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从芬兰湾开始:听普京上历史地理课

从芬兰湾开始:听普京上历史地理课
2022年06月19日 09:30 新民周刊

  普京自己也从俄罗斯历史地理宝库中大力吸收了营养,采取了和彼得大帝相似的国家战略。

  文 | 王泠一

  6月12日是俄罗斯国庆日!在俄“特别军事行动”持续推进的当下,俄罗斯全国主要城市都在隆重纪念自己疆土的主要奠基人彼得大帝。6月9日,正值彼得大帝诞生350周年。俄罗斯举行了盛大的多媒体展览,莫斯科、圣彼得堡的大型公共汽车车身上也印着他的头像和格言。而这天在同俄罗斯青年企业家代表座谈中,俄罗斯总统普京当了回历史地理课老师。

  俄罗斯总统普京出席彼得大帝诞生350周年庆典活动

  普京是彼得大帝历史功绩的推崇者,曾多次表达过——其信念的重要来源之一就是彼得大帝的锐意改革,和对俄罗斯核心国家利益的捍卫。此番普京在给本国年青人的授课中,着重讲解——彼得大帝在曾经长达21年的北方战争中收复了固有领土,并巩固了俄罗斯主权。具体而言:当时背景是彼得大帝为俄罗斯建立了新的首都即圣彼得堡(苏联时期称列宁格勒),但欧洲国家没有一个承认这片领土属于俄罗斯而认为是瑞典势力范围!只是俄罗斯最终获胜!

  莫斯科地铁站内彼得大帝涂装列车前的中世纪着装士兵

  俄罗斯艺术家们尊敬的彼得大帝最新画像

  普京的这堂历史地理课,俄罗斯青年企业家代表的学习心得肯定很丰富。不过,再丰富也比不过北约及其主要成员国和正在谋求加入北约的芬兰和瑞典等相关领导人。正值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举行,一些相关国家重要智库的高级研究人员也同笔者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我们在探讨中客观地认为:缺乏良好的出海口是俄罗斯地缘结构环境所存在的先天性缺陷。俄罗斯很容易被战略对手封锁围堵,从而导致自己被孤立于国际体系之外。

  历史上,英国、德国、瑞典及其附属芬兰都曾经是俄罗斯的战略对手,现在换成了北约和美国挑唆中的波兰等国。打开欧亚地图,从表面上看俄罗斯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有出入海洋的通道。然而——

  北方的北冰洋航线,由于常年封冻而导致利用价值偏低;

  位于西部的波罗的海通道,随着苏联解体,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的独立,已经使得俄罗斯只剩下芬兰湾一隅的出海口,何况这三国也已站在了俄罗斯战略核心利益的对立面;

  南方的黑海通道,由于北约成员国土耳其扼守着黑海海峡的门户,也大大降低了其战略意义;

  东面的俄罗斯远东出海口,同样面临美国的封锁。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明确反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

  俄罗斯的人口和核心经济带三百年来主要集中分布在其欧洲的国土上,所以位于俄罗斯国土西部的波罗的海和黑海——理所当然是俄罗斯参与国际航运的生命线。

  然而,俄罗斯在波罗的海和黑海的出海口其实都不是外海出海口,属于内海或半内海港口。俄罗斯商船队要通过波罗的海和黑海进入大西洋参与国际航运贸易,就必须通过别国领海。从这个角度来研判的话,所谓的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是封锁不住目前的中国商船队进入太平洋的;而俄罗斯的出海口环境却显得十分地不友好。事实上,俄罗斯在西边外部环境中所面临的还远远不只是出海口被锁住的战略难题,更面临着以美国为主导的北约成员国的军事围堵、进攻型战备挑衅、直抵俄罗斯家门口的武装力量新威胁和各种政治与所谓道义上的新孤立。可以说,当波兰、捷克等二战后苏联的卫星国和立陶宛等苏联加盟共和国都站队反俄罗斯阵营,俄罗斯已经退无可退,如同一个剑客的胸膛前面临着嗜血的一排刺刀,最要紧的就是保护咽喉!

  芬兰湾北岸的芬兰城市处于高度繁荣景象,居民们强烈要求政府保持国家中立的外交政策

  对眼下的俄罗斯来说,这咽喉无疑就是芬兰湾!芬兰湾作为波罗的海东部战略海湾,位于芬兰、爱沙尼亚和俄罗斯之间。芬兰湾形状细长,面积约3万平方公里;东西长约400公里,平均水深为40米,入口处宽70公里、中部最宽处130公里;南北19~128公里,北岸陡峭、曲折、多岛屿,东岸和南岸则地势低平;湾内航线纵横,且有涅瓦河、纳尔瓦河和塞马运河等注入。始建于1703年的历史名城圣彼得堡,就是基于芬兰湾出口导向而构筑在涅瓦河口。1712年彼得大帝迁都圣彼得堡,一直到1918年的二百多年时间里,这里都是俄罗斯经济、政治、外交和文化的中心区域。马克思对于彼得大帝迁都此地的历史意义和战略价值,曾有过精辟的分析即“这个帝国的外偏中心从一开始就表明:一个圆周尚有待于划定”!

  圣彼得堡依托芬兰湾,发展成为俄罗斯经济中心城市

  6月9日普京的历史地理讲座,立即让北约成员国及谋求加入北约的瑞典、芬兰开始重温芬兰湾的故事。其实,早期的北欧史就是一部海盗史,瑞典事实上也曾经长时期地奴役着芬兰。1700~1721,俄罗斯为争夺波罗的海及其沿岸地区与瑞典进行战争。这场被欧洲历史学家称之为北方战争者,其爆发理由简洁地说就是:俄罗斯一方需要芬兰湾水域的自由航行权,并通过芬兰湾进出波罗的海,更进一步与当时主要集中在西欧、南欧的诸多发达国家进行贸易往来。但是另一方瑞典则要永久性地保持对芬兰湾的绝对霸权,并经常性地武装掠夺俄罗斯商船队——事实上也就是国家鼓励的海盗行动。于是为了生存发展权和出海贸易权,彼得大帝不惜一战,且成为了对波罗的海传统霸主瑞典的一场持久战。此战,俄罗斯赢得了芬兰湾!

  芬兰湾一旦被封锁,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商船就无法出入波罗的海

  对于俄罗斯赢得芬兰湾,马克思的评价是高屋建瓴的——“波罗的海诸省,单是从它们的地理形势来看,就自然属于任何控制着它们背后的土地的国家。总之,彼得至少在这个地区只是夺得了对于他的国家的正常发展所绝对必需的东西。从这个观点看来,彼得大帝只是想通过他对瑞典的战争建立一个俄国的利物浦,并赋予这个俄国的利物浦一条不可缺少的沿海地带”!果然赢得了芬兰湾后,俄罗斯商船队即可抵达欧洲任何港口并建立直接贸易关系!

  俄乌冲突爆发后一百多天,俄罗斯石油运输船队天天安全通行芬兰湾

  北方战争之后,瑞典逐渐退出了争霸海洋的大国行列。不过,俄罗斯对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的占领和经营一直到18世纪末才最终实现。之前的统治并不显得牢固,芬兰也总是在见风使舵。拿破仑争霸欧洲时期的1809年,俄罗斯再次击败瑞典并占领了芬兰。瑞典被迫承认芬兰大公国的独立,芬兰大公由俄罗斯沙皇兼任。这样芬兰也就从瑞典领土成为俄罗斯的附庸国。此后的一战、二战期间也出现过多次反复,但包括列宁和斯大林,在国防和经济战略中,一直恪守芬兰湾俄最核心的底线。这条底线,北约在拱火乌克兰的同时也一直挑衅并刺激着俄罗斯的神经。如制约俄罗斯的所谓议题中,总有北约成员国提出直接封锁芬兰湾!

  这方面最为起劲的就是曾经的苏联加盟共和国爱沙尼亚,其还号称是全球人均援助乌克兰军火最多的国家。该国位于波罗的海东岸和芬兰湾南岸,南面、东面分别同拉脱维亚和俄罗斯接壤;总面积有四万五千多平方公里,主体民族为爱沙尼亚族、总人口132万。无论什么角度看,爱沙尼亚都是一个实力薄弱的小国。其历史上多次被普鲁士、丹麦和德国侵占,也曾长期遭到瑞典、丹麦和波兰的瓜分。彼得大帝时期,该国被纳入俄罗斯版图。苏联解体,爱沙尼亚宣布独立。此后于2004年3月加入北约,同年5月加入欧盟,2011年1月加入欧元区。爱沙尼亚等波罗的海三国直接加入北约,使得俄罗斯的战略生存空间受到了明显的压缩!

  爱沙尼亚总理卡拉斯一度对俄罗斯姿态强硬

  俄乌战争爆发后,爱沙尼亚政府一度很高调地站在反俄前沿!如其女总理卡拉斯竟然敦促欧盟主要大国领导人停止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要消弱俄罗斯的国家存在感,让普京真正感受到自己在被孤立。她声称,其政府的三分之一预算被用来援助乌克兰,这自然引发联合执政党派的极度不满。其国内媒体就质询:为什么挪用建设幼儿园的经费,去换取四辆轻型坦克来援助腐败的乌克兰西部军队、投入所谓的基辅防御;何况这四辆看上去极为“薄皮”的轻型坦克,还被乌克兰的下级军官和社交媒体多番嘲讽。但在516日,爱沙尼亚允许北约在其境内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距离俄罗斯边境只有60多公里,直接威慑到芬兰湾的俄罗斯航线!针对西欧国家担忧的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状况,卡拉斯扬言“汽油虽贵,但自由无价”,66日,英、法、德、意四国政府都已经表示对俄展开外交斡旋,有必要尽快实现新一轮的和谈。甚至法国总统马克龙还务实地提出了——俄乌冻结现成交战区域的俄罗斯感兴趣议题。然而,出访伦敦的卡拉斯表示坚决反对,且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继续提议和芬兰一起控制住芬兰湾、切断俄罗斯石油的外运通道。这番言论,自然引发俄罗斯不满!

  爱沙尼亚在地缘关系中的位置

  俄罗斯议员们翻出一系列的历史协定,要从法理上论证爱沙尼亚从苏联独立出去的无效。即爱沙尼亚等波罗的海三国31年前并没有举行独立公投,加上其它程序上的漏洞,从根本上和宪制上说,这三国当时从苏联和现俄罗斯联邦的国家行政版图的划出是有问题的!换言之,在普京举办69日的专题历史地理讲座之前,俄罗斯议员们已经进行了系列的备课并涉及芬兰湾课题!

  奥兰群岛处于相邻各国的关键海域

  而普京的历史地理讲座主要内容经俄罗斯媒体公布后,立马在相关国家高层产生了寒蝉效应。爱沙尼亚政客停止了封锁芬兰湾的叫嚣,在其境内投入演习兵力的英国呼吁各方保持对话。同时,位于瑞典和芬兰之间处于自治地位的奥兰群岛前景问题立即浮上了水面。这里居住着3万拥有芬兰国籍的人,却是瑞典族,他们靠旅游业、特色渔业和芬兰湾导航服务为生。奥兰群岛历史上曾经是俄罗斯领土的一部分,根据有关方缔结的谅解条约——不能在具有战略意义的这些岛屿上部署军队或设置防御工事。

  奥兰群岛是波罗的海海域著名的国际旅游胜地

  大型邮轮正进入奥兰群岛的玛丽港,6月即开始进入当地旅游旺季

  为了维护自己的生存环境和经济发展权益,奥兰群岛居民坚决反对芬兰政客结束非军事化的设想。而芬兰智库要员却声称这里是其国防的阿喀琉斯之踵。普京开讲历史地理讲座之后,居民们就明白一旦芬兰加入北约、就会有政客在此兴建要塞,而俄罗斯就可能断然“收回”群岛并使原先优裕的生活变得不确定。芬兰顿时处在火山口上!

  5月,在达沃斯论坛上,基辛格率先提出以土地换和平的俄乌和谈新设想

  普京老师的历史地理讲座,俨然成为确保芬兰湾航运安全的屏障。差生们都听懂了、惊醒了!69日,芬兰西南的奥兰瑞典语自治区正举行成立百年庆典。但芬兰总统在晚会开场前突然离开,瑞典国王夫妇也在开幕后很快离开。随后,瑞典声称因土耳其质疑、不追求迅速加入北约而芬兰顺势附和,声明绝不会要求单独加入北约而坚持和瑞典联动。更滑稽的是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612日在芬兰出席活动时突然声称:俄乌之间实现和平是很有可能的,关键是乌克兰愿意为和平付出多少代价其中,土地换和平会是停战谈判最艰难却是最主要的议题。其观点和法国总统马克龙、美国外交元老基辛格高度一致,美国总统拜登和其智囊团队也迅速反应说乌克兰有权作出自己的决定。如此看来,芬兰湾也就安全了!

  北约秘书长在芬兰的演讲中认为,土地换和平是必要选项

  让笔者感慨的是:612日,也是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40周年华诞。记得当年在母校求学时,曾经聆听过中国历史地理学科的泰斗谭其骧先生的教诲。核心意涵是掌握好历史地理元素,关键时刻就能够捍卫国家和民族权益!如今在笔者看来:普京自己也从俄罗斯历史地理宝库中大力吸收了营养,采取了和彼得大帝相似的国家战略。即南向安抚土耳其确保黑海通道稳定,且土耳其迄今都愿意为俄乌和谈付出努力且质疑瑞典、芬兰加入北约的合理与合法性;北向直接抵御、软硬兼施地抗衡来自波罗的海的战略威胁,确保了芬兰湾咽喉和俄罗斯海上原油出口生命线的核心安全利益!而重温历史地理,似乎刚开始!

点击进入专题:
今日国际热闻0619

责任编辑:祝加贝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