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6年08月29日01:00 红网

分享

  原标题:徐玉玉事件:谁是那个递刀的人?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官微昨日(8月27日)消息称,山东临沂徐玉玉电信诈骗案的头号犯罪嫌疑人陈文辉落网。8月19日,山东临沂女孩徐玉玉接到了一个171号段的诈骗电话,被骗走学费9900元。徐玉玉后于报警回家路上心脏骤停,最终抢救无效猝死。(8月28日《新京报》)

  8.19山东临沂徐玉玉案件中,A级通缉令最后一名嫌疑人郑贤聪投案自首,全部涉案嫌疑人悉数到案。短时间内公安部门取得如此进展,实在是大快人心值得欣慰的事情。但欣慰之余,还有一些难以释怀的纠结——

  其一,假如徐玉玉不是因为极度痛苦导致郁结猝死,假如事件曝光后没有引起人神共愤并招致全民围观口诛笔伐,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会不会快速立案全力侦破,恐怕还要打个问号。

  就如跟徐玉玉同一天被骗且与徐家相隔不远的临沂市河东区汤头镇塔桥村的大一女生小芹也遭遇了电信诈骗,对方以小芹“涉嫌洗钱”为由,把她两张银行卡里的6800元钱全部骗光,至今还未见到破案的消息。徐玉玉事件之后,深圳也刚刚发生一起电信诈骗大案,一名78岁独居老人被骗1156万,警方除了查实钱被分散到593个账户取走,其中大部分取款点都在境外以外,犯罪嫌疑人亦未落入法网。面对电信诈骗犯罪迅猛增长和群众损失迅速加重的严峻形势,我们还有没有与之抗衡的力量和有效整治的手段?

  其二,除了陈文辉这些直接实施诈骗的人,是谁给他们提供了作案的信息和方便?是谁充当了杀人越货者的帮凶,亦即那个递刀的人?这些年,公民信息泄露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甚至到了非常精准的程度,精准到前一天学校通知发放助学金,第二天掌握详细个人资料的骗子就找上门来;前一天生完孩子办完特殊病审批手续,第二天就有人打来电话推销奶粉兜售药品。信息被出卖得如此精准,不是掌握着第一手资料,如何能做到这种程度。我就几次接到自称“某警官”的电话,对方对我的姓名住址身份证号码等信息了如指掌,只可惜我坚信自己从不违法,致使对方无从下手,悻悻然挂掉电话。但是,如果不对那些帮凶顺藤摸瓜一并整治,徐玉玉会是最后一位受害的人?

  其三,电信诈骗疯狂滋生。以陕西为例,近10年来电信诈骗持续高发,有些年份乃至以20%-30%的速度快速增长,增长幅度远高于其他类型案件。2013年,陕西省立案4803起,同比上升28.5%;2014年,立案6484起,同比上升35%;2015年1至10月,全省共立电信诈骗案件9012起,同比上升39.5%。与此同时,电信诈骗造成群众的损失也在增加,2013年、2014年、2015年(1至10月)分别为8000余万元、1.7亿元、1.4亿元;涉案价值在百万以上的案件也在逐年增加,上述三年分别为3起、8起、11起。这折射出我们的社会风气已经到了该亮红灯的地步。参与诈骗的人越多,越说明诚信大厦摇摇欲坠。如此下去,社会就会出现难以治愈的痈疮,细菌滋生、流血化脓,健康机体逐渐羸弱。

  而且,犯罪者不仅害了被骗者,同时也害了自己的家人。陈文辉家人听说他诈骗犯罪,一家人哭出声来。“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徐玉玉)”,陈文辉的姐姐哽咽道,她低下头,眼泪夺眶而出,没想到弟弟会犯下如此大错,要知道他在外面搞诈骗,早把他拉回来了。可见,诈骗使两家人深受其害,使社会遭受重创,必须加大整治的力度。但是遗憾,目前电信诈骗破案率究竟几何,恐怕并不理想。广州日报去年10月16日报道,广东2013年电信诈骗涉及金额10亿元,到去年(2014)增加到15亿元,今年(2015)1~9月份已达11亿元。相对案件高发,破案率却不到10%。全国倘若如是,难道我们不紧迫吗?

  一起悲剧,成了我们这个社会一个真实的镜像,放大了不易觉察或者平时不大重视的藏污纳垢的地方。它警示我们,不要忽视了丑陋的治理。

  文/雷钟哲

相关阅读

十信

他问的实际上是我现在还相信什么。我当时没搂住,说了三点,其实,我当时想到了十点。

“捐款门”对希拉里杀伤力有限

美联社的报道不禁让人产生希拉里“以权谋私”,事实却没有这么简单。

王毅摆平最微妙的三角关系

与当前中国最别扭的国家,一个是老对手日本,一个是新冤家韩国。钓鱼岛争端,前几天日本还不迭声地抗议再抗议;部署萨德系统,更让中韩关系立马由蜜月翻脸成了冷战。

“高狗一等”的狗累不累

累得像条狗,这已经是很多人的口头语了,但是,为什么累就要用狗做比喻呢?猫不行吗?

  • 钱克锦:"捐款门"对希拉里杀伤力有限
  • 高龄津贴发放标准地区悬殊不宜太大
  • 老上海人听到“种荷花”为何会害怕?
  • 暑运的回忆:8年前如何买火车票?
  • #老九门#被活活骂上了热搜(图)
  • 如何正确处理在不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 重口味艾格尔:笑谈渴饮公牛血
  • 新浪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