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传染病上报程序变相设卡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4月22日10:56  新民周刊

  李正云到疾控中心后,还带来了5万元手足口病防治专项资金,这是疫情发生后,民权县政府特意下拨的。不过,此前,针对手足口病,当地政府没有任何拨款。民权县疾病控制中心除在岗170余人外,还有30多名离退休人员,每年工资总额需220万元,可是去年只获得县里拨款39.2万元,尚不足全额的20%。

  李正云说,往年接种二类疫苗所收费用占疾控人员收入的很大比重。去年下半年,二类疫苗逐渐实行免费接种,疾控中心员工工资便成了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民权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黄伦生以“我们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往年财政收入都不过亿元”来解释。 不过,民权县疾控中心有人指责,实际是县政府不重视。  

  民权县疾控中心于2007年由县防疫站衍生而成,对于疾控中心究竟该做什么,领导们并不清楚,于是,每年疾控中心的艾滋病、结核病防治,都靠国家转移支付的专项款,县财政基本没投钱。

  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年下半年,疾控中心为解决人员工资问题开始采购保健药品,并利用疾控网络——乡镇防保员和村医对外推销。

  2月1日,民权县疾控中心从黑龙江购进“伊康初乳胶囊”,并向各乡镇防保站部署销售任务,其中温庄村卫生所宣传时,夸大胶囊功效,称其可有效预防手足口病。

  这一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引起全国一片哗然。

  疫情上报变相设卡

  在传染病上报程序上变相设卡,是导致民权、菏泽疫情蔓延的另一重要原因。我国的CDC系统分为国家级、省级、市级、县级(区级)疾病控制中心。CDC系统在接到基层疫情以后,需要逐级上报。有些CDC系统无法确诊,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病样送往高一级的CDC系统来完成确诊统计。在接到疫情以后,CTC系统还肩负着控制疫情传播切断传染源的职责。

  民权县疾控中心原本有一套非常先进的网络直报系统,但是在这次疫情中,系统却令人吃惊地失灵了。

  这套先进的系统是自SARS后建立的,所谓直报是指根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规定,传染病医生须将所确诊的传染病例,通过疾控中心直报系统网上报,各级的疾控中心便能通过该系统看到传染病情况。一个地方若一周内,出现两例以上传染病例,疾控中心就应去进行流行病调查,并采取相应的消毒、杀菌等措施。

  民权县的这套网络覆盖一直铺到乡镇卫生院。如果系统正常运转,肯定能有效避免传染病的扩散。但遗憾的是这套系统的运作却受到外力的干扰。

  按照《手足口病防治指南》,一名县医院有资质的儿科医生即可临床诊断手足口病的多数病例,甚至乡镇卫生院医生都能判定疑似病例。他们都可直报疫情。但是年初,河南省卫生厅发文要求,诊断手足口病需要3名以上专家确诊,然后才能直报。

  问题是,民权县很多乡镇医院根本没有3名专家,这必然导致疫情上报延误。

  民权不是一个个案,它只是一个缩影,在菏泽市,类似的问题同样存在。3月中旬,菏泽市卫生局提出手足口病的确诊要求:确诊必须要采集分泌物进行化验;疑似病人要有3至5人专家组进行认定;认定为疑似病人的要由专家组、分管院长、院长分别签字报卫生局,再由分管局长签字,都签完字后,才能由专人进行网络直报。

  事实上,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规定,一名医生便能上报传染病。在菏泽市全市防控手足口病会议上,该市副市长黄秀玲还要求,“确保我市手足口病不暴发流行,不发生危重病人,不出现死亡病例。” 这个要求导致基层卫生部门无所适从,多报不行,少报又不行。

  民权县人民医院副院长许伟也坦承,上级行政部门也曾提出过“零死亡”的要求,使他们感到很有压力,“从科学角度来说,每种疾病都有一定的死亡率”。

  虽然民权在2月22日就已经启动手足口病应急预案,但该县对外一度否认有患儿死亡。

  直至中央媒体曝光该县伪造病例、瞒报发病人数后,当地政府才一改“零死亡”口径。成立手足口病防控指挥部,抽调1182名机关干部,进驻525个村庄,全县防疫。

  在卫生部介入调查后,民权县手足口病疫情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疫情防控工作转入常态化管理。

  此时,距离第一例确认病例已经过去了两个半月。

  农村家长的“责任”

  很多患儿家长可能没有想到,在手足口病的人祸因素中也有他们的一份。

  菏泽市政府于3月28日启动《菏泽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实施三级应急响应,对手足口病疫情发出黄色预警,此前菏泽市专门开辟出一家医院,收治手足口病患儿。这家医院就是菏泽市传染病医院,在被列为专门收治手足口病患儿的定点医院以后,该院原有的病人都被转到其他的医院,从全市各医疗机构抽调的380多名医务工作者,聚集在此救治手足口病患儿。

  医院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3日,菏泽市传染病医院共收治952人,其中农村人口888人,占到了93%。这一现象引起了专业人士的关注。

  医护人员发现,这些来自农村家庭的患儿,父母大多在外打工,平时由爷爷奶奶带领。这些孩子的家里往往都养有多种家禽、家畜,孩子们平时寂寞的时候,就跟泥土或者这些家禽玩,而照顾他们的爷爷奶奶忙于家务,根本顾不了孩子的卫生。

  幼儿一旦染上手足口病,一般手心、足心、口腔黏膜、肛周等部位会出现皮疹,皮疹的颜色是红紫色,少数患儿波及四肢及臀部。一般来说,手足口病患者的口腔黏膜疹出现比较早,起初为粟米样斑丘疹或水疱,周围有红晕,主要位于舌及两颊部,唇齿侧也常发生。因此引起的疼痛,常使患儿流涎或拒食。

  但问题是,老人们往往忽视对孩子的检查,即便发现孩子不舒服也往往以为是普通的感冒,而延误治疗时机。

  在缺陷的基层防疫体系下,病情继续延误,直至孩子病危送到医院,他们的父母才急匆匆从打工的地方赶回家。

  五岗村的硕硕就是这样的类型,父亲平时在外打工,硕硕由奶奶一手带大,提起孩子当时发病的情景,奶奶很是后怕,3月25日,硕硕开始发烧,第二天晚上,急转直下。

  “到黑天就不行了,不睡觉,翻来翻去,一颤一颤的。”直到3月27日早晨,高烧不退的硕硕才被送到县医院,因为病情严重,当即转往菏泽市传染病医院,到医院时,硕硕已经手脚冰凉,全身抽搐,被送往重症监护室,这才捡回了一条性命。

  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防治所副主任医师房玉英对此很有感触,她说,在山东省,从2007年发生手足口病以来,农村的散居儿童占据了多数比例。

  房玉英说:“农村群众的卫生意识由于文化程度、经济水平等因素限制,相对来说比较落后;因为医疗条件有限,往往一开始,并没有把这个病当成很重要的病,就当成感冒,到村级或者相近的卫生室去就诊,几次转诊后,个别病例发展成重症。”

  菏泽市几个手足口病重灾区,都属于人口密集、卫生技术条件和经济条件比较差的地区。在这些村庄,防疫队现在每天两次喷洒消毒药水,凡7岁以下小孩的家庭都是消毒的重点区域,宣传手册派发到每一家,电线杆上、墙壁上,都贴了告示。

  经过培训后的村医终于能够科学面对疫情,每天给7岁以下的儿童量体温,进行筛查,发现病例及时转院治疗。

  菏泽市还规定,对出院患儿及其家庭,由乡村医生监督,消毒隔离一周,对发病3天以上的行政村,由县疾控中心,组织专人进行重点消毒。

  由于回到正确面对疫情的正常轨道,菏泽与民权的手足口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疫情的形势趋于平稳。

  民权县疾控中心的人就在担心,该县的财政今后能否一直像眼下这样支持他们的工作。■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更多关于 手足口病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