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东方之子2003感动中国候选人物展播:朱进中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2月06日10:19 CCTV《东方之子》

  一个前途未卜的艾滋病毒感染者,一个“卖血村”里的普通家庭,五十三个和他相依为命的“艾滋孤儿”,是什么让朱进中撑起这个沉重的家?请看《东方之子》感动中国候选人物展播之十六--朱进中:

  朱进中,37岁

  河南某农村

  民间艾滋病孤儿院负责人

  解说:2003年11月,朱进中又来到了北京,和其他外出打工者不同,他来这里不是为了给自己讨生活,而是来找有关部门“化缘”的。千里之外的老家有五十多个孩子正等着他买粮过冬,而他自己还是一名艾滋病毒感染者。

  解说:这就是朱进中生活的村庄,在当地它被称为“卖血村”。全村有近400人因为卖血感染上了艾滋病毒,现在,村里因艾滋病去世的人数已超过140人,随着艾滋病感染者死亡高峰的到来,在当地形成了一个急待救助的群体——艾滋孤儿。

  解说:这是朱进中的家,每天,孩子们的早晨就是从这一声鸡叫开始的。

  同期(孤儿们):冻死了,冻死了。什么冻死了?看我们丐帮,天不怕地不怕。

  解说:这些孩子们看起来无忧无虑,事实上他们都是朱进中收养的当地的艾滋孤儿。按照朱进中的说法,孩子们过冬的粮食和衣物都出现了问题,这个冬天,朱进中的孤儿院还能维持下去吗?

  同期(朱进中):最缺的就是,近两个月的伙食费问题。一天大约最低是一百七八十块钱。自己的麦子什么的全部都吃完了,现在已经三千多斤小麦了。

  解说:朱进中的艾滋孤儿院是在一名南方志愿者的资助下在2003年2月成立的,这样的私人孤儿院,如果没有外界资助,凭一个普通农民的经济能力根本无法承担。这年8月,以前每月按时汇来的伙食费没了下文,朱进中一下子感到了沉重的压力。他想到了北京,希望能从有关部门得到帮助,不过,事情远不像他想象得那么简单。

  同期(王克荣北京地坛医院红丝带之家护士长):从哪儿争取到这部分资金,完了给孩子,让孩子们生存下去,这个资金我们这儿还真是有困难。

  解说:来北京之前,朱进中也曾经向当地有关部门求助过,但这些部门以私人孤儿院不在管理范围为由拒绝了他的申请;朱进中也曾经为孤儿联系过新的家庭,但又有谣言说他倒卖儿童,等到派出所调查清楚辟谣后又错过了领养时机。

  同期(朱进中):我要是不管的话,这些孩子只有回家,各人吃各人的饭,各人种各人的地。不管这些孩子,以后就会给社会上造成最坏的可能。

  解说:朱进中在北京继续奔波着,千里之外的家乡,气温已经接近零度。在朱进中的家里,记者见到大多数孩子身上只有一件薄毛衣,有的床上铺的还是凉席。

  同期(记者柴静,下略):穿的衣服呢,有没有棉袄?今年冬天有衣服穿吗?你怕不怕冷?

  孤儿(摇头)。

  记者:怎么会不怕冷呢?今天外面风那么大。你有没有跟朱进中他们讲过说没衣服穿?说过吗?

  孤儿(摇头)。

  记者:为什么不说呢?你能告诉阿姨吗?

  同期(朱进中):一般的这些孩子,他不去说的,他知道我心里在想着他们,你看到他们这个样,一看到自己心里也挺难受,真的。

  解说:朱进中来北京好几天了,每天从四环外出发,要跑4、5个地方,但资金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这一天家里来电话告诉他,把他从小带大的姨妈也因为艾滋病去世了。

  同期(朱进中):心里这几天压力特别大,再加上我的父母经常地犯病,我姨妈今天又去世了,确实压力呀,从长这么大以来,还没有这么大的压力。

  解说:平时家里起得最早的是朱进中夫妇。为了孩子们的伙食费,朱进中这两个月已经去了8、9次北京,而且,朱进中的父母和家庭里的十几位成员都是艾滋病毒感染者,身体不好,照看五十多个孩子的担子就全压在了妻子身上,幸好,妻子是健康的,也很支持朱进中办这个孤儿院。

  同期(记者):村里头这么多人,这么多家,为什么是你家来办这件事情?

  朱进中妻子:因为我家都有他,在外面跑这么多年,有点能力反正就干。

  记者:不担心他的身体?

  朱进中妻子:咋会不担心他的身体,全指望他,这50多个孩子全指望他,能不担心吗?

  解说:说起来,朱进中家境并不富裕,2001年被确诊感染艾滋病后,他甚至舍不得买药,用所有的积蓄盖了一所房子,打算自己走后留给妻儿。就是这所房子,后来成了53名艾滋孤儿的家,而他自己也成了那些濒临绝境的父母临行前最后的希望和安慰。按老话说,这叫“托孤”。

  同期(朱进中):因为我也是个感染者吧,以后在我自己不在人世的时候,可能别人也会去关爱我的孩子,再一个说,就是让一些晚期的病人,能看到有人能关爱这些孩子,他们走的时候也就舒坦的,能闭上眼睛。

  同期(朱进中):自从我把他们搬到家里以后,我有什么烦恼什么的,能进到家里,什么都抛之云外,没有什么烦恼。他们能给我欢乐,我也能给他们一些父母的爱。

  解说:春节前,预计又会有20个左右符合条件的孩子申请来朱进中的孤儿院。需要的资金暂时还没有下落,不过朱进中的奔走已经在一些人中产生了影响。

  同期(罗玫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研究员):我们可以从其它很多方面去做,比如说这些孩子,为什么我就是,对小朱这个,我就觉得他本人作为一个感染者,他都有勇气来做这件事情,为什么我们连支持他的勇气都没有?

  同期(朱进中):承受不了的时候,以后再呼吁更多的人去支持吧。糟糕的事不是说没有,那毕竟什么事情都有糟糕的时候,可是它只是一时不是一世的,我感觉到咬着牙是能挺过去的。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