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中美疫苗同时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到底谁更胜一筹?

中美疫苗同时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到底谁更胜一筹?
2020年03月30日 07:39 观察者网

  原标题:中美疫苗同时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到底谁更胜一筹?

  中美同一天宣布开始疫苗临床试验

  疫苗作为终结新冠肺炎最有力的科技武器,各国都在争分夺秒。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大约有64项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在研项目,其中,中国单独攻关及与他国合作的项目共36个。俄罗斯、以色列、澳大利亚等国家的研究机构也相继宣布了疫苗研发的新进展。德国传媒此前传出,美国总统特朗普试图重金拉拢正研发疫苗的德国药厂CureVac,换取独家专利,确保美国“独享疫苗”,虽然美方矢口否认,但报道惹来德国政界强烈反弹,德国官员强调政府致力确保疫苗研发留在欧洲及德国,欧盟也承诺拨款8500万美元给该公司。

  3月2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罗照辉就表示,跨国问题需要跨国合作,中美在疫情药品研发研制方面都是走在前面的,我们的合作对双方有好处,对人类有好处。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早前公布已完成研发,3月16日获批临床测试。巧合的是,美国国家卫生院(NIH)资助的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 Therapeutics也在同一天宣布展开疫苗mRNA-1273的临床测试。

  目前,军事科学院陈薇院士带领的科学团队与康希诺公司联合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已经获批进入I期临床试验阶段,是眼下这场疫苗研发国际竞赛中,中国代表团里的“种子选手”。

  新冠疫苗首批志愿者讲述接种经历

  对于试验疫苗的安全性,直新闻也采访了新冠疫苗首批志愿者朱傲冰,他在3月19日接种了疫苗。

  朱傲冰对直新闻表示,其实早在2月29日,陈薇院士已经作为第1人接种疫苗,严格来讲志愿者是临床接种的第2批,所以疫苗的安全性早在他们之前已经得到认可,他们的医学专家组团队也有对他进行相应的风险告知,而且在接种疫苗之前他们也进行了非常严格的体检。

  朱傲冰表示,在接种疫苗后,不仅要经过14天的集中隔离,陈薇院士的团队也会对他定期随访,在半年之内,陆续的还要进行5次抽血体检,以确保他们的身体健康。 

  中美防疫合作一直很紧密 目前却很困难

  实际上,从20世纪初至今,作为全球卫生安全重要行为体的中美两国曾多次携手合作,共同应对流行性疾病给国际社会带来的挑战。无论是2003年非典疫情,2004H5N1型禽流感病毒,2009年新型H1N1流感病毒,2013年新型禽流感病毒H7N9,2014年埃博拉病毒,中美的合作从未从未缺位。

  然而,自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美国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中美防疫合作严重受阻。日前《华盛顿邮报》刊发了一篇题为《美国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中卫生合作崩溃》的文章,指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中卫生合作得到培育和发展。战略科学合作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如果我们不能在应对新出现的感染等风险方面开展合作,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疫苗研发 人们就只会记住谁是第一家

  其实对于国际合作研发研制疫情药物,中国一直持开放态度。1月11号,复旦大学张永振教授的团队首个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公布。据媒体报道,在公布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3小时候后,美国疫苗研发公司Inovio实验室当天就在电脑上的基因测序软件里设计出了新疫苗,并宣布最快将于今年夏天开始人体临床试验。这曾被认为是本世纪最快的疫苗研发记录之一。但现在,从走向临床试验的时间来看,这个记录正在被打破。

  3月16日,中美几乎是同步宣布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通常情况下,根据病毒种类和采用技术路径不同,常规的疫苗研发通常需要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几年,所以此消息一出,立刻吸引世界关注,不过,除了巧合的因素之外,外界也似乎隐隐嗅到竞争的味道。

  直新闻专访华大基因CEO尹烨,他表示在科学上或者说在这种生物技术最顶尖竞争上,只有第一没有第二,我们往往能记住第一家是谁,所以中美疫苗同一天进入临床阶段既有巧合的一面,当然也有相互竞争的一面。

  实际上,我国在疫情发生后,迅速成立了科研攻关组,从灭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组亚单位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这五大技术方向,并行推进疫苗研发。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在3月17日介绍说,目前,五大技术方向疫苗研发总体进展顺利,大部分研发团队4月份都能完成临床前研究,并逐步启动临床试验。

  那么中美的研制的疫苗到底有什么不同?

  尹烨解释到:其实美国mRNA疫苗,它就是打一段核酸进去,这段核酸就模仿了这个病毒在人体内的复制过程,它进到人体内就可以进入到细胞,然后在胞浆内就直接工作,合成类似于病毒自然条件下形成的蛋白,进而刺激人体产生对应的免疫抗体。 

  中国的陈薇院士他们利用腺病毒作为重组载体,其实也是带了一段病毒核酸进去,只不过她们给病毒核酸带了一个引路的“大哥”,这个“大哥”是叫做AAV,就是腺病毒,它是把腺病毒改了以后,接上这么一段病毒核酸,这个技术更成熟,但是美国的技术应该说是更前卫。不过不能说更前卫的技术所研制出来的疫苗就一定更有效,因为这个地球上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成功的mRNA上市疫苗。

  美国跨步骤研制疫苗 中国注重安全性保障

  不过,虽然中美疫苗同时进入人体试验阶段,但中国疫苗经过恒河猴等大动物试验的验证。恒河猴跟人一样都属于灵长类动物,用它试验的结果会更真实地反映灵长类动物体内的过程,更接近人类的医学特征。而美国mRNA 疫苗研发则跳过了大动物测试这个步骤。多名疫苗专家表示,大动物实验这个阶段不可少。虽然在小鼠身上可以检测出抗体,但更需要对疫苗的安全性实验数据,比如攻毒实验、免疫原性、长期毒性、过敏原性、生殖系统毒性、长期致癌性等方面进行实验,只有拿到这些结果才能在人体上展开实验。如果连安全性都不能保障,疫苗就失去了意义,这个阶段无法跨越。

  尹烨说:如果这个疫苗打进去,它能产生一个合适浓度的抗体,它有保护作用,但如果产生一个不合适浓度的一个抗体,它甚至还会加重病情,我们管术语叫ADE,叫做一种抗体依赖性增强感染这么一种效应。某种程度上讲,我们无法来评判美国疫苗到底会不会引起后面这些问题,这其实是走了一个捷径,但走这个捷径节省时间的同时,它相对也付出了比较高风险的机会成本。

  疫苗研制并非一朝一夕 美国担心被中国超越

  实际上,1月28日,特朗普曾宣布美国科学家将在12周内,也就是两三个月的时间内研制出新冠疫苗,陈薇院士当时就明确表示,基于团队在2003年非典期间对SARS病毒预防应用方面的突破,以及在自主研发埃博拉疫苗获得成功的科研基础,中国科研人员的速度不会亚于美国。日前,陈薇院士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按照国际的规范,国内的法规,疫苗已经做了安全、有效、质量可控、可大规模生产的前期准备工作。

  而对于特朗普承诺将在11月美国大选之前研发好疫苗,外界则普遍认为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实际上特朗普的“急”也不仅仅是因为大选,要知道,现在美国医疗器械消费占全世界40%。美国占全世界新药开发的80%以上,所以这种情况下,现在美国有些政客很担心在新冠疫苗研发上,美国落后于中国。甚至还有政客呼吁美国的医药企业把药厂转回到美国国内。

  对此,对中美两国卫生领域都很熟悉的尹烨表示,两国还是应该良性竞争、加大合作。美国在化学药上的确是领先的,但在基因技术上,比如说华大的测序仪就已经打破了它的垄断,但是中美这种竞争是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而不要形成垄断。在生物药上我指的是干细胞治疗、基因治疗,包括我们后来的这些抗体药物,包括我们这次的疫苗研发问题上,中国不落后。而且中国我们说人多,病人多,那么临床实验就具备优势。还有其实在美国做很多生物学研究的科学家都是华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相信生命科学、生物药物、包括生物制品,这都是中国目前的机会,也是我们战略新兴产业发展一个重要的升级方向。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是非常希望大家能形成一个良性竞争的结果,是让老百姓都能用得起高科技而高可及的产品。

  来源:直新闻微信公号

责任编辑:郑亚鹏

中美新冠肺炎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