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六朝石刻保护刻不容缓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6月21日15:47 周末

  -本报记者 陈璐 周益

  【周末报报道】这是记者第二次采访梁白泉。

  79岁高龄的他依然精神矍铄,中气十足,思路清晰,更让人深受其感染的是他质疑、批判的激情,与年轻人交流起来有些“忘乎所以”,全无半点老态;“有三岁之翁,有百岁之童”,睹其人方知西谚之精辟。

  近半年来,老人一直很忙,他拒绝了很多家媒体的采访。

  6月14日,当记者说起“六朝石刻”这个选题的时候,电话那头的老人激动了起来:“你过来,你过来,你过来吧。”一连三个“你过来”后,老人说:“不过,我明、后天比较忙,要开会,你今天下午就过来吧。”

  下午,当老人一见到记者,便直奔主题:“六朝石刻的保护是刻不容缓啊!”

  修复技术种种

  数年前,梁白泉为撰写《南京的六朝石刻》一书,全面调查了南京以及周边地区的六朝石刻。“结果是让人失望的,很多石刻被损坏,风化严重。”

  “这需要对石刻进行修复。但这不是个简单的活儿,在修复前,要对石刻的位置、长宽高、底板大小、文献记载的情况、现石刻残存情况等,调查清楚,并作认真仔细的测量、绘画、摄影、录像等,作为资料存档。对于石刻周围的地质、水文、气象、地形等硬环境和人文环境也要作调查,并把这些内容融入到石刻修复方案中。经过有关专家论证后,提供科学合理、切实可行的报告,送上级文物部门批准。”梁白泉说。

  “六朝石刻由于长期暴露在野外,外表淤积了相当多的泥沙,各种菌、苔、藻类等则在内部生长。另外,其表面还积聚了盐类结晶和其他一些污物。在整修加固之前,必须把它们清除掉。”梁白泉说,“这就需要用水或者化学液体清洗。但是过程中的动作一定要小心细致,而且清洗后一定要用高压气和热空气将石刻吹干净。”

  记者问:对石刻表面的裂缝应该怎么办?梁白泉回答说:“一般是向裂缝内灌注高性能黏合剂等,来防止石刻拦腰断裂。对于大的裂缝,可先在裂缝中塞填材料,如小石子等,而后用环氧树脂配石粉或者水泥封闭外表。缝隙如果小的话,可用凿子在缝隙两边凿成V形,再填环氧水泥。”

  石刻的风化,也是修复面临的一大问题。“对于比较完整、风化不严重的石刻,主要从改善保护环境入手;对于风化比较严重的石刻,要先作风化形态、成因、程度等检测、分析和研究,选择合适的防风化材料。六朝石刻因为质料以及环境、气候等因素,不同于其他地区的石刻,其防护材料除了憎水性、透气性、抗紫外线等共性外,也具有不同于其他石刻的特殊性。”

  梁白泉有些遗憾地说,南京有关研究机构在上世纪60年代曾经做过防止六朝石刻风化的试验,70年代后期又试用了5%聚甲基丙烯甲脂溶液喷涂石刻表面,但是效果都不太理想,现在仍在进行防风化研究,以寻找更合适的防风化材料。

  “就地保护”观

  梁白泉是六朝石刻“就地保护”观点的代表人物。他说,六朝石刻立于陵墓神道两侧,与陵墓合为一体,搬走石刻,文物的原生态就遭到了破坏。而搬进博物馆的石刻脱离了陵墓、周围地形等环境,就失去了文物的大部分意义。

  至于如何“就地保护”,梁白泉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六朝陵墓神道石刻大都散布在旷野农田之中,除了大自然的侵蚀外,还会受到人为破坏。我认为,省市文物主管部门应联同石刻所在的当地政府,划定石刻文物明确的保护区。严禁在保护区挖土挖沟,兴建农田水利工程和其他

建设工程。对威胁文物安全、破坏石刻文物的经济开发和建设行为,文物主管部门要依照有关法规,坚决予以制止。”

  顿了一会儿,老人接着说:“当然,在目前一些保护石刻及其他文物的法律、法规中,关于‘六朝时刻’保护的条文还不完善、不具体。在执法的同时,还要利用各种形式进行宣传教育,说服劝导,使人们认识到石刻艺术品的重要性,从而自觉地加以保护。”

  “如果是零星发现的石辟邪等文物,而周围的地形地貌又被损坏,可把该文物送到博物馆收藏起来。在燕子矶筑公路时曾发现一只石辟邪,后被南京博物院收藏,置于该院‘长江下游五千年文明展’之首。”梁白泉说,“这只是在无法恢复原貌的情况下的权宜之策。”

  梁白泉认为,要定期调查(一年一次或两年一次)、研究六朝石刻的保存情况,发现新的损伤和危害石刻的问题,要及时采取得力的措施,进行维修保护。发现石刻的防风化涂层老化后,要及时涂上新的材料。

  进一步开发利用

  事实上,近年来建六朝石刻陈列馆的呼声越来越高,呼吁建馆的有专家学者、人大和政协代表、行政官员以及其他人士。1997年,南京市人大和政协开会,有不少代表提议,要求市政府拨款,尽快建立“六朝石刻陈列馆”。至于建馆地址,分歧较大。有的要求建在玄武湖,有的建议建在雨花台,有的主张建在中山陵,至今没有定论。

  值得一提的是,梁白泉在思考如何做好保护工作的同时,对进一步开发利用六朝石刻,挖掘其价值,自有一套成型的想法。

  “首先,成立‘六朝石刻陈列馆’。要想挖掘六朝石刻的潜在内涵和价值,充分地开发利用,必须先做深入和集中的研究,而现在六朝石刻散布在南京、丹阳、句容等市的30多个地方,研究者很难作全貌研究。所以,迫切需要建立一个以收藏、研究、陈列六朝石刻为工作内容的陈列馆,也可以叫博物馆或文保所。”

  这个建议,南京博物院的老专家金琦先生早在1984年就提出来了。他建议以规制较完整的栖霞山附近甘家巷小学校园内的萧秀墓石刻为中心,建立“六朝石刻陈列馆”。把其他地方的典型石刻,用现代技术和材料,如玻璃纤维和环氧树脂等材料,照原样复制陈列;对零散的碑刻、墓志等,以用原件为主,也可复制展出。“我基本上赞同金老的设想,只是补充建议:如建陈列馆,甘家巷小学要搬出,陈列馆的建筑要离萧秀墓石刻远一些,并建成六朝时的建筑样式。建馆时要考虑环境因素,把石刻、陈列馆和环境三者融合起来,在更大的程度上复原六朝时的旧貌。”梁白泉补充说。

  “有关部门甚至可以开辟‘六朝石刻’旅游专线。六朝石刻散布于山麓田野,游客们要在较短的时间内寻访、参观不太方便。但六朝石刻从总体上来说,还是相对集中的,集中于南京、丹阳、句容等地,这就为开辟旅游专线提供了可能。文物主管部门可与省市旅游部门联系,开辟旅游专线,或‘一日游’,或‘二日游’;或定期,或不定期。这样既方便了观众,又提高了六朝石刻的知名度。”

  对待六朝石刻,除“就地保护”这一观点外,还有一种“集中保护”的观点,其理由是“由于大气污染、社会建设等已经破坏了六朝石刻的原生状态,集中保护是一种无奈的但也是目前最为适宜的保存方法,而高科技的复制品是石刻保护的必备环节之一。”

  对此,梁白泉淡然一笑:“大家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文物古迹。”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