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从玉溪公选泄密事件看干部选任革新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6月27日08:08 新闻晨报

  作者:童大焕

  公推公选领导干部一度被视为干部任用民主制度的一个重大探索而受到关注和推崇,但云南玉溪市最近一次县处级 (实为副职)干部公开选拔,却局部遭遇“满盘皆输”的结局:在市委统战部副部长一职上,由于讨论人选的市委常委会内容泄密,不服的参选者开始举报,并牵出了考察组的考察程序及接受礼品等问题,使公选的公正性受到质疑;更复杂的局面由此产生,竞选者纷纷受到桃色流言袭击,不仅升迁受挫,而且人格形象受损;相应的职位也因此而空缺。

  仔细推敲我们就会发现,公推公选之于干部选拔的公开、民主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这种公开职位、公开报名,考试(笔试+面试)和考察相结合的人事选拔制度,最大的好处是扩大了任用人才的视野,增强了干部选拔的公开性、透明性。

  但这种公开和透明并非可以无条件实现。在面试、考察、党委集体讨论研究等诸多环节,传统半封闭型民主推荐和组织考察的弊端仍有可能出现,一个环节不慎,就有可能前功尽弃满盘皆输。同时,政府工作毕竟是一项实务性很强的工作,考试和短短几天的考察,不一定能够准确判断一个干部是不是胜任他报考的职位。更重要的是,现在各地公推公选的干部,基本上都是副职,即使他们完全由公正的程序产生,上任后的作用也极其有限。而同样不能忽视的,还有公选的巨大成本——就以玉溪此次公选为例,出题、面试都是请的省里有关专家和领导,平均一个岗位公选下来成本是四万多元。

  公推公选干部从全国范围内最早实施到现在,起码也有近十年历史,之所以一直走走停停,始终处在“探索”阶段,原因就在于没能把握干部任免制度的关键。

  民主、科学的干部任免机制,严格来说包含两个基本层面:一是政务官层面,具体为各地各级政府“一把手”。当然,民主的形式可以是直接民主,也可以是由各级人大代表选举的间接民主;另一个是事务官层面,就是各部门官员和公务员,主要靠考试和任职年限正常晋升职级,或者由政务官组阁产生“内阁”即政府组成人员。

  这样的干部任免形式,既最大限度地享受到民主的好处,也最大限度地节约了民主的成本。在赋予政务官最大限度任免事务官员权力的同时,民主的事后监督机制也将给他的自由度以巨大制约:如果其任命的官员不合格或者出现腐败问题,他将面临巨大的压力,其地位也将受到质疑和挑战。

  保证官员素质,无非两个渠道:一是“推优”,二是“汰劣”。民主选举和任免机制,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要彻底解决干部能上能下的淘汰机制问题。通过民主监督和制约,建立公务员的正常退出机制,这样一种事后监督,价值丝毫不亚于事前的民主推举。甚至可以说,没有民主监督下的退出机制,正常的推优工作也无法保证。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方为常理。

  中共中央近日印发的 《建立健全 惩 治 和 预 防 腐 败 体 系2008-2012年工作规划》提出,要完善干部选拔任用制度,并借鉴海外反腐经验和做法。坚持民主、公开、竞争、择优,形成干部选拔任用科学机制。建立公务员正常退出机制,完善干部考核评价体系,发挥考核结果在干部任用和监督管理中的作用等。我们期待,一套全方位的民主监督体制能够彻底解决干部的淘汰机制问题,这是从根子上解决干部任用腐败问题的关键。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