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他们叫喊着让美国“发动内战”

他们叫喊着让美国“发动内战”
2022年08月22日 17:55 环球网

  “内战”“杀死所有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探员”“暗杀司法部长加兰”——自从8月8日FBI对前总统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进行搜查后,美国互联网上就充斥着鼓动内战的帖子。“从我的监控来看,这是一场‘洪水’。”全球反仇恨和极端主义项目联合创始人贝里奇这样说。

  《环球时报》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在鼓动内战的“浪潮”中,起到关键推波助澜作用的是一些极右翼社交软件和网站、“白人至上主义”组织,以及保守新闻节目主持人和共和党议员等,而这些网站和人士很多都和国会山骚乱有关。

2020年11月7日,美媒预测拜登大选获胜后,特朗普支持者在 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市游行示威,有人携带枪支。  2020年11月7日,美媒预测拜登大选获胜后,特朗普支持者在 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市游行示威,有人携带枪支。

  有人呼吁“子弹上膛”

  “子弹上膛!”FBI对特朗普进行“抄家”后,网民“休雅西克”发出的帖子很快登上美国“热搜”,而他发帖的平台正是被英国《金融时报》称为“极端言论磁石”的“爱国者。赢”论坛。

  该论坛自称是“献给特朗普永不落幕的集会”,是支持这名美国前总统最有名的网络平台之一。

  “爱国者。赢”的前身是2015年创建于美国社交平台Reddit的一个分论坛。

  这个名为“r/The_Donald”的分论坛因宣扬阴谋论、种族主义言论而“出名”。

  2020年6月,该分论坛因为违反Reddit规则被“封杀”,之后特朗普的支持者创建“唐纳德。赢”(thedonald.win)论坛,承接“r/The_Donald”此前的用户。

  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年底,“唐纳德。赢”在美国所有网站的访问量排名中位列第464位。巅峰时期,该网站每天的访问量超过100万次。

  据《华盛顿邮报》等美媒报道,“唐纳德。赢”论坛在煽动、策划国会山骚乱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冲击国会山事件发生几个星期前,该网站上关于如何建造绞刑架来绞死或恐吓“不忠诚”国会议员的帖子不胜枚举。

  有人在该论坛上建议网民携带枪支进入华盛顿,还告诉他们如果将抗议变成枪战,应该携带多少弹药。

  有人在“唐纳德。赢”论坛上分享了美国国会大厦地下隧道系统示意图。

  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唐纳德。赢”改名为“爱国者。赢”。

  小众社交媒体成怒火发泄地

  除了上述论坛外,社交软件“真相社交”也成为海湖庄园事件发生后,特朗普支持者发出“怒吼”的主要阵地。

  就在FBI对海湖庄园进行搜查时,特朗普在“真相社交”上发文称,自己的“美丽家园正遭到大批FBI特工的围攻、突袭和占领”。

  他的帖子很快让其支持者对FBI怒不可遏,同时推高了“真相社交”在苹果应用商店的下载排名。

  “真相社交”是特朗普自己推出的社交软件。

  国会山骚乱后,特朗普被脸书等主流社交媒体“封杀”,于是在今年2月21日正式推出这款类似于推特的社交软件以及同名网站,对抗“大型科技公司暴政”。

  该软件在推出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遭遇技术问题,导致用户较少。在今年6月前,特朗普也很少在该软件上发文。

  美国《时代》周刊称,今年6月,特朗普在“真相社交”上连续发表关于国会山骚乱听证会的帖子,导致该社交软件的下载量大增。

  特朗普在“真相社交”上的发帖主题通常是“选举舞弊”,此外也涉及约翰尼·德普离婚案、国会中期选举等话题。

  截至8月19日,特朗普在“真相社交”上的粉丝量已经超过390万,然而相较于他此前在推特上的8000多万粉丝,这只是一个零头。

  在海湖庄园事件后,除了“爱国者。赢”和“真相社交”外,许多特朗普支持者转向Rumble、Gettr等小众网络平台发泄他们的愤怒。

  这些网络平台还存在合作关系。

  “真相社交”与Rumble签订合同,后者负责“真相社交”的部分运营工作。

  “青蛙军”等保守组织:内战迫在眉睫

  在网上呼吁美国进行内战的,基本都是极右翼人士,而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来自诸如“青蛙军”和“骄傲男孩”等保守组织。

  在这些组织的社交媒体聊天群中,不少人表示“内战迫在眉睫”。

  2017年,“佩佩青蛙”受到美国另类右翼的极大欢迎,而一些极端主义者将“佩佩青蛙”略做修改,变成“青蛙军”的代表图案。

  非政府组织反诽谤联盟的网站信息显示,“青蛙军”是由另类右翼人物组成的松散网络,反对移民、全球主义、同性恋以及女权主义,其意识形态比其他“白人至上主义”组织更微妙,试图通过与“基督教”和“传统”价值观的结合,使自己更加主流。

  讽刺的是,“青蛙军”针对的不光是左派,还将矛头对准他们认为不够“纯粹”的保守派人士。

  该组织经常向美国主流保守组织发出“灵魂拷问”,批评后者未能推动真正的“美国优先”议程。

  据《亚利桑那州镜报》等媒体报道,“青蛙军”很多成员都是网络“喷子”。

  该组织的领导人包括知名播客主持人富恩特斯等。

  他通过在社交媒体上制作“美国优先”系列视频起家,但其视频此前频遭优兔等平台封杀。

  美国国会此前曾传唤包括富恩特斯在内的“青蛙军”领导人,指责他们在集会上散播有关大选的虚假言论,进而导致国会山骚乱的爆发。

  有报道显示,“青蛙军”正在变得越来越主流。

  一些计划参加美国中期选举的政界人士,在寻求“青蛙军”的支持。

  亚利桑那州参议员温迪·罗杰斯曾在社交媒体发文,呼吁“青蛙军”帮她“对付”政敌。

  除“青蛙军”外,“骄傲男孩”“匿名者Q”等极右翼组织成员也是呼吁发动战争的主要人群。

  “匿名者Q”的支持者认为,美国政府内部存在一个控制整个美国的“深层政府”,该“深层政府”信仰撒旦,还反对特朗普及其支持者。

  “骄傲男孩”由生活在美国的加拿大媒体人迈克因尼斯于2016年创建,已被加拿大、新西兰等国认定为恐怖组织。

  该组织自称是“西方沙文主义者”的港湾,宣扬反穆斯林、反变性、反移民和反犹太观点,和特朗普以及共和党关系密切。

  “网红”和议员参与其中

  在FBI搜查海湖庄园后,美国一些有影响力的“网红”也发帖,呼吁进行内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在优兔上拥有500多万粉丝的史蒂文·克劳德。

  他此前曾在福克斯新闻工作,之后在优兔等平台上发布宣扬保守观点的政治评论节目,受到年轻保守派的欢迎,其粉丝很多都是大学生。

  克劳德在推特上拥有近200万粉丝。

  美国佐治亚州联邦众议员、共和党人玛乔丽·泰勒·格林可以说是此次提及“内战”级别最高的政界人士。

  她是阴谋论者,宣扬“白人至上主义”和反犹主义。

  在竞选国会议员前,有人呼吁处决包括希拉里在内的美国政要,而格林对此表示支持。

  作为特朗普的“铁粉”,格林多次声称这位前总统赢得了2020年大选。

  她还在拜登宣誓就职的第二天,提交对他的弹劾文件,指控拜登滥用权力。

  让格林出名的不只是其极端观点。

  她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太阳能和风能发电在晚上无法发挥作用,将导致冰箱等家电无法使用。

  美国国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曾表示,格林对阴谋论和“愚蠢谎言”的信奉是“共和党之癌”。

  还有民主党人呼吁将她逐出众议院。

  社交媒体分裂加深“美国裂痕”

  美国国会山骚乱爆发后,特朗普被主流社交媒体“封杀”,其支持者对此无比愤怒,纷纷“转投”小众社交媒体。

  这导致Rumble、Parler、Gab等边缘性社交媒体蓬勃发展,和主流社交媒体形成“打擂台”之势。

  很多专家担心,美国人基于不同平台的政治倾向性,来选择社交媒体软件,导致社交媒体分裂,而这一趋势不仅会加剧美国社会极化,还会助推极端主义的蔓延。

  “亚马逊、推特、脸书,再见!”在推特、脸书等科技巨头宣布封禁特朗普账号后,这名前总统的支持者跑到这些社交媒体平台留言,表达自己的愤怒。

  据《今日美国报》等媒体报道,特朗普被”封杀”后,Parler发表声明称,人们有权利得到更好的服务,不需要由别人来告诉他们应该怎样思考。

  这一声明似乎引起了共鸣。

  市场研究机构发现,因为对保守主义者“友好”,去年11月,Parler一度成为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下载量排名第一的软件,其用户数量和单日活跃用户都在短时间内猛增300多万人。

  和Parler有着类似经历的还包括MeWe、Rumble、Gab等社交媒体平台。

  其中Parler和Gab算是推特的翻版,而Rumble则相当于优兔的替代。

  Rumble是这些平台的“佼佼者”之一。

  《纽约时报》日前称,不仅特朗普入驻该平台,它还得到一些中右翼企业家的数千万美元支持。Rumble近期平均每月的访问量达到4400万。

  这些小众社交媒体平台,就像特朗普推出的“真相社交”软件一样,标榜自己是“言论自由的堡垒”,不会像推特和脸书一样进行各种限制。

  这些平台由此吸引了大量中右翼保守主义者以及极右翼分子。

  美国一些知名政治和媒体人士也加入小众社交媒体平台。

  南达科他州州长诺姆宣布,她在MeWe开了账号。

  福克斯商业台主持人巴蒂罗姆表示,她已经离开推特,转向Parler。

  因为小众社交媒体限制较少,极右翼人士在这些平台上不断发布阴谋论和种族主义言论。

  他们认为,这是在践行言论自由,免受主流社交媒体平台的干涉。

  然而有专家警告称,小众社交媒体平台影响力的扩大,可能会进一步助长极端主义倾向。    

  不同人群根据其政治倾向选择社交媒体软件,这将产生一种强化认知偏差的环境,从而将社交媒体用户划分为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阵营,进一步导致美国社会的分裂。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劳奇表示,美国将不可避免地看到社交媒体的分裂。

  2021年1月,苹果和谷歌以Parler采取的防止煽动暴力措施不足为由,将该软件从其应用商店下架,亚马逊也暂停为Parler提供云服务。

  一些保守主义者对此非常不满。有专家对“德国之声”分析说,如果网络环境公开,大家都可以观察网上不同人群发布的信息,这样就可以预料会发生什么。

  如果部分群体分散到不同的社交平台中,或者转为线下活动,分析人士将更加难以观察到他们的行动,也就更难发现可能出现的破坏或暴力活动。

  Parler在添加内容过滤器后,于2021年2月重新出现在苹果应用商店中。

  令一些观察人士担心的是,小众社交媒体平台和一些主流新闻媒体在进行“信息洗白”。

  国家和外国安全咨询公司苏凡集团全球通信主管福格特,在接受美国《纪事》网络杂志采访时表示,很多阴谋论一开始是边缘信息,然后受众会在福克斯新闻上看到它们,这进一步加大了阴谋论的传播。

  在信息生态系统中,顽固的极端分子与主流社会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

  另据《华盛顿邮报》8月9日报道,极端主义者还试图通过推进一些“共同的事业”,如反对因新冠肺炎疫情实施限制等,将不同派系的极端主义集中在一起。

  分析人士说,极端组织的每一次“迭代更新”,都让这个网络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暴力。

责任编辑:张玉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