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环保律师打赢石油巨头却获刑,这就是美国的“司法公正”?

环保律师打赢石油巨头却获刑,这就是美国的“司法公正”?
2021年11月04日 18:53 新浪新闻综合

  原标题:环保律师打赢石油巨头却获刑,这就是美国的“司法公正”?

  来源:环球人物

  30名诺贝尔奖得主联名签署了一封请愿书,里面写道,“雪佛龙的策略就是通过操纵于己有利的司法系统,将对手千刀万剐。其目标就是恐吓和搞垮环境污染的受害者和为他们维权长达数十年的律师。”

  |者:郑敖天

  被法院软禁家中813天后,美国人史蒂文·唐齐格终于可以离开自己纽约的公寓。在外面等待他的不是自由,而是美国联邦监狱的铁窗。

·唐齐格·唐齐格

  2021年7月26日,美国纽约南区法庭判决前环保律师唐齐格“蔑视法庭”罪名成立,监禁6个月。在过去的28年里,他一直为厄瓜多尔原住民向美国能源巨头雪佛龙公司争取权益,竟因触犯对方的利益,沦为美国司法系统的阶下囚。

  唐齐格在入狱前接受了英国卫报的采访。他表示,雪佛龙把自己当作杀鸡儆猴的工具,用来威慑整个律师行业。

  一场迟来的正义

  唐齐格1961年出生于美国佛罗里达州,他的母亲是一名社会活动家。年少时,他常陪同母亲参加公益活动受母亲影响,他幼小的心里种下了帮助弱势群体的种子。

  最初,唐齐格从事过几年记者工作,曾就职于美国合众国际新闻社等多家新闻机构。写报道的同时,他也很关注社会新闻事件,曾为在美国的古巴人提供法律援助。在做了三年记者后,他考入哈佛法学院。

  一天,唐齐格在法学院的一位厄瓜多尔裔同学告诉他,多年前,一家美国石油公司在厄瓜多亚马逊雨林地区过度开发石油,向亚马逊河排放大量有毒废水和钻井液,给当地造成“灾难性”的毁坏,当地原住民为此与石油公司展开了多年的诉讼拉锯战。

  唐齐格听后,对此事很感兴趣,并于1993年前往厄瓜多尔一探究竟。到了当地,眼前的景象让他极为震撼:道路和河水被大量的原油覆盖,赤脚的原住民儿童在原油里嬉戏打闹。

·唐齐格(右一)向厄瓜多尔原住民了解情况。·唐齐格(右一)向厄瓜多尔原住民了解情况。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一家名为德士古的石油公司。

  1964年,德士古的勘探队在厄瓜多尔发现油田,随即与当时受美国支持的厄瓜多尔军政府签订协议,获得油田开采权。据不完全统计,该公司在这里共开采了价值约250亿美元(1美元约合6.4元人民币)的17亿桶原油。

  然而,和许多开在南美国家的美国公司一样,德士古只顾开发有巨额利润的石油,对当地的环境保护和原住民生活置之不理。据环保组织提供的数据显示,自1972年开始开采至1990年撤离当地,德士古在当地累计排放近180亿加仑有毒废水,泄露了近170亿加仑原油,并遗留了大量有毒钻井液。

  这些有毒工业排放物在未经处理的情况下,排放进亚马逊河的各个支流。亚马逊河是当地生态系统的“生命线”,也是沿岸原住民生活的主要水源。废料污染了农作物,导致家畜死亡,使得当地癌症患病率上升。同时,德士古的开采还给当地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大量依赖传统农业生存的农民失去了土地。

·1998年,厄瓜多尔原住民展示被石油污染的河水。·1998年,厄瓜多尔原住民展示被石油污染的河水。

  结束对厄瓜多尔的实地考察后,唐齐格与同行的几位律师代表3万多名厄瓜多尔当地人,向德士古提起诉讼。

  但由于当时的厄瓜多尔政府对石油工业有着极大依赖性,与德士古合作的石油出口占其年收入的一半以上,此案在厄瓜多尔本国很难得到公正解决,最终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2001年10月,德士古被雪佛龙公司以390亿美元收购。雪佛龙方面急于解决这个烫手山芋,竟宣称德士古在离开厄瓜多尔时已经完成对所有污染物的处理,并以此为由拒绝对厄瓜多尔人进行赔偿。当时,雪佛龙还顾虑到若此案在美国审理会对自己不利,特提出申请,让此案在厄瓜多尔审理。

  哪知,雪佛龙的算盘打错了。2006年,拉斐尔·科雷亚就任厄瓜多尔新总统,大力支持对此案的调查。于是,在唐齐格和其它环保人士的积极推动下,厄瓜多尔方面在2011年裁定雪佛龙罪名成立。

  按裁决,雪佛龙须赔偿大约95亿美元,其中60亿美元用于清理遭污染土壤和水源;14亿美元设立医疗系统;8亿美元用于护理癌症患者;其余部分用于恢复原生植物物种、建立供水系统和弥补当地文化所受破坏。

  雪佛龙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厄瓜多尔最高法院在2013年维持原判。

  反转再反转的案情

  唐齐格为厄瓜多尔人争取权益的努力,似乎有了结果。当时有媒体报道,如果雪佛龙“认账”,这将是“史上最大宗环境污染诉讼案”。但败诉的雪佛龙并就此罢休,这个“迟来的正义”也让唐齐格成为了对方的“眼中钉”。

  早在厄瓜多尔法庭判决之前,雪佛龙就已做好将“法律战场”转移至美国的准备。对其而言,美国的司法系统“更利于自己”。雪佛龙随即展开一系列疯狂的抹黑行动

  据波士顿邮报等多家媒体报道,雪佛龙在2009年放出厄瓜多尔司法系统存在严重腐败的信息,还称当地的环境污染是厄瓜多尔政府在德士古撤离后造成的。

  2011年,雪佛龙起诉曾帮助厄瓜多尔原住民打官司的唐齐格等几位律师,将他们告上美国法庭,指控律师们通过贿赂和伪造证据的方式,影响厄瓜多尔法庭的判决。

  雪佛龙在法庭上称,找到了一位名为格拉的厄瓜多尔前法官,他承认自己和部分同事在当年的审讯过程中收到了贿赂,此人还指出主审法官桑布拉诺也收受了贿赂,他将一份存有提前写好的判决书U盘交给了桑布拉诺。事实上,格拉在2015年承认在美国人的面前撒了谎。

·厄瓜多尔前法官格拉。·厄瓜多尔前法官格拉。

  尽管格拉在庭审时没能提供那个U盘,也未向法庭提交其它证据,审理该案的美国法官刘易斯·卡普兰仍认为,格拉的证词是真实的。

  2014年3月,在没有陪审团的情况下,卡普兰做出裁决,以欺诈、贿赂、干扰证人等为由,裁定厄瓜多尔最高法院此前在环保维权案上的判决无效,雪佛龙不需要支付罚款。同时,卡普兰还裁定唐齐格在此案中存在犯罪行为,要求他将存有客户私人信息的电脑和手机交给雪佛龙公司进行调查。

  唐齐格不肯让维权的厄瓜多尔人信息落入雪佛龙公司手里,始终拒绝提供手机和电脑。卡普兰见此招不见效,就裁定唐齐格犯有藐视法庭罪,要求纽约南区检察官对其进行公诉。可检察官拒绝了这个要求。卡普兰又选择了一家与雪佛龙有过合作的私人律师事务所对唐齐格进行公诉。

 ·法官刘易斯·卡普兰。 ·法官刘易斯·卡普兰。

  如此偏袒雪佛龙,卡普兰遭到舆论质疑。

  唐齐格的案子还没审完,卡普兰就被媒体曝出,在案件审理期间持有多笔雪佛兰公司投资的基金,还在一个活动上称赞雪佛龙是“在美国经济中发挥极重要作用的公司”。

  “严重欠缺公平公正”

  眼看自己晚节不保,卡普兰就把该案转到另一位法官洛蕾塔·普瑞斯卡的手中,而此人在美国司法系统中也是名声不佳。

·法官洛蕾塔·普瑞斯卡·法官洛蕾塔·普瑞斯卡

  因在多件案件审理中过于偏向大企业,有新闻网站称普瑞斯卡是“1%精英最喜欢的法官”。同时,她还是美国右翼游说团体联邦党人学会的资深顾问,雪佛龙公司是该学会的最大捐赠者之一。

  有了这层关系,普瑞斯卡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唐齐格。

  态度强硬的她不但坚决认为唐齐格有罪,还多次拒绝唐齐格的保释和暂时外出申请。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暴发后,普瑞斯卡又以此为理由,多次拖延对唐齐格的审判,导致唐齐格在家被软禁长达813天,此前美国因等待审判而被软禁的最长时间记录仅为80天。

  雪上加霜的是,2018年,唐齐格的律师资格又毫无缘由的被律师协会取消。他的律师说,此决定是为了将“威胁到雪佛龙和化石能源巨头”的唐齐格彻底踢出律师队伍。

  正如后来由30名诺贝尔奖得主联名签署的一封请愿书中所写,“雪佛龙的策略就是通过操纵于己有利的司法系统,将对手千刀万剐。其目标就是恐吓和搞垮环境污染的受害者和为他们维权长达数十年的律师。”

·唐齐格被监禁时一直带着电子脚铐。·唐齐格被监禁时一直带着电子脚铐。

  2021年7月26日,普瑞斯卡宣布唐齐格六项蔑视法庭罪成立。3个月后,她宣布对唐齐格施以顶格处罚:6个月有期徒刑,并要求唐齐格在10月27日准时向联邦监狱报到。

  虽然普瑞斯卡在宣判书中表示,该判决结果与唐齐格和雪佛龙之间的法律纠纷没有关系。但在外界看来,她的这一举动与卡普兰宣布厄瓜多尔法院判决无效后,特地表示自己对厄瓜多尔法院“没有不敬”的言行如出一辙。

  普瑞斯卡对唐齐格的不公判决未能得到美国媒体的报道,其入狱的消息更是被无视。但国际社会依然关注到了此事。

  今年9月,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命、独立法律专家组成的一个工作组发布了一份报告,对唐齐格在美国受到居家软禁两年多一事表示震惊,认为这俨然是“对其作为原住民代理律师所做工作的报复”,并称此案中美国法官的表现“严重欠缺公平公正”。

  唐齐格和他的支持者们也没有被雪佛兰与美国司法系统的“不耻勾当”打倒。入狱当天,唐齐格在社交网站发布个人声明:“我们会挺过去。他们把我逼进监狱,反而恰恰证明了我们之前的工作有价值。”他表示,尚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被要求服满整个刑期,但他坚持自己是无辜的。

  他还附上了一张与儿子拥抱告别的照片,鼓励支持者们通过探监、电话和电子邮件来与自己保持联系。

·唐齐格去监狱前与儿子拥抱告别。·唐齐格去监狱前与儿子拥抱告别。

  与此同时,唐齐格的支持者们也在美国国会前举行集会,要求总统拜登和美国司法部介入此案,重新展开调查。但愿唐齐格能等来属于他的正义。

责任编辑:王珊珊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