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女播音员死在副市长床上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6月05日21:38 安徽在线-现代农村报

  山东省邹城市电视台女播音员马啸死在副市长刘波家中的床上,这一消息一夜之间在邹城炸开了锅。这个消息很快就被封锁了,前往采访的媒体记者均被拒之门外。没有哪个部门、哪个人出面澄清那些沸沸扬扬的传闻,关于女播音员马啸死因的种种传闻,在民间迅速传播,邹城笼罩在重重迷雾之中。记者通过深入调查采访,得到的确证事实是:2005年10月15日,邹城电视台女播音员马啸猝死在刘波副市长家中的床上……“邹城女播音员死在副市长家的床上”事件发生后,2005年11月29日,《新周报》记者在当地拨通了事件的男主角——
—邹城市副市长刘波的手机。记者问刘副市长:“您是觉得很冤屈吗?”刘副市长在电话那头连声说“是!”但他立即挂断了电话……

  电视台领导:马啸死在马路边

  10月15日下午4点,马啸的丈夫杨雪金像往常一样赶到邹城市化肥厂上晚班,刚换上工作服,就接到了马啸单位领导打来的电话,让杨赶紧到电视台去一趟。

  从电视台领导的话中,杨雪金说他当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到了电视台。台里的领导告诉杨雪金说:“马啸死了……死因是心脏猝停。”不祥的预感应验了。杨雪金惊呆了。

  电视台的领导对杨雪金简单地描述了一下马啸的死亡经过:马啸死在东滩路上,是邹城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米襄华上班时发现的,他看到马啸躺在路边,赶紧拨打120,送急救中心。米主任是从马啸随身携带的小手提包里,找到马的工作证,才打的电话。

  杨雪金头脑里一片空白。

  电视台领导一再宽慰杨雪金:马啸死得很安详,看不出一点痛苦的表情。

  但电视台的另外一位领导告诉杨雪金:宣传部当时打电话让他赶到邹城急救中心,只是大致说马啸死在刘波副市长家里。出于职业敏感,为统一对外说法的口径,把他叫到医院,到医院时,医生已经停止了抢救。

  杨雪金说他一时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

  下午5点多,杨雪金和马啸的妹妹马春波赶到邹城市急救中心,在那里见到马啸遗体时,马春波哭得昏过去了。

  11月27日,在邹城市峄化小区马啸家里,马春波接受了《新周报》记者的专访,她回忆说:“当时我伏在我姐的尸体上哭时,就发现我姐的耳根两侧全部青紫。没有穿袜子,也没有穿鞋,衣服穿得比较整齐,但面部表情很愤怒,撅着嘴。我向在场的人大声质问,是谁杀死了我姐?”

  杨雪金在接受《新周报》记者采访时说,整个东滩路有近3公里,始终没有人能告诉他妻子死亡的具体地点,这让杨雪金很是疑惑。

  死亡版本多种多样

  当杨雪金还沉浸在丧妻的悲痛中时,关于马啸之死的种种说法,迅速在民间扩散。甚至许多邹城市民通过互发手机短信,传递着关于马啸之死的种种“消息”。

  记者在邹城采访的几天里,也听到关于马啸之死的各种传闻。

  有人说,马啸裸体死在副市长家的床上,还能干什么?听说是兴奋剂吃多了死的;也有人说,马啸是死于心脏病或是脑淤血。

  有说法是:马啸怀孕了,马啸的丈夫也同意离婚,现在马逼着刘副市长离婚。

  人们有为杨雪金鸣不平的,有指责马啸的,也有替副市长惋惜的:刘副市长才四十几岁,年富力强,听说省里正在考察他,准备提拔,这下全完了。

  丈夫发现神秘手机短信

  几天后,电视台通知杨雪金去清理马啸的遗物。在清理过程中,杨雪金在马啸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密封很好的信封,用档案袋包了两层。他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手机话费清单。

  11月27日,《新周报》记者在杨雪金家里采访时,杨将这个信封拿给记者看。

  记者拿起信封,无意间看到信封的背面有4个字“悄然狰狞”。杨雪金拿出马啸以前的笔记本对照了一下笔迹,十分肯定地告诉记者:“这不是马啸的笔迹!”信封的主人要表达什么意思,还是有其他什么含义?“悄然狰狞”究竟说明什么?目前不得而知。

  杨雪金发现话费单显示的机主并不是马啸,于是托朋友去查这个手机号码的机主。一查才知道该手机号码使用者就是邹城市常务副市长刘波。

  杨雪金拿给记者看,从今年2月份起,话费单上就出现了刘波副市长的号码,有135个和马啸互通的电话;3月份两人的通话次数是234次;9月份,达到了400多次。

  马啸遗留下的手机里至今还保留有15条,来自“波”的短信。其中最近的一次是10月13日,也就是马啸死前2天,共有3条来自“波”的短信:亲爱的,我不能再等了,现已出发。(时间是9:35);我到了。(时间是:15:27);我在回家的路上。(时间是19:41)。时间最久的一条短信是今年4月23日:亲爱的,你的心意我非常理解,我也想抱抱你,但工作不允许,请你一定要理解老公!(也是来自:波)

  短信最频繁的一天是9月28日的中秋节。记者发现有一条,也是手机中保留的惟一一条马啸发给副市长刘波的短信:我可爱的宝贝,短信一片空白,但我明白你要跟妻说话,说不出来很着急是吗?我爱你,你也爱我!妻知道你心了,中秋节作为起点,我们当至死不变的爱人。

  直到马啸出事后,杨雪金发现了这些短信,他才渐渐明白:这一年来,妻子为什么离他越来越远。

  夫妻无共同语言

  马啸老家是黑龙江省伊春市,1990年秋从北京外国语学院没毕业,就来到了山东邹城。1994年又重新回到母校读了两年函授。杨雪金只有高中文化,是邹城市化肥厂的一名普通工人。两人是1991年经人介绍结婚的,婚后一直很恩爱,有一个12岁的女儿。

  杨雪金告诉记者,马啸的外语水平特别好,她每天回家都敦促女儿学英语。现在,女儿的英语口语水平已经达到了专业八级。平时在家里,马啸和女儿都是用英语对话。只有高中学历的杨雪金能理解妻子,女儿是他们惟一的期望。马啸经常对杨雪金说:“我们的女儿一定要出国。”

  马啸的妹妹马春波说:马啸性格挺内向的,但办事很果断,家里就她们两姐妹,所以感情特别好。就在出事的当天上午11:20,马啸很高兴地打电话到家里,问马春波给女儿的饭做好没有?这时,她没有感觉到马啸有任何异常。没想到,这竟是马啸给她的最后一个电话。

  杨雪金说:马啸的思想虽然很前卫,但在个人作风上还是很保守的。她平常脾气很暴躁,性格孤僻,容不得他人半点缺点。头几年夫妻间从未吵过架,感情很好。这两年,尤其是最近一年来,夫妻之间关系急转直下,两人早就分床而睡了。冷战了几个月,平常见面也不说话。

  直到今年有一次,马啸台里的领导打电话找马啸,问马啸上班没有,问起马啸的手机号,杨说不知道。为此,两人还吵了一架。随后,马啸把原来的手机号也停了,新换的手机号也没有告诉杨,只有女儿知道。尤其是9月底,几乎每天晚上都是10点多钟才回家,而且行动诡秘,问她也不说。

  杨雪金告诉记者,今年中秋节前后,马啸跟他曾郑重地谈过一次离婚的问题,当时,马啸也同意。现在想来,跟手机短信上的时间和内容正好吻合。

  警方:死在床上,没有性行为

  11月12日,山东省济宁市纪委、济宁市公安局、邹城市刑警队等单位,经过调查和尸体解剖,郑重地向家属口头宣布了马啸的尸检报告结果。杨雪金记得很清楚,马啸单位的领导和邹城市化肥厂的领导都到场了。

  由于没有给书面报告,杨雪金只记住了大致的内容:经过尸体解剖检查,不存在服用兴奋剂,死前也没有发生过性行为;排除暴力,也未查出中毒现象;脑部有淤血,心脏正常,眼触网膜下腔出血。

  尸检结论为:排除他杀,属正常死亡。死亡诱因:是由于情绪激动,血压骤升,导致死亡。

  当时杨雪金认为尸检报告中有多处疑问,一再质问调查组:“马啸为什么会情绪激动?她激动的原因是什么?”但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

  当天,调查组还宣布了对副市长刘波的处理方案:经过纪委调查认定,一年多来,刘波和马啸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事发当天,马啸约刘波到刘波家中,刘步行到家中,后马啸由于情绪激动,导致血压骤升死在床上。因此宣布对刘波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撤销行政职务的处理决定。”

  杨雪金多次向有关部门索要书面的尸检报告结果,但至今也没能拿到。

  家属提出三点质疑

  丈夫杨雪金认为:“尸检报告前后不符,相互矛盾。存在着诸多疑点,根本经不起推敲。”

  尸检报告宣布后,他还上过北京,专程到中纪委上访。他觉得妻子死得蹊跷。

  家属对马啸的死因提出了3个疑点:时间上的疑点:调查报告中称是马啸约刘波到刘的家中,而马啸的手机上显示:10月15日11:31马啸给刘波打过一次电话;11:57刘波给马啸回过一个电话;12:50刘波又给马啸打过一次电话;马啸死前最后一个电话显示是打给刘波的,时间是12:59。

  从《新周报》记者拿到的邹城市红十字会急救中心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中显示:死亡时间是10月15日下午1:30;死亡地点是桃李苑小区(刘波副市长住处)室内;主要诊断为“现场死亡”。

  急救中心病历也显示,时间是1:30。医院称是刘波副市长打的120急救,接诊时间需要约五六分钟。再加上马啸从单位到桃李苑的时间,约需5分钟。马啸从打电话到死亡的时间很短,前后也就20分钟,甚至更短。

  家属认为第二个疑点是死因不详:尸检报告称死亡诱因是由于情绪激动,血压骤升,导致脑淤血死亡。

  马啸的丈夫说,马啸确实是有轻度高血压病史,还从未出现过休克现象,没有心脏病史。杨雪金还说,马啸没有带环,曾流产过几次,但身体一直很正常,马啸情绪激动的诱因究竟是什么?

  第三个疑点是:尸检报告中有陈述,马啸是裸体死在刘波副市长家的床上,而结论又认定没有发生过性行为。

  而家属在尸检报告通报会上、多次向调查组反映:既然没有发生性行为、为何一丝不挂?但始终没有人答复,称只有刘波一人在现场。

  杨雪金告诉记者:妻子死亡已经40多天了,到现在还瞒着没敢让女儿知道,他也没贸然同意将遗体火化。

  11月29日上午,《新周报》记者采访了邹城市急救中心,负责10月15日接诊的张辉医生告诉记者,“120确实是1:30赶到刘波的住处———桃李苑的”,并十分肯定地证实:马啸是躺在床上,但绝非外界所传闻的一丝不挂,只是衣服穿得少些,内衣都穿着。

  当《新周报》记者问杨雪金:“民间传闻说已经给了家属50万元赔偿,你拿过没有?”杨一脸苦笑:“一分钱都没有拿。”杨表示,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查明妻子真实死因,要为妻子讨回一个公道,否则,将来我永远都无法向女儿和家人交代。

  记者辗转接触了邹城电视台、邹城市公安局、邹城市委宣传部,但这些部门均对此保持沉默。


爱问(iAsk.com)

收藏此页】【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