼要花几千万元,而那时的文昌很穷。

  另一方面,干部们的家庭大多在文城,很多人不愿意每天赶十几公里路程去上班,迁都清澜之后,文城镇的房价下降也是他们忧虑的问题。

  面对大多数的反对声音,朱明国力排众议,最终还是把行政中心搬到了清澜,随后又规划建设了文清大道(文城-清澜)。后来,清澜的房地产业随之被带动起来,当然更多是外地人在这里居住,老文昌人还是更愿意居住在老城区。

  不过,很多之前反对搬迁的文昌人现在回头看,也逐渐认为朱明国对文昌的规划是正确的。

  海南知名学者、原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总编辑刚峰评价,朱明国对文昌市的定位对后面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文昌老城发展空间已经非常小,要做大文昌,就要从老城区迁都到海边,在当时将依靠海边的清澜定位为一个新城,这种思路具备战略眼光。

  “朱明国还是历届政府最重视文昌华侨的领导,文昌有150万华侨在海外,朱明国善于利用华侨资源为文昌建设修路修桥。”刚峰评论说。

  朱明国与文昌市的往事中,被文昌市官场津津乐道的还有一头“牛”。

朱明国当年在文昌市市委大院中建造的那头牛的雕像。

  据陈义回忆,在文昌市委市政府迁到清澜后,朱明国在市委市政府大院里建了一头牛的雕像,寓意要做“孺子牛”。2002年后,朱明国到重庆任职,期间是广东化州人谢明中担任文昌市委书记,他认为这头“牛”在市委市政府大院不合适,于是把它拉到了迈号镇的一个农场里。

  后来,由于涉嫌腐败等问题,谢明中在2007年落马,这头“牛”又被拉了回来。今天,这头“牛”仍在文昌市委市政府大院里。

  调任重庆事起婚变

  2001年,朱明国离开海南,前往重庆市担任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当时,很多人并不知道,朱明国离开海南官场的原因之一缘于他的婚变。

  其实,早在海南任职期间,官场的春风得意,朱明国不光彩的“家事”就在他的家乡畅好乡广为流传。

  畅好乡政府退休干部朱飞透露,比如,朱明国违反计划生育的问题很严重,知道的已有五个孩子,在第一段婚姻存续期间,就和第二个女人有了孩子,到孩子出生之后,才和第一任离婚,然后娶了第二任老婆。

  “但因为他当大官,当地计生部门都不敢碰他。”该人士说。

  2015年2月,中纪委通报了朱明国被“双开”的消息,其中一项内容便是“严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

  朱明国的前妻叫朱丽花,当时朱明国通过关系安排她在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任职。后来,朱明国到文昌任职后,因为工作的关系,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便相交甚好了。

  一位和朱明国认识多年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朱丽花提出离婚,朱丽花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朱丽花同意了朱明国的离婚请求,朱明国给朱丽花一笔钱作为“分手费”。

  离婚后,朱丽花离开了海南中级人民法院,开办了两个律师事务所,开办事务所的钱就来自朱明国给的“分手费”。

  然而,突然的婚变也给朱丽花带去了很大的影响,她开始信神拜佛。朱丽花离婚后在海秀中路的首力大厦有一层办公楼,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佛像、观音,每天烧香求拜。

  朱丽花向中纪委状告朱明国,也是朱明国去重庆的一个原因。上述人士透露:“官员绯闻事件在海南影响很不好,他去中央活动,上面有人点名他去重庆,因为重庆不知道他的婚变。”

  后来,朱丽花因癌症不治病逝,那时候朱明国已在重庆了。

  重庆公安局的朱氏烙印

  2001年,朱明国从海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副省长任上调到重庆市工作,先任重庆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后又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共在重庆工作了5年时间。

  朱明国是重庆市自1997年直辖以来的第二任公安局长。重庆市公安局深深地打上了朱氏烙印。

朱明国题字的巨石如今仍矗立在重庆市公安局的大门口。

  位于渝北区黄泥磅黄龙路555号的部门是重庆市公安局,办公主楼有17层高,显得很有气势。出公安局大门,左侧是一片绿荫地,绿荫地的树丛中,竖着一块高数米的大石头,石头上刻有“重庆市公安局”六个大字,落款是:朱明国 二零零五年六月廿三日。

  17层的重庆市公安局大楼也是朱明国任局长时修建的。界面新闻记者从多位重庆警界人士处了解到,重庆市公安局原址在渝中区临江路一号,与重庆市著名地标性建筑解放碑只有几百米距离,原办公区是由几栋矮楼围成的一个小院,占地30多亩。

  因为办公条件促狭,重庆市公安局一直想修建新的办公大楼,但历经了几届公安局长都未果。据曾任职于重庆市公安局北部新区分局的警官张海柱介绍,重庆 直辖以后的首任公安局长陈邦国也有此打算,他说,“当时市里已经定了,要把市委、市政府、市公安局一起搬迁到江北区,”但时逢中央限制修建楼堂馆所,仍没 能如愿。

  朱明国到任后,“他想了个办法,不说直接修建市局大楼,而是以修建市局指挥中心的名义,就修成了,而且把局领导的办公室都修得很大。”张海柱回忆 说,在修建市局新址时,先是由市局的一位副局长负责,“没几天就被朱明国换掉了,”改由另一人负责,此人当时还不是副局长,因为修建市局大楼有功,被朱明 国提拔为副局长。

  重庆市公安局新址占地200多亩,在朱明国离开重庆前的2005年搬入使用。但是,蹊跷的是,它至今都没有挂出“重庆市公安局”的牌子,张海柱介绍说,这是因为“这栋建筑规模很大,不方便挂牌。”

  改善警察“待遇”:每人一套集资房

  除了新建新办公大楼改善办公条件,提起朱明国当年的旧事,当地警界很多人都会提到朱明国如何“改善警察待遇”。

  在朱明国时代曾在重庆市公安局办公室任职的孙占军告诉界面,朱明国到任后,修建了多栋公安宿舍楼。他说,“朱明国一下子解决了市局机关和直属单位积 累多年的住房问题,无论是在职的,还是退休的,每人一套集资房,只是象征性地收每平方米只1000多元,随着房价飞涨,大家都发了,所以对朱明国都很感 激”。

  朱明国还把每个分局的政治处升格,张海柱称,以前个个分局的政治处只是科级单位,朱明国来了后就都升格为处级单位。

  另外,朱明国还规定,机关干部干四五年,就可以升一级。张海柱说,“比如副科可以升正科,正科可以升副处,以前都是有实际职务的才能升,比如是科长 才能生成副处长。朱明国的做法,解决了很大问题,有的民警50多岁,干了要一辈子,要退休了,还是个科员,如果不是朱明国,永远都不会解决他们的行政待遇 问题”。

  同时,朱明国还提高了基层民警和退休老干部的待遇。张海柱介绍,比如基层民警,每个月可以增加500元补贴费。

  此外,朱明国还做了一件“很大的事”,即所有分局县区的局长都进常委班子,或者是兼任副市长、副县长、副区长,这是朱明国率先在全国搞起来的,提高了公安机关的政治地位。

  “这些事在重庆影响很大,因为都是改善警察待遇的实事,一片赞扬声,还有谁会去注意他的问题啊!“张海柱说。

  其实,关于朱明国的感情生活等问题的各种传闻,在他到重庆之初,就已在警界流传。

  “朱明国刚来时,我们就听说了,他的前妻曾到海南省政府大院里打横幅,还到北京去告他,”张海柱说,“他离婚的时候,给了前妻72万人民币,前妻就去北京告,说这笔钱来历不明,这个事情组织上调查了,朱说钱是借来的,还有借条,后来不了了之。”

  也有重庆警界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朱明国尽管在重庆警界内部颇得人心,“这是因为不了解他,当时我们对他的一些事情就很清楚。”钱辉说。钱辉曾在 朱明国时代的重庆市公安局某分局任副局长,他称,朱任局长时,“有个人要当派出所长,有个中间人,开价5万。这个中间人在朱明国面前有话语权,他来操作, 就能操作得下来。”

  朱明国在重庆修建市局新址大楼,修建集资房,一方面改善了公安待遇,另一方面也被指存有个人利益输送。曾任职于北部新区分局的张海柱回忆,“当时,他把原来建那些楼的人全都换了,换成自己的人。他做这些事情,都是有利益的。在当时,对于这些,我们也都知道。”

  在朱明国离开重庆后,曾担任某分局副局长的高泽通过一定途径才知道,朱明国的一个弟弟曾是重庆一家名叫富伦麦柯的信息集成公司的“幕后股东”,“朱明国的这个弟弟躲在背后,‘股份’做了技术处理。”

  富伦麦柯公司原是重庆市警察协会的下属企业,后被剥离出来,这个公司“专做公安生意,在重庆做这些项目,不是数一也是数二,除了朱明国之外,关系都很不一般。王立军来重庆后,这个公司被打压垮掉了。”

  最新的公诉方指控也显示,朱明国利用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身份,通过职务便利为他人提供过职务调整等帮助,并借此收受贿赂。

  文强的老上级

  在近些年重庆市的政坛聚变大戏中,文强是一个关键的角色,他的仕途升迁与朱明国有着直接关系。

  在重庆任公安局长期间,朱明国被当地警界认为对公安业务并不在行,但是,“在公安这条线上,他作为最高领导,有常务副局长辅佐就行了。”曾任职于市 局办公室的孙占军说,朱明国任重庆市公安局长后,常务副局长先是另外一人,后来此人到点退休了,副局长文强就被“推”到了“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

  “当时,我们都是‘文常务’、‘文常务’地称呼文强。”孙占军说。

  但是,据曾在重庆市公安局办公室任职多年的李多介绍,当时,市委组织部下发的文件对文强从来没有“常务副局长”的正式任命,但文强在市局工作了很多年,大家对他也都认可。在朱明国时代,李多在市局办公室做文职工作,其工作的核心内容之一,即是与各种公文打交道。

  后王立军被从锦州调任重庆接替文强,据李多介绍,组织文件上就明确任命王为常务副局长,“后面还有个括号,括号里写着:正厅局长级。”

  被认为不懂公安业务的朱明国在重庆时期很倚重文强,“文强在1993年前后就到市公安局当副局长了,而且一直主管刑侦,对重庆很熟悉,对案子很在行,所以,在朱明国时期,几乎所有的案子朱明国都依靠文强,文强提出来要提升哪个人的职务,朱明国基本上也都会同意。”李多说。

  “如果公安局有内外之分的话,朱明国管外,文强管内。”曾任职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的尚涛经常到市局开会,他说,“朱明国开会讲话,对业务很少讲,都是讲政治,传达市委、公安部的精神,然后由分管局长如文强等来讲业务,最后朱明国再做总结、强调。”

  文强被提拔重用,被认为就是在朱明国主政重庆市公安局时期。

  “朱明国来了一两年,就把文强提拔成为党委副书记。”孙占军说,重庆直辖以后,重庆市局局长进入市委常委,后来兼副市长,是副部级。副局长有若干个,常务副局长只有一个,是正厅级,同时是市局党委副书记,在市局是二把手。

  尚涛认为,非常明显,文强在朱时代真正发挥了作用。他注意到,此前文强的语言表述能力很差,在得到朱明国重用后,文的语言表达变得清晰起来。“因为他要经常讲话,锻炼了语言表达能力。”尚涛说。

  到2006年朱明国调离重庆到广东任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时,文强仍是重庆市公安局的“二把手”,2006年11月,时任贵州省委常委、省公安厅 长、党委书记的刘光磊接替朱明国出任重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长、党委书记后,文强还是“二把手”,直至2008年7月被王立军“取而代之”, 文强才调去重庆市司法局任局长。

文强在2010年7月7日上午被执行死刑。

  对于文强来说,朱明国对其算是有知遇之恩。孙占军回忆,2006年朱明国离开重庆时,文强亲自送朱明国到广东。

  朱明国调离重庆显得很突然。曾任某分局副局长的钱辉回忆说,“当时宣布得很突然,而且马上就让朱明国交出了工作,没有给他留多少时间。我们都以为他到广东去,是非正常调动,没想到后来看他却越升越高。”

  王立军曾想整朱明国的“黑材料”

  王立军于2008年下半年到重庆市公安局任常务副局长,2009年3月,王开始担任局长、党委书记,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席卷山城的“打黑”风暴。

  在这场风暴中,重庆警界也遭“整肃”,界面新闻了解到,当时公安局市局办公室里多位核心人员被“整肃”,而“整肃”这些工作人员的指向,其中就有本与王没有交集的朱明国。

  张海柱向界面新闻透露说,当时,王立军也想拿到朱明国的“黑材料”,但是那时的重庆警察,还没有留意过朱明国的更多问题,所以,王立军把这些人抓起来问,也没问出个所以然。

  在王立军主政重庆市公安局期间,张海柱也注意到,时在广东省委任职的朱明国曾多次到重庆,“他就是来找王立军沟通,来‘灭火’。当时,朱明国以考察等各种名义来重庆,其实我们都知道他来干什么。”张海柱说。

  界面新闻记者在重庆采访期间,有当地警界人士也称,朱明国在修建重庆市公安局新办公大楼时,曾在一进大门的位置修建了一个大水池,孙占军回忆说,水池的有些柱子都是钱币形状的,朱明国比较讲究风水,应该是找人“算”过。

  这个水池对外称作“消防池”,“装了一大池子水,我们都知道,哪里会用这个池子来做消防?”孙占军说,王立军来后,很快就把这个池子填埋了。

  在一些重庆警界人士的眼中,朱明国本是历任公安局长中“最有能力”的一位,“思路清晰,讲话高屋建瓴,分寸掌握得很好,有大将风度,而且他是少数民 族,外形高大,履历丰富,他来重庆,我们都以为是作为高级领导人来培养的。”因此,朱明国于2014年末落马的消息传来,他们很是意外。

  而重庆警界备受关注的另外两个主角,文强已于2010年7月被执行死刑,王立军也于2012年2月潜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掀起了一场重庆政坛风暴。当年9月,王立军也获刑。

  如今,重庆市公安局大门外,刻有朱明国题词的大石头依然矗立着,它的不远处,是分列大门两边的两个大石球,石球上原来分别刻有王立军题写的“剑”、“盾”两个大字,如今已被抹平,已不见任何痕迹。

  仕途野心遇挫

  重庆官场地震并未影响到朱明国后来的仕途,2006年,朱明国离开重庆后,在广东任职的8年间,他逐步迈向了自己政治权力的巅峰。从广东省政法委书记、纪委书记,到广东省政协主席,在外界看来,他的仕途道路顺畅且充满更大空间。

  尤其是在其担任广东省纪委书记期间,“高调反腐”让他在政界名声噪起。后来“乌坎事件”的处理也为他在社会治理领域赢得了更多名声。

  “虽然朱明国最终陷入贪腐泥潭,不过他在广东任职期间办了几单贪腐大案。”广东一名不愿具名的厅级官员对界面新闻说。

  据广东省纪检监察机关统计,从2007年1月到2010年7月,广东省共立案查处违纪违 法厅官96人,县处级干部789人,落马官员人数在全国省份中名列前茅。在朱明国担任省纪委书记期间,茂名市委原书记罗荫国、汕头市委原书记黄志光、韶关 市政法委书记叶树养、茂名副市长杨光亮等一批高官相继被查处。

  在广东前几年做出的政绩,让朱明国有了仕途更上一层楼的希望。一名熟知朱明国的退休干部告诉界面新闻,朱明国出身农村,能成为高级干部少不了他自身的努力,虽然他的仕途最终停步在广东省政协主席任上,但他到广东时的志向显然志并不在这个职位上。

  在2010年的广东省委常委名单中,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广东省纪委书记的朱明国排在第三,仅次于时任省委书记的汪洋和省长的黄华华,当时,时任广东省人民政府常务副省长朱小丹还排在朱明国的后一位。

任职广东省政协主席时的朱明国。

  黄华华出生于1946年,到2011年10月便满65周岁。早在2009年,63岁的黄华华便在一次中山大学校友纪念活动上便说,过两年自己也退休了。2011年8月以后,黄华华的退休开始提上了日程。

  当时,朱明国在广东政界已有一定的名声,加上他的年龄在同届常委中属于较年轻的,存在一定优势,于是有不少消息传出,在广东省委副书记中排位第一的朱明国是下一届省长的热门人选,外界舆论也较多认为朱明国接替黄华华的可能性比较高。

  然而,最终接任黄华华职位的并不是朱明国,而是当时在常委名单排在朱明国之后的朱小丹。2011年11月4日,广东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决定,接受黄华华辞去广东省人民政府省长职务,朱小丹代理广东省人民政府省长职务,后来转正。

  朱明国与省长一职无缘后,有消息称,他改为争取省人大主任职务,但最终也未能如愿。2013年1月,此前担任广东省政协主席的黄龙云被选举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朱明国只获得了广东省政协主席的职位。

  当时,由于中央在全国范围内对政协主席做出“退常”的人事调整,2013年11月,朱明国卸下省委副书记、常委职务,由此走下了权力巅峰。

  干预司法者

  2014年11月28日,朱明国在省政协主席任上宣告落马。2015年2月,中央纪委相关通报指出,朱明国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此后,朱明国干预司法、收受贿赂的丑闻也开始逐渐浮出水面。

  “罗荫国案”是朱明国主办的贪腐大案之一,不过由罗荫国案引出的茂名窝案却涉及面更大, 直到窝案发生5年后,仍有涉案官员被查。茂名窝案发生在2009年,据2012年广东省纪委官方通报,此窝案共涉及省管干部24人、县处级干部218人, 波及党政部门105个,茂名市辖6个县(区)的主要领导全部涉案。

  该案最终只是立案查处了61人,20人移送司法,被指放过160人,这引起很多被追究责任的官员及其家属不满。一名知情者告诉界面新闻,朱明国在处理茂名窝案时,确实包庇了一部分人,因为这些人给了他钱了,于是被处理的那部分人的家人去省里以及中央告他。

  2014年3月28日,广东省纪委发布消息称,茂名市政协原主席冯立梅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冯立梅已退休两年,关于此次被查,有媒体报道称是因为中央巡视组要求重查茂名窝案。

  朱明国被广泛议论的还有一个案子——海南定安迷案,此案发生于1990年代。《民主与法 制》在2011年的一篇报道称,1992年一外商独资企业海南南帝士旅业有限公司在定安县南丽湖附近购置两块面积总计三百多亩的土地,后来这两块土地以及 两栋公寓楼、几栋别墅等资产渐次被该公司两名副总“洗”入囊中。

  此后十余年间,南帝士一副总被暗杀,总经理离奇失踪十年、土地地籍被偷换、同案嫌疑人自 首等如悬疑大片中的情节一样上演。2012年,在该案发生20年后,终于迎来了定安县人民法院的判决,南帝士的两名涉事副总因“非法侵占该公司(南帝士) 的两块地,进行倒卖牟利私分,两人犯职务侵占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和9年”。

  但是,直到今天,其中牵涉争议的土地仍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出现在2014年“海南闲置土地清理名单”中,其中在“用途”和“闲置原因”栏里,分别注明“不详”和“未知”。

  “海南很多法律界的人都知道这个事情,这个案子如果没有朱明国早就翻过来了。”上述在海南担任过高级职务的干部称,朱明国在政法委系任职多年,有权力,他在外地还遥控海南很多干部,保护黑社会,强取豪夺人家的土地,事主上告无门。

  界面新闻采访获悉,朱明国保护黑社会,主要与他的小舅子有关。朱明国第二任妻子的弟弟陈锦昌最初只是文昌汽车站派出所一名保安,在朱明国的提携下,陈锦昌很快转为正式科员,后来调任临高公安局副局长,然后调任定安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

  “朱明国在海南经手的定安迷案,那是他小舅子引发的事,大家都知道,他小舅子为人不行。”上述广东厅官说。

  2015年1月22日,海南省纪委宣布,陈锦昌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此外,朱明国还涉嫌干涉原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腐败案。据财新网此前的报道,2013年 底,广东商人朱海军卷入原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的腐败案,曹鉴燎因与诸多房地产商存在不正当利益往来,于2013年12月被广东省纪委调查。时任广东省政协 主席的朱明国帮其从中斡旋,最终,朱海军得以从曹鉴燎案中顺利脱身。

  一封神秘的“效忠信”

  朱明国的仕途轨迹宛如一条抛物线,爬升得快,坠落得也迅速。在海南,不少和朱明国共事过的老干部对他的落马都表示出惋惜。

  “朱明国这个人对海南有感情,”上述广东厅级干部告诉界面新闻,朱明国曾说过,“海南的人找我有什么事,我都要帮”、“我这个官不当了,就回乡下去”。

  朱明国在广东任职期间,畅好乡卫生院门诊综合楼、畅好乡政府综合办公大楼和五指山市畅好学校相继落成,朱明国不但出席了前两栋大楼的落成典礼,在畅好乡政府综合办公大楼落成典礼上,朱明国还呼吁在家乡出去的干部要积极支持、帮助、关心家乡的建设。

  在一些海南老干部眼中,朱明国走向沉沦被归结于他接受党内的教育不够。“朱明国在中山大学学习过,后来到中央党校、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可能不注意道德修养,膨胀了。”一名老干部称。

  不过,有多位官场人士表示,朱明国的落马与周永康案脱离不了干系。“在海南当副省长时,朱明国就是政法委书记,去了重庆也是,回广东又是政法委书记。”一位接近朱明国的人士说,朱明国站到了政法委那条线,很难不沾染。

  在公开报道中,朱明国和周永康的交集并不多。2012年7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中南海听取了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朱明国的工作汇报。周永康对2011年以来广东工作,“尤其是加强社会建设和创新社会 管理、处置乌坎事件、开展“三打两”等工作给予充分肯定”。这是被媒体广泛报道过的两人为数不多的接触之一。

  上述官场人士还透露,周永康接受调查后,有人在周永康的家被查封时看到朱明国的一封效忠信,朱明国曾把个人简历和效忠信送过去,请周永康帮忙提拔。“应该是周供出了朱明国。”该人士猜测称。

  周永康被查后,朱明国似乎预料到自己将被牵连,在担任广东省政协主席期间,越发迷信。据知情人透露,期间朱明国非常相信风水,所在单位的围墙图案都有讲究,大门重建、新大楼揭幕等的日子都要找“大师”确定。

  但这一切,最终也未能改变朱明国“跌落马下”的命运。

  (注: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朱飞、陈义、张海柱、孙占军、钱辉、高泽、李多、尚涛为化名)

责任编辑:乔雷华 SN098

王立军周永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