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大法官之死加剧美选举动荡:共和党催促尽快提名

大法官之死加剧美选举动荡:共和党催促尽快提名
2020年09月21日 06:14 环球网

  原标题:大法官之死加剧美选举动荡:共和党催促尽快提名,民主党痛斥“玩弄政治”

  [环球时报记者 林日 任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终于没能撑到改选总统的那一天。在去世前几天她曾对自己的孙女说:“我最强烈的愿望是,我在新总统就职之前不会被取代。”这位自由派大法官也许早就预料到,她的去世将在美国政坛引发另一场大地震。事实上,因为她的去世,拥有9个大法官席位的美国最高法院,意识形态天平更加明显地倾向了保守派。正在苦等“10月疫苗惊喜”的共和党政府,没想到先等到了金斯伯格去世。特朗普一边赞美她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一边正以最快速度敲定她的继任人选。而这一切都在民主党及其支持者中激起了强烈的反弹和悲情,据美国《国会山报》20日报道,在金斯伯格去世后28个小时,民主党在线小额捐赠收入惊人地猛增了9100万美元,创下各时段捐款纪录。“一场高风险斗争迫在眉睫。”英国广播公司(BBC)20日称,金斯伯格的去世给美国总统大选带来了更多不可预测性。

  特朗普称提名“刻不容缓”

  多年担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金斯伯格9月18日因癌症并发症去世,享年87岁。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女性,她是一位坚定的自由派大法官,与特朗普的关系长期不和。2016年夏,她曾经批评当时正在竞选总统的特朗普“是个骗子”“非常自负”,“无法想象特朗普当选总统”。特朗普则反击称,金斯伯格“脑袋一定是被枪打过了!”并催促她赶快辞职。(金斯伯格的传奇人生详见本报今日第四版)

  最高法院目前的组成是保守派比自由派以5比4占多数,金斯伯格去世后,共和党政府很可能用一名可靠的保守派人选来接替她,使得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比例达到6比3。19日,特朗普罕见地发表了一份对金斯伯格不吝赞美的声明:“金斯伯格大法官证明,在同事和不同观点面前,人们可以和而不同。她的观点、包括保障妇女和残障人士在法律上的平等地位等为人熟知的决定,激励了所有美国人和法律界的几代贤能。”

  19日早上,特朗普发推特称,他会立即提名一名新大法官来接替金斯伯格:“我们由选民投票选出,我们掌握大权,得以做重大决定,而长久以来,被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决定就是提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他说:“这是我们的义务,刻不容缓!”

  巴尔的摩大学法学教授韦勒这样描述大法官的作用:“国会参众两院需要2/3的多数票并需要3/4州的批准,才能贯彻民众意愿进行修宪”,“但美国最高法院只需5名终身大法官就能在一项裁决中修订宪法”。《华盛顿邮报》19日报道说,美国保守势力如果在最高法院拥有一个新的超级多数地位,就可能在堕胎权益、移民以及扩大行政权力等议题上占据上风。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为终身制,由总统提名,经参议院同意后任命。而目前参议院是共和党人占多数。参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金斯伯格去世消息公布后,就迅速发表声明说,特朗普提名的任何人选“都将在美国参议院获得投票”。

  目前,共和党与民主党在参议院席位之比为53比47,大多数共和党参议员都支持提前投票,呼吁总统“迅速采取行动”。美媒普遍认为新任大法官将在万圣节前出现在最高法院。但《纽约时报》指出,还不能肯定麦康奈尔有足够选票通过提名。因为共和党籍的缅因州联邦参议员柯林斯和阿拉斯加州联邦参议员默科夫斯基表示,她们反对在距离总统大选如此之近的时候勉强通过一名提名人。为了避免再有党内参议员“叛逃”,麦康奈尔给共和党参议员发了一封信,敦促他们“做好准备”,不要“过早地把自己锁定在一个日后可能会后悔的位置”。

  共和党“出尔反尔”

  与此同时,民主党则竭力反对在此时提名大法官继任人选。以前副总统拜登为首的民主党人,要求共和党人尊重他们已经确立的“先例”。拜登说,任何大法官提名都应在11月3日以后,由选民选出的下届总统来提名。

  据《纽约时报》19日报道,就在4年前,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留下一个大法官的空缺。当时也是共和党人控制参议院,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拒绝为前总统奥巴马的大法官提名人举行确认听证会,这一大法官席位在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前一直空缺。现在轮到特朗普要提名新任大法官了,麦康奈尔就毫不犹豫地启动了“加速办理”的开关,这令民主党人感到忿忿不平。来自佛蒙特州的资深民主党参议员利希对美国公共电台说,“我从未见过这种水平的政治伪善”,“这是出尔反尔,是纯粹的玩弄政治,这会玷污最高法院”。奥巴马19日也在网上呼吁参议院共和党议员遵守他们“发明”的规则:“我们应该按一致性的规则来行事,而不能按何者更方便或对当下更有利来行事。”

  19日,在民主党参议员电话会议上,参院民主党领袖舒默警告称,如果共和党“强行确认”大法官提名人选,他们可能会采取报复行动:“让我明确一点,如果麦康奈尔和参议院共和党人继续推进这一计划,那么明年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了。”一些民主党人认为,如果他们明年能够控制参议院,就会考虑取消少数党用来阻止立法的冗长发言方式,甚至可能促进立法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席位,以抵消特朗普的“非法任命”。

  “新的战线已经开启”

  《今日美国报》19日评论称,在特朗普尚未提名金斯伯格的继任人选之时,民主党和共和党就吵得不可开交,凸显这一空缺对特朗普的重大意义。它给了特朗普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使这位总统可以借此调动选民的积极性,并将选举主题从处理新冠病毒及其后续经济影响的问题上转移开来。“新的战线已经开启,两党都没有浪费时间”,报道称,特朗普和民主党人采取行动,将关于最高法院大法官突然出现空缺的辩论,界定为11月大选的一个决定性问题,双方都指望利用替换金斯伯格这个“分裂性和历史性的进程”,作为激励选民和捐赠者的催化剂。政治观察人士预测,围绕大法官空缺的争论将对两党动员选民和筹集资金的能力产生重大影响,不仅涉及11月3日总统选举,也将影响到争夺参议院控制权的斗争。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布朗说:“我相信投票率将会上升,超过我们此前认为的现代最高投票率。”

  据《华尔街日报》20日报道,由该报和NBC联合进行的最新民调显示,拜登的支持率(51%)依然领先特朗普(43%)8个百分点。一个月前该项民调显示,拜登领先对手9个百分点。特朗普19日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竞选集会上宣布,他将在本周宣布提名接替金斯伯格大法官的人选,他将提名一名女性。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的两个人选包括芝加哥联邦第7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巴雷特和亚特兰大第11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拉戈阿。

  “丑陋的美国选举”。英国《经济学人》称,一场有争议的大选结果将是危险的。如果拜登获得压倒性胜利,大约一半的美国人将感到痛苦。同样地,如果特朗普再次获胜,也有数百万人将会发疯。不论谁赢得胜利,另一方都会抱怨对方“作弊”。许多美国人已经开始担心,11月可能预示着一场暴力冲突和宪法危机,而不是民主的平稳运行。

责任编辑:祝加贝 SN236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