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首次“普拜会”将至,世界可以期待些什么?

首次“普拜会”将至,世界可以期待些什么?
2021年06月10日 20:46 新京报

  原标题:首次“普拜会”将至,世界可以期待些什么?

  当地时间69日,美国总统拜登携“第一夫人”吉尔从华盛顿出发,开启了他上台以来的首次海外行。

  拜登将首先到访英国,间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举行会谈,参加在英国康沃尔举办的七国集团(G7)峰会,然后会见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从英国离开后,拜登将飞往比利时布鲁塞尔,参加北约(NATO)峰会。欧洲之行的最后一站,拜登将于616日前往瑞士日内瓦,参加他此行最受关注的一次会晤——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首次会晤。

  专家分析指出,对于即将到来的“普拜会”,外界期望不应过高,此次会晤双方还是以沟通、试探为主,预计难达成突破性的成果,美俄两国关系短期内也难以得到改善。

2011年,美国副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理普京握手。/IC Photo2011年,美国副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理普京握手。/IC Photo

  “老熟人”碰面,但双方预期都低

  此次“普拜会”并非两人首次见面,而是作为国家首脑的首次会晤。

  事实上,作为“政坛老将”,普京和拜登可以算得上是“老熟人”。据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今年稍早,拜登在致电普京时曾称,“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

  两人的交集可以追溯到2011年。当时,作为美国副总统的拜登曾到访克里姆林宫,和作为俄罗斯总理的普京有过一次重要会面。

  据报道,拜登当时提出要“重启”美俄关系,推动两国关系向前走。但这些努力在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后功亏一篑,两国关系直线恶化。

  但此次会面留下了一句“名言”。据拜登本人回忆,他在这次会面中曾对普京说道,“我看着你的眼睛,但我不认为你有灵魂”。而普京则回视他说,“哦,我们都了解对方”。

  两人今年也曾有过“远程交锋”。今年3月,拜登曾在采访中称普京是“一个杀手”,普京则回应称“我祝你身体健康”,由此引发了两国互相驱逐外交官的风波。

  曾持续报道拜登和普京的《纽约客》记者苏珊·格拉瑟称,在触及两国国家利益等方面,两人都是“冷静的现实主义者”。这一点,从会晤前双方互放狠话,就可见一斑。

  近段时间以来,美俄围绕乌克兰局势、人权、安全等事务频频隔空喊话。双方都表示,不期待这次两国首脑之间的会晤能取得“显著成果”或“突破性进展”。

  BBC报道,就在拜登抵达英国的当天,俄罗斯一法院将和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有关联的3个组织列为“极端组织”。美国国务院随后发布声明对此表示谴责。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所长陈文鑫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近期美俄之间互打口水战可以看出,两国改善关系的政治氛围并不是很好。在美国国内,一些共和党人称拜登与普京会晤是“软弱的表现”,是对普京的一种“奖励”。

  “双方互相表示强硬态度,其实也是想释放一个信号——虽然要见面,但我们不会在某些问题上让步。这样也是为了在之后的正式会晤中掌握主动权。”陈文鑫表示。

瑞士日内瓦,俄美首脑会晤地。/IC Photo瑞士日内瓦,俄美首脑会晤地。/IC Photo

  讨论议题多多,但“沟通、试探”是核心

  虽然美俄双方都已表示不期待有“突破”,但首次“普拜会”仍然备受关注。

  CNN报道,拜登和普京的此次会晤预计将涉及多个议题,包括美国和俄罗斯的双边关系、美国近期频频遭遇勒索软件攻击、所谓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年和2020年大选”,以及涉及人权的俄罗斯反对派纳瓦利内、白俄罗斯迫降客机抓捕反对派等事宜。

  在地区冲突议题上,拜登预计将提及乌克兰、叙利亚问题。在全球议题上,预计两人将商讨抗击疫情、战略核稳定等话题。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姜毅指出,美俄之间的关系持续恶化,几乎处于冷战以来最糟糕的时期,其核心在于地缘政治上的分歧。

  “近些年来,美俄双方都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压力,因此都把对方视为自己主要的敌人和对手。这也是为何现在很多人重提美俄‘新冷战’的概念。”姜毅表示。

  在这样一个复杂混乱、双边关系问题重重的背景下,美俄首脑举行会晤,实际上是希望借此进行沟通,以了解对方的政策、试探对方的底线。“所以说,沟通和试探,可以算是这次会晤真正的主题。”姜毅称。

  拜登的表态印证了这一点。据BBC报道,69日,拜登在抵达英国米尔登霍尔空军基地后表示,“下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时,我将传递明确信息,让他知道一些我想让他知道的事”。

  他强调,希望恢复“美俄关系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但是“如果俄罗斯政府做出伤害性举动,美国将以强有力且有意义的方式做出回应”。

  陈文鑫也认为,这次美俄两国首脑会晤的象征性意义更大一些,双方更重要的是提出自己关切的问题、表达自己的立场,因此,预计双方不会达成什么非常具体的成果。“但如果说在某个具体议题上能达成一些成果,我觉得可能是军控问题。”陈文鑫指出。

  在美国和俄罗斯先后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后,这两个核大国之间仅剩的一个国际军控条约就是《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国际社会面临着军备竞赛的风险。陈文鑫认为,两人会谈中预计会重点谈到军控问题,包括商讨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可能性,以及是否应该把中国等国家纳入这些条约等。

当地时间6月9日,拜登和吉尔抵达英国康沃尔。/IC Photo当地时间6月9日,拜登和吉尔抵达英国康沃尔。/IC Photo

  首脑见面很重要,但美俄关系难缓和

  本世纪以来,美俄关系起起伏伏不断。美媒指出,美国过去的几任总统在任期开始时,都曾试图和普京寻找更多的共通点,如在军控、反恐等领域,以推动双边关系的发展。

  2001年,小布什和普京会晤后曾留下一句“名言”。他表示,第一次见到普京就被他的眼睛吸引住了,“我通过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的灵魂”。但当时还是参议员的拜登曾表示,“我不信任普京”。

  到了奥巴马时期,他曾试图“重启”美俄外交关系。2009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给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一个黄色的盒子,上面有一个红色的“重启”(reset)按钮,标志着两国关系的提升。但是,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之后,两国关系迅速恶化。

  特朗普上台后,美俄关系并未好转,但特朗普本人曾多次表达对普京的喜爱。两人2018年还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了会晤。

  进入拜登时代,两国关系陷入紧张。过去不到半年时间内,制裁、驱逐、对骂几乎成了两国关系的核心。

  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指出,事实上,20年之后,拜登仍然不信任普京,他也不会像奥巴马时期一样试图“重启”两国关系,而是努力寻求一个“稳定且可预期”的美俄关系。

  姜毅认为,在当前的背景下,美俄首脑举行会晤还是有其价值的,因为双方见面才能有起码的沟通和了解,才能够共同讨论某些问题,更重要的是管控危机,避免出现擦枪走火的失控局面。

  “美俄之间保持对立和对抗,缺少大国之间的合作,双方在很多热点问题上呈现出对立的态度,这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一些热点问题愈发地复杂难解。”姜毅指出。

  所以,拜登上台之后,虽然仍会延续遏制俄罗斯的基本政策,但他也在寻找美俄双方可以对话和合作的领域——这次会晤就是一种尝试,只是最后结果如何尚且不好说。“不过,不要期待一次会晤就能够改善当前的美俄关系。”

  事实上,拜登上台之后就开始对美国的全球战略进行重新评估,包括其中东战略、亚太战略以及对华、对俄战略。在经过过去几个月的评估后,预计拜登政府的全球战略基本上快要成形。

  陈文鑫指出,当前世界进入一个大国竞争时代,但是美国在处理大国关系的时候,很多时候仍然在延续“冷战思维”,也就是非常关注美俄中大三角。

  “在美国看来,目前中美关系处于一个历史低谷期,那么它就应该和俄罗斯缓和关系,以免同时面对两个强大的对手。”陈文鑫说。据他介绍,从特朗普时期,美国战略界就在呼吁改善和俄罗斯的关系,因为他们将中国定位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他们希望缓和和俄罗斯的关系,从而在与中国的博弈中获得更加主动的地位。

  进入拜登时代,美国对于普京的看法并未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甚至于相比共和党人,民主党人对于普京的不满是更加严重的。

  “不过,出于大国竞争、大国平衡的考虑,拜登政府可能会暂时搁置一些分歧,调整对俄战略,寻求一些能够对话合作的可能性。俄罗斯对美国的看法也是一样的,他们也希望俄美关系有一些缓和,两国能有一些合作。只是,两国之间的矛盾是根深蒂固的,双方关系很难发生根本性的改变。”陈文鑫说道。

  文/谢莲

点击进入专题:
美俄关系

责任编辑:赖柳华 SN244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