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司振龙:明天你的孩子或将死于手足口病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4月03日09:56  中国江西网

  作者:司振龙

  忐忑不安,踌躇良久,笔者终于还是敲下了这个既有“标题党”之嫌,又有遭千夫反唇诅咒——“明天你司某人的孩子才会死于手足口病”——之虞的标题。耻我也好,骂我也罢,且听我言——即便一见标题即怒不可遏地拂袖而去,却无妨敬请自行关注一下手足口病疫情的报道,哪怕您还没有孩子。

  起笔曰——近日来以河南民权、山东菏泽两地“丑闻”事件为撕裂口,手足口病疫情的消息似乎在“憋”了许久之后突然“喷”将出来,媒体跟踪报道一续再续。4月2日 ,又有两条新消息传出。

  一是《新快报》报道:一周前在广州仍处于散发状态的手足口病,目前已经出现局部暴发现象,某幼儿园有近十名幼儿集体感染手足口病疫情,去年肆虐全国的EV71病毒也在广州出现。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昨天召开新闻发布会指出,逾七成患者为4岁以下的儿童,而未来两个月,病患还会明显增多。好。全国其它地区状况如何?

  二是《第一财经日报》报道:陈竺部长日前表示“今年这个疫情来得很猛,而且比往年来得更早,1月份在安徽阜阳旁边的亳州就已经有了,2月份在河南,最近在山东有比较急剧的暴发”,“而且毒株也发生了变化,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地区主要流行株从A16逐步变成常病毒EV71,常病毒EV71能够引起皮疹,特别是能够引起中枢神经系统的损害,进而造成其他重要生命脏器的损害。”爆发的原因?“现在的分析还是由于基层的诊断水平问题。”预防控制措施?“手足口病目前尚无疫苗预防,最重要的疫苗就是知识,通过勤洗手、勤通风、不喝生水喝开水等等。同时建立婴幼儿筛选体系,把每个患手足口病的儿童都能够识别出来,特别识别出重症患儿,而且在早期识别出来。建立定点医院,在定点医院里面设立儿童重症监护病房PICU,事实证明这是降低死亡率非常有效的手段。”又,但是早期诊断成为目前手足口病防治的一个门槛?“手足口患者多在贫困的农村,像我们这里的二级医院只能靠症状进行判断,即使我们这里的三级医院也没有实验室诊断措施,只能送到省里去确诊”——山东菏泽市立医院的一位医生表示。实话实说,看了这条消息之后,笔者一度产生了“骂娘”的冲动。真好。去年不就是这种德性?

  中国人都知道,卫生部不“卫生”,一身是“病”,我们聊且等待其“久病成良医”好了。但于此,笔者誓死都得“顶”一个隐身人“出水”:在去年疫情爆发伊始,多位专家依据传染病学规律曾给出了一个比较吓人的说法:当年“即将到来的春末夏初、六七月份是手足口病的多发季节”。然而,比较微妙的是,在某著名呼吸疾病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新加坡访问期间抛出权威观点——“手足口病是常见传染病,与往年相比,中国今年手足口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未出现异常上升,中国并未出现手足口病集中暴发”之后,该说法自动修正了自己的消极面,改口为:“七月后手足口病将呈下降趋势”。这一改口不打紧,却似乎起到了神奇的消灾免疫功效,手足口病果然就乖乖地没有爆发,“爆发”字眼旋即从媒体中消失了。而随着时间推移,相关事件自然而然也淡化于公众的关注视野,不再成其为焦点,直到如今伴着陈部长“而且而且”的惊呼,我们方才发现疫情“卷土重来”——即使依据常识作判断,你相信它有“卷土而去”?我就想问问,去年有没有爆发?今年算不算爆发?是否明年、后年、大后年总之在病毒自行绝种之前年年都爆发一次才叫爆发?是否到了只有到了万分棘手、无法收拾的地步才能引起我的重视,拂动我们良知的心弦?国人素来敬仰的“非典斗士”、“大炮委员”,此时此刻,您不需要说点什么吗?

  数日前,笔者曾就河南民权“瞒报”事件写过一口水小文,尔后收到了一些热心网友的邮件,其中一位向我“汇报”说:“邻家的孩子刚死,一家人都哭疯了.....。该怎么办?”,“明天你的孩子或将死于手足口病”——这是我唯一能够给出的回答。“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说得稍微厚道一点——“明天咱们的孩子或将死于手足口病”。一言以蔽之,我的钟南山先生,依您看,这样妥否?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手足口病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