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晓宇:为何难奈手足口病这样的小儿科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4月09日08:18  红网-潇湘晨报

  作者:晓宇

  一个被SARS洗礼过的民族,如今正在遭受手足口病的侵袭。疫情依然严峻的河南民权县,像抗“非典”一样抗击疫情,早于2月28日就已成为唤起紧迫感与严肃性的口号。截至4月6日24时,河南全省累计报告手足口病患儿已达19922例,死亡18例。

  人们当然不会忘记,2003年SARS肆虐的最危险时刻,全民族抗击非典筑起新的长城,SARS曾以急风暴雨的形式荡涤了公共应急与疾病防控制度,并且刷新了我们的政治话语,问责与透明一度成为政治生态的天平。但今天,我们却仍然脆弱地陷入了手足口疫情的沼泽,在简单的挑衅面前,疾控防疫体系经一夜雨疏风骤,已然绿肥红瘦,基层防疫体系暴露出了许多“转型期社会”的问题:乡村医生缺乏防疫培训,疾控人员不识手足口病,基层疾控为生计推销保健品,地方政府用行政命令干涉疫情上报。(相关报道见本报今日A10)

  凡此种种,恍如昔年种柳,依依汉南,而今看摇落,凄怆江潭。细味之下,却又不尽如此,世界上从来没有完全依理想而作出的制度安排,所有的制度都必定由具体的环境去塑造。SARS之后建立的疾控防疫体系,投入不足先天注定,而人才与专业知识培训的缺乏必然后天失调。人们付出的最大代价,总是以最快的速度被遗忘,没有人认为SARS会再来,而经历过SARS狂风的疾控体系,也不可能是手足口病这样的“小儿科”可以撼动,但恰恰是手足口病的脆弱放大了疾控体系的脆弱,谁比谁更差之中,让人觉出不能承受之轻。

  非典过后,著名华裔学者何大一曾说,即使非典再次爆发,中国政府也能从容应对,但通过非典危机,不难看出中国的流行病监控系统还存在许多缺陷,尽管2003年有大量的资金投入,但还是不能满足需要;不仅如此,此系统还缺乏充足的人力资源和技术能力。抗击非典的经验将给中国一个应对全球性流行病的优势,但是这一优势又会被一系列因素所抵消……中国领导人必须意识到,无论目前有多大进展,中国的疾病监控系统仍不完善,而改善基础卫生保健设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很长一段路,也不仅指从薄弱基础上出发的道阻且长,还有着官场痼疾别出心裁的反反复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规定,传染病医生须将所确诊的传染病例,通过疾控中心直报系统网上报,此为直报。但今年年初,河南省卫生厅发文要求,诊断手足口病需要三名以上专家确诊,才能直报;同是疫情重灾区的山东菏泽市亦在3月中旬要求手足口病的直报:确诊必须要采集分泌物进行化验;疑似病人要有3-5人专家组进行认定;认定为疑似病人的要由专家组、分管院长、院长分别签字报卫生局,再由分管局长签字,最后才能由专人进行网络直报。3月6日,在防控手足口病的会议上,菏泽市副市长黄秀玲要求,“确保我市手足口病不暴发流行,不发生危重病人,不出现死亡病例。”

  在高度重视之下,有着不能承受之重的背负。官员们自然可以在美好的愿望下说不,但疫情却不以其意志为转移,端端正正的重压之下,唯一可以“操作”的也只是数字了,如此干涉疫情上报,“零死亡”也就是绝对瞒报。从非典到矿难,从矿难到手足口病,孟学农、张文康诸君之后,为官一任就要为一方民众作主者,总是不知不觉地先从主宰事实做起。然而遮天之手,还是自求非福。

  习近平在浙江省委书记任上说过一句名言:“对宏观调控阳奉阴违,就是歪风邪气”,在疫情面前,不尊重事实,同样是歪风邪气。我们的疾控防疫系统,经不起几次泪水的冲刷,有SARS的一次,已经足够。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手足口病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