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司振龙:幼儿手足口病疫情谁在装聋作哑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3月19日10:28  中国江西网

  作者:司振龙

  据中国之声7时40分报道,记者近日在河南省民权县采访时发现,当地通过病历造假的方式,隐瞒手足口病实际发病人数。在该县人民医院院部六十多个病床都住满了小的几个月、大的也不过四、五岁的小病号,甚至是走廊里也被一些病床占据。这些小患者多数来自农村,他们分别被医生诊断为脑炎、上呼吸道感染、颅内感染、肠道感染等等不同的病症,然而大多数病例都有着共同的特征:发热、手足口腔等部位出现疱疹、溃疡。对于这些手足口病的典型症状,医生竟然在病历里只字不提。据悉,当地部分幼儿园已经放假。(中广网北京3月18日消息)

  这消息让笔者禁不住心头一惊:去年,也正是在3月份,安徽阜阳出现多例病症,但当地政府部门却遮着盖着,延至4月下旬迫于舆论压力才正式发布了相关疫情消息。随后官方统计信息显示,截止到5月8日,阜阳当地的幼儿手足口病累计报告,达到了惊人5513例,安徽省则总计9304例,22人死亡。与此一地迅速传播同时,疫情也开始在全国各地迅猛蔓延,到了5月11日,包括港澳台在内、全国28个地区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疫情,全国累计病例达到了25000之多。今年,以河南民权花样翻新的瞒报——通过病例造假的方式——为先机,难道上述并不遥远的“恐慌历史”将盛大重演吗?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检索相关新闻报道,笔者的心头禁不住又是一惊:“广东龙川县14孩童患手足口病”(《新闻晨报》3月10日)“江苏泰州发现40多例手足口病患儿”(《扬子晚报》3月14日)、“今年一月全国共报告手足口病7821例死亡1人”(中新网2月10日)……诸如此类的09年新闻一条条弹出来,原来,在我们不经意间幼儿手足口病并没有自行消失,而是悄悄地再次酝酿着,且很有可能还携带着卷土重来的“计划书”。

  众所周知,在去年疫情爆发伊始,有关专家依据传染病学规律曾给出了一个比较吓人的说法:当年“即将到来的春末夏初、六七月份是手足口病的多发季节”。然而,比较微妙的是,在某著名呼吸疾病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新加坡访问期间抛出观点——“手足口病是常见传染病,与往年相比,中国今年手足口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未出现异常上升,中国并未出现手足口病集中暴发”(《广州日报》2008年5月10日)之后,该说法自动修正了自己的消极面,改口为:“七月后手足口病将呈下降趋势”。而这一改口不打紧,却似乎起到了现实层面的消灾免疫功效,春末夏初的六七月份幼儿手足口病果然就乖乖地没有爆发,至少从媒体中我们没有再见到相关消息。而随着时间推移,相关事件自然而然也淡化于公众的关注视野,不再成其为舆论焦点。

  如今笔者重提这些旧话,一不想跟谁人苦苦较真,二不想折谁人面子,只是怀抱着自家小儿,“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情不自禁,我很是揪心于若干个关乎公权伦理,也关乎人之天良的问题:譬如,从根上说,何种制度安排与政治生态造就了昔日“以谎辟谣”的阜阳,又及今时前“瞒”后继的民权?再譬如,落到事实层面上去,全国还有多少个地方政府部门未必不是穿着马甲的阜阳和民权,未尝不也是在心照不宣地以隐瞒、瞒报乃至采用病例造假的方式消除疫情?又者,与之相对应,有多少家庭——尤其是信息闭塞农家的幼儿,此时此刻仍在某些“遵命医院”里治疗“脑炎、上呼吸道感染、颅内感染、肠道感染”,却压根无从知道自己感染了EV71这丙级传染病毒?……等等——于此聊且划下这俩字吧,我这厢不忍再往下想了。

  不言自明,不管基于怎样的考虑、权宜,抑或是安排,但相关一系列问题的答案,各级各地政府职能部门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义务与使命向公众如实而及时地公开。倘若一定要说得崇高一点,我想说,在距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公开条例》正式生效一周年仅月余之遥的今天,请接受我,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这个“信息公开”的郑重祈请——请问事关本国幼儿手足口疫情,现今到底是怎样的状况?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手足口病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