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自封美誉的韩国媒体

  无论以经济总量,还是人均GDP,或者经济结构来衡量,韩国似乎只能算个中等发达国家而已。但它总能巧立名目,自定规矩,不断为自己量身定做了多个并不能体现其实际经济地位的荣誉或者称号。

  詹小洪

  韩国是个争强好胜的民族,很在乎外界如何评价自己的成就,格外重视各种国际排名,以能跻身各种发达经济体的组织为荣。这确实也给自己挣来了不少耀眼的称号:诸如亚洲四小龙、经济合作组织(OECD)成员、G20成员国等。

  但无论以经济总量,还是人均GDP,或者经济结构来衡量,韩国似乎只能算个中等发达国家而已。但它总能巧立名目,自定规矩,不断为自己量身定做了多个并不能体现其实际经济地位的荣誉或者称号。

  2012年,韩国推出一个“20-50俱乐部”概念。即人均GDP2万美元,人口总数过5000万的国家才能算是这个俱乐部的成员。韩媒认为,人均收入2万美元为衡量一个国家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经济标准,而人口5000万则是划分强国和小国的标准,能反映一个国家的内需市场规模和发展后劲。

  韩媒认为,单从人均GDP看,北欧、澳大利亚、新加坡、加拿大等国家,人均GDP虽然远远超过2万美元,但它们的各自人口则达不到5000万的规模,所以这些国家不能进入“20-50俱乐部”。而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等大国的人口都超过了5000万,但它们的人均GDP又不够2万美元,因此也进不了“20-50俱乐部”。

  韩媒认为,在2012年,符合“20-50俱乐部”标准的全世界只有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和韩国。因为2006年,韩国人均GDP就突破了2万美元大关,2012年人口也勉强满了5000万。2012年,以达到了“20-50俱乐部”门槛为标志,韩国媒体自豪地宣布,自己从新兴国家中脱颖而出,不仅跻身“已开发大国”行列,而且是世界第七大经济体。

  不过,“20-50俱乐部”并不是实际存在的国际经济组织,除了韩国媒体自吹自擂,并没得到国际社会的公认。这种称号除当事人韩国可以自宽自慰,对羡慕它的中小型国家有一定鞭策作用外,并无其他实际效应。

  近来,韩媒又鼓噪出一个新名词“FTA经济领土”或者“FTA大国”。韩国是个典型的外向型经济体,年出口额占GDP的50%以上。但国土面积小,5000万人口的内需市场仍制约了经济的增长。因此借助贸易自由化扩大出口,推动经济增长,就成了韩国最重要的经济政策。而最便捷的途径则是与他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

  2004年,韩国第一个FTA伙伴国是智利,自此尝到了FTA的甜头。到2013年,韩国已经与46个国家(地区)签署了FTA并生效。韩国“FTA经济领土”是指与韩国签署自贸协定(FTA)的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和占当年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2013年,与韩国签署FTA的国家有46个,它们的GDP总和为40.3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总量69.9万亿美元的57.7%。韩国自认为这算第三大“FTA大国”,仅比智利和墨西哥的“FTA经济领土”小。

  这一年,韩国又先后与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签署了FTA,使韩国的“FTA经济领土”扩大到50个国家。这50个国家的GDP总和在全球占比高达73%,因此韩国的“FTA经济领土”超越了墨西哥的64%,仅次于智利的78%。韩国媒体不无得意地称自己为名符其实的“FTA大国”。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中国GDP规模约9万亿美元,占全球GDP总量的12%。与中国签署FTA,是韩国“FTA经济领土”急剧扩大的重要因素。

  韩国报纸指出,韩国政府立志成为全球FTA中心国家。目前正在和新西兰、越南等国进行FTA谈判,谈判很有可能在年内结束。此外,包括日后可能签署的中日韩FTA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韩国“FTA经济领土”有望突破80%。

  然而,一国FTA伙伴多,只能反映该国外贸政策产生了积极的成果,根本无法与该国经济实力画等号。按照国际经济通行标准,智利、墨西哥和韩国这些“FTA大国”仍然只是新兴经济体而已。

编辑:SN123

相关阅读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文革中

从1970年开始,西哈努克曾长期流亡中国。虽然正逢文革期间,但身为中国政府认可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得到的待遇并没有打折。但另一些同样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老外们,却没那么幸运。

“屌丝”这个词得罪谁了

《人民日报》刊文批判“吊丝”一词。文章认为该词“隐含的自我矮化,必须予以批判与摒弃。‘屌丝’也并没让年轻人更特立独行,更没有向社会传递出多少正气”。

洋媳妇这样谈中国男人

这位自称是洋媳妇的乔斯琳写了一篇文章,叫做“洋媳妇问答:中国男人与性”,看看这就是美国女人的直率,开门见山直捣关键穴位,到底中国男人行不行,美国女孩为何较少嫁给中国男人,这些在中美婚姻上的热点话题,洋媳妇是娓娓道来。

老龄化以后劳动力潜力何在

当全世界都在变老,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终结了么?我们要如何从人口红利过度到制度红利?

  • 太平轮不是中国版泰坦尼克号(图)
  • 朱学东:高校课堂有必要装摄像头吗
  • “相公”如何从宰相演化为男宠
  • 历史上著名作家们收到的退稿信
  • 谭飞:近期5部热门影片哪家强
  • 罗西:女性该如何开发“性智商”
  • 沈熹微:关于绿皮火车的记忆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