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讯10月28日,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法院宣读了“领袖书信案”的裁定书:因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主管范围”,驳回邹娟娟、邹青青、邹满慈的起诉。此前,邹家三姐妹曾起诉湖南省档案局和新化县档案局,要求返还毛泽东写给邹父的亲笔信原件。

  长沙芙蓉区法院认定,1976年10月8日,中央作出关于出版《毛泽东选集》和筹备出版《毛泽东全集》的决定,“毛主席著作的所有原件,由中央办公厅负责收集、保存。中央责成各级党委将本地区、本单位保存的毛主席的一切手稿,包括文章、文件、电报、书信、诗词、题字的原件,以及讲话的原始记录稿,尽快送交中央办公厅。中央办公厅应作出复制件,交提供原件的单位和个人保存。”随即,湖南省开始部署收集工作。

  邹介奎(字敏树)系毛泽东主席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的同班同学。1949年12月12日,邹介奎曾执笔代表6名同学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反映当时的一些社会情况。毛主席阅信后,于1950年4月19日给邹介奎等6名同学写了一封亲笔信,收信人为邹介奎。

  1977年上半年,新化县毛主席著作原件收集小组得知邹介奎曾保存毛主席信件原件的消息后,派员与新化县百货公司负责人事的干部肖善定一道找到当时系新化县百货公司职员的邹青青,并由邹青青陪同至其母家中收集毛主席书信原件,邹母将信及信封原件交给了收集人。

  此信件收集至新化县档案馆后,该馆即派邹族用(新化县档案馆第二任馆长)、曾铳山两人将原件上交湖南省档案馆。毛泽东致邹介奎信件原件的收集情况登记在湖南省档案馆《毛主席手稿登记》(1976-1979)内涟源地委上交的专题目录中。在庭审过程中,原告方自述收集人当时向其母亲出具了借条,但借条现已遗失。

  1981年,邹母和邹青青到新化县档案馆要求返还上述信件原件,时任馆长余桂生交给其湖南省档案馆的复印件,说明原件已根据中央文件精神上交了。邹家三姐妹于2011年见到网络上发表的一篇关于湖南省档案馆发现毛主席的一封书信原件的文章后,多次找到湖南省档案馆要求取回该毛主席信件原件,对方表示根据中央文件收集的信件不能返还。

  芙蓉法院认为,该案系因中央以及地方各级党委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依据特定政策对特定物品进行收集引发的纠纷,不是平等民事主体之间所发生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主管范围。

  最终,法院裁定,驳回邹娟娟、邹青青、邹满慈的起诉。

  对此,邹娟娟表示,她可能上诉,也可能采取行政诉讼的方式继续官司。

  (澎湃)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相关阅读

加把劲,放开那个二孩

这个消息,并不意味着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终止。字面上都很好理解,就算国家放开更大口子,只要有规定上限,即使每个家庭可以生育十个孩子,那也是计划生育。计划,就是要执行的。

9岁诗童是寂寞时代的短暂传奇

铁头的故事注定只是这个诗歌寂寞时代的短暂传奇,喧嚣过后终将归于平静。还是回到现实中来,多想想自己为什么失去了一颗诗意的心灵,为什么把生活过得索然无味。

城管执法到底难在哪里?

我希望,社会各界有识之士能够平和、理性地来为饱受诟病的城管号脉诊治,开出良方。毕竟,一味地谩骂、指责解决不了问题。

二孩放开了,生育自由呢?

孤独的独生子女终于被扫进了历史垃圾堆。苦逼的80后一代生不逢时被“独生子女”了,现在这个国家为了缓解日益严峻的老龄化问题,决定把一部分生育自由还给他们——我说的是“还”,这自由并不是他们自己能够取得回来的。

  • 周天勇:计划生育使中国陷入“人口坑”
  • 罚迟到学生抄千遍biang字该不该
  • 清朝错失了八次图强维新的历史机遇
  • 朱大可:卓文君夜奔和情圣的末日
  • 《帅气和尚恋上我》玛丽苏到不要脸
  • 普通家庭生育二孩需重点考虑四因素
  • 吐槽:摩纳哥不一样的玩法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