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版许霆调查:律师称何鹏案重审改判难度大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28日11:46 SMG《七分之一》

  SMG《七分之一》4月28日播出:《罪与罚》,以下为节目实录:

  片花(一)

  银行卡上10元钱竟然取出42万巨款

  采访:当时心里面的状态,想到的只有钱

  一时贪念难耐换来无期徒刑

  采访:他的钱还是主动交许霆还带着钱跑了一年

  同类案件改判何鹏命运能否出现转机

  敬请关注本期《1/7》——《罪与罚》

  正文上:

  行车实况3秒

  解说:

  何鹏的家在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马街镇金家村,距离昆明大约200多公里,在公路边的这座两层小楼里,记者见到了何鹏的父母。

  实况:

  这里是何鹏家吗?是我是何鹏的爸爸我们想跟您来了解一下何鹏的情况

  解说:

  一见面,何鹏的父亲何见贵就向记者介绍了何鹏案子的最新进展,他说最近家里接待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

  实况:

  有没有向法院提起过申诉?提起过多次结果被高院驳回了这次提起的申诉呢?这一次4月10号他们已经收下了。

  解说:

  这铺满了一地的火车票、汽车票,是这些年来何鹏的父母为他四处奔走时留下的,他们一心想为何鹏争取到一个重审的机会。

  实况:

  1340我注意到这上面的火车票2003年2004年2005年2006年每年都有/每年都有都是到北京去的去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

  解说:

  何见贵有三个孩子,何鹏是最小的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因此他也承载了父母最大的希望。2000年何鹏考上了当时的云南省公安学校,也就是如今的云南警官学院,成为家里第一个大学生,这让父母高兴万分。

  采访:

  何鹏的父亲何见贵:3545大有希望给我们二老肩上减轻了很大的一份担子他大学毕业以后出来做工个人问题等等一切都不用我们操心了。

  解说:

  2000年9月,何鹏走进了昆明的大学校园。但仅仅6个月后,一桩突发事件使何鹏的命运彻底地改变了。

  串场(校门):这里是云南警官学院,2000年9月,20岁的农村孩子何鹏,满怀着改变未来的梦想和整个家庭的希望,跨进了这所大学的校门。

  串场(下山):

  就在距离学校3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台自动提款机,每个月何鹏都会来到那里,取出家里为他汇来的生活费

  串场(提款机前的路):

  2001年的3月2号,他再一次踏上了这条通往取款机的路,谁能够想到,这条路改变了他今后整个人生的轨迹,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在提款机前,有了一个惊人的意外发现。

  解说:

  2001年3月2号晚上,何鹏在查询自己银行卡余额的时候,发现原本只有10块钱的显示数字后面,多出了很多个零。何鹏先是试探着取了100块钱,交易成功。尝到了甜头的他开始不断地在取款机上取钱,当天晚上就取款4400元。第二天,他又开始在多家银行的7台取款机上反复取款200多次,一共取出了42万9千7百元。那天晚上,背着这笔巨款,何鹏连夜赶回了200多公里外的老家。

  采访:

  何鹏的母亲孟小月:4905何鹏(把钱)送到家里我慌了埋了埋在猪圈里地里埋起来

  解说:

  把钱放到家里后,何鹏回到学校继续上课。但仅仅过了两天,警察就找到了何家,何鹏的母亲当场把所有的钱都交了出来。

  采访:

  何鹏的母亲孟小月:5433又不是圣人了所有的老百姓没有哪个是见钱不会拾包括我这个老的我也会拾但是别人找过来我就赔给他

  解说:

  何鹏的母亲认为,还上了钱就会没事了,但事情远比他们想像的要严重得多。几天后,何鹏被逮捕。2002年7月 12号,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盗窃罪判处何鹏无期徒刑,何鹏不服,提出上诉。

  采访:

  何鹏的父亲何见贵:3340他是读公安学校我只会想到他最终受到学校的处分甚至是开除没有想到会上升到无期徒刑当时/3440对何鹏一生来说一下子就没有指望了

  解说:

  何鹏的父母一直认为儿子没罪,尽管家里不富裕,他们还是为何鹏聘请了专门的律师。

  采访:

  震序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占:3900对于何鹏认定盗窃之后产生后果不能完全归咎于何鹏个人3055银行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实况:(看判决书)

  3350当时2001年3月5号刑事拘留后来又释放四月被逮捕又取保候审3350当时法院和警方对何鹏的案子主要在斟酌什么呢?我认为他还是在考虑一个适用法律的准确性

  解说:

  李占律师认为,警方一开始曾对何鹏三抓两放,是因为在当时,对这个案子的定性,法律界争议很大。

  采访:

  震序律师事务所李占律师:0143有人认为他是不当得利/3740当时司法机关对罪名还是吃不准的情况下也请示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我这个我也清楚后来最高人民检察院也有回复就是以盗窃罪来认定。

  解说:

  按照我国刑法规定,盗窃金融机构在十万元以上就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应该处以无期徒刑甚至死刑。但是何鹏的家人认为只有进入银行强抢,才能算作盗窃金融机构。

  采访:

  何鹏的父亲何见贵:1540对翻墙打洞对银行有破坏性的盗窃肯定要判无期徒刑或者是死刑何鹏这个行为没有达到因为他是刷卡多取钱

  采访:

  何鹏母亲孟小月:4148比方说我拾到你的东西你说同志你拾到我的东西我说我拾到了是你的我及时就给你嘛按照道理本来你还要给我人情嘛我又不要你一分没有给国家造成一分钱损失

  解说:

  不过,对何鹏父母的这些说法,作为被告律师的李占也无法完全认同,他也曾试图说服过他们。

  实况:(律师楼走动)

  3415当时判决之后他们家人满不满意?很不满意一点不满意后来跟你交涉了吗?来了当时就在这里对就在这里不走怎么会变成这样?(认为)应该是无罪的

  解说:

  何鹏家人一直认为何鹏无罪,为此孟小月还在律师所里呆了好几天,试图说服律师为何鹏作无罪辩护。

  采访:

  震序律师事务所李占律师:1006白的不可能说成黑的/你要求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1032你要求我做无罪辩护的话与法不合嘛

  解说:

  2002年10月17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何鹏的上诉,维持原判。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