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黑砖窑事件内幕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6月25日17:28 SMG《七分之一》

  正文:

  (受虐/呆滞眼神/受伤/女童实况)

  这些画面是在山西一些黑砖窑里拍到的。这其中有不少未成年的孩子,他们先后被拐骗拘禁,每天都承受着繁重的劳动和非人的折磨。在最近一周来大规模的查处行动中,已经有几百名农民工被解救,而那些还没找到失踪孩子的家长,更加心急如焚。

  失踪少年的母亲 羊爱枝:你想想如果说没有孩子,马上五十的人了,没有孩子这日子咋过,从前一说,下了班就赶紧回去,感觉家庭可温暖,现在就不想回家,一回家冷冷清清的,太害怕了。

  这位母亲名叫羊爱枝,是河南郑州市人。今年3月8号,她15岁的儿子王新磊突然失踪。羊爱枝在郑州张贴了几千张寻人启事,但儿子依然杳无音讯。

  (资料实况:羊爱枝掀开裤管,双膝贴满膏药,痛哭找儿子)

  20多天后,河南孟县的一位家长给她打来电话,说自己的孩子从山西的一个黑砖窑厂逃脱,让她也去那里找找看。从今年四月初开始,羊爱枝在山西运城、临汾、晋城一带,跑遍了100多家砖窑厂,没有找到自己的儿子,却发现了不少和儿子年龄相仿的少年。

  失踪少年的母亲 羊爱枝:每一个窑厂有三四十个孩子, 你要是干得慢了,那有拿三角带的,还有拿那个棍的,甚至打得最轻的就是用砖坯子扔你,这是最轻的,再后面就是用铁棍的。

  羊爱枝说,她在山西那些砖窑里看到的情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不少孩子破衣烂衫,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他们和成年人干着一样重的活,手脚稍微慢一点,就会遭到毒打。一些孩子趁人不注意,偷偷地向她求助。

  失踪少年的母亲 羊爱枝: 他们能一点的都向我要笔,写的纸条子,揣到我手里,我的手一直都不敢动,得插到兜儿里,不然的话,他们一发现有这个了,孩子打得很厉害你知道吗,哎,真是不敢想象。看到人家孩子向我求救,我就想到我的孩子,可能也会在求救人家,你知道吗(哭泣)?

  在寻找孩子的过程中,羊爱枝遇到了同样来自河南的几百位家长,他们的孩子也都离奇失踪,而且大都是男孩,年龄都在十五六岁,失踪的地点都是在郑州火车站附近。

  失踪少年家长 柴伟:温馨旅社后面的窗子都是堵死的,凑满十个八个,就一车拉走

  2007年5月9号,这些失踪孩子的家长,打电话向河南电视台求助,都市频道的记者付振中开始介入调查。付振中三次赶赴山西,行程五千多公里,暗中调查了一百多家砖窑厂,隐蔽拍摄到这些令人震惊的画面,先后播出了21期节目,山西一些黑砖窑里窑工们的悲惨状况开始被揭开。

  实况:

  窑工:这边都是山,看守也严。

  实况:

  窑工:你是自己来的还是别人让你来的?骗来的。

  通过调查,失踪孩子被贩卖的事实也浮出水面。那就是,从郑州火车站出发,沿着黄河,先到河南新乡,焦作,再从晋城进入山西境内,每个孩子大都以500元左右的价格,被贩卖到运城,临汾,洪洞等地的黑砖窑。这些孩子最大的不过16岁,最小的只有8岁。

  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 付振中:在窑厂里有监工,有打手,窑场的门口都喂有狗,一般几条狗在门口,再一个,包工头盖的简易房,就在这个路口,所以说,这些黑工,这些未成年人,包括这些窑工,要想逃出去,可以说,几乎是不可能了。

  河南电视台的报道,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关注和愤慨。与此同时,也就是2007年5月27号,山西省洪洞县警方在一次检查中,偶然发现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王斌斌砖窑内有虐待工人现象,于是采取行动,解救出了31名窑工。

  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 付振中:这个窑厂是村支书的儿子开的,到最后这个事儿揭开的时候,存在一年半了,没有任何合法手续。

  这些窑工来自全国12个省市,据警方调查,他们都是在郑州、西安等地的火车站被诱骗来的,其中最令人发指的是,一名甘肃籍的窑工竟然被殴打致死。6月18日中午,记者赶赴山西省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王斌斌的窑厂,这时王斌斌已经被警方控制,出逃的包工头衡庭汉也已在湖北省十堰市被抓获。记者找到了窑主王斌斌的妻子。

  实况:

  王斌斌的妻子:我们是上海电视台的,希望你们把那个机子放下来,不要拍了,你们不要跟我了解了,那个工头已经抓住了,你到派出所了解他去,我什么也不知道。

  王斌斌的妻子说,这个砖窑厂建于2004年,去年3月他们与河南包工头衡庭汉达成口头协议,每生产一万块砖坯, 王斌斌就付给衡庭汉360元。这个低得出奇的承包价格意味着,衡庭汉不可能象正规窑厂那样招募和管理工人。

  被洪洞县警方解救出来的31名农民工他们就曾经睡在这里,每天早上五点开工,直到凌晨一点收工,吃饭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睡觉的时候没有床铺,只能睡在砖地上,可想而知,这样一个非法虐待工人的时间发生了这么长时间,当地人是不是知道这样一个情况呢?

  村民:就是看到那些人,鞋也不穿,拉着板车看着很可怜。

  村民:他们那里有一个倒渣土的小伙子,他跟我说家是云南的,他在倒渣土 跟我说他是被骗来的 他也想跑。

  这张照片上被烫伤的少年,名叫张文龙。今年刚刚17岁,他就是从河南被拐骗到王斌斌的窑场的。

  采访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 付振中:我感觉到我所走过的窑厂,最黑最惨的是洪洞县的广胜寺(镇)三条沟这个窑厂, 老张的孩子,烧成了五级伤残,手,脚,背,脚已经烧成了黑的了。/砖到最后还没有完全冷却的情况下,窑老板让孩子们去出砖。

  我现在就在一家砖厂的砖窑里面,现在这个砖窑刚刚撤出去他们生产好的砖,我走进来时间不长现在已经是大汗淋漓了,用手摸一摸这个旁边的砖窑的温度,现在还是十分的烫手,设想如果正常的工人在这里工作的话,时间一长也是非常难以忍受的,但是对于那些黑砖窑里面他们用一些未成年的孩子在这里运送尚未冷却的高温的砖的时候,他们很容易造成一些烫伤甚至更严重的伤害。

  这家黑砖窑的窑主王斌斌的父亲,就是曹生村的党支部书记王东记,因为涉嫌为黑砖窑充当保护伞,目前他已被免去村党支部书记职务,被开除党籍。这么一个非法禁锢30多名外地农民工和童工,发生过"非正常死亡"事件的砖窑厂,为什么存在了两年之久才被警方偶然发现?负有直接管理责任的当地派出所又是什么态度呢?

  广胜寺派出所 民警:你们是哪里的,我们是上海电视台的,我们所长不在,出去开会了,到县里开会了,现在窑厂事故调查怎么样了?不知道。

  在山西永济,临汾等地,只要看着这些烟囱,就可以轻易地找到砖窑场。这里是黄土高坡,有着丰富的黏土资源,是制砖的上好材料,几乎每个村子都有这样砖窑场。据当地人介绍,一个砖窑的成本除了挖土制砖设备和砌窑等固定投入,最主要的成本支出就是人力。

  窑主:窑主赚什么钱你们赚什么钱?窑主赚管理钱。就是把砖卖出去就完了?有的卖得高,有的卖得低。你是工头我信你,做一万给你二百块钱,为了挣四十、五十,到时候给我这个钱就可以。那工头挣什么钱?工头挣这个劳心钱。怎么挣?像我这个窑场,今天给你45,管你管吃管喝,今天赔了是工头的,挣了也是工头的

  和正规砖窑场不同,黑砖窑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窑工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窑厂里有监工,有打手。而且这些窑场都建在黄土高坡上,远离村庄,三面环坡,如果用了童工,就更加好管理,成本也就更低。

  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 付振中:一个孩子在窑厂做黑工,他每天所创造的利润是三百块钱,一个中等规模的窑厂,在山西这些窑厂,这种黑窑厂,中等规模的黑窑厂,一年至少是应该赚一百万以上。

  正是为了疯狂追求利益,窑主和包工头不断通过绑架和诱骗手段,把一个个农民工甚至是未成年的孩子,变成了"包身工"。而就在羊爱枝和其他家长寻找孩子的过程中,一些砖窑主之间已经互相通气,有的窑场甚至开始移转移童工,更有甚者,看到有家长来找孩子,窑场监工就提前用高音喇叭报信。对此,当地的主管部门为什么熟视无睹呢?

  失踪少年母亲 羊爱枝:跟乡干部有关系,有的甚至牵涉到县里的领导,都有关系,他们都是从上到下一条路的。

  这种情况,河南电视台记者付振中曾亲眼见到。画面上的这个孩子,名叫朱广辉,今年16岁。今年4月27日,他好不容易从山西永济一家砖窑厂逃脱,谁知在回郑州的中巴车上,他竟然被永济市劳动监察大队的一个监察队员中途拦截,又转手被介绍到永济栲栳镇的一家砖窑厂,这名检查队员居然还从他身上收掉300块钱作为中介费。一个月后,当家长和付振中与这位队员对质的时候,摄像机记录下他还钱给孩子的场面。

  实况:

  他姓啥?他说姓冯。

  就在拍下这段画面的下午,朱广辉竟然被这名劳动监察队员第二次骗上车,送到了另一家砖窑。本该仗义执法的国家公职人员怎么会倒卖童工?当记者赶到永济市劳动监察大队时,一位监察队员却表示,他们这里根本没姓冯的这个人。

  实况:

  永济市劳动监察大队监察队员:我跟你说从我们大队成立到现在肯定没有姓冯的。

  但是在监察大队的成员公示栏上,记者发现了蹊跷。7名成员中有一个人的照片是空白的,下面的名字也被一张白纸条遮住了。

  实况:

  这个尚广泽是不是就是那个姓冯的?是他参与的吗?

  记者拉开挡在名字上的纸条,露出了尚广泽三个字。在随后的调查中记者证实,尚广泽的确就是那名自称姓冯的监察队员。当记者询问尚广泽的去向时,这位工作人员表示第二天他们领导会给一个明确的答复。但第二天早晨八点半,当记者在上班时间赶到永济市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时,那里已经是铁将军把门。后来记者在电话中被告知,所有监察队员都下到各区县检查工作去了。6月21日,消息传来,永济市劳动监察大队队长侯军元、监察员尚广泽被刑拘,目前尚广泽已经被开除公职。

  在洪洞县劳动监察大队,办公室里2005年就出台的砖窑场管理"十不准"规定仍然存放在角落里。到目前为止,有关部门一共排查了93家砖窑场,只有两家有合法手续,还已经过期。对此,代表洪洞县县委接受记者采访的一名当地干部却不以为然。

  洪洞县县委宣传部部长 李颖明:之前对于我们这种窑厂存在的状况,我们县里面是否知道?县里面知道不知道我不清楚,我敢肯定的说,宣传部的副部长李颖明不知道。为什么会存在这个普遍现象呢?我觉得不是一个县级的宣传部的副部长应该说的。

  其实早在2004年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部门就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禁止使用实心黏土砖工作的意见的通知》,也就是说,在山西省运城,临汾,晋城等十一个城市,像这样用黏土烧制实心砖根本就是被禁止的。

  洪洞县县委宣传部部长 李颖明:那国土资源通知说不准我们开采这样的那个黏土资源那为什么当地的人却要开采这样的资源,还要不断地建厂甚至在这里面还存在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些事故呢?这就是咱们应该共同研究的问题。

  山西黑煤窑事件被曝光后,引起了中央高层领导的高度重视,整治查处和拯救行动随即展开。

  ·6月12日:全国总工会主席王兆国作出批示

  ·6月15日: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作出批示

  ·6月19日:山西洪洞至少20人受调查

  同时最高检察院、公安部介入黑砖窑事件调查

  ·6月20日:温家宝总理指出山西黑砖窑事件存在黑恶势力

  故意伤害并致人死命等犯罪行为

  山西省省长

于幼军代表省政府作检查

  实况:

  张道虎父母 哎呀孩子呀,我的乖乖呀/想不到还活着呀。

  从6月13号到现在,河南、山西警方共从黑砖窑内解救出农民工532人,其中未成年人109人。但是令人遗憾的是,羊爱枝的儿子依然毫无消息,现在她依旧在寻找儿子的路程上。在她的家乡郑州,火车站旁的解放路上,每天依然有无数的农民工怀揣希望来到这里,其中还有不少和她儿子年龄相仿的孩子,只要一有招工的信息,他们都会一哄而上,争先恐后地寻找打工的机会。

  我现在就在河南郑州火车站,从被救的农民工口中得知,他们很多人就是在这里被人贩子拐骗到山西等地的黑砖窑,这其中也包括不少未成年孩子,他们被限制人身自由被强制劳动,甚至遭受非人的残害,但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砖窑主,包工头,甚至黑中介人贩子之间隐藏着一条巨大的利益链条,如果不打破这个链条,类似的事件必然会"死灰复燃" 。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