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患·水患的警告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16日16:41 SMG《七分之一》
鼠患·水患的警告
鼠患·水患的警告

  SMG《七分之一》7月15日播出《鼠患·水患的警告》,以下为节目内容。

  演播室:从6月下旬以来,随着长江上游泄洪,洞庭湖水位上升,致使洞庭湖沿岸爆发了近20年来最严重的鼠患,仅湖南省益阳市大通湖区在20天内就消灭东方田鼠达90吨,有的村民一天之内就打死老鼠700多只。那么如此大规模的鼠患为何爆发?它和今年全国大面积暴发的洪灾有着怎样的内在关联?天灾的背后有着怎样的隐忧?《1/7》记者并分两路现场报道。

  正文:

  (音效+田鼠游泳、赶田鼠画面)

  画面中这番令人色变的“人鼠大战”发生在洞庭湖畔的湖南省益阳市等地区。黑压压的田鼠,遍布水面、堤坝,成群结队,闯入村庄。据有关部门估算,六月底以来,洞庭湖区约有20亿只田鼠肆虐,洞庭湖沿岸爆发了近20年来最严重的鼠患。

  实况:

  当地村民:整个洞庭湖全是老鼠。

  当地村民:菜地里的菜全被吃了。

  当地村民:每四五天就上来一次。

  当地村民:老鼠还进了家,用扫帚打。

  (图示)这次鼠害波及的范围之广令人震惊,湖南益阳、岳阳等沿洞庭湖的22个县市的3700多公里防洪大堤和沿堤的1000多万亩农作物,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破坏。距离益阳市100多公里的岳阳县鹿角镇滨湖村,是这次鼠害损失最严重的村子之一。在村口的小路上,记者遇见了一位满脸愁容的村民。

  实况:

  记者:阿姨,你这手上拿的是什么啊?

  村民:那个花生啊。

  记者:这是花生啊,这花生怎么都把它拔起来呢?

  村民:全是老鼠咬光的啊。

  记者:全被老鼠咬光了?你带我们去看看地里被老鼠咬成什么样了?

  村民:全被咬光了。

  今年60岁的王小平告诉记者,她从小就生活在洞庭湖边,住在滨湖村也有几十年了。今年的田鼠来势如此凶猛,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家的庄稼全都绝收,这一亩花生,马上就能收摘卖钱了,没想到被田鼠给糟蹋得精光。

  实况:

  湖南岳阳县鹿角镇滨湖村 王小平:这里全被老鼠咬光了。

  记者:老鼠在地里怎么吃的呢?

  王小平:它们都在地里挖了洞的啊,这些都是老鼠洞。

  记者:我们再试一下。

  王小平:看,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全部被吃光了。

  记者:你这里有多少花生地啊?

  王小平:我这里有一亩地呢,去年一年我们还有三千块钱收入,今年收成没有了,一点都没有了。

  由于记者采访的几天里,刚刚下过大雨,到处肆虐的老鼠暂时躲了起来,但是从老鼠洞里,当地农民还能随时掏出大量老鼠。

  实况:王小平手里抓着大把老鼠,对记者介绍现在还有很多。

  王小平说,全村满地的花生、玉米、西瓜、红薯全都成了田鼠口中的美餐。

  湖南岳阳县鹿角镇滨湖村村支书 徐红兵:(岳阳县)六个镇,鼠害最严重的就是我们滨湖村。

  徐红兵,滨湖村的村支书。他告诉记者,滨湖村因为濒临洞庭湖的面积比较大,因此受害严重,今年这场鼠害给他们村造成的经济损失起码在一百万元以上。

  湖南岳阳县鹿角镇滨湖村村支书 徐红兵: 我们滨湖村有12个村民小组 其中有8个村民小组是全部欠收,全部欠收的概念是什么?全部欠收就是颗粒无收。

  :

  徐红兵记得,发生鼠患最严重的是6月20日。

  湖南岳阳县鹿角镇滨湖村村支书 徐红兵: 一棍子下去就能打死三四只(打的实况几秒)当时就这块地里的老鼠铺天盖地,当时在这里一赶的话是什么样子?花生的秆子就往两边分,就两边倒,当天我们在这里赶出来七八百只老鼠,有七八百只。

  (打田鼠实况)

  这密密麻麻的,就是鼠窝。这些田鼠学名叫东方田鼠,会游泳,喜欢低洼多水、土质松软的环境。一般夜间活动较多。东方田鼠平时栖息的洞庭湖沙洲荒滩,总面积400多万亩,据湖南省农业厅和中国科学院亚热带作物生态研究所监测,湖区现在总的田鼠数量达到20多亿只。今年6月下旬以来,全国各地连降暴雨,随着长江上游泄洪,洞庭湖水位上升,这20亿只田鼠也纷纷内迁,洪水成了鼠患爆发的直接导火索。

  洞庭湖渔民 彭光富: 这个沙洲距离我们湖滨村大概有多远的距离?

  记者:大概十多里,这么多的老鼠是怎么过去呢?

  彭光富:就是借物借风。

  记者:怎么借物借风呢?

  彭光富:哎呀,它顺水只要水面上有个棍子,树枝啊,它浮在上面,顺着水流,横向就打过去。

  前几年因为气候原因,长沙上游来水减少,洞庭湖水水位下降,湖滩裸露时间加长,给东方田鼠繁殖提供了时间。东方田鼠的繁殖能力十分惊人,一对田鼠一年能够繁殖2000多只后代。渔民们告诉记者,近两年的4月到6月,洞庭湖湖滩上东方田鼠已经十分猖獗,如今洞庭湖水位上升,它们大量越堤迁入垸内。

  记者:我现在在的位置就是洞庭湖的一处沙洲,船老大跟我们说,就在我们现在这个位置,要横跨整个沙洲,要两个小时。平时枯水的时候,东方田鼠就在这广袤的土地上大量繁殖,可一旦汛期来临水位上涨,出于求生的本能,这大量的东方田鼠就游向对面的滨湖村。

  滨湖村的受灾是洞庭湖区水灾、鼠灾的一个缩影。而事实上,今年在全国范围内,洪水所带来的灾害远远不仅于此。在500公里外的安徽省阜阳市,淮河干流上被称为"千里淮河第一闸"的王家坝闸,从6月29号开始,因为淮河流域暴雨不断,水位节节升高。到了7月10日中午,王家坝水位超过了29.3米的保证水位。

  王家坝水文站站长 李守会: 所有人都在紧张,包括我们水利工作站以及当地老百姓都是非常紧张。如果继续上涨可能要有险情,水位太高对大堤肯定造成影响,它突然破堤。

  李守会是王家坝水文站的站长,在汛期他和他的同事们要随时测量和监控淮河干流的水位流量。每半个小时,就把最新数据向防汛指挥部汇报一次。不断上涨的淮河水位,牵动着王家坝闸上每一个人的神经。

  王家坝水文站站长 李守会:我们自身已经意识到,开闸的可能性非常大了。

  开闸是为了缓解淮河大堤的压力,就是要把淮河干流的河水引入到王家坝闸另一边的蒙洼蓄洪区,使淮河水位下降。开闸后整个蒙洼蓄洪区内的4个乡镇的18万亩耕地都被洪水淹没。

  7月10日中午12点40分,王家坝闸开闸分洪。蒙洼蓄洪区是淮河上第一座蓄洪库,1954年建成以来先后14次开闸蓄洪。7月11日上午,记者在现场看到,13口闸门仍然全都处于开放状态。

  记者:我现在就站在被称为千里淮河第一闸的王家坝闸的闸口,我可以清楚地听见震耳欲聋的洪水的声音。淮河干流的洪水就是通过这个闸口流向蒙洼蓄洪区,目前蓄洪区内的18万亩土地已经全部被淹没,但是这仍然没有缓解淮河干流的汛情,王家坝的水位仍然在节节升高。

  王家坝水文站站长 李守会:说明上流来势比较大,在开闸蓄洪期间,洪水仍然在上涨。蓄洪量没有淮河来水量大,所以淮河来水要超过这个蓄洪。

  淮河汛情万分危急,在王家坝开闸蓄洪后,安徽省又先后启动了6个行蓄洪区。到7月12日上午,王家坝段淮河干流的水位终于有所下降。

  (实况 水文站内 电话响 工作人员汇报水位)

  李守会和同事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和他们一样每年汛期都提心吊胆的,是王家坝周围蓄洪区的村民。50多岁的孟早娥向记者介绍说,开闸蓄洪的前两天,她和老伴都在地里忙着抢收毛豆,就希望损失能小一点。

  当地村民 孟早娥: 洪水来我们四口人一起骑车子跑过来,老头子在地里捞大豆,后来用身子背,最后他累得吐血,今天上午都在吊水。

  当地村民 孟早娥的老伴 张喜富: 我当时就拼命抢豆子,总想抢下来多卖点钱。那抢下来那些庄稼一共卖了多少钱.卖了40块钱。不够今天上午吊水的钱。剩下那些庄稼怎么办呢现在?剩下全部都淹死了。

  孟早娥说,因为洪水,刚刚好过起来的日子又紧巴巴了。虽然他们住在政府补贴为他们新盖的房子里,家里的经济情况却十分窘迫。

  当地村民 孟早娥:发大水的时候屋子倒了,你还要再盖,你还要花钱,你没钱你借也要盖,盖起来以后那当然是发一次穷一次。

  7月12日,王家坝地区天气晴朗,没有降雨,但是淮河干流的水位仍然超过警戒水位,记者乘坐王家坝水文站的观测船进入淮河水面,看到原先长在河岸上、3米高的树,如今只剩下树冠露出水面。

  记者:我现在站的位置原本是一片滩涂,但是现在已经被淮河洪水完全覆盖。从这条小船到对面的那片树林,是平常淮河干流的宽度,大概200米左右,但是现在,淮河的水面已经增宽了超过10倍,我站在这里,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另一面的岸边。

  超高水位的洪水造成沿河大堤长时间浸泡在水里,随时有可能出现险情。距离王家坝10公里的中岗镇有一段堤坝出现渗水,如果不及时加高加固,一旦堤坝垮塌,附近4个村庄将全部被淹没。烈日当空,摄氏35度的高温里,赶来抢修的解放军和当地村民一起奋战。

  (实况 大喇叭喊 乡亲们,加把劲 谢谢解放军同志)

  据国家防总统计,今年到7月12日为止,全国有24个省、市、自治区等发生暴雨洪涝灾害,造成8205万人受灾,因灾死亡403人,失踪105人,紧急转移安置317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超过5500千公顷,倒塌房屋30万间。在一些专家看来,今年的洪水既是天灾,但人类的一些掠夺式的活动更加剧了洪水的危害。

  :

  河海大学水文水资源系教授 包为民:把许多森林都砍伐掉了,都变成去种植粮食,农业活动,甚至去做一些活动等等,这种类型的生态的破坏就会影响到洪水的发生。

  包为民,河海大学水文水资源系教授,中国水库防洪学组成员。他极其担忧地告诉记者,人类对自然的掠夺性开发,正在使自然灾害带来的危害被急剧放大。而在河海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华祖林看来,今年洞庭湖的大洪水和1998年相比,可谓来势相当,但今年随水灾一起爆发的严重鼠患,是自然界发出的新的预警信号。

  河海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 华祖林教授: 洞庭湖它一个洪水经常会爆发的,因为那个地方雨量也充沛,另外它又是长江调需性的湖泊,但是1998年大洪水,就没有发生鼠患,我想究其原因的话,天灾和人祸比,可能我们人祸还是要占有一些大头的问题。

  据湖南省有关部门介绍,洞庭湖鼠患年年都有,从1985年以来已经爆发过6次,但以今年最为严重。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河海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 华祖林教授:它可能与它的气候有一定的关系,就是它的生存条件有一定关系,1998年以前也许我们蛇的数量还是可以的,捕杀也许就是近几年发生的事,所以主要当地农民,他为了一些经济利益,来做这个事,一条蛇可以卖多少钱,然后就这样来做。

  蛇是老鼠最重要的天敌,每条蛇一年可吃掉老鼠近400只。但近年来,湖南兴起了大吃"口味蛇"的所谓

美食热潮,专门吃老鼠的"老鼠蛇",其售价一度达到了每公斤200元。由此造成大量的蛇被捕杀。专家认为,正是干旱、生态被破坏以及老鼠天敌的被无度捕杀,才导致东方田鼠数量剧增。

  记者:为什么会造成如此严重的鼠害呢?除了湖州面积的裸露时间过长之外,还有老鼠天敌的日益减少,更重要的是洞庭湖生态环境的破坏,为这次鼠患带来了种种可能。如何恢复这被破坏的生态链?恐怕是我们在这次人鼠大战中,取得根本性胜利的关键。

  在湖南岳阳县鹿角镇的滨湖村,这位村民告诉记者,不少人因被鼠害所扰,不得不离开故土,原来有1200多人的村子,现在只剩下800多人了。

  村支书徐红兵:像今年这样鼠患这么严重,会不会还有人因此而走?也有可能

  7月11号,湖南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目前洞庭湖鼠害势头已经得到基本控制。同时农业部也颁布了对洞庭湖区鼠情的监测结果。为灭鼠抗灾,农业部已及时下拨专项经费1000万元,对今后的鼠患情况进行严密监控。而人鼠大战以后,湖区遗留的约225万只老鼠尸体,令人不敢掉以轻心,日前由中国疾控中心专家与湖南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组成的专家小组已赶赴现场,指导处置。

  (鼠害实况3秒)

  洞庭湖鼠灾是由生态平衡遭破坏而引发的又一个个案,联系到今年入夏以来太湖、滇池、

巢湖等水域蓝藻的接连暴发,广西、河南、安徽、江苏等地的洪涝灾害,是否说明由于生态破坏引发的各种"灾难",在经过多年的积累之后,正以一种集中、井喷的形式,敲响了大自然"报复"人类的警钟。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