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东京奥运延迟 前途仍然坎坷

东京奥运延迟 前途仍然坎坷
2020年03月28日 15:29 环球网

  原标题:东京奥运延迟   前途仍然坎坷

  [环球时报 驻日本特约记者 刘刚]伴随新冠肺炎(COVlD-19)逐步施虐全球,东京奥运到时(7月14日)开、还是不开,议论纷纭却又悬而未决,成为令全日本、东京都和OAC及全球观众揪心的事项,尤其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就是更为苦恼! 3月23日终于传出来东京奥运延迟召开的消息(中央社)。对各方而言,延期终归比取消好!

  一块石头落地却又泛起无数烟尘。奥运会举办的成功与否,涉及到方方面面,归纳起来说,一个是运动员方面,二是比赛场馆的档期,三是季节性因素,四是举办国内外国家环境(比如此次的疫情以及诸如战争)等等。如果一旦因为延期举办,除了上述因素外,还涉及到经济产业活动的影响等等。此次疫情之初,日本政府的犹疑不定、欲言还休的状态皆虑及疫情对此次奥运会的影响。东京都作为具体承办行政单位,更是难题多多,加之,众多的赞助商都做了巨大的投入,观光服务等第三产业也进行了巨大的准备和铺垫。因此,它是轻易取消或延期不得的。因此对日本而言,按期举行乃上签,延期举行乃中签,中止举行乃下签。当然,求得中签,即非不得已也是延期好过中止取消。最终决定需要奥委会来做,但幕后的交涉也考验各方智慧。

  早在全球疫情蔓延之初,有关东京奥运会推迟或取消的报道早有所闻,不过国际奥委会和东京方面一直坚持奥运会不取消不延期,会按时开幕。但随着全球疫情蔓延趋势不断加剧,欧洲、中东、甚至美国本土都出现爆发性增长,全球有十亿以上的人口被宅在家中,并且对于疫情何时何以能缓解脱困难以预期,国际奥委会(IOC)不得不与东京方面商讨东京奥运会如何开办的问题。

  从各路媒体报道来看,国际奥委会和东京还是坚持如期开办,毕竟前期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和人力物力。外媒此前报道称,原本指望通过奥运会走出经济困境的日本安倍内阁,自2012年再次执政以来,为迅速走出“平成萧条”的困局,“安倍经济学”三大政策(宽松的货币政策、机动的财政政策与结构性改革)应运而生。随着一年后日本成功申办奥运会,举办奥运被视为“安倍经济学”的第四支箭,日本政府希望能复制56年前的奇迹,借奥运东风振兴国内停滞不前的经济。自2013年成功申奥后便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筹备。但自今年2月起,在疫情冲击之下,各方质疑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办的声音。不断刺激着日本政府首脑和东京都行政长官等人的神经。日方一直坚称会如期举办奥运。时不我待,几天后日本首次表明东京奥运有延期举办的可能性。23日上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如果不能以完整的形式举办奥运,那将“不得不考虑延期”。此前一天,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已明确表示,虽不会取消东京奥运,但“延迟举行是一种选项”。不过那时候还没有国家正式宣布退出奥运会,此次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宣布退出,可能会引发更多的国家宣布退出,东京奥运会想要如期开办,确实十分困难。尽管设想了许多状况下的开办,比如没有观众(通过可视媒体观看)下比赛等等,但是,一旦多国运动员不出席,情况就会变得尴尬难收。路透社此前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道,东京奥组委正草拟的方案包括,缩小赛事规模、不设现场观众闭门比赛,押后东京奥运一个月甚至一至两年,并估算不同延期方案的成本。有鉴于此,当地时间3月23日,首相安倍首次松口并表示,奥运如果不能以完整的形式举办,那将不得不考虑延期。

  当然,最终决定权还是在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声明表示,其中一个应对方案是对如期举行奥运的运作计划作出修改,另一方案是更改举行日期。国际奥委会将评估全球卫生状况的快速发展及对奥运会的影响程度,然后作出决定。巴赫22日接受传媒专访时说,改变奥运会举行计划很复杂,不像取消一场足球比赛这么简单,决定要负责任。他强调,取消本届奥运会不公平,会打破成千上万运动员的梦想。并且,奥运会历经100多年的过程,在世界范围内拥有巨大影响力,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利益链条,延期所带来的衍生问题有很多。首先受影响的是广大的运动员。除了训练计划受影响,等到下一次奥运会时,一些优秀运动员或许已错过了自己运动生涯的巅峰期。

  举办国日本也将蒙受巨大经济损失。据估算,日本针对奥运会的筹备已耗资约250亿美元,花费的宣传成本更是无法详细统计。日本社会各界包括一些奥运赞助商都进行了大量前期投资,若无法及时收回成本,可能引发财务危机。日本SMBC日兴证券在3月10日称,如果东京奥运会中止或延期,仅运营费和观看费加在一起,就将损失6800亿日元。日本关西大学则在3月21日公布数据,表示若东京奥运因疫情取消,连同大会筹备费、宣传费及各企业的支出等开支,日本将直接损失3.6万亿日圆(约2500亿港元)。若把因取消奥运而把各文化及体育事业影响计算进去,日本将蒙受4.5万亿日圆(约3150亿港元)的损失。还有,日本东京奥运组织委员会主席森喜朗说,‘东奥延后1年到2年举办,无法保证到时候会场还可以使用’;不光是森喜朗,很多组织委员会干部都认为‘延期举办有困难’。例如用作东奥主新闻中心(MPC)及国际广播中心(IBC)的东京国际展示场,正因为当初在征用时就出现‘国际展示场不足’的问题,就可以预想一旦1年或2年后要重新征用的难度。东京国际展示场通常须在一年半前预约,目前已开始预约2021年8月场地;光是楼地板约11万5000平方公尺的面积,就不容易寻找替代场地。再者,用来举办奥运击剑、角力及帕运等共7个竞赛项目的千叶幕张展览馆,也是相当受到厂商欢迎的展示场地,必须从一年前开始预约,一旦延期要协调相关赛事也有困难。位于东京都晴海地区的选手村,总计有23栋约5600户,预计东奥结束后就要整建出售,2023年3月让住户入住,目前已在贩售部分户数,一旦延期将影响后续交屋。另外,日本职棒与职业足球所使用的场馆,一旦东奥延期,势必得重新协调双方赛事使用时间。

  而对于国际奥委会本身来说,延期除了可能导致奥运会与其他赛事“撞档期”而降低影响力,还极大地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难度。版权转播商的亏损风险也很大。美国娱乐集团NBC环球公司为拿到包括2020东京奥运会在内的4届奥运会全美独家转播权,花费了44亿美元。奥运会延期意味着,该公司在2020年夏季已经售出的广告得全盘调整,还可能面临和其他体育赛事争夺观众的矛盾,将极大地影响他们的收益。国际奥委会也顾及日本的立场和利益,在此前开始商讨东京奥运会的应对方案,包括押后举行,但不会取消。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周日明确表示,2020年东京奥运会不会取消,但由于新型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延迟举行是一种选项。国际奥委会周日举行紧急会议后发声明,指出在全球出现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国际奥委会将详细讨论是否更改原定在7月24日揭幕的东京奥运,但奥委会强调取消本届奥运不会解决到任何问题,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正当IOC苦恼筹划时刻,日本安倍首相送上了会事“延期一年”的提议。安倍恐怕是权衡了各种算计后急于提出的方案,最直接的理由或许是全国“圣火传递”就定在了26日开始,加上日本三连休(20-22日)正值春暖(樱)花开,憋闷一冬的人们纷纷走出来,聚集再度引起了疫情蔓延升温之际,东京都知事昨日已经发出紧急声明,要求都民们不要不急的话宅家最好的呼吁。

  诸如此类的困窘,都极大地考验国际奥委会委员们的勇气和智慧,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分析,若疫情进一步发展而奥运会如期举办,大批游客从3月起将涌入人口密集的东京都,这正是日本境内确诊病例最多的地方,到时疫情恐将更难控制。

  面对史上前所未有的奥利匹克“延期”,原本充满期待、而又内敛的日本社会即刻如沸,出现了各种反应,体育界方面在表示无奈接受的同时,各种项目的运动员均表示在体能和心理方面都需要重振旗鼓,特别是在间隔一年后,参赛选手身体素质和状态都会有各种变化,是否需要重新选拔,其标准怎么衔接等等;政界以国会为舞台再度开始缠斗;经济领域即刻忙于计算损益,修补调整,有计算认为原本可以创出1兆7000亿円经济效果的估算打了水漂,有的眼巴巴地期待一年;服务业则马上惨叫连连,比如有的已经准备了专业练习的场馆设置只得马上拆除,有的酒店已经购置了大量新床,也没有地方容纳,等等不一而足;民众在表示理解之余,最关心的是已经到手的各类入场券是退票还是预案顺延使用?民众在接受多家电视台街头采访时多表示理解,诸如“实属无奈的选择,早点决定,也好进行下一步的应对”、“与其勉强召开,不如选择充裕的条件延后”、“这么严重的疫情,你就是开了,人家(他国运动员和观众)不来的话,怎么办?”、“延迟举办,肯定是有损害,但相比疫情时期举办的风险,还是值得的”等等。专家的意见也是多种多样,总的来说,持肯定意见,认为早点做出决断总比拖而不决有利于对应措置的尽早准备,使得业界尽量减少损失。

  还有专家及电视节目嘉宾表示,即使延长到明年的夏季,但到时候能否如期举行仍令人怀疑,免疫试剂就能开发出来吗?届时人心能否稳定如初。而政界却不都是肯定的意见,国会答辩中,也充满了诘问的往来。对安倍首相为何急于提出延迟方案,有的政党及议员表示怀疑。质疑为何是由安倍首相而不是巴赫会长提出的。而匆忙提出的“延期提案”,是否因为安倍首相和都知事都顾及自民党总裁期满(9月)、都知事选举(7月底)的时机而提出的假公济私的提案。看来,安倍内阁要在任期内实现景气的V型恢复,试图刺激观光和消费的腹案,尽管有了东京奥林匹克大会的延期保证,前途仍然坎坷。东京奥组委宣布今天成立对策总部,负责研究东京奥运会新的举办日期等相关工作。据东京奥组委相关人士透露,奥运会延期举办的追加经费预计将超过 3000 亿日元(约人民币 192 亿元)。但届时的东奥名称还是2020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Here We Go”“我们出发”(IOC新工作组名)。巴赫表示,东京奥运会不晚于 2021 年夏天举行,所有选项都摆在桌面上,包括在 2021 年夏天之前,有委员提议可在明年 4 月召开 “ 樱花 ” 奥运。《华盛顿邮报》对此曾评论称,为了抗击疫情,奥运会的延期难以避免,但也极具挑战,任何将这场“游戏”推迟的尝试都将既“昂贵”又“复杂”,充满痛点。

  尽管如此,但迫于内外形势,对于东京奥运会来说,也许推迟举办较之取消乃至最稳妥的选项。尽管也面临许多需要处理的麻烦,但相比中止或取消所带来的一切前期投入打水漂来说,无疑是好事。主办方日本政府一直仍坚持东京奥运如期举行,但有报道称,东京奥组委正草拟多个延迟奥运的替代方案。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报道,东京奥组委正草拟的方案包括,缩小赛事规模、不设现场观众下闭门比赛,押后东京奥运一个月甚至一至两年,并估算不同延期方案的成本。一旦延期的尘埃落定,所有场馆设施也不会浪费,只需再投入一定的资金维护就可以了,场馆档期问题也可以通过协调优先安排解决。赞助商及服务业前期的巨大投入也不至于打了水漂。各国运动员也可以尽量继续保持状态,除了年龄等受限问题外,多等一年似乎也不是不可接受。甚至一些拟进行的预选赛也可以放到疫情过去之后再打,两全其美。处于进退两难状态的国际奥委会及各方的决择,当然备受考验,最坏的打算莫过于直接取消东京奥运会。

  虽然日本主观上不松口,但客观内外部条件持续恶化,对此不能不有所顾忌。出于对全球疫情蔓延的担忧,最近,一些国家的有关体育组织都呼吁延后本届奥运,反对如期举行。

  截至目前,美国、挪威、斯洛文尼亚、巴西的奥委会和英国田径协会等都表达了希望东京奥运延后的意愿。这些国家的奥委会和体育组织表示,若按期举办可能影响运动员的健康,运动员的训练环境也会受到很大影响,同时无法保证公平。继加拿大与澳洲之后,挪威23日也表态不参加东京奥运会。挪威奥委会表示,在新冠病毒疫情得到控制前,挪威将不会派运动员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相信随后还会有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奥组委会跟进取消参赛,如此一来,体育赛事最忌讳的尴尬,竞技参赛度低的最坏情况就会出现。

  有鉴于此,随着疫情在欧美乃至全球其它地区的蔓延、肆虐,东京奥运将延后到2021年夏季举行,就真的是不得已为之的“上策”了。

责任编辑:张申

疫情安倍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