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贾浅浅的诗到底写得好不好?

贾浅浅的诗到底写得好不好?
2022年08月23日 09:30 新民周刊

  不论是古体诗还是现代诗,诗歌已经被这些“诗人”玩坏了。

  文 | 河西

  2022年8月17日下午,中国作家协会公示2022年会员发展名单,拟发展会员994人,去年引发极大争议的贾浅浅名列其中,再次引发舆论发酵。

  贾浅浅是著名作家贾平凹和第一任妻子所生,她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叫贾若若。贾浅浅1979年出生,现年43岁,现任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2017年12月,贾浅浅获得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诗歌奖。

  贾浅浅尽管是大作家贾平凹的女儿,并且也出版了诗集并获了奖,但她本人的文学作品并不太为大众所熟知。直到2021年,唐小林在《文学自由谈》上发表文章《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贾浅浅立即被推上风口浪尖,成为热议的焦点。

  在这篇文章中,唐小林毫不客气批评贾浅浅的作品走红,其背后是“各路文学名家和诗人积极为贾浅浅的诗歌撰写评论,溜须拍马。”因为他读了贾浅浅的诗歌,认为她的诗歌不仅是“回车键写作”,而且还特别重口味,喜欢将屎尿入诗,比如这首:

  手上捏一块屎的朗朗像不像“一个归来的王”呢?天底下,有史以来哪位归来的王是手拿一块屎的呢?确实有点费思量。诗人的脑回路确实不同一般呢。

  另一首《雪天》也是近期为众多网友“津津乐道”的一首诗:

  名门之后,却老是走下三路,是何道理?在文学作品中,屎尿屁,可不可以写?唐朝诗人王梵志就写过“本是屎尿袋,强将脂粉涂。凡人无所识,唤作一团花”。苏轼则有被嘲“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之句,很明显都受到禅宗影响。嬉笑怒骂,放荡不羁,是文人本色。可是贾浅浅呢?是这样的吗?她的这些诗歌,读下来的感觉就是格调不高,亦谈不上什么诗意。

  比如贾浅浅的《黄瓜,不仅仅是吃的》:

  寂寞的时候,

  黄瓜,

  无疑是,

  全天下最好的。

  以生理需求入诗,是真实坦荡还是诉诸感官刺激呢?她的真实意图不论,就诗论诗,这四行文字,说是诗歌,恐怕这世界上就不存在不是诗的文字了。

  不过客观地说,贾浅浅是不是只会写这些屎尿屁题材的重口味诗歌呢?还真不是。似乎存在着两个贾浅浅,一个水平较低,靠回车键生产名之为诗的分行文字;而另一个贾浅浅呢,不能说有特别的诗歌才华,但显然也颇懂得诗歌的技巧,至少写出的诗还中规中矩。

  比如这首《父亲》,同样出自贾浅浅之手:

  《父亲》

  抽打沉默的鞭子,被自责

  牢牢地攥在手里。沙漏无声

  如同每粒发芽的种子,时常会忽略

  根的存在

  在这烟火满地的尘世里

  我们每天都在为自己松绑

  企图活回光阴里的一个又一个自己

  活回词语和词语重叠的身体里

  就像活回父亲这个词——

  贾浅浅还是写了不少这样非“浅浅体”的诗歌,这不应该被抹杀,至于是不是像文学界的著名诗人和批评家评价得那么高,就见仁见智了:

  即便是贾浅浅写的那些比较正常的诗歌,我们也很难用“才华横溢”来形容她,与她的父亲著作等身的长篇小说佳作相比,她的诗歌创作更显得分量轻了一些。

  鲁迅遗嘱中“如果没有什么才能,不要去当空头文学家”的忠告,似乎又有了些现实意义。

  有“星二代”,现在出现了“作二代”。试问全天下,哪个父亲不想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都是圈子中的人,有一些资源可以利用,有一些人情世故,让朋友们看在他的面子上说一些好话,自己也加把力给子女站站台撑撑腰,为了他们能出人头地,有好的人生,也是人之常情。但吹捧得过头,就不免让人诟病了。对于其他的写作者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贾平凹也是普通农民的孩子,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和才华,成为中国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他应该比别人更清楚,靠自己的真本事赢得尊重的价值所在。

  近年来,中国的诗歌多次引起巨大争议。

  “梨花体”因女诗人赵丽华名字谐音而来,她的作品,被网友戏称为“口水诗”。我们来看一下她的两首诗: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

  我做的馅饼

  是全天下

  最好吃的

  《我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

  一只蚂蚁,另一只蚂蚁,一群蚂蚁

  可能还有更多的蚂蚁

  《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

  我坚决不能容忍

  那些

  在公共场所

  的卫生间

  大便后

  不冲刷

  便池

  的人

  赵丽华

  赵丽华就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还曾担任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兼任《诗选刊》社编辑部主任。

  既然赵丽华能成为中国作协会员,为什么贾浅浅不可以呢?

  还有湖北写古体诗的诗人柳忠秧,他写的古体诗读者以为如何?

  元宵节赠友人

  牛郎毕竟伤心客,

  织女奈何温柔身?

  劝君惜取春宵夜,

  不负年华付真情!

  汉阳晴川赏月观火焰

  南望洞庭八百里,

  北眺武当大岳峰。

  满江银花满江爱,

  一夜风流一夜红!

  柳忠秧生前特别想获得鲁迅文学奖,未能如愿。四川大学教授周啸天则凭借《将进茶——周啸天诗词选》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

  《月亮最爱小朋友》

  周啸天

  爷立儿走月即走,

  儿立爷走月不走。

  儿太聪明爷太痴,

  月亮最爱小朋友。

  月亮是不是最爱小朋友我们不知道,这古体诗写得和小朋友的习作有得一拼大概可以获得共识。什么时候诗歌的门槛变得这么低了?不论是古体诗还是现代诗,诗歌已经被这些“诗人”玩坏了。

  能不能多一些真正打动人的好诗,少一些雷人雷句呢?读者的眼睛也是雪亮的,胡写和真正的童真,绝不可画等号,最后,让我们来读一下姜二嫚六岁时写的《光》,怎不让中国众多的“诗人们”汗颜?

责任编辑:祝加贝

诗歌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