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前的复婚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6月05日18:11 七分之一

  软新闻:

  《病床前的复婚》

  演播室: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母亲节,母亲的怀抱是孩子最温暖的港湾,但是我身旁照片上这个名叫王博文的孩子,在他13个月大的时候,母亲就和父亲离婚并离开了他。由于身患白血病,七岁的小博文住进了医院,躺在病床上的小博文告诉父亲,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离开了六年多的母亲能够回来,一家三口人能够永远在一起。今天的社会故事,讲述的就是发生在这三个人之间的聚散离合。

  正文:

  (实况:婚礼进行曲 新人进场)

  这里是沈阳市解放军202医院的中心花园,2007年4月28日中午12点,一场特别的婚礼正在这里举行,众人簇拥的这对夫妻,新郎叫王洪学,今年35岁。

新娘比他小一岁,名叫郭丽丹。这是他们两人十一年里的第二次婚礼。走在他们中间、戴着口罩的小男孩是他们7岁的儿子王博文。

  王博文:我就想祝爸爸妈妈幸福。

  王洪学:我会珍惜这份失而复得的幸福,谢谢你们。

  郭丽丹:虽然今天这么高兴,兴高采烈,是一个幸福的日子,被所有的幸福所包围着我们,但是我的心真得很酸,这一切真的来之不易。

  新娘在台上哽咽不已,前来参加婚礼的人们也被深深地触动。三口之家的再度团圆,有多少的来之不易?他们又为什么会在医院里举办这场婚礼呢?

  2006年8月,刚满7岁的王博文突发高烧,浑身疼痛,身上还有大量的出血点,随即被解放军202医院确诊为白血病。

  王博文:我得这病活着没意思,还不如当个死人呢。

  (王洪学:当时我哭了,我说这么可爱活泼,这么能蹦能跳的孩子,怎么得了这个病呢?我不敢相信。

  小博文随即住院接受治疗。在病房里,别的患病孩子都有父母陪着,但小博文只有年迈的奶奶在床头照顾、陪伴他。病痛的折磨,内心的孤独,让孩子萌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他特别希望自己的妈妈能够来看看自己。因为他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了。

  王博文:妈妈我有病了,你回来吧。

  2006年12月30号,小博文的妈妈郭丽丹从自己打工的广州,赶到了医院的病榻前。

  记者:当时看到妈妈的时候什么感受?

  王博文:觉得特别好,我还寻思这不是我妈呢,然后我奶奶说这是你妈。

  记者:为什么觉得不是妈妈呢?

  王博文:老长时间都没见过了她,我根本就不晓得(她什么样了),当一得病的时候就想她,然后我就搂她脖子。

  郭丽丹:我都没有想到,我离开了几年以后回来,我和我儿子竟然是在医院的病床上相见,而且他还是面临着这么大的一个病,这个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情景),当时我就觉得太对不起这个孩子了,我只给了他生命,却没有做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

  王洪学:那时候(我们)已经哭得不行了,其实她也没成想孩子能得病,那时我的心情也是不好受的,也是难受,毕竟那时候我合计她兴许看不着了(孩子)。

  几年了,小博文总算盼到妈妈的拥抱。那么,是什么原因使这一家三口天各一方,夫妻两个劳燕分飞呢?事情还得从十年以前说起。

  1996年6月9号,沈阳市新民村24岁的王洪学和邻村23岁的郭丽丹经人介绍结为夫妻。婚后,郭丽丹辞去了原先在鞋厂的工作,在家养猪种地。王洪学则在一家银行担任押运员。虽不十分富裕,小两口的生活倒也和和美美。2000年3月3号,儿子王博文出生了,原先的二人世界变成了三口之家。

  郭丽丹:因为他上班,他要白班有夜班,然后这样来回地串着休,倒班,这样的话我一个人在家里带孩子,我又要面对生活,然后还要带这个孩子,那个时候我和婆婆公公不住在一起,所以说那个时候就觉得精神压力特别重。

  王洪学:(她说)你看这个孩子你什么也不管,全是我一个人的(忙活),我说那我咋整,那我班不上了。

  记者:像他妈妈跟你发这些牢骚的时候你怎么办呢?

  王洪学:不爱听,有时候我俩就吵,总吵架,后来吵习惯似的,总是吵架。

  记者:吵到什么程度?

  王洪学:有时候我俩就是动起手来了。

  两人内心也曾经指望着等孩子大了,家庭琐事少了,感情也许又会好起来。谁知这样的情况并没有随着孩子的成长而改变,相反两人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多。2001年4月19日,在王博文13个月大的时候,王洪学和郭丽丹协议离婚。

  王洪学:好像(离婚)我没事就挂在嘴边上,我说不行就离(婚),因为吵架了,过不了就离(婚)。

  郭丽丹:当时我考虑的不是别人,而是考虑到孩子,孩子在我们这个的家庭就这样长大的话,我想对他也不好,另外一个我也考虑到,我们两个人是不是真的错了走到一起。

  离婚后,郭丽丹去了广州打工。王博文则由父亲王洪学抚养。由于王洪学这时去开长途汽车,小博文只能由爷爷奶奶照顾。

  记者:那你多长时间才能见儿子一面呢?

  王洪学:后期的话就是一个多月,有时候甚至都三个多月。

  记者:回来时儿子见到你是什么状况?

  王洪学:他就跑过来抱我,(他问)爸爸你才回来看我,我说爸爸忙,没有时间,(他说)我都想你了。

  记者:你这时心里什么滋味?

  王洪学:(当时)总觉得把过去的事再回忆回忆,自己好象太对不起孩子了。

  记者:有一点儿后悔那时候?

  王洪学:其实有的时候双方忍一忍事情也就过去了。

  而这时,一气之下的郭丽丹去了南方,整整三年没有回去。小博文在一天天长大,他对母亲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

  奶奶:等(王博文)4、5岁了,我总带他到他姥姥家里去,(他)就说,哎,姥姥,我大哥(表哥)管你叫姥姥,那我有姥姥,那我大哥(表哥)有妈,我怎么没妈?我说文文,你有妈,但是你妈没在家,上挺远去上班了,等以后你妈回来会看你的。

  王洪学:(他)5岁的时候就给他送到附近的学前班了,(一天)我去接他放学回来,他说爸 人家都是妈妈来接的,怎么我妈怎么就不来接我呢?我说(你)妈妈去远地方了,不能回来接你。

  记者:你这时心里什么滋味?

  王洪学:那时候心酸,心难受。有时候看到别人家两口子领着孩子出去溜达,那时候有点羡慕人家了。

  在幼儿园,敏感的小博文总是显得行单影只,在他幼小的心里,父母的离异多多少少给他留下了些阴影。

  记者:你觉得你和别的小朋友有什么不一样吗?

  王博文:是不一样,因为我没有妈妈,他们有妈妈。

  记者:没有妈妈什么样呢?

  王博文:家有点儿不好,我想有爸爸妈妈 (有)一个好家。

  这个三口之家又重新聚到了一起。但是这时候,小博文的病情却越来越重,自住院以来,小博文一直在接受化疗,每一次治疗,可以说就是一次对孩子的折磨。

  问医生实况:这次要化疗几天,七天,能家点什么药吗?不一定,要等验血之后。

  对于这对已经离婚分手的夫妻来说,现在他们要共同面对的,就是孩子的疾病,在儿子面前,王洪学和郭丽丹总是表现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他们自己心里清楚,离婚多年以后,虽然两个人都还是单身一人,都没有重新组织家庭,但是一种尴尬和隔膜总象一道墙一样横在两个人之间。面对儿子,夫妻两人心头充满了矛盾复杂的心情。这时候,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改变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三人做游戏实况:

  小人 老虎 枪 小人 老虎 枪

  哎呀

  你过来你过来 我邦我邦我咣

  小人 老虎 枪

  来吧 一 二

  小人 老虎 枪

  哎呀 哎呀)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夫妻两个人开始不约而同收到了来自对方的手机短信。手机短信里的内容,常常让夫妻俩看得惊讶不已。

  记者:第一次收到短信的时候你什么感受?

  郭丽丹:我心想孩子都病成这样了,你(王洪学)还有心思跟我开这些玩笑,我就觉得心里没有觉得怎么样。

  王洪学:那时候我相信是她发的。

  记者:那你当时什么感受?

  王洪学:当时的心情挺高兴的,但是也愁,这个时候,好象来得太迟了。

  看到了这样的短信,心存疑虑的夫妻俩之间的关系在微妙地发生着变化。直到有一天,妈妈发现了短信后面的秘密。

  郭丽丹:他(王博文)有的时候也会写错,前面写的老婆你辛苦了,然后接着他就妈妈你给我带点什么东西回来,我们俩个才一下子醒过来,根本就不是我们俩个(互相)做的,就是一个孩子在做。

  记者:你当时这几句话是自己想出来的还是怎么?

  王博文:想出来的。

  记者:这几个字你都能够输进去吗?

  王博文:要是不会的字,就找我奶。

  记者:你当时为什么发短信?

  王博文:为什么发短信,让我妈和我爸在一块呗。

  更让母亲郭丽丹震动的,是一碗方便面。一天郭丽丹从外面回到医院,小博文对她说,爸爸已给她泡好了面。

  郭丽丹:打开一看,这个方便面根本就没泡开,其实就是一个凉水泡的一样儿,所以我就说瞧你爸爸干啥啥不行,我儿子说妈妈怎么了,那个时候好象我已经意识到了这可能又是小孩子做的。

  记者:你吃着这一碗没有泡开的方便面,当时心里什么滋味?

  郭丽丹:真的,那心里太不是滋味了,当时我的眼泪都嘀在碗里,那个时候我就感觉真的我特别后悔特别后悔,特别内疚,感觉这几年亏欠孩子的太多了,我都不知道我会用什么方式才能来弥补这些。

  今年4月16号,是郭丽丹的生日。一早,小博文就趴在病房的窗台上画画。画完之后,他就把这张画送给了妈妈做生日礼物。

  实况:

  王博文:我爸整的是假发,我妈插的花,这不是后面那两东西,我还忘了,我还想画两个皇冠呢。

  记者:你们三个人在一块干什么了?

  王博文:照相。

  记者:照什么相?

  王博文:结婚的相。

  记者:这是不是寄托你什么愿望呢?

  王博文:什么愿望,没什么愿望,就是要我妈和我爸团圆呗。

  在周围人的言语中,小博文似懂非懂地知道了自己的爸爸妈妈离婚的事情,于是,孩子就把自己的愿望画在了画上,在把画献给妈妈的时候,小博文向父母提出了这个请求。

  郭丽丹:当时他(孩子)就站在那里,望着我,我和我老公我们两个人答应他说结婚,我们当时就答应他了。

  记者:你当时看到儿子这举动什么感受?

  郭丽丹:他这么小,才7岁,就知道为我和他爸爸做这么多,我们还不如一个孩子。

  两天后也就是4月18号,王洪学和郭丽丹一起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而当住院的医院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就把这对夫妻的婚礼安排在了医院里,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记者:单单是为了孩子吗?

  王洪学:一半一半,一半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还他一个心愿,另一半是想我们两个人走在一起,想过一个新的生活。我们两个人夫妻之间,并不像人家说的存在着什么矛盾或者怎么样。

  记者:你现在怎么看待当时自己的离婚决定?

  王洪学:最大一个错误就是离婚,(当时)大伙互相谦让一步,因为(现在)我们考虑最多的就是互相走谅解一下,谦让一步,就不应该能吵起来,年轻时太自我了,可能就是自己太自私了。

  记者:今后在生活中可能你们还会产生矛盾,遇到这种情况难道再离婚吗?

  郭丽丹:通过这次教训应该不会那么草率了,那个时候我真的感觉好像很对不起他一样,也没有体谅到他还是我的丈夫,我是他的妻子,应该做一些什么,我没有尽到责任。

  看婚纱照实况:

  文文在哪里啊

  文文你看这是什么?好看吗?

  来阿姨给你放在这里好不好?

  好不好看啊文文?

  妈妈漂亮还是爸爸漂亮?

  还是文文漂亮?

  2007年4月26号,当地一家照相馆把为夫妻俩免费拍摄的婚纱照送到了病房。

  实况:

  照片放在哪啊,就放在床上么?

  哎呀,不是,放那边,好像不够。

  咋不够呢?

  能放这个,放不了这个。

  你到底想放哪个呢?

  两个都想放。

  小博文把这张期待已久的父母结婚照挂在了自己的病房里,他说这样他每天睁开双眼就可以看到父母在一起朝他微笑。这个重归于好的家庭似乎找回了温馨的感受。就在夫妻俩重新走到一起的时候,小博文和父母的骨髓配型成功,但是30万元的费用却让他们一筹莫展。为了筹治病的钱,家里能卖的都已经卖了,就连家里唯一的这套住房也都抵押了出去。

  郭丽丹:30万简直真是天文数字一样,而且从他得病到现在正好是8个多月,已经花了16万块钱了,我们已经外边有很多的外债了。

  (实况:募捐)

  记者:每天能募捐多少钱?

  郭丽丹:有的时候要稍微好一点,能有两百块钱,如果要是不好的时候,我们有的时候就一分钱都弄不到就回来了,一般情况就是几十块钱。

  王洪学:想办法吧 ,(靠)这些好心人帮忙吧,救救这个孩子,因为我不想失去他,欠他的太多了。

  小博文的故事感动了许多人,4月28日,许多闻讯赶来参加婚礼现场的人,纷纷慷慨解囊,为小博文捐款3万元。

  王洪学:我一定能走下去,因为现在面临的就是巨大的困难,一家人团结在一起的话,应该能把这个困难渡过去。

  (音乐:歌曲《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画面:父母亲与小博文拥抱等镜头特写、叠化)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