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普京宣布十年来最大规模扩军计划,俄乌陷入长期而激烈的僵局

普京宣布十年来最大规模扩军计划,俄乌陷入长期而激烈的僵局
2022年08月27日 16:22 中国新闻周刊

  扩军13.7万,武装力量总规模突破200万,这是俄罗斯总统普京最近宣布的决定,也是2012年军改以来俄军最大规模的扩军计划。

  当地时间8月25日,普京签署总统令,更新俄罗斯武装力量的编制规模,其中军人编制从此前的101万增长到115万,包含边防军等其他部门的俄罗斯武装力量总人数也因此从190万升至203万。新编制将于2023年1月1日生效。

  在针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进行了半年整后,这次扩军被一些西方媒体认为是俄军为战事中的“巨大损失”采取的补充措施,也是对北约最新的“常规战争威慑”。但也有媒体报道称,俄军扩军早有趋势,亦有自己的发展逻辑。

俄罗斯媒体扩军报道截图俄罗斯媒体扩军报道截图

  从裁军到扩军

  本次扩军前,“裁军”曾是俄罗斯军改的“主旋律”。

  苏联解体时,俄罗斯军队继承的武装力量总人数约280万。考虑到外部环境变化、经济不景气等因素,1992年到1999年间,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通过6轮较大规模裁军,将俄军兵力缩减到120万人规模。2000年普京正式就任俄罗斯总统后,开启新一轮强军计划。随着第二次车臣战争打响,俄军裁军步伐减缓。但2008年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结束后,俄军根据自身指挥体系、武器装备及部队战斗力暴露出的问题,在两任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和绍伊古的领导下开启全面现代化改革,裁军再次被提上日程。

  2008年到2012年间,俄军进行了最近一次大规模裁军,重点指向此前几轮裁军未能触及的臃肿军官体系,学习西方将官兵比降低到1:5到1:6之间。俄军军官规模因此从35.5万人降到15万人,其中将军级军官裁减20%,上校军官裁减65%,整个中央指挥体系的军官从2万余人减少到8500人。此轮特殊裁军后,俄军兵力保持在100万人规模。

  然而,自2014年顿巴斯战争爆发以来,停止裁军、开始小规模扩军,成为了俄罗斯军改的新趋势。

  2015年,随着俄军现代化改革深化及国防经费缩减,曾有传闻称俄军可能再次裁军。时任俄国防部副部长舍夫佐娃当时公开表示,尽管预算削减,但国防部不打算裁员,也不准备降低军人工资及津贴。与传闻相反,两年后的2017年,普京进行了第一次小规模扩军,将俄军军人核定编制增加1.3万人。

  这些新动向被普遍认为和俄罗斯军改的进程有关。“军官裁军”时期,俄军急于解决的难题是理顺指挥体系和军队架构。而裁军完成后,俄军得以实现90年代以来一直希望形成的“军区主战”格局,将全国军力重新划分为四大军区,将作战指挥职能从军兵种转移到军区,并进行了“师改旅”和多兵种的联合作战集团军建设。2022年开始的对乌“特别军事行动”,是该体系的第一次大规模实战检验。

  指挥体系改革完成后,现任俄罗斯防长绍伊古更侧重现代化升级。到2020年,俄军装备的现代化程度从六年前的16%增长到70%,仅陆军就更新5000多辆新型坦克和装甲车。但在此过程中,俄军开始面临技术人才短缺的新问题。

  塔斯社曾援引俄罗斯地缘政治问题学院院长、俄罗斯导弹和炮兵科学院院士西夫科夫的分析指出,需要长期训练的高科技职位自然要由更专业的合同制军人而非应征入伍的士兵完成,但现代化改革后,过去的征兵制甚至难以满足机械化部队基层岗位的需要,因为征兵服役仅一年,但“驾驶卡车需要多年的实践,获得专业的坦克驾驶技能更不是一年可以实现的”。

  与此同时,俄军在体系架构上的现代化改革也需要人员补充。在军兵种建设上,俄军自2015年起重建空天军;计划将作为战略投送力量的空降兵规模扩大一倍;扩大海军航空兵规模,重建在波罗的海等处的海军航空兵基地;重组军事政治部门和信息部门,应对“综合战争”的需要。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科尔图诺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俄方也希望在集体安全组织内建立更大规模、更有效的快速反应部队,并在一些面临安全风险的地区投入实践。俄军旧有体系难以满足这些局部扩充的需要。

  而一位多次参加俄美军方“易北河对话”的人士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历经谢尔久科夫和绍伊古的改革后,俄军指挥能力和军官素质有很大提升。但学习美军而建设的联合作战集团军,一个集团军却仅有一个旅级后勤保障单位。该人士认为,一方面,俄军后勤装备技术相对落后;另一方面,俄军地面部队仍重视炮兵,集团军内炮兵等重火力编制规模大,事实上应配备更大规模的后勤单位。

  在诸多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在2014年以来的小规模扩军和调整中,俄军重建了“军官裁军”时被缩减的大量基层军官、士官编制,以补充基层技术协同能力,仅空天军就增加了7万个军官编制。另一方面,面对技术、后勤等岗位对合同兵的需求,俄军大规模扩招合同兵,并放宽对社会人才的限制。2014年,俄罗斯空降兵招录首次对女性开放。同年,俄军合同制士兵数量首次超过应征入伍军人,达29.5万人。

  目前,俄罗斯官方尚未宣布本次扩军将侧重哪些领域和部门,但俄罗斯国防部已计划到2025年将合同兵的规模进一步扩大到47.6万人,并进一步发展空天军、空降兵等新型军兵种。

  从裁军到扩军的变化,只是俄罗斯军改中政策“反复”的一个案例。对此,普京曾指出,军事改革不会一蹴而就,“一些问题需要反复多次,才能得到最佳结果”。

  看不到“和平的希望”

  就在普京宣布扩军的第二天,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8月26日对外披露,白俄罗斯已重新部署可以搭载核武器的空军力量,这也是今年6月卢卡申科和普京达成的协议的一部分。“他们(周边的北约国家)应该意识到,如果他们选择升级局势,没有什么武器能救他们。”卢卡申科表示。

  媒体认为,卢卡申科发布的新消息和普京在今年3月的“核威慑”动作相似,都展现出俄军在战略核力量上对北约国家的压制;而普京的扩军计划则宣告,俄军将进一步增强在常规战争中击败更大规模敌人的能力。在乌克兰局势陷入长期对抗、西方向乌克兰援助“海玛斯”火箭炮等中远程武器的背景下,扩军也能进一步“解锁”征召士兵的规模限制。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就宣称,这是“在不进行总动员的背景下扩大战斗力”的一种方式。

  西夫科夫近日撰文指出,当前欧洲面临更大规模战争的风险,这取决于西方世界和俄罗斯围绕乌克兰危机的根本目标到底是什么。他认为,随着战事变化,西方世界最终追求的目标不只是“保卫乌克兰”,而是击败俄罗斯。而俄罗斯的目标亦非“占领乌克兰”,而是要终结西方世界向“后苏联空间”扩张的企图。双方根本目标上有本质性的矛盾,反映在乌克兰危机中就是冲突和威慑不断升级。

  在8月24日乌克兰“独立日”当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讲话中称,乌克兰“随着俄罗斯的入侵而重获新生”,并表示乌克兰将重新夺回克里米亚和东部的被占领区。泽连斯基此前还表示,乌克兰将不再与其他国家协商,会用尽一切方式让俄军撤出克里米亚半岛。而针对俄军目前的攻势受挫,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则表示,俄军是故意放缓其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目的是为了减少平民伤亡。在分析人士看来,俄乌之间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长期而激烈的僵局,而且双方都对外交途径不感兴趣,接下来的半年内仍然看不到“和平的希望”。

  科尔图诺夫指出,在乌克兰危机问题上,俄罗斯关注的是“更大的问题”,也即欧洲安全问题,而其核心是北约东扩、是美国向北约的持续增兵和支持,以及芬兰、瑞典加入北约带来的西方军事同盟对俄进一步扩张。然而,战争的爆发已经限制了所有对话的可能。更进一步说,欧洲已经不存在30年前那样积极追求军备控制的文化。因而,短期内,各方相互之间的回应方式还会更加激烈。他还指出,当前俄罗斯国内对乌克兰危机、北约扩张及俄罗斯继续“特别军事行动”的看法,已经变得更加趋于一致。

  作者:曹然(caoran@chinanews.com.cn)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