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公共场所掐不灭的烟:举报王源容易 换做他人呢?

公共场所掐不灭的烟:举报王源容易 换做他人呢?
2019年05月25日 06:20 澎湃新闻

  原标题:掐不灭的烟:举报王源容易,换做他人呢?

  [编者按]

  5月20日,人气少年偶像组合TFBOYS成员王源被曝在餐厅聚餐时抽烟。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监督所已对此事进行调查,责令涉事餐厅限期进行整改。王源在微博上公开道歉,王源经纪人也已主动与朝阳区卫监部门联系,接受调查,并表示愿意接受处罚。

  公众人物在禁烟区域吸烟引来热议,相关处罚及时跟进,短短几天内向公众展示了一场控烟普法教育。

  2014年11月,《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草案公布,其中规定所有室内公共场所一律禁止吸烟,全国无烟立法正式提上日程。

  在此之后,上海、北京、天津、南宁、兰州、青岛、银川、广州、深圳、鞍山、杭州、哈尔滨、福州、长春、唐山、克拉玛依、绍兴、西宁等十八个城市已陆续制定地方性控烟法规。

  大部分地方性法规中均明确指出:在禁止吸烟场所内,任何人有权要求吸烟者停止吸烟,或者要求该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予以劝阻。吸烟者不听劝阻或者禁止吸烟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不履行劝阻职责的,任何人有权向有关部门投诉举报。

  5月31日是世界无烟日,在此之前,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几位曾经有过举报违规吸烟者经历的人,记录了他们的遭遇。

  口述者一:隋先生,32岁,现居天津

  3月的一个周六,我带着老婆孩子去一家烤鸭店吃饭,还办了店里的就餐充值卡。一进店门就可以看到柱子上有铭牌,上面明确写着“天津市控制吸烟条例,禁止吸烟,投诉电话88908890”。

  当时我们坐在有40多张桌子的大厅里,邻座有一个男士在抽烟,年纪看起来比我大一点。我当时的第一想法就觉得这人挺没素质的,很反感。我让服务员提醒他一下,服务员说,“怎么管?我管不过来。”于是我就盯着那人看,看了一两分钟,他自己也挺识趣,把烟灭了。

  第二天我又带着家人去了另一个地下美食广场,同样也有禁烟的标志。在我们吃饭的地方,隔壁桌有三个中老年人,头发半白,看起来60岁左右。

  等吃了一会,他们其中一个人开始抽烟,让我反感的是,桌上都是烟灰。我看不下去了,但还是很客气地跟他说,“大爷,这里禁止抽烟。”他们中另一个人就问我了,“你干嘛的?”我说,“我是吃饭的顾客。”他们也没说什么,继续吃着抽着。

  过一会三个人都吃完了,全把烟点上了,感觉有点挑衅的意思,我就忍不住冲他们骂了,“要点脸行吗?别为老不尊。”说完最早抽烟的那个人就站起来冲我过来了,看起来要干架。我就赶紧让老婆孩子先走,对着那几个人说,“你们出来,我不在这里跟你们干。”

  当然我是不会跟他们真干,怕被讹。后来我们几个人互相骂骂咧咧,动静大了,商场管理人员就过来了。当时围观的人劝我,说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其实大家都很反感吸二手烟,尤其在这种地下商场,空气又不流通,但就我提出来了。

  紧接着上周(5月中旬),我又去了前面说的烤鸭店。一进去就看到有人在抽烟,大厅里烟雾缭绕。我就找服务员,指着柱子上的“禁止吸烟”问他,我说,“这不是不让吸烟吗?”他说,“可以,您抽就行。”我听了哭笑不得。

  后来吃饭的时候,身后来了一桌人,四五个老头坐下来就开始吸。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我不想跟他们发生纠纷,别到时候他们不听,觉得我多管闲事,我也弄得一肚子气。我就直接去找饭店的经理。

  我说,“经理你看哈,一进门这就写着禁止吸烟,还有投诉电话,你们店里这么多吸烟的怎么不管?”经理跟我说,“我们总不能把他们赶出去吧?”我说,“当然不是啊,别让他们吸烟就行了。”他有点犯难,“我们搞餐饮的,这样就没法做生意了。”

  说到这我也不想跟他多啰嗦了,我就直接跟他讲,天津现在在室内吸烟是违法的,我直接投诉你们,就等着被罚款吧。说完我就走了,那个经理就愣在那。

  过一会店里的服务员就开始过来劝阻吸烟了,包括那些开放的隔间里也有人在吸,慢慢开始把烟灭了,我觉得可能是经理被吓到了。最后那天服务员过来送了个果盘,说是免费送给孩子的。

  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我的感受都是无奈,还有气愤。我的家人还不支持我,他们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真碰到横的不讲理的,打架了动刀子了,家人也很麻烦。

  其实我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我孩子才4岁多,我不想让她吸二手烟,就这么简单。而且国家有法律规定,你为什么不遵守?

  天津市在2012年5月31日就开始实行控烟条例,当时宣传得都挺好,我也是在电梯的电视广告里看到的。后来我专门去查了,里面第十三条就说了,在禁止吸烟场所内,任何人有权要求吸烟者停止吸烟,有权要求该场所的所在单位履行本条例第十一条规定的职责,有权向有关行政管理部门举报。第十一条说的就是商家是控制吸烟工作的第一责任人。

  当然大多数人还是很有素质的,提醒一下就明白了。但遇到那种没素质的,我觉得只能用法律去约束他。但现在问题是,他们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比如有次商家在放广播,一个很温柔的女声说,为了响应国家号召,为了身边人的健康,请您不要吸烟。她用的是请您,丝毫没有提到法律的强制性。对商家来说,顾客就是上帝,不能罚。

  口述者二:李同学(女),20岁,现居杭州

  2018年10月18日,我有一个大学室友过生日,中午我们一起去一家火锅店聚餐。那天大概是10点多,店里还没什么人,我们是第一桌入座的,紧跟着后面又来了一桌,三个女性,年纪看起来比我们大一点,和我们隔了一条过道。

  等到上菜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们开始抽烟,三个人里有两个人点上了,一边抽一边聊。我有个舍友对烟味很敏感,一闻到味道就反胃。我们当时也不想惹事,就拿起手机在微信群里讨论,说这几个人怎么这样,这里是室内不允许吸烟[编者注:根据2010年3月1日和2019年1月1日开始施行的《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均规定餐饮类室内公共场所在一定期限内为限制吸烟场所,经营、管理者应当按要求划定或者设置吸烟区(室)。]。

  当时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找服务员,因为这家连锁火锅店就是以服务著称。服务员是一个姐姐,一两分钟后我们就找到她讲了情况,她说店里有专门的吸烟区域。然后服务员就和她们沟通,我听到服务员说可以到门口去抽,不然会影响到别的客人。

  那几个人听了就说,谁这么没事找事,我们就在这抽怎么了。我一听就感觉她们在指桑骂槐,因为当时店里就我们两桌。

  我室友小声说了一句“没素质”,被她们听到了,她们三个立马站起来往我们这边走,一边走还一边说我们跷二郎腿不尊重她们,另外一个人还故意抽了一口烟往我们这边吐。

  这期间服务员也在劝,后来把经理叫过来了,经理劝不住她们,想让我们换个位置,叫我们不要理她们。后来想想,凭什么让我们换,我们才是被动吸二手烟的受害者啊。结果在换位置的过程中她们还在骂骂咧咧,我就忍不了了,冲她们说“闭嘴吧”。

  那三个人人听到了就冲过来开始动手,我们几个女生除了我100多斤其他人体格都很小,她们被吓得够呛,我挡在前面跟她们打,互相扯头发、指甲抓什么的。

  中间服务员把两拨人劝开过一次,我室友开始报警,她们就又过来挑衅。这样来来回回纠缠了三次,打得满地都是头发,我脸上被抓伤了,巴掌印很明显,气得我直发抖。

  后来我们两拨人去了派出所,我们本来觉得,这事是因为她们在室内吸烟引起的,我们想要一个说法,但后来得知自己也可能会因为聚众斗殴留下案底,就同意民警进行调解。

  我爸爸后来也来了,他一听到事情的来龙去脉比我还气愤,我一看他那个样子觉得还是算了。最后对方三人跟我们道了歉,就说了“对不起”三个字。

  在这个过程中,抽烟的事压根没人提了,我后来才知道在禁烟场所抽烟应该受到处罚,而且火锅店的工作人员也没履行他们的职责,甚至我们在派出所调解的时候都没人过来作证,这是最让我感到寒心的。

  后来我和小伙伴们说起这件事,觉得火锅店的责任很大。他们对顾客服务态度太过好,好到没有底线。服务态度好不意味着顾客想干嘛就干嘛,基本的法律底线还是要遵守的吧?

  反正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后来遇到有人抽烟就不敢吭声了,宁可躲得远远的。

  口述者三:刘先生,27岁,现居福州

  我在2017年到湖北随州工作,因为同事年龄和我父辈差不多,我们没什么共同语言,所以我在这里唯一的休闲就是上网打游戏。

  我经常去一个商圈中心斜对面的网吧上网,附近有很多夜市,那家网吧硬件配置不错,环境也不差。频繁的时候,我一周去五六次。那时“绝地求生”很火爆,我的笔记本电脑配置低,台式电脑也不在身边。

  刚到随州时,还没有入冬,网吧可以开窗通风,我也闻到过烟味,走出网吧后,身上也有淡淡的烟味,不过还可以忍受,对小城市的网吧也没法要求太多。入冬开暖气后,网吧就成了封闭环境,窗户也不开了。那时的烟味让我无法忍受,从网吧出来后,鼻孔都是黑的,就像从煤矿里出来一样。

  网吧大概有七八十台电脑,有时候一眼看过去,6个人中有5个人在抽烟。

  我没有当面去劝阻他们,一方面吸烟的人太多了,我一个人劝不过来,况且在家里我连我爸抽烟都劝阻不了。另一方面,我认为应该由场所的经营者或者有关部门来管理。

  我去问网管,网吧为什么不禁烟,网管看了我一眼,没有搭理我,他的眼神像是,这个人是不是傻,怎么会有人提这个问题。在他们看来,网吧这个地方是收钱的,主要客源有吸烟的习惯,如果禁止吸烟,就相当于把客源断了。

  有人跟我说,既然不喜欢烟味,就不要去那里或者换个地方。但是我想,作为公民,对这个场所有监督权。

  我是襄阳人,2013年襄阳的一家网吧发生大火,14人死亡。这件事让我对网吧禁烟有了新的认知。

  我先打了119。很多人觉得网吧控烟是因为烟味大,其实还存在很大的消防隐患,网吧有很多的可燃物,比如沙发靠垫、鼠标垫,元器件这些。

  打通119后,他们告诉我这是紧急电话,我就转而打了文化市场举报电话。

  当时是2018年1月,我当时被烟熏得头疼,而且打游戏又输了,很生气。回家的路上,我又打了12345市长热线实名举报,对方说7个工作日会给我反馈,不过后来我并没有收到回复。

  我不再频繁地去网吧,而是选择去网吧旁边的健身房。我本来不健身的,但是因为网吧的烟味太重了,导致我不得不找其它消遣。再去那家网吧,我也尽量去不吸烟的人旁边坐,或者去硬件配置更高的地方,那里价格高,消费的人少,吸烟的人也就少。

  到了2月,网吧吸烟情况依旧严重,我再次举报,其实主要是询问我之前的投诉有没有处理。接线员说,我之前的投诉已经被记录,问我要不要继续投诉。这是我第二次举报。

  警方也去现场处理过。过年前有天下雪,我很欣慰地看到警车去突击检查,我跟警察说,谢谢你们在大雪天赶到现场。我看到警察先查看抽烟人员的身份证,看是本人无误后,又指着墙上的标志,对一个很年轻的人说,有没有看到“禁止吸烟”四个字,那个年轻人说看到了。之后,抽烟人员被带离了网吧,可能只是教育一下。那天我很高兴地在那上网,但没看到网吧的经营者被处罚。

  到了3月,网吧抽烟现象依然没有好转,我又举报了。等到3月21日晚上,我在上网时看到,屏幕跳出来一条提示,“请各位顾客朋友们不要在网吧吸烟,火机都随身收好,随时可能会有工作人员来网吧暗访,谢谢合作。”

  后来我发现,我没法登录网吧的账号了,网管让我找警察解锁,去了派出所民警说根本没这回事,我觉得应该是被网吧拉黑了,后来把钱都退了。不久后,我因为工作原因离开了随州,不知道现在那个网吧的禁烟问题有没有真正解决。

责任编辑:吴金明

网吧吸烟王源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