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印观察丨莫迪和特朗普在休斯顿互夸,背后是美印能源合作玄机

印观察丨莫迪和特朗普在休斯顿互夸,背后是美印能源合作玄机
2019年09月23日 21:48 澎湃新闻
原标题:印观察丨莫迪和特朗普在休斯顿互夸,背后是美印能源合作玄机

当地时间9月22日,印度总理莫迪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休斯顿共同出席了约有五万人参加的“你好莫迪(Howdy Modi)”大型集会,期间特朗普称他深感“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两人轮流发表了演说,还同台互夸,引发现场不少印度裔美国人的欢呼。

 

莫迪的此次美国之行为期一周,自9月21日至27日,除了出席“你好莫迪”大会,他还要出席第74届联合国大会;在纽约与特朗普举行双边会谈,强化两国的“特殊关系”。拥有巨大能源储备的得克萨斯州成为莫迪此次访问美国的重中之重。此外,莫迪还计划与多名美国能源企业高管进行会面,以深化印美之间的能源合作。那么,经过此次访问后,印美之间能能源合作能否“更上一层楼”?两国之间的能源合作又存在哪些影响因素?

 

为何是休斯顿?

 

与此前印美领导人会晤地点不同的是,此次莫迪与特朗普并没有选择在分别代表着美国政治中心和科技中心的华盛顿和旧金山会晤,而是共同出现在了美国的“能源之都”——休斯顿,这反映出了印美在能源领域深化两国合作的迫切希望。

 

对印度而言,国内庞大的能源需求加上极为有限的国内供应,使其成为美国石油和天然气供应商的巨大潜在市场。而且由于特朗普对伊朗实施“极限施压”政策,禁止各国从伊朗进口石油,这对一直以来将伊朗视为主要能源供应商的印度而言更是雪上加霜。而美国也在为其能源寻找出路。

 

除了能源因素外,印度和休斯顿有着源远流长的经贸关系:休斯顿的28家公司在印度拥有69家子公司;2019年休斯顿与印度之间的贸易额超过43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6%。而在文化上,超过15万名休斯顿居民是印裔美国人,其中一半以上是在印度出生。庞大的印侨社区的存在也有助于解释印度为何将休斯顿视为举办“Howdy Modi”的理想地点。

 

印度能源外交战略

 

自从科技革命以来,能源对于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确保能源安全成为了各国国家安全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在 2004 年当选为印度总理后就提出,“在我们的议事日程中,能源安全仅次于粮食安全。”作为向来以“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为目标的印度而言,当它成长为当今世界新兴工业国和全球第五大经济体,印度能源的结构性矛盾更使其必须加紧实行多元化、全方位的能源外交战略。

 

目前,印度已经成为仅次于中国和美国的世界第三大石油进口国,其70%-80%的石油和30%-40%的天然气需要通过进口来满足。近十年来,印度对于原油的需求飙升,从2008年的2553.427千桶/日激增到2018年的4543.645千桶/日,天然气同样如此。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预测,印度将在2040年成为世界最大的石油消费国,石油消费量由2014年的600万桶/日增长到980万桶/日,天然气消费量也将增长3倍,达到1750亿立方米。能源短缺正日益成为横在莫迪政府达成“5万亿美元经济体”目标道路上的障碍。

 

对此,历届印度政府都在积极寻求油气进口来源地和通道的多元化。目前,印度形成了以中东为内核;以西非、北非为中层;以周边和其他能源行为体为外层的同心圆能源外交。在北方,印度积极与俄罗斯、中亚和高加索地区进行合作,参与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与推进油气管道建设。针对近年来大量油气资源被探明的北非、西非,印度通过“以援助换石油”的方式,构建起了西向能源外交战略。在中东,印度与沙特阿拉伯、伊朗、科威特达成良好的合作关系,特别是伊朗,早在2012年印度就已经超越中国成为伊朗的第一大石油进口国。

 

自从莫迪上台以来,印度传统的“向东看(Look East)”政策变为了“向东行动(Act East)”,加大了对东南亚地区油气资源的开发、投资力度。此外,印度还寻求新的油气资源,努力构建全球能源网络。2005年,印美启动了双边能源对话,加大双边能源贸易和投资,两国还在2010年就清洁能源和印度页岩气勘探开发合作达成共识。2018年,印度与美国在德里(Delhi)签署了《美印战略能源伙伴关系(U.S.-India Strategic Energy Partnership)》,以加强在能源领域的合作。两国认为,印美在能源贸易方面仍有着巨大的潜力,并特别提到了加强在页岩气和液化天然气领域的合作。

 

特朗普政策刺激美能源出口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政府公布了其能源政策——“美国第一”能源计划(American First Energy Plan),其核心在于重点扶持本土化石能源产业,要求美国开发本土页岩气、能源尽量做到自给自足、支持并振兴清洁煤炭工业、能源发展以保护环境为优先等内容。这一改变反映了美国能源供给结构和世界能源需求结构的变化。

 

实际上,全球能源供应格局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悄然发生变化,加拿大油砂和美国页岩气的开发使得西半球在国际能源供应格局的地位有所上升。在奥巴马任期内,随着勘探、开采技术的进一步提高,水平井及水力压裂技术等核心技术的突破给美国带来了“页岩气革命”,这使得美国实现了由能源进口国转变为能源出口国的目标。再加上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继续支持发展传统能源,进一步推动了美国能源产业的发展。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数据,美国48个州广泛分布着有机页岩。根据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数据表明,在过去的10年中,美国的原油出口有了较大的提高,但出口数量激增则出现在2016年-2018年,从2016年的590.750千桶/日激增到2018年的2002.417千桶/日。天然气同样如此,从2016年的66133百万立方米增加到了2018年的102125百万立方米(见下表)。由此可见,特朗普的“能源新现实主义”一出台就刺激了美国各大能源巨头,从而推动美国能源出口数量进一步增加。

 

 

印美能源合作有基础也面临瓶颈

 

自独立以来,印度一直把“有声有色的大国”作为自己的目标,奉行“不结盟政策”,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与美国的关系“起伏不定”,所以印美间的能源合作一直鲜有起色。冷战结束后,印度在巩固印俄关系的基础上,不断深化与美国的关系,特别是“9.11”事件后,印美两国加大了在反恐领域的合作力度,双边关系出现了实质性变化,这直接推动了两国在能源领域的进一步合作。

 

2006年底, 美国国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海德法案(The Hyde Act),批准了印美核协议;2008年10月,美国国务卿赖斯(Condoleezza Rice)和印度外长慕克吉(Pranab Kumar Mukherjee)在华盛顿正式签署了《美印民用核能合作协议》,通过发展核电能从而缓解长期以来阻碍印度经济发展的电力短缺问题;奥巴马上台后,印美又在能源安全、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问题上达成了备忘录。

 

印美关系的现实是两国能源合作的基础。在特朗普政府的所谓“印太战略”中,美国将印度定位为“主要防务伙伴”,并冠以“独有地位”的殊荣,希望将美印关系提升至“等同于最亲密盟友和伙伴关系”的愿景。在军事合作上:2016年,印美签署《后勤交换协议备忘录(LEMOA)》,同意互用对方军事基地;2018年9月,印美外长及防长举行首次“2+2”对话,签署《通讯兼容与安全协议(COMCASA)》,推动印美军事装备实现通信联通,为美向印出口先进通讯安全设备铺平了道路。

 

但是,印美能源合作也面临国际局势变化的瓶颈。当今世界不确定性显著增多,各种“黑天鹅”、“灰犀牛”事件层出不穷。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思潮抬头,逆全球化态势上升,大国竞争回归。在此背景下,印美能源合作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无论是特朗普严厉压制伊朗导致印伊大宗原油交易取消给印度所带来的短期阵痛,还是印美两国国内民粹主义不断蔓延从而对印美贸易关系造成损害,抑或是从更长的时间范围上印美双方的猜疑与防范,这些都成为了制约印美能源合作“大跨步”发展的因素。

 

(戴永红: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大学地缘政治研究所所长;田之远: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国际关系专业硕士研究生)

特朗普莫迪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