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能否让中国安心?岸田政权其实难做主

能否让中国安心?岸田政权其实难做主
2021年10月13日 21:18 参考消息

  原标题:能否让中国安心?岸田政权其实难做主

  10月14日,日本首相将宣布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为此,执政的自民党12日发表了众议院选举公约,也就是公布了自民党众议院选举政策公约。自民党人事一新后的首个选举公约的出台及其指定过程,显示出岸田政府和执政自民党之间力量关系转换的一些迹象,从以前安倍、菅义伟政权时期的“政高党低”转变为如今岸田时期的“党高政低”。

  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简称“政调会”)由自民党国会议员和总裁委任的有学识、有经验的人士组成,负责党政策的调查研究和立案及审议决定。自民党采用的政策、向国会提出的法案都要经过政调会审查。而政调会长是负责汇总自民党要出台什么样的政策、法案的负责人。政调会长把在政务调查会上总结的方针传达给内阁,反映在预算案中。作为执政党,自民党政调会长对政府的政策立案也有强大的影响力。

▲12日,自民党政调会长高市早苗发布众议院选举自民党竞选公约。(时事社)12日,自民党政调会长高市早苗发布众议院选举自民党竞选公约。(时事社)

  12日,自民党政调会长高市早苗公布的众议院大选(31日)竞选纲领,包括防疫对策、重视增长和分配的“新资本主义”、农林水产、地方创生、经济安保、外交安保、教育、修宪等八大政策意向。虽然岸田文雄在总裁选举中提出的诸如“用新资本主义重新构筑厚实的中产阶层”、“数字田园城市国家构想”、“对提高工资的企业进行税制优惠以及提高护士和护理人员收入”等政策纳入其中,但也有不少亮点政策被“遗漏”。例如,岸田的“令和版收入倍增计划”、“修改金融所得税”等没有包含在内。就连作为岸田分配政策支柱的育儿家庭居住费教育费补助等也被淘汰。还有健康危机管理厅的创设和科学技术顾问的设置也没能写入。考虑到党内的强烈反弹,岸田参选总裁之前就提出以党干部3年任期限制为主要内容的党人事改革也没提到。由此,此次公约被不少主流媒体评论为“岸田色彩太淡”。对此,高市早苗也承认没有完全采纳首相总裁选举公约中的内容,并称“公约终究是作为党的公约。多少会有遗漏的东西,内阁好好推进(就好了)”。同时也不忘对首相提出意见,“在内阁推进之前,请自民党彻底进行审查”。

  另一方面,公约中,高市早苗和前首相安倍晋三主张的保守政策倒是颇为引人注目。例如,公约纳入了高市早苗一贯主张的“危机管理投资、经济增长投资”,还明确了推进修宪和保有包括攻击敌人基地的能力在内的抑制力等。据党有关人士透露,在制定公约过程中,首相官邸和党之间发生了激烈争执。负责制定公约的自民党政务调查会中,有很多保守派议员,甚至政调会的干部认为,首相官邸提出关于公约草案的修改意见是干涉。

▲8日夜岸田文雄在首相官邸参加记者会( 共同社)▲8日夜岸田文雄在首相官邸参加记者会( 共同社)

  体现“党高政低”变化的不仅是公约。其实,从两周前确定的自民党新的党内核心人事布局就端倪可见。岸田相对“弱势”,而党内元老实力派人物甘利明任干事长、保守色彩浓厚继承安倍路线的高市早苗任政调会长,甘利、高市、安倍掌权,强弱态势尽显。

  自民党干事长,是辅佐自民党总裁执行党务的职务。党章上仅次于总裁的该党副总裁并不是常设职务,因此干事长实际上是党的第二号人物。当自民党总裁同时也是内阁总理大臣(首相)时,干事长代理总裁掌握全部党务。因此,干事长的位置由谁担任,将对日本政府的内外政策产生全局影响。

  前干事长二阶俊博也是党内大佬,而且在位长达5年之久,虽然权力很大,但碰上异常强势、战后执政时间最长的安倍政权,官邸主导政策的色彩强烈。作为亲华派的二阶俊博只能在对华政策取得平衡上发挥作用。彼时日本政府与自民党的关系可以说是“政高党低”。新任干事长甘利明本人属党内元老,作为主导日本TPP谈判,又是安倍内阁时期自民党经济安全保障第一人(他作为自民党中主导经济安全保障政策的“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会长,积极提出了修改对华供应链等方案)的实力派人物。所以,甘利民干事长强势是预料之中的,从岸田内阁人事安排上看,岸田派出身的无一人入阁担任大臣,以致派内颇有微词,而干事长甘利明却对副大臣、政务官的人事调动都能起到巨大影响。

  被称为“鸽派”的岸田本人虽然给人以温和四平八稳的印象,但也有批评称他的决断力不足,还不是像安倍那样的强势首相。所属派系宏池会传统上比较稳健、对华较为友好。作为政府,岸田官邸的政策将在一定程度上让中国安心。但今后自民党从党的方面作出政策(尤其是经济安全保障政策)建议的分量将加重。另外,为了唤起对华舆论保守强硬派的支持,高市早苗担任政调会长后,党内对华强硬政策受到的约束也会减少。与安倍、菅义伟政权时代不同,由作为执政党的自民党干事长等执政党核心主导对华强硬政策的形态或将浮出水面。也就是说,在安倍和菅义伟时代,想要看清日本安全保障政策的方向性,主要追踪首相官邸的动向就可以了,彼时日本外交安保上的重要方针框架几乎是由官邸方面提出的。今后或将有所不同,在日本内外政策的形成过程中,“党高政低”的迹象或将日益明显。

  微博博主观点

责任编辑:王珊珊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