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河南民权县手足口病疫情上报遭变相设卡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4月22日10:56  新民周刊
河南民权县手足口病疫情上报遭变相设卡
河南省开封市卫生局疾控专家正在给居民讲解手足口病防治知识

  手足口病中的人祸

  民权县在今年1月首次发现手足口病例,但村医和防保员在疫情暴发时,基本都不知道什么是手足口病。程庄镇卫生院防疫股股长牛会仓说,最初他们认为手足口病就是猪的口蹄疫,不会在人身上发病。

  撰稿·涂重航(特约记者) 杨 江 (首席记者)

  一个死亡率据说比流感还低,在国家传染病排列中也比流感低一等的传染病——手足口病,居然在今年春天再次席卷而来。

  11.5万病例,重症773例,死亡50例。最新统计报告,全国除西藏外,都有手足口病例报告。

  在分布上出现了两个高发区——以山东、河南、湖北、安徽、江苏交界处为中心,向外扩散的高发区,和广西、广东、云南的局部高发区。

  在这两个高发区,又以河南民权与山东菏泽最为严重,也因为瞒报与基层防疫系统的严重漏洞,这两个地区在过去的两个月中也广受关注。

  从今年的1月1日到4月13日,菏泽市累计报告手足口病例,已经达到6198例,康复出院5023例,累计重症374例,死亡15例;民权县共有患儿709例,死亡8例。

  人们不禁要问,在去年暴发后,手足口病如何又能再一次大面积蔓延?为什么自SARS之后建立起来的疾控防疫体系在这些地区未能奏效。

  基层防疫体系漏洞

  新上任的河南省民权县疾病防治控制中心党委书记李正云没有料到,民权县的手足口病疫情居然如此严峻,在河南省,民权县是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

  由于被指瞒报、漏报,民权县卫生局局长、县疾控中心的正副主任皆被免职。从医20多年的李正云在这样的背景下走马上任。他发现他面临的真正挑战并不是疫情,而是薄弱的基层防疫体系。李正云原是民权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办的主任,调令突然而至,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为此他花了不少时间去了解疾控中心的工作,结果大吃一惊。

  基层的防疫体系由三个环节组成——县疾控中心、乡镇卫生院防保员(防疫保健员)和村医,而后两者是基层防疫体系的首要环节。

  民权县在今年1月首次发现手足口病例,但李正云惊讶地发现,村医和防保员在疫情暴发时,基本都不知道什么是手足口病。程庄镇卫生院防疫股股长牛会仓说,最初他们认为手足口病就是猪的口蹄疫,不会在人身上发病。

  手足口病的病原体是肠道病毒,此病毒在自然状况下抵抗力较强,可存活较长时间。病毒一般通过消化道途径传播。患者发病时的主要表现与普通感冒相似:发烧、咽喉疼痛、哭闹或萎靡。

  虽然此病与普通感冒的不同之处在于另有口腔黏膜及手部出现皮肤疱疹。但医生若是检查马虎不仔细,或缺乏这方面的知识经验,尤其是在没有疫情报告提示下,疫区内出现第一例病例时,很容易出现误诊,导致病人不能被及时隔离,致使疫情蔓延。

  在民权县,不少基层医护人员在疫情初期,就把一些手足口病例诊断为感冒或者皮疹。这样的情况同样存在于另一个手足口病重灾区——山东菏泽。

  菏泽市曹县的幼童张怡柯,3月5日发病,村医马照民以感冒、扁桃体发炎为其治疗。次日,张怡柯高烧不退,手上出现红疹,7日,患儿病情加重被送至县医院,这才查明是手足口病,由于最佳治疗时间被耽误,患儿于3月8日死亡。

  村医与乡镇卫生院在手足口病诊断方面的无知无疑是导致民权、菏泽手足口病疫情延误、扩散、暴发的重要原因。

  对于多数手足口病患者,服用抗生素甚至一般感冒药都能痊愈。但少数患者病情会突然加重,伴随出现心肌炎、脑炎或无菌性脑膜炎等并发症。

  “短者两三天就会死亡。”李正云说。由于手足口病患者以6岁以下儿童为主,多数农村家长甚至基层医护人员都存有一个误区,以为病毒只在幼儿之间传播,其实,成人照样能够感染,只是感染后不发病,但却能传播病毒。因此,在疫情发生初期,基层防护员和村医的上报非常关键。很遗憾,在民权,这一点没能做到。

  手足口病在2008年被我国列为丙类传染病,卫生部也在去年出台了《手足口病诊断指南》,按规定,出现新的传染病后,疾控中心应对各级医院进行培训。但为何民权县的防保员和村医却表现得如此无知呢?

  李正云发现,此前,民权县关于手足口病的相关培训几乎缺失,民权县的村医李士国承认,在这次疫情暴发前,他对手足口病的知识一无所知,关于手足口病的培训一次也没有。 

  甚至,民权县花园乡卫生院的副院长张进良此前也不了解手足口病,张进良的另一个身份是该乡防保站的站长。张进良的工作职责中有一条就是培训村医。他说,某种传染病出现苗头时,一般县里会先召集他们培训,再由他们去培训村医。

  但在今年2月以前,张进良从未参加过手足口病培训。“以前发现类似病例都按照皮疹治,这样的病例以前也很少见。”

  于是李正云上任后,首先急着去做的事情就是组织培训。

  2008年,安徽省暴发手足口病,虽然河南并不是发病最严重的地区,河南省卫生厅仍下发了关于“加强手足口病防控工作”的通知。民权县当时也曾就手足口病知识进行过一次培训,但遗憾的是,当时只是例行公事宣讲,并没有引起大家重视。

  甚至,在今年1月5日,民权县发现首例手足口病例后,民权县还是没能引起重视。直到2月22日,也就是48天后,商丘市疾控中心派人检查,说上报了77起手足口病病例,疫情已经很严重,民权县政府才开始重视。

  2月23日,张进良首次在县医院接受手足口病防疫知识培训。

  第二天,他就组织村医学习。

  疾控中心形同虚设

  问题还远不止这些,李正云到了县疾控中心后才发现,原来偌大的疾控中心形同虚设,原疾控中心主任患癌症数月,疾控工作基本停滞。此前除了几次培训外,没有做过其他有效的防疫措施。李正云上任后,首次举行干部职工见面会,有人请假,有人迟到。“更突出的问题是,中心人员专业素质低。”李正云说,全中心有170多人,“能用的有30人就不错了”,多数是干部子弟,许多人连疫情的聚集、暴发都分不清楚。

  在基层卫生系统,稍有点专业医疗知识的人都会想方设法去医院工作,因为那里收入有保障,也受人尊重。

  菏泽市疾控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也认同李正云的说法,“县级疾控中心确实存在招不进专业人才的现象。留下的人员,多数是靠关系调进来,虽然也有学历职称,但是和疾控都搭不上边,有技工、助理经济师、助理馆员……”

  李正云主持工作后,立即起用两名50多岁的干部,充当消杀、流调科长。随后,他要求全单位170多人必须背会手足口病的症状、传播情况等基本知识。

  民权县花园乡防保站站长张进良还透露了那么多不专业的防疫人员能在防疫体系内生存的原因。他说,如果发生甲类、乙类传染病例,例如麻疹患儿,上级会调查是否接种了疫苗,如果未接种,防疫人员就有责任。但是对于手足口病,至今没研发出有效疫苗,所以即便发生疫情,“板子也打不到防疫人员头上” 。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专题 新民周刊 > 专题图集

更多关于 手足口病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