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学校慈善迷雾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6月05日18:10 七分之一

  硬新闻:

  《孤儿学校慈善迷雾》

  演播室:

  胡曼莉,这位曾经在一则公益广告中被称为“中国母亲”的人,现在再次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作为云南省丽江民族孤儿学校的校长和创办人,胡曼莉被许多人怀疑挪用社会捐款,这些质疑胡曼莉的人当中甚至有她曾在她身边的极其亲密的人。与此同时,丽江市政府也发文,要求由市教育局全面接管孤儿学校,清查学校存在的问题。那么,孤儿学校的善款是否被滥用?曾经被认为是中国民间慈善事业代表人物的胡曼莉,又怎样来解释这一切呢?

  正文:

  就在针对胡曼莉的争论沸沸扬扬之际,2007年3月12日,云南省丽江市人民政府发文,由丽江市教育局全面接管丽江民族孤儿学校,市政府成立工作组进行领导,接管工作确定于2007年4月1日前完成。

  字幕:2007年4月25日

  樱桃节实况:孩子们摘樱桃

  但是,4月25日记者前往丽江民族孤儿学校采访的时候,恰逢学校一年一度的樱桃节,孩子们兴高采烈地从树上摘下鲜红的樱桃,校园处处回荡着笑声。而这一天,距离丽江市政府要求教育局接管孤儿学校的限期,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对于学校将被接管一事,校长胡曼莉的一番话却让人颇为惊讶。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校长胡曼莉:没有这个事,你看我们学校到今天为止也没有看过这个文,政府也没有跟我说要什么接管,没有人跟我说过。

  胡曼莉,丽江民族孤儿学校创办人,校长。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校长胡曼莉:你可以问我们学校的职工,我们哪有工作组,这个派出的工作组那应该学校都知道,没有这个事情。

  丽江市教育局副局长 杨晓敏:她知道市教育局在做这个(接管)工作,找她谈过好几次了,就是她的理由很多。教育局进驻这个学校了解一些情况。

  丽江市教育局副局长杨晓敏向记者介绍,他们为了接管学校的事情,已经多次和胡曼莉接触过,对于这一点,胡曼莉也应该是清楚的。面对双方大相径庭的态度和说法,记者感觉到,这场围绕胡曼莉和丽江民族孤儿学校的争论似乎愈演愈烈。那么,争论从何而来呢?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校长胡曼莉:说白了就是钱啊,因为人们都说你干什么就是为了钱,干什么都搞钱,这么多人给你捐钱,养孤儿发财了吧,借孤儿发财了嘛。

  记者:你今天可以对着镜头说,你从办孤儿院到现在,没有为自己谋过私利吗?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校长胡曼莉:没有,我们绝对没有挪用过,绝对没有贪污过的行为,所有的捐款都是用在了孩子们身上。.

  胡曼莉这个名字,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耳熟能详的。她原来是武汉市一名普通的中学老师,1989年开始收养孤儿,1992年创建了武汉市中华绿荫儿童村,这是我国第一家私人民间慈善机构。1999年胡曼莉从武汉出走福建,尔后又来到丽江,创建了丽江民族孤儿学校,至今收养孤儿500多名。丽江民族孤儿学校目前共有122名在校住读的学生,同时还负责向182名在其他学校就读的孤儿提供生活费和学费,学校的开销全都依靠社会捐赠。但是从几年前开始,校长胡曼莉受到了质疑。

  捐赠者 张春华:很明显她是利用孤儿来谋自己私利的人。

  张春华,美籍华人,美国妈妈联谊会会长,这个慈善机构近10年来一直在湖北、云南等地进行慈善捐助活动。就是来自张春华最初的捐助,才使得胡曼莉的丽江民族孤儿学校得以创建。当初张春华多次带着行囊来到丽江捐助胡曼莉,但是现在,在张春华随身的行李中,装着的却是厚厚一叠举报胡曼莉的材料。

  捐赠者 张春华:我说我跟胡曼丽没有任何私人恩怨,如果有私人恩怨的话我们怎么会那么35万多美金打到她那里,可见能够那么多钱打到她那边就是对她的一个信任。

  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7年以前,从1999年到2000年上半年,张春华和她负责的美国妈妈联谊会先后给丽江民族孤儿学校捐款超过3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80多万元。但是,2000年5月,当张春华提出需要胡曼莉提供这些美元在银行兑换人民币的凭证时,胡曼莉的态度让张春华失去了信任。

  捐赠者 张春华:因为她拿不出(凭证),她把钱转到私人账户,她去换黑市了,她当然拿不出。那美国国税局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丽江妈妈联谊会是我在丽江成立的一个洗钱机构,等于我们把钱用捐助的名义汇出来,然后我私人再提出来,可能跟这边的合伙人分赃了。

  从2000年下半年起,张春华就不断向有关部门举报,认为胡曼莉滥用捐款,利用孤儿为自己谋私利。

  实况 孤儿学校孩子彩排火把节

  记者采访期间,学校正在彩排一台文艺演出。笑意盈盈的胡曼莉看起来并不担心孤儿学校面临的困境。那么,学校的财务究竟有没有问题?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一位姓吴的知情者,吴先生从2005年到2006年上半年,曾在丽江民族孤儿学校工作,协助胡曼莉进行管理工作。后来吴先生离开了。

  知情者 老吴:她一手遮天,在钱上,她一个人说了算,一手遮天。

  记者:为什么你要站出来检举她呢?没有私人恩怨。

  知情者 老吴:这些孤儿将来,他们前途,她会把孤儿带上什么一条路上去,会教育成什么样子的人,我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老吴随身带来了几份材料,其中的一份,是有关学校的保险支出款项。他告诉记者,2004年2月,胡曼莉用捐款给学校的10个孤儿买了保险,共计花费28万元,这笔钱的支出存在诸多疑点。

  实况 和胡曼莉对话:

  记者:保险合同,这是您给孩子们买的。

  胡曼莉:学校给孩子们买的。

  这些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分别是孤儿学校里的10个孩子,投保人是胡曼莉,合同上还加盖了孤儿学校的公章。那么,这是什么性质的保险呢,记者前往销售这些保单的中国人寿丽江分公司进行调查。

  保险公司营业部负责人:这属于储蓄型的保险,不是风险型的保险。

  记者:那么等到这个保险期满了以后?

  保险公司营业部负责人:期满了以后我们就连本和红利都一并地还给她,是这样子。每年我们公司分红了以后,我们就以这种通知的形式告知投保人,当年的红利有多少多少,她接到这个通知就知道了。

  在老吴手中,记者看到了2005年3月保险公司寄给胡曼莉的分红通知书。看到了这个分红通知书,吴先生心头起了一个巨大的问号,为什么这笔投资型保险,期满后的领取人是胡曼莉而不是孤儿学校呢。

  记者:到期息满以后,连本带利划到谁的账户里?

  保险公司营业部负责人:她必须由她本人来拿这笔钱。

  记者:用现金提款的方式给她?

  保险公司营业部负责人:那么我们会开她本人的私人的,比如说这笔是胡蔓莉买的,那我们当时到期了以后会开成胡蔓莉的支票,然后会支付给她。

  记者:她的个人账户上。

  保险公司营业部负责人:对,肯定是个人账户,她这份是属于个人买的保险,我们可以开成现金支票支付给她,由她个人到银行去希望取款就行了。

  应该是孤儿学校的收入,最后却进的是胡曼莉的个人帐户,对此,胡曼莉又是怎么解释的呢?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校长胡曼莉:人家钱都没给你,你说他可能贪污了,那个钱还没到,那个馅饼还没掉下,天上还没掉馅饼,人为什么这么阴呢?

  在丽江民族孤儿学校,来自社会的捐赠收入是学校维持和运营的生命线, 其中有一项是孩子们的助养费,胡曼莉为一百多个孤儿们办理了个人存折,捐款直接就汇入这个存折。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校长胡曼莉:你看他这个钱汇进来了,2006年5月8号开的户,这个钱汇进来.我们学校收到了你的助养单,孩子要写尊敬的妈妈,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在学校里很好,我一定会好好学习,请你不用担心,然后上面是收到这个钱了,然后盖上章,签上我的名字,然后我们要把这个存根这些撕下来。但是这个东西并不是正规收据,其实从实质上来说,这也是一张白条。他这个钱是给他孩子的,他孩子怎么给他这个收据,这个钱进入小孩的存折,对我们学校来说还没有形成捐款。

  按照胡曼莉的介绍,她会把助养费取出来,交到学校入账,再由学校出纳开出捐款收据,作为这笔钱已经划进学校的凭证。但是,按照严格的财务规定,捐款人应该把钱汇到学校的账户上,然后由学校给捐款人开具一份捐赠收据,捐款人还可以凭这份收据申请免税。

  知情者 老吴:那为什么尽量避免不用这个,尽量躲开,避开不用这些收据。

  记者:为什么要避开这种管理制度?

  知情者 老吴:她这是转移资金的一种手段。

  胡曼莉为人所诟病的也正是在这个环节上,学校接收助养费的收据上,并没有写清楚收到的捐款是哪几个孩子的助养费。也无法证明所有孩子的助养费都已经交到学校。

  知情者 老吴:所以说(胡曼莉)对外说的这个完全是假的,这个钱到了私人的账户上去,就失去了财务监控。学校什么事情都是她说了算,没有人能监督她。

  不过在胡曼莉看来,自己创办的孤儿学校已经在丽江运行了七年,学校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规章制度和管理办法。这贴满了整整一面墙的各种规章制度就是最好的佐证。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校长胡曼莉:任何一件事情都是要举手表决的,七人小组,半数以上,只要超过一人这个事情过了。

  胡曼莉所说的七人小组就是学校的校管会,由七人组成,有重大决策一般都要校管会来决定。但是在丽江民族孤儿学校的实际操作中,有5名校管会成员到场就可以进行表决,3人以上同意,这项提议就通过了。而在校管会成员中中,有两名是由胡曼莉一手抚养长大的孤儿。

  其中陈斌是胡曼莉抚养的第一名孤儿,他是学校的出纳。

  记者:如果从个人感情上,胡妈妈要求你做假账,你会怎么做?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校管会成员 陈斌:妈妈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记者:外面说妈妈贪污了,你信吗?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校管会成员 杨红莲:我不相信。

  记者:做这个判断是从事实出发,还是从感情出发?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校管会成员 杨红莲:这个问题可以不回答吗?

  记者:我给您算一下,校管会有七个人,您是一个,陈斌是您抚养大的,杨红莲是您抚养大的,如果您提出意见,提出一个建议,那他们俩都会赞成的,这样的话校委会对您就没有制约性了?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校长胡曼莉:滴水之恩还涌泉相报,不管怎么说我做这个事业国家没有让我去做,我为做这个事业我把我的工作都辞掉了,什么我都丢掉了那我们辛辛苦苦愿意做这个工作,养大的孩子对我们都一点恩情都没有,他长大了怎么对大怎么对祖国对人民有什么恩情?有什么不好呢?虽然我们不图这个回报,但是我觉得我养出的孩子就应该是这样的

  围绕着这些这些问题,胡曼莉遭致了种种的怀疑、批评。

  捐赠者 张春华:你胡曼莉如果说是要用这些孤儿谋私利,你不养孤儿行吗?就像你开一个店铺,你一定要有货物在店里面你才能够做生意,人家才来买,那你要利用孤儿来牟利的话,你必须就养着孤儿。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校长胡曼莉:你利用孤儿赚钱,那让他说就说呗,我觉得无所谓,问题是你这孤儿养没养大。

  对此,国内的慈善事业同行们又是怎么看的呢。

  上海慈善基金会常务副会长 马仲器:不是说我自己做了好事,我就可以不受监管,我做了好事就可以不规范。不应该是由一个人或者是两个人直接操纵或者掌管它的权利。

  马仲器,上海慈善基金会常务副会长,律师。马仲器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早在1999年就已颁布实施,其中明确规定“受赠人应当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建立健全财务会计制度和受赠财产的使用制度,加强对受赠财产的管理。受赠人每年度应当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受赠财产的使用、管理情况,接受监督。必要时,政府有关部门可以对其财务进行审计。”

  也就在记者采访期间,丽江市审计局签发了对于丽江民族孤儿学校的财务审计报告。报告列举了丽江民族孤儿学校账目中存在的8条违规行为,其中33万元的支出没有财务凭证,另有超过42万元的财务支出使用收据代替发票做帐,特别指出其连号的收据数额高达17万。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校长胡曼莉:我们学校买菜三轮车买菜,坏在马路边上,你修有国家正规收据吗?小孩子你看他拉链,两天就给拉坏了,一修拉链60个孩子50个孩子全部都修拉链,一个拉链一块五毛钱,马路边上那个老太太在用缝纫机,然后你给她修,一块五一个,哪来的国家正规收据?但是修三轮车和修拉链,这个数额太大了。我们一个月的开销是10万块钱,我整整把它计算了一下,2.5%,我花了100块钱只有2块5我真的是没有国家正规发票,不行吗?

  上海慈善基金会常务副会长 马仲器:我们民间组织有一个民间非盈利性组织会计准则,这个规定就是你的账应该怎么建立,这个善款怎么支出,这个怎么规范,票据规范,那么你说,2.5%也好,千分之一也好,只要有这个就不符合财务准则,会计准则,那就是不应该。

  在这份审计报告还证实,胡曼莉支出28万元为孤儿购买保险属于违规行为。孤儿学校的账目上,共有超过160万元的财务支出存在问题。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 校长胡曼莉:一个单位,吃喝拉撒8年,我们怎么能说我们的财务一点问题没有?

  捐赠者 张春华:她讲的这个绝对不是理由,而且她这个钱不是小数目,亏空得这么大。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里,随处可见这样的捐赠纪念铭牌,事实上,近年来慈善事业在发展,民间慈善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其中的问题也越来越受到广泛的关注。

  上海慈善基金会常务副会长 马仲器: 我们自律管理非常重要,当然有要他律,就是有关部门要实施监管,对于不规范的情况要制度,违法的要追究责任。

  丽江民族孤儿学校的礼堂里,悬挂着学校所获得的各种奖状。在长达七年的时间里,他们获得了许许多多的鼓励和表扬,现在,我们开始看到了监管的力量。不过直至记者结束采访,有关学校的清查工作依然还在等待之中。

  软新闻:

  《病床前的复婚》

  演播室: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母亲节,母亲的怀抱是孩子最温暖的港湾,但是我身旁照片上这个名叫王博文的孩子,在他13个月大的时候,母亲就和父亲离婚并离开了他。由于身患白血病,七岁的小博文住进了医院,躺在病床上的小博文告诉父亲,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离开了六年多的母亲能够回来,一家三口人能够永远在一起。今天的社会故事,讲述的就是发生在这三个人之间的聚散离合。

  正文:

  (实况:婚礼进行曲 新人进场)

  这里是沈阳市解放军202医院的中心花园,2007年4月28日中午12点,一场特别的婚礼正在这里举行,众人簇拥的这对夫妻,新郎叫王洪学,今年35岁。新娘比他小一岁,名叫郭丽丹。这是他们两人十一年里的第二次婚礼。走在他们中间、戴着口罩的小男孩是他们7岁的儿子王博文。

  王博文:我就想祝爸爸妈妈幸福。

  王洪学:我会珍惜这份失而复得的幸福,谢谢你们。

  郭丽丹:虽然今天这么高兴,兴高采烈,是一个幸福的日子,被所有的幸福所包围着我们,但是我的心真得很酸,这一切真的来之不易。

  新娘在台上哽咽不已,前来参加婚礼的人们也被深深地触动。三口之家的再度团圆,有多少的来之不易?他们又为什么会在医院里举办这场婚礼呢?

  2006年8月,刚满7岁的王博文突发高烧,浑身疼痛,身上还有大量的出血点,随即被解放军202医院确诊为白血病。

  王博文:我得这病活着没意思,还不如当个死人呢。

  (王洪学:当时我哭了,我说这么可爱活泼,这么能蹦能跳的孩子,怎么得了这个病呢?我不敢相信。

  小博文随即住院接受治疗。在病房里,别的患病孩子都有父母陪着,但小博文只有年迈的奶奶在床头照顾、陪伴他。病痛的折磨,内心的孤独,让孩子萌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他特别希望自己的妈妈能够来看看自己。因为他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了。

  王博文:妈妈我有病了,你回来吧。

  2006年12月30号,小博文的妈妈郭丽丹从自己打工的广州,赶到了医院的病榻前。

  记者:当时看到妈妈的时候什么感受?

  王博文:觉得特别好,我还寻思这不是我妈呢,然后我奶奶说这是你妈。

  记者:为什么觉得不是妈妈呢?

  王博文:老长时间都没见过了她,我根本就不晓得(她什么样了),当一得病的时候就想她,然后我就搂她脖子。

  郭丽丹:我都没有想到,我离开了几年以后回来,我和我儿子竟然是在医院的病床上相见,而且他还是面临着这么大的一个病,这个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情景),当时我就觉得太对不起这个孩子了,我只给了他生命,却没有做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

  王洪学:那时候(我们)已经哭得不行了,其实她也没成想孩子能得病,那时我的心情也是不好受的,也是难受,毕竟那时候我合计她兴许看不着了(孩子)。

  几年了,小博文总算盼到妈妈的拥抱。那么,是什么原因使这一家三口天各一方,夫妻两个劳燕分飞呢?事情还得从十年以前说起。

  1996年6月9号,沈阳市新民村24岁的王洪学和邻村23岁的郭丽丹经人介绍结为夫妻。婚后,郭丽丹辞去了原先在鞋厂的工作,在家养猪种地。王洪学则在一家银行担任押运员。虽不十分富裕,小两口的生活倒也和和美美。2000年3月3号,儿子王博文出生了,原先的二人世界变成了三口之家。

  郭丽丹:因为他上班,他要白班有夜班,然后这样来回地串着休,倒班,这样的话我一个人在家里带孩子,我又要面对生活,然后还要带这个孩子,那个时候我和婆婆公公不住在一起,所以说那个时候就觉得精神压力特别重。

  王洪学:(她说)你看这个孩子你什么也不管,全是我一个人的(忙活),我说那我咋整,那我班不上了。

  记者:像他妈妈跟你发这些牢骚的时候你怎么办呢?

  王洪学:不爱听,有时候我俩就吵,总吵架,后来吵习惯似的,总是吵架。

  记者:吵到什么程度?

  王洪学:有时候我俩就是动起手来了。

  两人内心也曾经指望着等孩子大了,家庭琐事少了,感情也许又会好起来。谁知这样的情况并没有随着孩子的成长而改变,相反两人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多。2001年4月19日,在王博文13个月大的时候,王洪学和郭丽丹协议离婚。

  王洪学:好像(离婚)我没事就挂在嘴边上,我说不行就离(婚),因为吵架了,过不了就离(婚)。

  郭丽丹:当时我考虑的不是别人,而是考虑到孩子,孩子在我们这个的家庭就这样长大的话,我想对他也不好,另外一个我也考虑到,我们两个人是不是真的错了走到一起。

  离婚后,郭丽丹去了广州打工。王博文则由父亲王洪学抚养。由于王洪学这时去开长途汽车,小博文只能由爷爷奶奶照顾。

  记者:那你多长时间才能见儿子一面呢?

  王洪学:后期的话就是一个多月,有时候甚至都三个多月。

  记者:回来时儿子见到你是什么状况?

  王洪学:他就跑过来抱我,(他问)爸爸你才回来看我,我说爸爸忙,没有时间,(他说)我都想你了。

  记者:你这时心里什么滋味?

  王洪学:(当时)总觉得把过去的事再回忆回忆,自己好象太对不起孩子了。

  记者:有一点儿后悔那时候?

  王洪学:其实有的时候双方忍一忍事情也就过去了。

  而这时,一气之下的郭丽丹去了南方,整整三年没有回去。小博文在一天天长大,他对母亲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

  奶奶:等(王博文)4、5岁了,我总带他到他姥姥家里去,(他)就说,哎,姥姥,我大哥(表哥)管你叫姥姥,那我有姥姥,那我大哥(表哥)有妈,我怎么没妈?我说文文,你有妈,但是你妈没在家,上挺远去上班了,等以后你妈回来会看你的。

  王洪学:(他)5岁的时候就给他送到附近的学前班了,(一天)我去接他放学回来,他说爸 人家都是妈妈来接的,怎么我妈怎么就不来接我呢?我说(你)妈妈去远地方了,不能回来接你。

  记者:你这时心里什么滋味?

  王洪学:那时候心酸,心难受。有时候看到别人家两口子领着孩子出去溜达,那时候有点羡慕人家了。

  在幼儿园,敏感的小博文总是显得行单影只,在他幼小的心里,父母的离异多多少少给他留下了些阴影。

  记者:你觉得你和别的小朋友有什么不一样吗?

  王博文:是不一样,因为我没有妈妈,他们有妈妈。

  记者:没有妈妈什么样呢?

  王博文:家有点儿不好,我想有爸爸妈妈 (有)一个好家。

  这个三口之家又重新聚到了一起。但是这时候,小博文的病情却越来越重,自住院以来,小博文一直在接受化疗,每一次治疗,可以说就是一次对孩子的折磨。

  问医生实况:这次要化疗几天,七天,能家点什么药吗?不一定,要等验血之后。

  对于这对已经离婚分手的夫妻来说,现在他们要共同面对的,就是孩子的疾病,在儿子面前,王洪学和郭丽丹总是表现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他们自己心里清楚,离婚多年以后,虽然两个人都还是单身一人,都没有重新组织家庭,但是一种尴尬和隔膜总象一道墙一样横在两个人之间。面对儿子,夫妻两人心头充满了矛盾复杂的心情。这时候,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改变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三人做游戏实况:

  小人 老虎 枪 小人 老虎 枪

  哎呀

  你过来你过来 我邦我邦我咣

  小人 老虎 枪

  来吧 一 二

  小人 老虎 枪

  哎呀 哎呀)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夫妻两个人开始不约而同收到了来自对方的手机短信。手机短信里的内容,常常让夫妻俩看得惊讶不已。

  记者:第一次收到短信的时候你什么感受?

  郭丽丹:我心想孩子都病成这样了,你(王洪学)还有心思跟我开这些玩笑,我就觉得心里没有觉得怎么样。

  王洪学:那时候我相信是她发的。

  记者:那你当时什么感受?

  王洪学:当时的心情挺高兴的,但是也愁,这个时候,好象来得太迟了。

  看到了这样的短信,心存疑虑的夫妻俩之间的关系在微妙地发生着变化。直到有一天,妈妈发现了短信后面的秘密。

  郭丽丹:他(王博文)有的时候也会写错,前面写的老婆你辛苦了,然后接着他就妈妈你给我带点什么东西回来,我们俩个才一下子醒过来,根本就不是我们俩个(互相)做的,就是一个孩子在做。

  记者:你当时这几句话是自己想出来的还是怎么?

  王博文:想出来的。

  记者:这几个字你都能够输进去吗?

  王博文:要是不会的字,就找我奶。

  记者:你当时为什么发短信?

  王博文:为什么发短信,让我妈和我爸在一块呗。

  更让母亲郭丽丹震动的,是一碗方便面。一天郭丽丹从外面回到医院,小博文对她说,爸爸已给她泡好了面。

  郭丽丹:打开一看,这个方便面根本就没泡开,其实就是一个凉水泡的一样儿,所以我就说瞧你爸爸干啥啥不行,我儿子说妈妈怎么了,那个时候好象我已经意识到了这可能又是小孩子做的。

  记者:你吃着这一碗没有泡开的方便面,当时心里什么滋味?

  郭丽丹:真的,那心里太不是滋味了,当时我的眼泪都嘀在碗里,那个时候我就感觉真的我特别后悔特别后悔,特别内疚,感觉这几年亏欠孩子的太多了,我都不知道我会用什么方式才能来弥补这些。

  今年4月16号,是郭丽丹的生日。一早,小博文就趴在病房的窗台上画画。画完之后,他就把这张画送给了妈妈做生日礼物。

  实况:

  王博文:我爸整的是假发,我妈插的花,这不是后面那两东西,我还忘了,我还想画两个皇冠呢。

  记者:你们三个人在一块干什么了?

  王博文:照相。

  记者:照什么相?

  王博文:结婚的相。

  记者:这是不是寄托你什么愿望呢?

  王博文:什么愿望,没什么愿望,就是要我妈和我爸团圆呗。

  在周围人的言语中,小博文似懂非懂地知道了自己的爸爸妈妈离婚的事情,于是,孩子就把自己的愿望画在了画上,在把画献给妈妈的时候,小博文向父母提出了这个请求。

  郭丽丹:当时他(孩子)就站在那里,望着我,我和我老公我们两个人答应他说结婚,我们当时就答应他了。

  记者:你当时看到儿子这举动什么感受?

  郭丽丹:他这么小,才7岁,就知道为我和他爸爸做这么多,我们还不如一个孩子。

  两天后也就是4月18号,王洪学和郭丽丹一起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而当住院的医院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就把这对夫妻的婚礼安排在了医院里,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记者:单单是为了孩子吗?

  王洪学:一半一半,一半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还他一个心愿,另一半是想我们两个人走在一起,想过一个新的生活。我们两个人夫妻之间,并不像人家说的存在着什么矛盾或者怎么样。

  记者:你现在怎么看待当时自己的离婚决定?

  王洪学:最大一个错误就是离婚,(当时)大伙互相谦让一步,因为(现在)我们考虑最多的就是互相走谅解一下,谦让一步,就不应该能吵起来,年轻时太自我了,可能就是自己太自私了。

  记者:今后在生活中可能你们还会产生矛盾,遇到这种情况难道再离婚吗?

  郭丽丹:通过这次教训应该不会那么草率了,那个时候我真的感觉好像很对不起他一样,也没有体谅到他还是我的丈夫,我是他的妻子,应该做一些什么,我没有尽到责任。

  看婚纱照实况:

  文文在哪里啊

  文文你看这是什么?好看吗?

  来阿姨给你放在这里好不好?

  好不好看啊文文?

  妈妈漂亮还是爸爸漂亮?

  还是文文漂亮?

  2007年4月26号,当地一家照相馆把为夫妻俩免费拍摄的婚纱照送到了病房。

  实况:

  照片放在哪啊,就放在床上么?

  哎呀,不是,放那边,好像不够。

  咋不够呢?

  能放这个,放不了这个。

  你到底想放哪个呢?

  两个都想放。

  小博文把这张期待已久的父母结婚照挂在了自己的病房里,他说这样他每天睁开双眼就可以看到父母在一起朝他微笑。这个重归于好的家庭似乎找回了温馨的感受。就在夫妻俩重新走到一起的时候,小博文和父母的骨髓配型成功,但是30万元的费用却让他们一筹莫展。为了筹治病的钱,家里能卖的都已经卖了,就连家里唯一的这套住房也都抵押了出去。

  郭丽丹:30万简直真是天文数字一样,而且从他得病到现在正好是8个多月,已经花了16万块钱了,我们已经外边有很多的外债了。

  (实况:募捐)

  记者:每天能募捐多少钱?

  郭丽丹:有的时候要稍微好一点,能有两百块钱,如果要是不好的时候,我们有的时候就一分钱都弄不到就回来了,一般情况就是几十块钱。

  王洪学:想办法吧 ,(靠)这些好心人帮忙吧,救救这个孩子,因为我不想失去他,欠他的太多了。

  小博文的故事感动了许多人,4月28日,许多闻讯赶来参加婚礼现场的人,纷纷慷慨解囊,为小博文捐款3万元。

  王洪学:我一定能走下去,因为现在面临的就是巨大的困难,一家人团结在一起的话,应该能把这个困难渡过去。

  (音乐:歌曲《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画面:父母亲与小博文拥抱等镜头特写、叠化)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