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到病房探望,与伤者一起吃午饭 本报记者 白石 摄 家属到病房探望,与伤者一起吃午饭 本报记者 白石 摄
昨日17时,新闻发布会开始前,辽宁省煤炭工业管理局等部门相关领导向遇难者集体默哀 本报特派阜新记者 白石 摄   昨日17时,新闻发布会开始前,辽宁省煤炭工业管理局等部门相关领导向遇难者集体默哀 本报特派阜新记者 白石 摄

  B08版

  26日凌晨,辽宁阜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属的恒大煤业公司发生煤尘燃烧事故,造成区域作业的89名矿工中26名矿工死亡、52人受伤。

  据了解,在煤尘燃烧事故发生前,也就是1时31分,恒大煤业公司附近发生了1.6级矿震,尚不能确定矿震是诱发煤尘燃烧的直接原因。

  目前,恒大煤业公司所属各矿井已全部停产整顿,进行安全隐患大排查。

  昨日下午,本报记者赶到辽宁省阜新市采访该起矿难,寻找矿难中的伤者……

  矿难前后追踪

  零时,当班矿工准时下井

  当天是零点班,矿工们先是在各自班组召开班前会,学习安全规程,察看当班情绪和状态等,经过长长的走廊,工人们要换上工作服、领矿灯、领自救器,下井前还要接受安检,防止携带易燃易爆物品,穿非棉质服装等。26日零时,当班矿工准时下井,8小时后,他们将升井换下一班工人。

  据悉,发生事故的5336综放工作面是两个月前新开的,是一个机械化采煤工作面。

  当天,工人们乘坐类似于电梯的罐笼下到800米深的地下后,需步行40分钟左右才能到达。89名工人在采煤的同时,还有几组人进行巷道维护。在这个作业区域,带队的最大干部是恒大煤业公司副总工程师蒋利。

  2时35分,煤尘瞬间燃烧

  事故发生在26日2时35分,煤尘燃烧的大火只在一瞬间就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还没来得及采取救火措施便熄灭了。“带队的蒋利也牺牲在里面了。”恒大煤业公司党委书记刘志鹏双眼通红说道。

  井上接到事故报告,公司启动紧急预案,一边层层向上报告,一边组织人员自救。辽宁省、阜新市相关部门也迅速组织人员赶赴现场展开救援。

  阜新矿业集团总医院党委书记赵志峰介绍,2时58分,医院接到集团调度电话,急救人员3时10分到达井口,10分钟后医院收治第一批8名患者。

  6时6分,现场救援结束

  直到6时6分,现场救援结束。24名当场死亡的矿工遗体全部找到,经过简单的清洗、处理后早已抬回地面。

  据新华社

  在今年8月,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国家煤矿安监局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煤尘防治工作防范煤尘爆炸事故的紧急通知》,要求各产煤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煤矿安全监管部门、煤炭行业管理部门,各省级煤矿安全监察局,司法部直属煤矿管理局及有关中央企业高度重视煤尘防治工作,落实企业煤尘防治主体责任,加强煤尘防治监管监察,并迅速开展一次煤尘防治专项检查。

  ■新闻发布会

  4名官员为遇难者默哀3分钟

  原定于昨日17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直到17时25分才正式开始。出席发布会的相关单位共4人,在通报事故情况之前,4位官员一同为矿难中遇难的死者默哀3分钟,现场气氛凝重。

  其后,来自阜新矿业集团一位总工程师向媒体通报了矿难的情况,据其介绍,昨日凌晨1点31分,在王营矿(恒大煤业公司出事矿井)和邻近的五龙矿中间地带发生了1.6级的矿震,震源深度6.8公里,有明显震感。大约1小时后的2点35分,井下发生煤尘燃烧事故。井下的89人中13人成功升井,52人受伤,24人遇难。在去往医院的途中,2名重伤者死亡,死亡人数升至26人,受伤人数为52人,其中30人伤势较重,一些轻伤者已经出院。事故发生后,阜新矿业集团立即实施救援,组成了125人的救援队,并在昨日6时6分,结束了救援工作。

  据介绍,事故发生后,李克强总理,马凯副总理,国务委员王勇、杨晶分别作出重要批示,辽宁省委书记王珉作出指示,辽宁省省长李希赶到阜新探望伤者,并关注善后工作。

  同时,安监部门的调查组开始对事故原因进行勘察;北京、上海等地的医疗专家组正赶往阜新协助当地医疗卫生部门对伤者进行救治。

  阜新矿业副总经理

  煤尘燃烧可能是矿震引发

  事故究竟如何发生的?与一小时前的矿震是否有关?有媒体采访阜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何川,他表示可能是矿震引发矿井内煤尘漂浮,使煤尘达到燃烧浓度,而火源的产生,何川分析,“矿震造成的危害较大,且容易引起煤尘涌出并引发岩石、井板以及井下作业机械振动,这一过程中,可能产生火花,引发煤尘燃烧。”

  在发布会后,本报记者针对矿难中的几个问题,向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进行了采访。

  记者问,煤尘浓度过高是什么引起的?是否是安全措施没有到位导致的?辽宁省煤炭工业管理局副局长王献辉回答说:“我们井下有非常符合标准的安全措施,都是通过了国家安检标准,至于当时煤尘浓度达到了多少,为什么升高,暂时无法透露,需要安监部门和相关单位进一步调查才能给出结果。”

  记者再问,当时井下是否有明火引起了煤尘的燃烧?

  王献辉明确的回答:“没有。具体情况还需安监部门调查后发布。”煤尘燃烧中是否发生爆炸?王献辉仍是回答,“没有。”

  发布会结束时,死亡名单一直没有公布。对此,王献辉说,因为遇难者均严重烧伤无法辨认,需要认真核实之后才能对外公布。

  据有关专家的介绍,煤矿煤尘燃烧造成煤尘爆炸对矿井危害性极大,也是瓦斯爆炸后造成二次爆炸的主要原因,如果平时不严格注意做好煤尘的管理,往往就会出现类似事件。

  辽宁煤炭工业管理局安监人士

  不能确认矿震是诱发煤尘燃烧直接原因

  辽宁省煤炭工业管理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安监人士介绍,目前还不能确认矿震是诱发煤尘燃烧的直接原因,两者的关联度有多大,还需要细致调查才能下结论。不过也有人提出质疑,既然已经监测到了矿震,为何还不赶紧将人员撤出,避免这场事故呢?

  沈阳一家煤炭设计院的技术人员介绍,通行的煤矿安全守则中,并没有要求矿震之后一定要撤人,很多矿震并不会带来实际破坏,因此煤矿不一定要停产。目前,煤矿界对矿震可能带来的灾害还处于研究、摸索阶段,可以说是一大难题。

  ■伤者讲述:

  “当时听到轰隆隆巨响”

  15时20分,记者到达阜新。受伤的矿工中,重伤者被送进阜新矿业集团总医院救治,伤势相对较轻的矿工被送往阜矿平安医院治疗。

  在阜新矿业集团总医院17楼的整形烧伤皮肤外科疗区外聚集了数十名家属,门口由警察维护秩序,因伤者伤势较重,且全部是大面积烧伤,必须隔离治疗和观察,家属被拒绝探视。一位50多岁的大娘心情焦急,“我20多岁的侄子当天就在井下,不知生死,电话也一直打不通,我到医院里来就是想找到他,但是……”这位大娘声音哽咽,欲言又止。

  记者随后来到阜矿平安医院外科,在4楼的几间病房,记者找到了矿难中得以逃生的矿工。37岁的尹进在恒大煤业公司工作了13年,是一名钻工,负责井下打钻工作,当天他与同组的6名工友一起下井打钻,他向记者描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当时就听到轰隆隆的巨响,还有警报声,我的工友说‘出事了’,我们就赶紧扔掉工具往井口跑,当时只顾着逃生,什么都来不及多想,跑的时候胸口撞到了井下的墙壁和石头特别疼,不管怎样,总算捡了一条命啊!”

  42岁的周宾在矿上工作了10年,与尹进同为钻工,当天一同下井,“听到作业面那边传来声音的时候,烟就喷出来了,整个井下烟特别大,什么都看不清,还呛得要命,我们6个人手拉着手往外跑,我们离井口最近,跑到井口的时候,上面有人接应我们,这才脱险了!”

  在隔壁的病房里,一名工人侧卧在病床上,满面愁容,“我能成功出来,我是幸运的,但是我有很多工友都没上来,现在想起来,都害怕得直哆嗦……”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钻工如是说。

  记者试图向几位伤者了解死者情况,但几位伤者没有给出回应,“当时都蒙了,脑子很乱,实在记不清了。”

  ■恒大煤业公司

  去年曾被“点名”

  昨日16时30分,记者来到恒大煤业公司出事的矿井,在当地被称为“王营矿”。记者到达现场时,大门紧闭,门口有数十名警察维持秩序,外人不得进入。

  记者向王营矿的工作人员了解到,这个矿井并非露天煤矿,井口在一座大楼里,矿井有严格的安全措施,下井工人要在指定的设备间里领取安全帽等下井设备,还要在登记簿上记录自己的下井时间、出井时间等。

  根据有关部门提供的信息,辽宁阜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辽宁省属重点国有煤炭企业,恒大煤业公司设计能力120万吨/年,服务年限为83年,于1978年5月28日开工建设,1987年10月24日投入生产。2009年生产核定能力为150万吨/年,现有员工4660人,“四证一照”齐全有效。

  但是在2013年,恒大煤业被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和国家煤矿安监局点名批评,并被取消了原国家级和一级安全质量标准化煤矿单位的资格。

  记者在王营矿家属区里寻找当天下井的工人,遗憾的是,没有人承认自己在当天下井,几位在王营矿的工作人员称,当天矿上并没有详细通报这次矿难的情况,只是告知矿上停产了,一位工人告诉记者,在他的印象中,王营矿发生这么大的事故是第二次,第一次还是在1996年,当时的死亡人数是78人。

  而记者查询得知,阜新矿业集团最近9年来共发生过6次事故,其中最大的一次是2005年,在孙家湾煤矿发生的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14人死亡。

  ■相关链接:近两个月较大安全生产事故

  11月24日,四川省宣汉上峡煤焦有限责任公司丁木沟煤矿采煤工作面发生大面积冒顶串矸,5名矿工遇难。

  11月16日,山东寿光龙源食品有限公司胡萝卜加工车间发生大火,导致18人死亡,13人受伤。

  10月5日,贵州永贵能源公司黔西新田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造成10人死亡。

  9月22日,湖南省醴陵市浦口镇保丰村南阳出口花炮厂发生爆炸事故,造成14人死亡、33人受伤。

  本组稿件 除署名外均据本报特派阜新记者 白石

相关阅读

这次轮到富豪“大逃港”了

历史上曾经爆发过四次逃港潮(1957年、1961年以及1972年、1979年),新一轮“逃港潮”与历史上的“逃港潮”有何异同?此番逃港者的贫富差异巨大……

逼死人的公路三乱何以重演

我国的大货车,有没有不超载的?现下问题是,大货车超载不叫新闻,不超载才叫新闻。永远无法绕过的客观原因是,物流与货运的成本越来越高,高速公路收费、路桥费已经把人压得无法呼吸,交通、路政与交警的罚款,又像是一个又一个无底之洞。

美国移民制度改革造福了谁

不同的利益群体,其对移民制度改革的感受和受影响程度也大不相同。许多美国中产阶级(包括本地人及付出很高代价换来身份的合法移民)不希望在他们看来“素质低下”的非法移民“廉价获得合法身份”。

“另一只大老虎”

“中国出了个习大大,多大的老虎也敢打”,不知,这首河南原创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徐老虎听到会作何感想,既然没因徐才厚重病而放他一马,那么也不会对相关涉案人员姑息养奸。午夜梦回之际,“另一只大老虎”若是想起是否又会瑟瑟发抖?

  • 单双号限行常态化提法不靠谱
  • 逼死人的“公路三乱”何以重复上演
  • 孙科身陷绯闻错失副总统宝座
  • 金瓶梅里让人馋涎欲滴的小吃
  • 于正版《神雕》变神剧蠢哭网友
  • 连谏:有种自作多情叫自找难堪
  • 为何男人的鼻子比女人的大?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