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不支持Flash
跳转到正文内容

广西北海传销调查:组织者假借国家工程名义行骗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5月25日00:32  中国经济周刊
广西北海传销调查:组织者假借国家工程名义行骗
中国经济周刊2010020期封面稿:北海传销调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广西北海报道

  2010年春天的北海,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繁荣和火热。

  近十年来,不同口音、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人们,从不同的方向汇入这座美丽的北部湾小城。在“两年收入千万元”的痴梦中,他们中的一些人耗光了身上的最后盘缠,他们山穷水尽,有家难回,看不到前途,更看不到传说中的“钱途”……

  4月13日下午,广西北海阴雨连绵。

  位于四川路的中国工商银行北海分行门前,一男一女从营业厅走出来。“我只有6000元钱,实在不行,让我老婆把家里的‘小四轮’卖了?”说话的中年男子长长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地望了望雨雾弥漫的天空。

  “别急,再想想办法,一定要把握住机会,王总不是说了吗,坚持下去,你和你的家族就会踏上幸福之路。”旁边的女人不住地“开导”男子。突然她发现了身边的记者,便警惕地不再说话。雨小了一些,女人拉着男人消失在街角……

  “我认识那个女人,她是湖北人,租住在我们小区,专门拉人作‘资本运作’。”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与记者同行的北海当地居民李先生低声告诉记者。

  北海之魅

  北海三面环海,每立方厘米空气中的负离子含量比一般城市高出50至100倍,被誉为中国最大的城市“氧吧”。2005年,北海入选中国十大宜居城市,并荣获全国人居城市生态环境范例奖。

  美丽的北海展示给人们的并不都是美好。4月14日上午10点,记者在北海街头坐上一辆人力三轮车,骑车的孙师傅告诉记者,他拉过太多外地人了,“很多人被带着到处转,说些‘资本运作’、‘行业’之类的话,我就知道,那些人都是做传销的。”一边熟练地在马路上穿行,孙师傅一边回过头来,伸出两个手指呈“V”状,“20万,至少有20万人在北海做传销”。

  孙师傅的数字也许并不可靠,而准确可靠的数字尚无人统计。但来自另一方面的数字似乎验证了“北海”与“传销”这两个看似并不搭界的词汇非同一般的联系:5月18日,记者通过百度网搜索“北海传销”,找到相关网页约646000篇,新闻3500篇。

  采访中记者发现,在北海,操着各种方言的外地人随处可见,在傍晚的北部湾广场,在午后的餐厅、咖啡厅,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到处是外地人的身影。住宅小区、宾馆酒楼、马路两侧,到处是挂着外地牌照的小轿车。

  “北海看起来很繁荣,可是你不知道,很多长期住在北海的外地人并不上班,也没有什么像样的生意,说白了,他们什么都不做。”4月13日晚上,在北海某花园小区,黑龙江籍退休干部徐先生向记者表示,北海的宜居环境使得越来越多的外地人在北海购房养老,“候鸟一族”已经成为不再新鲜的城市景观。“但像我这样来养老的人仍然是少数,那些显得很神秘的青年和中年人,还有一些老年人,大多是来做传销的。”

  当地一家餐厅的老板对记者表示,如果传销人员都走了,北海就会变成一座空城,“最好都别离开北海,我的生意全靠他们罩着啦。”该老板对记者说,出租车、餐饮、房地产等行业还真是多亏了这些外地人,才红火起来的。

  从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在打击传销新闻报道中,北海市被媒体广泛提及,从最初的“西装传销”,到曾经的“连锁经营”,再到如今的“资本运作”,这也让公众看到这座滨海旅游城市的另外一面。

  诱人的“1040工程”

  “传销人员也有帮派,他们管自己的团伙叫做‘体系’,‘体系’指的是在北海从事传销活动的外地同乡自发组成的传销网络。如:山东体系、广东体系、江西体系等等,大的体系下面有小体系,再下面还有更小的,就像一个集团公司下面的子公司。各体系之间一般各自为战,互不往来。在北海,这样的‘体系’难以计数。”国内民间反传销组织——中国反传销联盟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向记者介绍说。

  4月15日,终于盼来了晴天,备受阴雨之苦的人们纷纷走出家门。下午5点半,在北部湾广场,记者遇到几个北方口音的中年男人。由于口音相同,简短的交流后,几个人已把记者看作了“老乡”,记者自称是东北一家文化公司的总经理,生意不好做,听说北部湾机会很多,特来参观考察的。

  听记者如是说,几个人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热切地看着记者,“那你的介绍人是谁?”一个人问。“什么介绍人?我是自己来的啊。”“那你想考察什么项目?”那人又问,记者应道:“听说有一个‘1040工程’,我想了解一下,但有人说那是传销,我正犹豫呢。”

  经过几番询问,其中一个50岁左右,被称作“老耿”的人拍着记者的肩膀说:“老弟啊,我用我的人格担保,‘1040工程’是真的,这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啊。你能自己跑到北海来,一是你这个人有财运,不请自来。说实话,很多人请他都不来,眼睁睁错失大好的机会。二来呢,咱们有缘啊,有缘千里来相会。实不相瞒,我们都是做‘1040工程’的,以后大家一起干,互相有个照应,保证你两年达到1040。”

  老耿告诉记者,他们这个“行业”叫“纯资本运作”。简单表述,如果一次性投资69800元取得进入“行业”的资格,然后再发展多个下线,这样操作下去,最终可在两到三年内得到1040万元。“这就是‘国家1040工程’。当然,你还需要进一步学习和考察,等你真正入行了,想让你停下来你都得和我拼命,哈哈。”老耿爽朗地笑起来。

  按照老耿的说法,为了加速开发建设北部湾,国家出台“1040工程”,目的就是为建设北部湾筹集资金。为此记者询问国家发改委、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等相关职能部门,得到的回答是:从来没有听说过“1040工程”。

  “只要将69800元现金存入工商银行的指定账户,便算入股成功,工行北海分行是纯资本运作的政府指定银行。”谈到具体的“投资”方法,老耿告诉记者。

  为了证实老耿的说法,记者致电中国工商银行北海分行,北海分行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从未接到上级部门关于“指定银行”的通知。“但是,我们各营业网点的存、取款业务量都很大,这倒是真的。”该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逼真的“媒体掩护论”

  采访中,一些当地人告诉记者,在北海的很多小区都有传销人员的“聚集地”。每周五,传销人员都会在一个固定的场所举行聚会。

  4月下旬,记者在相关小区走访中发现,每天有很多操着各地方言的人,三五成群地出出入入,他们毫不避讳地谈论着“行业”、“开班上课”、“1040工程”、“资本运作”等话题,仿佛真的是从事开发建设北部湾的“神圣事业”。

  4月17上午,老耿给记者打来电话,说是晚上请记者吃饭,并介绍几个新朋友认识。晚上6点半,记者如约赶到北海银滩附近的一个农家饭庄。

  除了老耿与陈老板和小王(记者曾在北部湾广场见过此二人)以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男的35岁左右,老耿管他叫林老板,老耿介绍,林老板是行业里的大人物,曾帮助不少人顺利拿到“1040”,而他自己早已“出局”了;女孩叫阿文,25岁左右,是湖南人,亦是“行业”里的明星级人物。

  席间,林老板不断向记者问寒问暖,从生意到地区文化再到时事政治无所不谈,记者知道,这是按惯例对“新人”进行摸底。绕了一大圈之后,话题开始转到了“纯资本运作”,记者趁机表示,这几天也感受到了北部湾的发展变化,对资本运作有了一些了解,但是也有一些疑问:如果资本运作不是传销,而且又是政府支持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批评报道?

  “看得出,这位老兄还真是了解得不少啊,这很好解释。”林老板脸有些微红,语速开始加快,“几乎所有的负面报道都是政府特意安排的,目的是为了规范‘行业’,吓跑胆小的,让这个新的金融模式健康快速发展。国内大多数媒体,包括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关于‘纯资本运作是传销’的报道都是国家安排的,这是媒体‘掩护’行业的一种做法。去年中央电视台播了一个专题节目,叫《老总复制的秘密》,说资本运作是传销,当时我也很震惊,难道中央的态度有变化?真的要打压资本运作?但是后来我发现,这又是一次政府的故意所为,目的是要规范行业,低调发展。”

  这种“1040工程”+“媒体、政府掩护论”的洗脑效果有多大?就在前不久,哈尔滨市的一位读者明先生给《中国经济周刊》编辑部打来电话,称2009年9月,自己的母亲被人骗到北海做传销。家人南下北海,终于把母亲解救回东北,“我问过母亲,网上有那么多揭露传销的报道,你怎么就不信呢?老妈说,那都是政府故意报的,其实政府是支持的。”

  明先生告诉记者,即使拿揭露传销的报道给母亲看,她都不为所动,坚称这是“政府行为”。

  隐藏在高档社区的窝点

  在严峻的形势面前,政府已经行动起来。

  2009年3月,北海市特别成立了一个由公安、工商等相关部门执法人员联合组成的打击传销专业行动组织,通过调查摸底,加大对重点地区、重点案件、重点人员的打击,以期从根本上清除北海传销违法犯罪活动。

  据统计,仅2009年,北海市公安、工商系统进行的4次清剿行动中,就查获665个传销窝点,遣返传销人员5617人次。

  然而,政府打击传销的效果似乎并没有得到市民的认可。

  “分析来分析去,(政府)只不过是做了些表面文章。纵观打击的几批传销,均是城乡结合部闲散的集中吃住、集中学习的‘游击队’,真正的住在高档小区或机关宿舍的‘正规军’毫毛未损……北海的打击缺乏真正的强有力的措施,导致了传销的膨胀发展。”4月8日,北海市政府信息网站“政务咨询”栏目中,一位署名“张女士”的来函痛陈了对非法传销活动屡禁不绝的不满。

  “传销团伙就像秃头上的虱子,一抓一个准,要是真抓,最少抓几万。”北海市民王女士对记者如是说。王女士家里有一所空房子,前些日子租了出去,她向记者表示,该租房户肯定就是搞传销的,“去收房费的时候,看见屋里有不少人在上课,十有八九是干那个(传销)的。”

  外来人口租房子不用到社区登记吗?“从来没听说过登记的事,连我都不知道居委会在哪里,外地人就更不知道了。再说,外地人也不太可能主动去登记。”王女士说。

  家住北海市四川南路某新村的林先生也告诉记者,他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居室,每天早上6点30分、中午1点和晚上6点30分左右,从外面进来很多人,在屋内培训上课,严重影响周围居民休息,也带来很多安全隐患。虽然公安局查封过两次,但每次查完,人员都再次聚集。“我曾给政府网站写过信,但一点作用没起。”

  一边是市民的建议与抱怨,一边是政府坚持不懈的打击。据 《北京青年报》报道,2009年6月30日,在打击传销犯罪专项整治会议上,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兼公安厅长梁胜利声色俱厉地说,广西一些地方的传销犯罪屡打不绝,原因是一些地方政府和执法部门存在错误认识,竟然认为传销活动可以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甚至把传销活动视为罚没款的重要来源。传销人员把广西看成天堂,“这是广西的耻辱!”

  据《北海日报》报道,今年5月7日上午,由北海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副市长、市公安局长带队,114名联合执法人员对北海市广东路禾塘新村进行了清查,共查获传销人员158人,传销窝点18个。

  禾塘新村一位居民对记者说:“为什么又是去查城乡结合部?一个小小的新村就查出了18个窝点,要是去那些高档社区查,还不知道查出多少呢。”

  通过相关报道,记者了解到,此次专项行动的前夜,也就是5月6日,北海市委书记王小东曾明确指出,传销问题已严重影响了北海的社会稳定和对外形象,已经成为北海市社会管理的突出问题和经济发展的突出障碍。北海市委、市政府对打击传销工作高度重视而且态度坚决,旗帜鲜明,出拳要狠,出手要快,要采取有效的措施,整合力量,全力破获一批传销大要案,摧毁传销分子的信心,加大协作清理力度,坚决铲除传销这一毒瘤,还北海发展的本来面目。

  “宜居北海”被钻了空子?

  为什么传销在北海屡打不止?

  采访中记者发现,受害者家属、当地居民、当地政府部门等各方对此的看法各不相同——政府打击不力,致使传销猖獗;外来人口管理滞后,令传销分子有恃无恐;传销分子巧借国家政策,蛊惑人心……各方看法不一。

  但有一种声音,却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尽管《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发展规划》被传销分子拿来所用,作为骗人的谎言;尽管北海市对外来人口管理及出租屋管理存在漏洞,但这些并不是传销网络‘相中’北海的全部原因。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被政府和媒体忽略,就是北海一直以来的‘人口战略’。”4月20日,北海市民政局退休干部王先生向记者表示。

  2008年1月,国家出台《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发展规划》。按照此规划,北海2020年城市人口将达到100万~120万人。要实现这一目标,北海市必须在集聚人气上想办法。

  经查阅相关资料,记者发现,上个世纪90年代初,北海还是座人口不足10万的北部湾小城,到2005年,北海的人口增加到了30万。而到2008年末,根据北海市公安机关的统计,全市户籍人口已达157.72万人,其中市辖区人口59.3万人。

  “过去,北海一直人口少,人气不旺,所以上个世纪90年代,政府把许多精力都用在了‘聚集人气’上。但是,北海一直没有什么像样的产业支撑。面向东盟的北海出口加工区是2008年才建成的,且目前正在起步阶段;电子、轻工和化工产业也是最近几年才有的,规模也都不是很大;工业和制造业更是空白。普通外地人来北海,并没有足够的就业岗位给他们。”王先生向记者表示,“政府只是想让更多的人来北海生活,但却没有想好让这些人如何生活。”

  “加快城市化进程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方向,政府打造‘宜居北海’的决心很大,也很得人心,可惜美丽的北海竟然让传销人员钻了空子。”4月16日,在北海市委大楼的办公室里,北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梁思奇向记者说。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转发此文至微博已有_COUNT_条评论我要评论

Powered By Google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相关专题 中国经济周刊 > 专题图集

更多关于 北海 传销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