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SMG《1/7》:卧底毒窟的傅衍鲲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20日10:09 SMG《1/7》
SMG《1/7》:卧底毒窟的傅衍鲲
卧底毒窟的傅衍鲲节目图片

    SMG《1/7》3月18日播出节目《卧底毒窟的傅衍鲲》,以下为节目内容。

  演播室:

  今天《1/7》的新闻人物充满了传奇色彩,他叫傅衍鲲,最近傅衍鲲出版了一本令人瞩目的自传,讲述他在过去10年里,卧底生产毒品的缅甸金三角地区,刀口余生,为中国警方传递900余件缉毒情报的经历。而且让人惊讶的是,在做卧底之前,傅衍鲲是山东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那么,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傅衍鲲孤身潜入毒穴又将会是怎样的遭遇呢?

  正文:

  2007年1月,这本名为"卧底"的小说出版发行,小说作者傅衍鲲就是书中的"卧底"原型。傅衍鲲的卧底生涯充满传奇色彩,从他60岁那年开始,在毒枭身边整整10年,向国家缉毒部门提供了900多件重要情报。

  傅衍鲲:我这个人生来就冒险,不喜欢过平凡的日子。

  实况:请问傅先生在吗?

  这是山东济南的一户普通人家,是傅衍鲲现在的住所。老人如今的生活非常简单,和别的70岁老人并没有什么明显差别,那么,眼前的他真的就是那位在毒窟卧底十年的人吗?

  傅衍鲲:我就是个义务情报员。

  记者:能说是卧底吗?

  傅衍鲲:能说是。

  记者:当时你的(卧底)身份的定义是什么呢?

  傅衍鲲:解放军退役将领。

  记者:具体是做什么呢?

  傅衍鲲:军事顾问。

  记者:你的收入呢?

  傅衍鲲:开一个小兵工厂,/通过这个方式也能进一步隐藏身份,更有利于禁毒事业。

  记者:但很难让人相信,这些发生在这个,快60岁的人身上。

  傅衍鲲:所以有人说这是传奇。

  而这个传奇的背景正是很多人谈虎色变的金三角。金三角在世界毒品版图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它处于泰、缅、老三国交界处,属于"三不管"地带。在2002年以前,金三角曾是全球最大的罂粟种植区,每年向全球毒品市场供应上千吨鸦片、海洛因等毒品。而同时,金三角各派军阀互霸一方,常年战乱不断。在这样复杂危险、瞬息万变的环境中,就连受过专业训练的年轻人都不一定能够得到生存保证,那么傅衍鲲又是如何经过这段在刀尖上舔血的卧底十年呢?

  傅衍鲲1937年出生于山东聊城,早年参军,退伍后在山东一所中学任职,做了36年的语文老师。1993年,临近退休前,傅衍鲲因病赴云南边疆休养,同时接手了一个朋友的公司,计划在云南开创一番事业。

  傅衍鲲:我当时办事处有汽车,我买了一辆汽车,还有秘书什么的。

  记者:钱怎么来呢?

  傅衍鲲:我在家里带去的,我家里是聊城大户。我还是有很多收入的,从家里带去20多万元,把家里钱都带尽了。办事处门口挂了一个牌子叫山东八八信箱。

  傅衍鲲说,也许是这个高价租用的信箱和自己的排场引起了中缅边境上富商、毒贩们的注意,他们开始结识起这个中国商人,随着交往越来越多,傅衍鲲也得到了进入毒贩们的毒品生产工厂的机会。

  傅衍鲲:这一个小村,就有三家作坊毒品工厂,那他整个果敢地区都有多少。

  记者:看到这些作坊对你有影响吗?

  傅衍鲲:我很恨从心里,这些毒品造成的惨相,多少人家破人亡/有的趴在地下流眼泪鼻涕,简直是看了以后都不忍多看。/这个是毒品害人的,这里竟然公开生产,不以为是。

  傅衍坤对毒品的愤怒由来已久,早年他的侄子被诱吸毒,折腾得不成人形。而如今,傅衍鲲眼睁睁地看着毒品交易在自己的身边肆无忌惮地进行,这让他萌生了一个由来已久的想法--他要做一名禁毒卧底。

  傅衍鲲:我这个人说办就办,任何事情不拖延,第二天我就上北京了。/我/写了一个报告,介绍我个人的情况,我有机会接触缅甸的毒枭、总司令。能为国家在禁毒方面贡献一份力量。

  记者:当时你的身份对于他们来讲是一种官方的身份还是一种私人的身份呢?

  傅衍鲲:私人身份,就是一个公民要给国家尽义务,当时公安部提出/国家得给你补助

  记者:你的反应是什么?

  傅衍鲲:我不要。

  记者:要和不要有什么区别吗?

  傅衍鲲:这个意义就变了,性质不同了。

  记者:你在乎这个意义?

  傅衍鲲:我很在乎,那样的话我成了什么人了。/不要的话是尽一个公民的义务,要了的话我就是出卖情报,是从中牟利,我给国家提供一点情报我还要钱/我说我不是情报贩子。

  傅衍鲲告诉我们,1993年,当他毛遂自荐申请加入禁毒组织的时候,有一个人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让他坚定了做卧底的决心,这个人就是当时的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卓枫。卓枫目前由于无法接受采访,记者从山东电视台得到了此前采访卓枫留下的录象资料。讲述了事情的原委。

  卓枫 原公安部刑侦局局长:有些人知道情报 不愿意说,因为怕毒枭报复

  傅衍鲲说从此自己就成为了一名卧底情报员,不久,组织为他安排了一位专属联系人乔局长,负责联络情报。1993年末,当时57岁的傅衍鲲进入金三角,当时的身份是一家小型兵工厂的老板。他最先踏上的是位于缅北的"果敢特区"。而就在傅衍鲲到达果敢的几个月前,那里刚刚经历了一番改朝换代,果敢由新司令兼主席杨茂良全权统治。

  傅衍鲲:我在来(果敢)之前就知道他是(军阀)割据势力,是毒枭,因为他一夺得政权,他已经开始制毒贩毒的,因为他知道这是来钱最快,也最多的。

  在金三角,十个司令有九个是毒枭,而杨茂良,包括他的两个兄弟更是果敢历史上最肆无忌惮的毒枭之一,自他掌权之后,每年从果敢运出的鸦片数量就超过十万吨之多。通过朋友介绍,傅衍鲲被邀请参加杨茂良女儿的婚礼。傅衍鲲对于和这位果敢毒枭的首次见面非常期待。作为见面礼,傅衍鲲带去了38套防弹衣,他想抓住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走进毒窟。

  傅衍鲲:我这样做什么目的呢?第一我想得到他的信任。

  记者:那么获得他的信任之后,怎么样能够进一步让他把你留下来呢?

  傅衍鲲:杨茂良当时刚刚夺得政权,还没很好的布置,因为我当过通信兵,我听到他司令部里面有发电报的声音,我就跟他说,我说杨司令你这个电话是个缺陷,我说通信单位不能在司令部里头,我说信号发出去以后,人家用无线电定位,一定位知道方位以后一个炮弹打过来你就完了。

  记者:他已经是一个当地的总司令,难道这些东西他都不懂吗?

  傅衍鲲:不懂。他初小文化程度,他是开手扶拖拉机的,他是贫困阶级出身上来的,

  傅衍鲲说,经过几次交道,杨茂良提出让他担任军事顾问,而拥有这一身份也意味着傅衍鲲有了可以在金三角自由活动的权利。

  记者:他们不怀疑你吗?

  傅衍鲲:军事顾问是最不容易被怀疑的。因为他是军阀,他是命,没有军事什么毒品都没有了,命都没有了。

  记者:那为什么会聘你做他的军事顾问呢?

  傅衍鲲:他(杨茂良)的副司令他的师长们都说·我提的建议相当厉害,他几次问我是不是退役将领,我就问(联系人)乔局长怎么回答,乔局长说怎么肯定,也不要否定你要否定了也不行了,你肯定你又不是,你就支支吾吾,他反而觉得你这个人神秘。

  被聘为军事顾问之后,傅衍鲲在杨茂良的司令府成为座上客,在出席公开活动时,傅衍鲲总是被安排在重要位置上,渐渐在果敢地区小有名气。而同时,借着军事顾问这个身份的掩护,傅衍鲲开始了情报搜集工作。

  记者:当时一般缅甸他们这边运毒到云南的主要方法有哪些呢?

  傅衍鲲:几百种,他们有一个(贩毒)参谋部,智囊团。

  记者:当时这个智囊团他们有多少人?帮他们想主意,

  傅衍鲲:有十多个人,/他们这个智囊团出的主意,随时变化花样,只要能通过我们的武警检查,到了广州,这就算成功。成功以后可以提到30%,

  记者:这个利益很高,

  傅衍鲲:很高 一公斤(毒品),人民币三万元,运到昆明,是十万元,运到上海三十万元,运到广州五十万,运到香港接近百万,利润很高,所以一些人不要命去追求这个暴利。

  利润吸引着毒贩们创造出层出不穷的运毒方法,这些白色粉末被夹藏在矿石中、绳子里甚至人体当中流向吸毒者手中。而同时,傅衍鲲却千方百计地了解毒贩们的藏毒手段。在果敢的日子里,他四处行动。

  傅衍鲲:

  觉得自己这样的装扮很像是福尔摩斯。

  在果敢的日子里,傅衍鲲保持着高度警觉。一天,傅衍鲲意外发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藏毒方法--氧气瓶藏毒。正是氧气瓶下残留的白色粉末让藏毒露出了破绽。

  傅衍鲲:我装做去系鞋带,我就偷偷地捏了一点我就回来,回来放在舌尖上一尝。

  记者:吃到嘴里什么味道,你能告诉我吗?

  傅衍鲲:咸还有腥,那个腥味象什么腥味,象阴天那个狗身上的腥味。很特殊的。

  记者:你怎么知道,

  傅衍鲲:我经常参观海洛因工厂,一个技术员都知道。

  记者:一个(氧气)瓶里头能装多少

  傅衍鲲:不知道,反正估计也得装个几斤吧。/他得(把车)装满为止,三十多个氧气瓶一车,然后我就想办法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了。

  傅衍鲲事后才知道,我国警方为了保护他的卧底身份,为这次"氧气瓶"事件制定了一套特别缉毒方案。当时,中国警方发现毒车之后,并没有直接截获,而是等到毒品运抵下家之后,才突然行动,把接手毒品的下家和一车毒品一网打尽。

  记者:把这种消息传递出去难吗?

  傅衍鲲:这都属于秘密了,因为人家还在那里做这个工作,人家还在传递,我说出去以后他们的安全就受到威胁了。

  记者:你有考虑过危险吗?

  傅衍鲲:不考虑那些,考虑那些我都不去了,个人生死都置之度外,当时我临走的时候,公安部领导就告诉我,这个事情可是很危险,卖命的事,我说我没打算活着回来。

  1996年,傅衍鲲发现了一个深入中国境内的庞大的贩毒集团。

  傅衍鲲:放在地下室制毒,怎么制呢,从果敢带回去的海洛英,750克一公斤,加上同等数量的葡萄糖粉,这样一斤不就变成了两斤了吗,然后经过研磨加工,各个小包/卖到陕西、西安一代,另一条路上卖到东北,部分到俄罗斯,

  根据傅衍鲲收集到的信息,这个贩毒组织的贩毒路线跨越内地三个县三个乡,有几百名中国农民参与身体藏毒,在经过将近2个月的实地查证之后,傅衍鲲向组织详细汇报了这一情况。

  中国缉毒警早已经关注这一贩毒组织,根据多方汇总的信息和傅衍鲲提供的情报,警方决定正式开展缉毒行动。在1996年世界禁毒日前夕,中国警方一举端获整个贩毒集团。在行动胜利之后,傅衍鲲意外地接到了组织的情报反馈电话。

  傅衍鲲:我的那个联系人,给我打了电话,我说听说了,你高兴呢,根据你的情报,当然我不光是你自己,我们根据汇总了各方面的消息,打了个大胜仗。铲掉了一个毒瘤,你立下了大功,我高兴了好几天。

  但是同时,毒贩们接二连三的巨大损失,让他们对傅衍鲲这个从外地进入果敢地区的人逐渐产生了怀疑。

  记者:就怀疑到你的身上了?

  傅衍鲲::嗯,当时是我了,怀疑不到别人。最后的春节,结果回来以后,走到边防站,我办了通关手续,/碰见一个人,(毒枭)他那边的炊事员,/他跟我说,傅先生你不能回去了,我的(随从)小黑把我出卖了。

  傅衍鲲说,他在金三角的卧底十年间,曾经数次死里逃生,而这一次,傅衍鲲面临的却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胁,而朋友的警告更是骇人听闻。

  傅衍鲲:他们(毒枭)在露天里搭了个棚,帆布棚子(杆子)准备在那里给你出一个血裤头

  记者:什么叫血裤头,

  傅衍鲲:我也不懂,我就问他什么叫血裤头啊,他说,在腰上面画一道印,跟腰带似的,然后在腿也上画一个,就一条一条地割肉,然后皮搭拉着,血就下来了,叫血裤头,残忍的一种刑法,人又死不了。把这圈皮给揭掉了。

  情急之下,傅衍鲲找到他在果敢的朋友借了一辆车立即逃走。虽然逃过一劫,但是傅衍鲲从此不能再轻易回到金三角,这也意味着他在当地的所有资产全部付诸东流。在金三角打滚了10年之后,傅衍鲲最终一无所有。2004年,傅衍鲲黯然回国,结束了自己的卧底生涯,那一年他已经69岁。

  傅衍鲲:我记得卓枫(少将)说,我要代表国家感谢你,我说你说错了,我应当感谢你,我本来一个人都已经到了垂死的年龄了,你让我的生命焕发出光彩,使我的生命有了意义,我说我也要感谢你,这在我一生是最值得骄傲的岁月。

  记者:那对于你的老伴来说对于你的儿女来说他们承担了很多债务,担心着你,难道你不想这些吗?

  傅衍鲲:他们已经受到了很深的连累。我跟你说了,我走了以后,人家(学校)说我自动退职,这些年没发一份钱的工资,我现在都靠儿女生活,/答:你看/这本书最后是这么写的。正是通过这本书,向我老伴,致歉致敬致谢。

  记者:很多人从小就有一个英雄梦,你也有是吗?

  傅衍鲲:我觉得比别人强烈得多。

  记者:为什么?

  傅衍鲲:我说句不谦虚的话,我自己给我自己认为就是英雄,他一般人,做不出来,他做不出这种牺牲,英雄不是想做就做的。

  记者:你觉得你自己是英雄?

  傅衍鲲:我不写过一首诗吗?你听过了吗?花甲之年做戎装,60岁我又穿上了迷彩服,穿上的军装。发号施令演兵场,我在训练场上发号施令。60要当16过,该疯狂时且疯狂。

  责编:施喆 出镜记者:任静 编导:陈天婷 摄像:吕心泉 录音:张沪新后期:许峰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