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起底枪杀律师嫌犯雷某:染上赌毒恶习 有过两段婚姻

起底枪杀律师嫌犯雷某:染上赌毒恶习 有过两段婚姻
2021年09月15日 13:41 上游新闻

  原标题:起底枪杀律师的嫌犯雷某:风光中染赌毒恶习,破产穷到借200元吃饭

  9月13日上午10时许,湖北武汉市东湖高新区新竹路。

  47岁的雷某持自制土铳冲进临街的法律维权服务中心。“砰”的一声,年仅30岁的律师薛伟幸头部中弹,应声倒在血泊中,后经抢救无效身亡。案发1小时50分后,抢车逃跑的雷某被抓获。

  此次落网前,雷某早已困在自己织下的“密网”中。

  上游新闻记者调查了解到,身高1.75米、长相俊朗的雷某有过两段婚姻,村民喊他“小老外”;雷某父亲开了一家机械厂,他占股20%;雷某开过两家建筑公司,有多处房产,其中一处还是别墅。

  雷某在人生顺风顺水时沾染上恶习——吸毒、赌博。雷某也想戒掉恶习,他把微信个人签名改成:是该做出改变的时候了。但他没有做到,毒和赌让他一无所有。

  别墅用来抵债,其他房产被法院强制拍卖,把认识的人都借了个遍,刚开始时能借到数百万元,案发前一星期,雷某为维持生活基本开销找姑姑借了200元……

  没能从“密网”中拔出来的被告雷某,残忍杀害原告律师。司法部在其官方微信公号发表声明称:任何报复、伤害律师的违法犯罪行为,都将受到法律严惩!

▲雷某的微信头像。图片来源/网络▲雷某的微信头像。图片来源/网络

  有别墅的“小老外”

  雷某曾风光过。他的微信头像是一张自拍照,上身穿着一件知名品牌T恤。

  雷某出生在武汉东边的东湖高新区一个村庄,其父是村里的能人,创办了一家机械厂。2004年,机械厂扩大为公司,雷某父亲把股份分给儿女。

  工商信息显示,5兄妹中排行最小的雷某占股20%,仅次于其父。公司经营范围是:机械设备的设计制作,大修,加工钢结构等。这家机械公司占地20余亩。

  有些村民羡慕雷某。一名饭馆老板称,雷某家境殷实,经常带人来餐馆吃饭。

  雷某瘦高个,长相俊朗,穿着时尚,村民都喊他“小老外”。“我很小的时候,那时雷某大概20岁左右,骑一辆公路赛摩托车在村里穿行,很吸引路人的目光。”饭馆老板说。

  机械公司经过拆迁,雷某按股份分得拆迁款,开始涉足建筑行业。

  2013年,雷某创办武汉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金200万元;2016年,创办武汉某创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两家公司经营伊始时,接了不少项目,其中不乏央企项目。雷某除自己做外,还把项目分包给他人。

  2012年,武汉都市向东发展时,雷某所在村的多数民房被拆,搬进了现代化居民小区。身为“土著”的雷某,在这个小区分得了一处约90平方米的三室一厅。

  这只是雷某最不起眼的一处房产,他在一高档小区内还有一栋别墅,在武汉二环内还有一套房屋。

  雷某所在村的一名村干部称,雷某经营的建筑公司在武汉主城区,建筑公司还在正常营业时,他住在二环内的房屋内,回村次数并不多。回村时,所驾车辆常换样。

▲雷某此前在武汉东湖区花山街道中心戒毒社区接受矫正。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雷某此前在武汉东湖区花山街道中心戒毒社区接受矫正。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染上毒赌恶习

  风光中的雷某染上了恶习:毒。

  受访的两名村干部称,多年前便得知雷某吸毒,这令本就偏瘦的他愈发消瘦。“他现在有没有戒掉,不知道。”

  9月14日下午,武汉东湖高新区花山街道中心戒毒社区工作人员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雷某是社区在册人员,曾在社区接受矫正。他们一直在定期回访。

  除染毒外,雷某还嗜赌。

  雷某所在小区的多间民房被改造成了麻将馆。9月14日下午,一间麻将馆内,多人正在打麻将,麻将桌抽屉内放着多张百元钞票。

  村干部表示,雷某不会去麻将馆打麻将。雷某两家建筑公司还在经营时,他去过外地赌场,公司破产与雷某染上毒和赌有关。

  雷某亲属说,雷某有没有染上毒瘾和赌瘾,有没有戒掉,他们并不知情。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两三年前,雷某找到村里主要负责人称,公司缺少周转资金,需要向村委会借钱,待工程款下发后会偿还。抵押物是位于高档小区内的别墅。

  9月14日,一名办理借款事宜的村干部说,2020年雷某无力偿还前述借款,他便找到雷某办理别墅过户手续。雷某说,现在混得不好,没脸住在别墅内,收走。

  雷某的经济状况一直在恶化。

  雷某所在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称,一年多来,多名自称是雷某债主的人来到居委会打听其房产信息。

  雷某所在小区附近的一名房产中介称,2020年雷某委托其帮忙卖房,但想到有很多人找他要债,怕惹上纠纷,便没卖。

  一女子称,雷某多次找她借钱,至今仍未还清,“他认识的都借了个遍。”

  相关司法文书显示,2021年5月7日,一天之内,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向雷某下达5次限制高消费令。缘由是,雷某欠吴某松租赁费29万余元;张某武、张某进、李某、韩某思等4人向法院申请查封、冻结雷某名下126万元财产。

  雷某的远房姑姑称,约10天前,雷某在小区找到她说,没钱吃饭了,她给了雷某200元。

▲9月13日上午,武汉东湖区,雷某枪击薛律师后当街持枪拦车。图片来源/视频截图▲9月13日上午,武汉东湖区,雷某枪击薛律师后当街持枪拦车。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犟脾气”酒后持土铳杀人

  雷某话不多,但脾气很犟。

  村干部表示,雷某认准的一件事,就会去做,很少听人劝,更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犟脾气用在正确的事上,是一件好事。用错地方,害人害己。

  上游新闻此前报道显示,9月13日上午10时许,雷某拿着自制土铳进入法律维权服务中心,朝薛伟幸头部开枪。随后,他站在新竹路上,持枪拦下一辆宝马车,驾车逃逸20多公里后,在武汉市青山区被警方抓获。

  宝马车车主的妻子称,9月13日下午,宝马车在火车站附近找到。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青山区境内的火车站是武汉火车站(高铁站)。

  事发时,薛伟幸律师的徒弟目睹枪击案全过程。她对外发布消息称,雷某进出该中心仅用时两分钟。

  9月14日,薛伟幸所在律所工作人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案发地法律维权服务中心是该所的一个办公地点,薛伟幸常在该中心内办公。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该中心大门一侧的墙上贴着一块卫生门前三包卡,上面写着:店长薛伟幸。

  针对自制土铳的来源,武汉市警方仍在调查中。

  值得一提的是,受访村干部介绍,枪击案发生前,雷某便玩过土铳。此说法尚未得到警方证实。

  9月13日,薛伟幸所在律所发布的《案情汇报》称,因对民事案件中自己房产被法院强制拍卖不满,凶手(对方当事人)酗酒后持枪将薛律师打伤后逃逸。

  前述村干部称,雷某的酒量一般,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喝酒。

  雷某作案前,其家人有无发现异常?对此,雷某家属并未回应上游新闻记者,只表示,雷某的八旬父母得知枪击案后,受到打击,两人均已入院治疗。

▲9月14日上午,曾经的客户托花店店主给薛伟幸律师献花。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9月14日上午,曾经的客户托花店店主给薛伟幸律师献花。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被害人曾是父母的骄傲

  2020年5月的建设合同纠纷案和前述财产保全案,将本没有交集的雷某和薛伟幸联系在一起。

  前述村干部称,即便没有这个合同纠纷案件,雷某也是债台高筑,想要翻身已是很难。

  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前不久刚拿到驾照的薛伟幸,正驶上人生“快车道”。薛伟幸亲属和所在村的村干部称,1991年,薛伟幸出生在甘肃兰州农村,家境并不富裕,为贴补家用,上了岁数的父母还在外务工。2011年,薛伟幸考入湖北某高校法学院。2015年毕业,2018年执业,已完婚,并在武汉买了新房。薛伟幸是父母的骄傲。9月13日晚,其父母已赶到武汉处理善后事宜。

  “伟幸人很踏实,正在往前奔呢,凶手太残忍了,他父母痛不欲生。”薛伟幸的一名大学老师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称,薛伟幸读书时并不活跃,专注于学业。

  薛伟幸的一名不愿具名的大学同学说,薛伟幸业务能力强,为人诚恳。同学知道此事后,惋惜不已。

▲被害人薛伟幸是一名专职律师。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被害人薛伟幸是一名专职律师。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9月14日上午,一名花店老板从10余公里外骑着电动车来到法律维权服务中心门口,放下一束菊花,上面写着:“痛心伤永世刚正炳千秋,沉痛哀悼薛律师”。

  花店老板称,薛律师曾经的一名客户,一大早下了订单,嘱咐他一定要送到。

  目前,枪击案仍在调查中。司法部、全国律协、湖北律协、武汉律协等单位,均已发表谴责声明。

  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微博热议

点击进入专题:
武汉光谷发生枪击案

责任编辑:祝加贝

图片新闻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