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郑渊洁炮轰校园售书 作家爆料:确有人提销量要求

郑渊洁炮轰校园售书 作家爆料:确有人提销量要求
2019年04月21日 19:33 一财网

  原标题:郑渊洁炮轰“富豪榜”作家调查:校园签售涉嫌违法应禁止

  “童话大王”郑渊洁炮轰知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4月18日,大星文化和《华西都市报》等单位共同发布“第13届作家榜童书作家榜”,名列前三位的是作家杨红樱、北猫和曹文轩,而去年在作家财富榜上以2100万版税排名第三的郑渊洁却意外消失。由此引发网友质疑郑渊洁宣称的畅销有“注水”嫌疑。

  4月19日,郑渊洁发长微博回应网友,称在榜单发布前,他就主动向制作方表示“拒绝上榜”。原因是他认为中国童书销售市场存在极大泡沫,包括曹文轩在内的很多童书作家,是在进校园签售后才积累了海量读者,而这种行为“涉嫌违法”,所以他拒绝参与评比。由此,由童书作家榜引发的这场风波不断发酵。

  4月21日,第一财经记者多次拨打曹文轩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截至发稿时,他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短信。

  国内一位著名童书作家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透露,郑渊洁炮轰的校园签售乱象,在行业内确实存在。

  郑渊洁炮轰:校园交流实为不法销售

  在长微博中,郑渊洁晒出自己2018年的部分图书销售税单,其中两张总金额超过210万。他强调自己并非不能上榜,而是主动放弃,因为中国童书出版有猫腻,“一些童书作者打着讲课的幌子,和书店、学校勾结起来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郑渊洁认为,这种行为违反了《义务教育法》关于“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的规定,是不法行为。

  郑渊洁尤其将炮火指向童书大奖“安徒生奖”的获得者、北大教授曹文轩。榜单显示,曹文轩在2018年的童书销售额是2700万元,并质疑:“这2700万元中,有多少是曹文轩打着讲课的幌子非法兜售童书所得呢?”

  根据公开报道,曹文轩确实多次进入校园做讲座。郑渊洁还上传了一份今年3月温州城市书展期间,温州某实验小学曹文轩讲座前夕,发给学生的一份征订书单,上面有曹文轩的作品名称、售价、适合阅读年龄等内容。其中最后的“温馨提示”部分写到,此次交流“温州书城对我们学生的图书征订量是有要求的”,当天有意愿与作家交流、签名的孩子,需提前买曹文轩的书,但“图书没有折扣”。

  郑渊洁说,目前童书批发价在四到五折,书店打着邀请著名作家的旗号通过老师以全价卖给学生,其中差价花落谁家值得思考:“有没有寻租空间?会不会腐蚀我们优秀的教师队伍?”

  早在2016年,郑渊洁就曾以公开信的形式,向时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举报过作家进校园的乱象。他表示,此次希望借助舆论发酵,教育部能再次予以重视。还建议明年中国作家榜应该做成两张榜单,分为“中国童书作家进校买书榜”和“中国童书作家非进校买书榜”,以显示作家的真正实力,否则自己就永远不参与评选。

  针对郑渊洁的点名炮轰,第一财经多次致电曹文轩,但他一直没有接听电话。4月20日晚,他曾向《南方都市》报记者表示,暂时不愿意发声,“让大家去判断吧”。

  童书作家爆料:确实有人提销量要求

  作家“校园交流”背后,真的暗藏灰色生意经吗?一位要求匿名的国内知名童书作家告诉第一财经,郑渊洁炮轰的校园交流猫腻,确实存在。

  这位作家说,国内有些童书作家写得不错,但作品销量一直上不去,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写童书的人太多,孩子选择余地非常大;二是各地区新华书店童书区域基本都被几位作家占领,而他们就是进校园签售做得最早、最多的作家。这种情况下,其余作家想要在被认为是“黄金十年”的童书出版市场分得一杯羹,就只有选择也进校园签售。

  这位作家自己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虽然从事了十多年儿童文学写作,也获得无数国内外大奖,但从来没有跻身“畅销级”榜单,原因就是校园签售兴起时拒绝了出版社的热情邀请,当时作家的想法很简单,认为只要写出好作品,得到专业领域的认可,就是对孩子最大的尊重,也会收获真正的读者,“而且那时我也看到一些作家和出版社为了校园推广搞的各种营销,说实话内心是很排斥的。”

  直到这几年,这位作家的态度才开始转变,主要原因是出版社的编辑有销量考核,由此才选择性地做过一些进校园交流的活动。虽然整体数量不多,但发现作品销量得到显著提升,“因为校园活动对孩子的影响非常直接,让老师、孩子对作家有直观的印象,从而增加作家的影响力。书卖得多、影响力变大,也会提高作家的话语权。”

  具体说来,作家进校园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在新华书店资源广的地方,学校如果有需求会和当地新华书店联系,新华书店再通过出版社请作家。如果作家可以去,就提前把书卖给孩子,作家讲课结束后再签字。二是在部分新华书店营销不很给力的地方,学校就和书商合作,再通过出版社请作家。

  北京一家大型出版社的销售主管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也表示,书店进入校园分不同情况,有时候是公益性质的阅读推广,有时候则是出版社、书店联合学校强行摊派,给学生带来购买压力,这一点在教辅销售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一般情况下,出版社不会直接进入校园售书,更多是书店出面组织,出版社给予图书和作者资源上的帮助。出版社也没有精力和实力一家一家跑。”

  由于作家是交流环节中最重要的参与方,这个过程是否存在郑渊洁爆料的“图书征订”呢?这位作家透露说,这种现象确实存在,“有些知名作家会在进校园前对书店的图书销量有明确要求,达不到一定销量是不会参加的。但这样不就是商人的行为了吗?”

  家长观点:不能完全否定签售

  张女士的孩子在成都读小学三年级,她告诉第一财经,孩子的学校就有两位入选“第13届作家榜童书作家榜”的作家来做过交流活动,分别是曹文轩和汤素兰。

  在她看来,曹文轩那次交流比较纯粹,但汤素兰的校园之行就带了些售书性质,“因为孩子平时身上没有零花钱,但那次是向同学借钱买了几本书。”张女士也看过孩子买回来的书,感觉质量都一般,估计当时同学都在买,自己孩子也受影响了。

  不过张女士也表示,校园交流活动对孩子也有一定的积极作用。她说六小龄童也去过孩子学校,虽然他不是童书作家,交流最后也有售书环节,只不过图书售价高超过孩子购买能力没有买成,但孩子亲眼见到了“齐天大圣”后,对《西游记》产生浓厚兴趣,不仅把一百多集的《西游记》音频故事听完了,还主动要求看《西游记》的原著。

  前述不愿具名的知名童书作家也表示,这些年国家非常鼓励全民阅读,各地都开展了很多作家与读者见面的活动。如果作家的书真的适合儿童阅读,校园讲课也很精彩,确实会在作家、出版社、小读者之间形成良性循环,“有些孩子会因为喜欢一个喜欢作家而喜欢阅读,甚至在得到作家鼓励后走上文学创作道路。”

  但关键问题是要在作家进校园交流中把握好分寸,否则容易乱象丛生。其中,最大问题就是如何界定“好作家”,是看作家的名气,还是得过多少奖?“我自己也是得过奖的人,我经常就会问自己,得过大奖就是好作家吗?万一作家得奖后为了让名气得到最大化变现,立即改为写短平快的东西出版呢?”

  “所以作家自己一定要有职业操守,要拿出真正的好作品。”这位作家说,每次去校园签售,看到孩子拿到签名后眼睛里闪烁的喜悦和天真都非常感动,“可是等到有一天他长大后才发现,你写的东西并不好,那不就是埋下错误的种子吗?”

  《皮皮鲁送你100条命》里,郑渊洁写过这样一句话,“最大的阅读安全是自己主动找自己喜欢的书阅读”。对此,有网友就在微博下面留言说,孩子喜欢读什么书完全应该自主选择,家长再协助指导购买,“不喜欢学校千篇一律的所谓指导购买,完全不考虑孩子的个体差异和选择取向。”

  律师观点:校园签售属于商业营销

  郑渊洁炮轰作家校园签售猫腻中,有一条是“与不法行为联系”,引起很多网友热议。

  对此,北京中兆律师事务所律师尚文勇告诉第一财经,《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以下简称《义务教育法》)第25条规定确实,学校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收取费用,不得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但该法条的规定与郑渊洁理解的“校园签售”并不完全一致。

  因为《义务教育法》所约束的主体是学校,要求学校不得违反国家规定向学生收取费用。而郑渊洁则理解为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进行商业推销。“实际上,任何法人团体都不可避免地需要参与商业活动,《义务教育法》规定了学校不得从中谋利,这也是与学校作为事业单位的主体认定相匹配的。”

  但尚文勇说,郑渊洁炮轰的“讲座售书”因为存在物品交易,且在售书过程中存在较大的经济利益,因此其行为无论怎么包装,都应当认定是商业营销。退一步说,就算学校是在不谋利的前提下,允许或协助商家向学生进行推销,也应该是被禁止的,因为中小学校的商业活动存在着严格的限制条件。

  因为早在2004年,教育部等部委就联合发布了《关于在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推行“一费制”收费办法的意见》,规定了义务教育收费的“一费制”,要求在严格核定杂费、课本和作业本费标准的基础上,一次性统一向学生收取费用。“而就‘签名售书’事件来看,任何的规避方法都不能否认中小学校在其中的参与作用,而且出售的课外书籍并未纳入‘一费制’的规定之中,应当认为学校违法。”

  尚文勇说,根据《义务教育法》第56条规定,学校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给予通报批评;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责任编辑:吴金明

郑渊洁作家童书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