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武汉“摆渡人”:不是不怕 停了医护人员怎么上班

武汉“摆渡人”:不是不怕 停了医护人员怎么上班
2020年01月28日 21:22 新浪新闻综合

  原标题:武汉街头的“摆渡人”:每分钟处理1000条信息,不是不怕感染,停了医护人员怎么上班 | 深度报道

  来源:北京青年报

  记者/梁婷  实习记者/李一鸣  陈威敬

多位志愿司机与接送的医务人员自拍合影多位志愿司机与接送的医务人员自拍合影 

  自1月23日起,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的几个通告切断了城区内外的公共交通。先后关闭了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在停运全市公交、地铁、轮渡以及长途客运之后,又停运网约出租车,规定巡游出租车(即普通出租车)实行单双号限行。

  公共交通停摆之后,6000辆出租车被紧急派往武汉城中区各个社区,服务居民和医务人员出行。深一度记者了解到,虽然每个社区配备3至5辆出租车,但依旧存在社区内医务人员上下班通勤难的情况。一位家住汉口、不会骑车的护士,需要五点起床,每天步行近3小时到医院上班。

  深一度记者致电武汉市的多个社区,就车辆能否接送医务人员的问题,得到的回应各不相同。部分工作人员称社区出租车供老幼病者使用,医护人员另有专车。也有工作人员提到,出租车有富余时可以用,没有富余医务人员需自己想办法。

  武汉公共交通关闭当天,多个民间志愿者车队群同时成立,一些由个人组织,一些由行业协会发起,志愿者义务接送医护人员,运送物资。

  武汉出城通道封闭以来,志愿司机为生养自己的武汉尽一份力的同时,也要面对突来的意外和患病的风险,志愿者中,一些人需要背着家人“偷偷”出来帮忙、一些司机每天要接上百个电话,义务接送十几趟,工作22个小时。志愿司机中有人发烧,有人出车祸,也有人因承受不了家庭的压力退出服务。

  因为志愿车队不够专业,发起人曾考虑过将志愿车队停下来,但因很多医护人员依靠志愿车队,“停下来”实难做到,目前有上千位民间车主加入志愿车队,往返社区和医院之间,成为武汉特殊时期的民间“摆渡人”。

  热血

  早上6点20闹钟响了,常安没听到,再睁眼已经6点50。约好7点接护士去精神卫生中心上班,她有点急了。抓起手机,给护士发了一条微信,换上衣服,没来得及洗漱就出门了。

  她轻手轻脚,不敢发出声响,因为这次“行动”是瞒着爸妈的。

  大年初一早上,天黑乎乎的,武汉还下着雨,沿路没几辆车。这是常安第一次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到接送医务人员的行动当中。“我一直在想快点开,别把别人搞迟到了。”

  常安今年22岁,是武汉本地的大学生。除夕那天正吃午饭,她刷朋友圈,看到因为医护人员出行困难,民间正组织车接送。她想加入,和爸妈争辩两个来回后,结果还是失败了。父母坚决反对,“他们最后直接扔出一句,不是你强出头的时候,如果你病了我们怎么办?这把我塞死,没话说了。”

  父母的忧虑很现实——外面危险,医护人员又是高危人群,风险太大。武汉市卫健委此前曾通报,该市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为疑似病例。

  但常安还是偷偷进了群,群里已经有志愿司机和医护人员400多人,不断有人发消息求助。她还在群里找到了曾经的吉他老师,他们简短交流:“你也进了群,不愧是我崇拜的师父”,“干的漂亮,不愧是我徒弟”。

  7点20,她们汇合。常安听护士讲,她的同事住在汉口,不会骑自行车,早上五点多就要步行出发,走三个小时才能到医院。护士一直感谢常安,“现在哪有出租车,不是你,我真不知道怎么上班。”当天晚上,护士还发了朋友圈,“感谢早上摸黑起床,送我上班,我不认识你,但是衷心谢谢你。”

  在武汉,像常安一样加入志愿车队的有几千人,他们多是在朋友圈看到求助消息,有需要运送口罩、防护服这些物资,也有需要接送医护人员,他们扫码加入不同的群,人性中最朴素的善良一点点显露。

  一个12年前参加过汶川地震灾区救援的“老兵”象哥,把车开上了武汉街头,他的宗旨是“不急不停”,除了接送医护人员,他偶尔还接送病患家属。

  一位母亲在志愿者群看到需要接人,替自己读大三的儿子报了名。她希望儿子有责任感,接触更多人,认识社会。这位母亲十月中旬曾有过类似的病情,发烧,拉肚子,身上疼痛,直到11月底彻底转好。对于这次疫情,她并不过分忧虑。

  但恐慌也不是那么容易缓解,因为家里两位老人的反对,一位男生除夕夜加入志愿者车队之后,年初一又退出了。他家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很近,父母年过60,同事的家人出现感染,二老非常担心。他不得已放弃,选择做车辆调度服务。

  早上送完护士,常安急忙回家。不到九点,父母还在睡,她没有露馅。常安说,因为年轻,总有一腔热血在,开车出去的时候既兴奋又害怕。在这种特殊的时候,她终于帮到别人。但也有点不好意思,护士一下车,她就会猛喷消毒水,“虽然我一腔热血,但还是怕。”

 志愿者转运救援物资 志愿者转运救援物资 

  汇集

  志愿车队大多成立于除夕这天。

  1月23日,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连发5个通告。先后关闭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在停运全市公交、地铁、轮渡以及长途客运之后,又停运网约出租车,规定巡游出租车实行单双号限行。

  公共交通停摆,出行首先成了难题。1月24日上午,平康的朋友圈有医护朋友求助:很多同事走路上班,怀孕八个月孕妇也要骑自行车上班。平康回复“想帮你”。

  他截图在自己朋友圈寻求帮助,随后进入了医护出行互助的微信群。一开始他完全只是想帮朋友。进群之后,看到要车的人太多,就开始帮群主一起招司机。平康介绍,当时的群主不是武汉人,对武汉道路不熟悉,平康就成为了新的管理员。当天开了四个群,前两个群很快满了,平康又拉了一帮比较负责的朋友一起加入进来,开始运营。

  有些车队群的组建则完全是被动的。朱文对于成为群主这件事,有点哭笑不得,他在网上看到武汉市红十字会发布的招募信息,转了出去。本来只准备当志愿者,但一个微博大V转发的时候把他的微信号带着了。从除夕下午两点开始,一个小时之内有一两百人开始加他,他不得已当了群主,“被迫营业。”

  出行之外,大型物资配送也受到影响。武汉物流协会的秘书长石君告诉深一度记者,1月23号之前,他们零星地对接省外物流在武汉市内运送物资的工作。大年三十之后,武汉要建火神山医院,很多司机已经返乡。人手不够,活动板房、集装箱房这些东西没人配送。在向公安局,交通局等部门报备之后,他们向在汉司机发出了倡议。 

  目前他们有两个群,一个是运送大型物资的货车群,已经有213人。另一个是运送小件物资的私家车群,人数也超过200。但无论是司机数量还是货车数量都远远不够。据石君介绍,火神山医院的建设要在6天之内完成,6天中会有2000个集装箱从全国各地运来,还有活动板房、建设材料,医疗物资等,货车至少还需要两百多台。

  石君每天要接上百个电话。有一晚,凌晨一点钟,一个司机在高速路口对接货物。第二天早晨七点多又被派去工作。

 武汉道路上车辆稀少 武汉道路上车辆稀少

  忙乱

  平康非常忙碌,半夜两三点睡已经习以为常。他所在的微信群,消息日日过千,医务人员求助不断。求车消息从早上六点开始,一条条弹出,一直持续到凌晨一两点。有下夜班回家的,有急忙上班的,有一个礼拜见不到儿子想去看看的。

  司机们一天跑六、七趟是常态,很多人要接送十几趟。1月28日,群里有司机说“早上起来连打喷嚏,所以在屋多待哈子,没问题的话再出门”。他们中也有人瞒着父母、妻子,和家人分开住。他们要抵抗疲惫,还要预防可能存在的风险。有人只买到超市最便宜的口罩,出门要戴三层。

  司机们也会接到非医护人员的求助。有人混在群里,司机到了接人地点才发现没有工作证。有人会直接说明情况,自己不是医护人员,但家人生病需要车,平康接到这样的求助,也很无奈,但只能拒绝。“我们也想帮他们,但之前就定了规矩,不接病患。不管多么可怜,我们都不能接。”群里不间断发出提示信息,强调只接送医护人员,请医护人员主动向司机提供证件信息,也请司机务必核验乘车人的证件。有专职人员每隔几小时会发消息提醒司机做好个人防护和消毒。

  1月25日下午,指挥部下发的9号通告又打乱了志愿者群正常的工作节奏。

  通告指出,2020年1月26日0时后,除经许可的保供运输车、免费交通车、公务用车外,中心城区区域实行机动车禁行管理。1月25日晚间,又补充解释,市公安交管部门将对禁止通行的车辆提前24小时通告司机,对未通告的车辆一律实行通行。若遇紧急情况,可先通行,再到交管部门补办手续。若违反通告,将从严从重处罚,直至记12分。

  很多人摸不着头脑:到底出去还是不出去?医护工作者也不知道私家车也被禁行之后,谁来安排他们出行。所有人都是搞不清的状态,不停地查找、搜索。1月26日一早,司机群里,询问不止:出去的遇到检查了吗?扣分了么?证明怎么开?三环可以上么?可以跨区接送么?

  人们摸不清政策的走向,有的人干脆不管不顾,“扣分就扣分,人还是要送。人命更重要。”有人开始观望,停了一天。

  无序和不确定让司机们更加忧虑。他们不知道行驶途中若被监控拍下来,事情结束以后,自己的驾照会不会直接被吊销。在接受深一度记者采访时,一名司机非常不理解,他认为目前的举措混乱。“如果不是工作必要或者缺乏基本的生活储备,谁会在这个时候,没事在城里面开车到处跑?现在在外面开车的,除了志愿者、病患家属就是医务工作者。”

  开车上路的司机发现好像情况可以,碰到交警排查,说明情况,拿出群聊记录,也就放行了,没有说要办理证件。有人遇到交警,当即被拦,虽然当时放行了,但仍让他找医护人员或社区开证明。也有司机说,在关卡遇到交警,不仅没拦他,还给他敬礼了。

 一位志愿司机在运送物资时发生车祸 一位志愿司机在运送物资时发生车祸

  隐患

  最近几天,不同的志愿车队接连出现一些问题。

  一位司机第一天回家之后就发烧到38.5度。家里有小孩,他的妻子一直哭。直到烧退下来,检查确认不是这病,家里人才放心。

  朱文听说,还有三个志愿者司机也出现了发热症状。他认为政府应该担起这件事,有需要,可以找民间辅助,一直让他们做,不是长久之计。“如果政府做得特别好,不需要我帮忙,我更高兴,我也不是多想去做这些。”

  还有一些意外,也开始发生。1月26日下午6点10分,一位司机在运送口罩和酒精的路上出了车祸。保险杠全部跌落,车头右侧破损严重。好在人没事。这位司机说,忙的时候他每分钟要处理1000多条信息,有一天连续工作了22个小时,开车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有些事还没做,容易走神。

  这位司机也是平康的朋友,车祸第一时间,他给平康打了电话,找人来把物资接走了。平康说,“他这几天都是早上6点多出发,晚上11点才回。不运送物资的时候,就去接送医护人员。有一天晚上八点多我给他打电话,他告诉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事情发生以后,志愿服务队也在思考。他们说,建群的初心只是想着度过空档期,但没想到空档期的时间有点长。

  志愿者群的发起人也处于两难境地。

  司机来自各行各业,一些岁数大的也不停地接单,整天都在各大医院间接送,正餐吃不上,体力跟不上,超负荷运转。群里的管理员也是临时召集,平均年龄不大,经验有限。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有很大风险,涉及人命,不是儿戏。

  曾有司机提出,这样零散的组织没有找到正规公益组织挂靠之前,必须停下来。但停下来也不容易。目前,依旧有很多医护人员的出行需求没办法解决,根据近四天的统计,就有400名医护人员依靠志愿者提供的车辆上下班。如果停下来了,他们不知道这些医护人员该怎么办。

  深一度记者致电武汉市车辆应急服务热线电话,询问关于医护人员的出行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政府配的车全在社区,有用车需要,要联系社区看能不能派车。

  1月24日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8号通告称,全市紧急征集6000台出租车,分配给中心城区。每个社区3—5台,由社区居委会统一调度使用,从1月25日开始,为辖区居民出行提供免费服务。但有医护人员打电话寻求帮助时,得到的答复是,出租车限行,没有了。

  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央视《面对面》记者采访时介绍,给每个社区配备3到5辆出租车的第一个作用是承担社区内医护人员接送。

  深一度记者致电武汉市花桥社区,工作人员说社区配车都是给老幼病用的,医护人员有专门的车。天兴花园社区的工作人员则说如果车有富余可以用,没有富余自己想办法。

 一位医护人员下车后留下一盒口罩 一位医护人员下车后留下一盒口罩 

  靠近

  忙乱中,人与人的一些关系更加靠近。

  常安在初一下午,以买猫粮为理由,成功出门,接了两个中心医院的护士下班,一个95年生人,一个97年生人。常安说,她们很焦虑,医院的口罩、防护服都不够,一个口罩戴一天,从早忙到晚不能休息,餐餐吃泡面。护士们想过辞职,但辞职又可能被吊销执照。常安感慨,差不多的年龄,有人就要这样顶在前线。分开之后,两个护士和她说,等事情过去了,一定要约着一起出来玩。

  陈顺在年初一加入车队,他们一家三口和岳父岳母住在一起。看着接来送往的医护人员,他说“我们都不容易。”陈顺说有医生会在出行群里发一些防护措施指导,比如说戴多层口罩,带防飞溅的眼镜,也会提醒他准备一些医用酒精喷雾,在他们上下车之前喷一下。年初一,一名护士下车时,还送给他一盒口罩。 

  有医生告诉陈顺,他们很少睡觉,只能找个地方眯半小时,然后继续工作。还有的医生,孩子刚断奶,老家没有奶粉,也不敢把孩子放在身边。在车上不断给亲人打电话,看有没有孩子喝的奶粉可以给自己孩子用一些。

  一位护士,家在金银潭,在武昌工作,两地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担心自己对孩子造成影响,就近住在了酒店。陈顺说大家都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他有孩子,他理解那种着急和无助。

  “老兵”象哥接送过一次冰箱。一个姑娘在微博、微信求助,母亲因为这个病去世了。父亲已经确诊,在医院隔离。20瓶白蛋白急需冷藏,有人愿意捐助冰箱,但送不了。象哥拨通了姑娘的电话。姑娘住光谷,冰箱在硚口,父亲在武汉第九医院。这三个地方来回要走三个多小时。

  象哥人在汉口,本打算直接到硚口取冰箱后送到医院。姑娘试探着问能不能先来接她,她想见爸爸。象哥一口应允。到了姑娘家楼下,她哥哥来了——因为不放心妹妹,他决定自己去。

  到医院下车前,他给象哥留了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八宝粥、小面包、口罩和信封。象哥知道信封里面是钱。“他自己把冰箱送了上去,问我能不能把他送回去,我说好。下来以后他一直在喷消毒水,喷完才上车。”

  送他到家以后,象哥只留了一个N95的口罩,让他把其他的拿回去。他不走,一直车边徘徊。“他问我怎么谢我,我说你想谢我,就去帮助其他人吧。这种话,平时说大家不以为然,但你经历过,在那个情境下,非常不一样。”

  后来小姑娘给象哥发微信,把和父亲的聊天记录发了过来,感谢象哥救了爸爸一命。象哥录了一个视频发过去,向姑娘的爸爸问好:你的女儿和儿子都非常好,等事情过去了,我们再重新过年。

  (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常安、陈顺、朱文、平康、象哥皆为化名)

责任编辑:吴金明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