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圣地灵性之旅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21日17:42 外滩画报
瑜伽圣地灵性之旅
瑜伽圣地

  《外滩画报》

  喜马拉雅极乐净土Rishikesh

  Rishikesh 这个恒河上游的小镇能登上世界舞台,首先是因为甲克虫乐队—大约在40年前,为了寻求所谓的灵魂净化,他们追随精神导师Maharishi Mahesh Yogi 来到这个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圣城。也是在这个瑜伽诞生地,他们找到了后来约翰·列侬所描述的“极乐净土”。现在,Rishikesh 已经以世界瑜伽之都的标签贴在印度地图上。

  文/LuciferII,Govi

  喜玛拉雅山城慢生活

  无所事事、终日游荡在Rishikesh街头的生物有两类: 牛和外国游客。

  牛是印度的圣物,它们若走累了,随地一躺眯个午觉或纳个凉,行人乖乖绕道,连司机都需和它们好好商量。家养的牛早出晚归,午餐自理。这似乎从来不是问题。渴了,它们会打开路边低矮的水龙头喝水; 饿了,它们会在街头的垃圾堆里觅食。它们个个瘦骨嶙峋,边走边拉bullshit,牛粪大多稀薄,似乎是吃坏肚子的样子。游客见之大怪,当地人则处之泰然。

  和圣牛相映成趣的是衣着花花绿绿的异国人,欧美人和东南亚人大约一半对一半。泰国服饰、孟加拉服饰、尼泊尔服饰⋯⋯你大约可以揣测出他们旅途的上一个站点。

  Rishikesh可逛之地集中在三处,一处在Rishikesh 镇中心,离火车站、汽车站十几分钟路程。银行、医院、日常用品店都集中在这里,基本上所需要的物资和服务都能找到。唯一需要留意的是周四是他们的商业休息日,所有的私人商店歇业一天。一处在Shivanand 吊桥这边,这里集中了Rishikesh 最大的几家瑜伽修习所, 音像店、书店的生意格外红火; 一处在Lakshman 吊桥,这里视野开阔, 越过建于1929 年的Lakshman吊桥,恒河对岸就是颇负盛名的Swarg Niwas 神庙了。这座神庙是锡克上师Kailashnand 的拥护者建立的,共13 层之高,每层都供奉着印度教的主要神明,这种高度的神殿在全印度都属罕见。这一带的小店里瑜伽服、瑜伽垫和瑜伽装饰品,有较大的挑选余地。

  逛累了,你也可以随处找个地方眯个午觉或纳个凉。沿着恒河两岸, 信徒们修建了大量的下河台阶(ghat)。印度教徒把捐款修建台阶也看成与修庙一样的福祉善举。坐在ghat 上,把脚伸进被太阳晒得有些暖意的恒河水中,四周是嬉闹玩耍的小孩,恒河对岸莽莽的山丘没有人烟,偶有貌似大象的生物在河边喝水。

  恒河上游的圣城细节

  Rishikesh 最美的风光在于不需跋涉便可随处可见恒河两岸。每天清晨,皮肤黝黑的印度中年男子沿着下河台阶ghat 步入恒河水中,洗发沐浴; 晨光熹微,河水依然冷冽。

  恒河圣浴是每个虔诚的印度教徒之必修功课,每逢重大节日,车马劳顿赶到恒河岸祭神洗浴; 而定居在恒河岸边、每日都可用圣河的水洗涤,是神的恩典,更是此生的大幸福。

  每天傍晚,恒河对岸Parmarth 举行恒河暮祭(Ganga Aarti),在凡尘中劳作了一天的信徒从四面赶来,或坐在下河台阶上,或站在旁边的祭场上,Parmarth 灯火辉煌得像宫殿一般。在Yoga Niketan Ashram 做瑜伽的那段时间,Hiromi 和我每天傍晚走过500 多米的Shivanand 吊桥去参加暮祭。我们坐在ghat 上,坐在拥挤的人群里,听周围的人忘我地轻声或大声地吟唱着、歌颂着、呼唤着神明。印度文夹着梵文,没有一句听得懂。他们的歌声里、神情里溢满了毫无保留的崇敬、向往和信任。暮色中,对岸凡俗的世界远远地点起了橘红的灯火。脚下恒河水载着颂歌,奔流不息。恒河上的风吹得脸有几丝凉意。

  Hiromi 说她从来不知道眼泪可以流得这样安心踏实。嗯,像是长途跋涉了很久忽然被拥入可以归属的怀抱。那怀抱如此温柔、如此强大; 不需要坚强,只需要信仰。恒河岸的信徒和他们的信仰是Rishikesh 最迷人的风光,令人着迷于他们的虔诚。

  凡俗的生活本身就可以是侍奉神明的修行。Rishikesh 整个小镇吃素,每逢斋戒日,不食烟火,只食非酒精饮料。镇中心的菜市场供应当季的蔬果,你若是走运遇到摊贩神神秘秘地问你要不要,八成他有鸡蛋可以偷卖。无肉不欢的游客若要开荤,只有去Swiss Cottage 打牙祭——Swiss Cottage 坐落在背包客的聚集地High Bank,那里没有淡季;Rishikesh 的地形很适合徒步和漂流,这里是远足探险者的始发地和终点站。

  追随瑜伽上师的旅行

  Rishikesh 的苦行僧修习瑜伽已有2000 多年历史。仅5 万人口的小镇上坐落着百余家瑜伽修习所Yoga Ashram,修习各个流派的瑜伽。走山路沿着恒河从Shivanand 吊桥到Lakshman 吊桥,总能见林木深处闲坐着白胡子的瑜伽修行者: 一间陋室,一棵菩提树,爱恋着繁华尘世的瑜伽爱好者只是过客,但Rishikesh 能登上世界舞台的,首先还是因为甲克虫乐队。

  大约在40 年前,甲克虫乐队成员为了寻求所谓的灵魂净化,追随他们的精神导师Maharishi Mahesh Yogi 来到这个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小镇。也是在这个瑜伽诞生地,他们找到了后来约翰·列侬所描述的“极乐世界”。乐队成员及大野洋子在Rishikesh 大致逗留了一个多月,主要向宗教导师Maharishi 学习冥想和瑜伽方面的灵性修养,这在当时的西方世界意识里是十分先锋的。

  现在,Rishikesh 已经以世界瑜伽第一圣都的标签贴在印度地图上,每年有大量的外国游客慕名来到这儿数不尽的瑜伽会馆、宗教修习所——游客甚至可以在这儿享受五星级豪华的瑜伽修炼。现在,这儿成了精神上的迪斯尼乐园,在众多俗气的毗湿奴和湿婆雕像装饰下的冥想中心,它们的商业意味更多地超过了其原来的灵修本意。

  虽然都声称享有国际盛誉,很多瑜伽修习所也从持续增多的各国面孔中发现了巨大的商机,提供的瑜伽课程也是不咸不淡。众多的修习去处,标准也各不一样。有些所谓的上师几乎就是骗子,也有些提供辛苦课程的场所,提供的瑜伽修习也是十分值得信赖的。真打算好好练一番,就别对吸烟、喝酒及美食等字眼抱任何希望。一次完整的课程至少得半个月以上,而且请准备好朝五晚五的生活。

  另外,在拥挤的街道上,经常会碰到穿着狂野、浑身涂满红色的当地人要求往你额头中央涂上红点,从而索取一个卢比。而在众多塑料湿婆雕像注视下的街道两边,也开满了各色纪念品商店。

  穿着姜黄色袍子的Sadhus( 印度教圣人)、身着浅色麻衣的嬉皮士和时间充足的背包客在恒河上游的岸边济济一堂,大谈西方世界的腐朽和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因而Rishikesh 也不乏慕名而来、失望而去的外国游客。

  然而到了晚上,随着成千上万的信徒涌向恒河岸边,和谐的祈祷声汇成一片,整个小镇仿佛被催眠了,突然变了一个样子。无数朵万寿菊和芭蕉叶包裹的蜡烛被放置并漂浮在水面上,形成一个简单又无比壮观的景象——提醒人们此处是个灵魂净化之所,Rishikesh也因此回到了它“圣城”的本义。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2007.03.22第225期《外滩画报》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