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2006年全国两会专题 > 正文

小崔会客:安徽省长王金山谈建设新农村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3月09日21:20 新闻会客厅
小崔会客:安徽省长王金山谈建设新农村

访谈现场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3月9日播出了安徽省长王金山受访的节目,以下是节目内容: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看过我们节目的观众都知道,每天我们在节目中都会采访一个省的一个高级领导,今天是哪个省的领导到我们这儿来做客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安徽省省长王金山先生,欢迎他。您好。请坐。您是安徽省的省长,一定是个公道的人,您给评评这个理,他们好多人说我说话好像特别损,您觉得是这样吗?

  王金山:有的这么说,有的说到位。

  主持人:那您比较倾向于哪种呢?

  王金山:我认为还是应该从正面理解。

  主持人:就是说我说话实际上很到位。

  王金山:这样积极一些。

  主持人:是为了鼓励我?

  王金山:不是鼓励,因为你原来就有魅力。

  主持人:我原来就怎么?

  王金山:你用不着鼓励,因为你原来就有魅力。

  主持人:原来就有魅力。我每次请来一个省长,我都是想办法通过省长的嘴来夸一夸我,这样可能在电视台的日子好过一点。我今天不会给您出什么难题的,因为我见的省长也挺紧张的。您不知道我中央台是什么级吗?

  王金山:我不是行家,我说不清楚,但是我要如实地说。

  主持人:我是副科级。见到省长实际上是很紧张的,但是我有勇气,您说,如果有一个省被人评价为是农业大省,这是不是个很难听的评价呢?

  王金山:不应该那样看。

  主持人:说明落后嘛。

  王金山:农业不是落后的代名词,农业和工业谁也冲击不了谁,谁也代替不了谁,农业所占的比重在国民经济,无论它大小,可能越小的时候,还越需要把它重视起来。

  主持人:他们还有一个口头禅,就是说一个人好像比较落后,比较保守,就是说你真农民,您怎么评价这样的口头禅?

  王金山:这属于少见多怪,或者是无知的表现。我也可以像你说的,说话要到位一点,也是实话实说,我最看不起这些看不起农民的人。

  主持人:我必须向您坦白,因为这过去就是我的口头禅。

  王金山:情况不了解,有点冒昧,请多谅解。

  主持人:不,我觉得做错了就得批评,但是后来我见到赵本山以后改变了我的观点,赵本山一直说他就是个农民,但是他也太富了,像我们出差吧,买张飞机票就挺高兴,就觉得比坐火车好了,如果要能坐一回头等舱那就很高兴了,他都是包飞机去,到哪儿都是包专机,而且走到哪儿他都说我就是农民。您说将来的农民是不是就是像赵本山这个样?

  王金山:其实现在农民不光是赵本山自己,有许多做强做大的人,出门都坐飞机,用东北的话说,叫黄皮子坐飞机,神高了。

  主持人:还有大家爱算,爱往上排几代,比如我排到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就做过农民,后来参了军,到我爷爷那儿,那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您愿意往上数一数吗?您排到第几代?

  王金山:不用数,一抬头看就是农民,因为我父亲就是农民。

  主持人:所以说中央提出建设新农村的这个政策,可能咱俩是最高兴的。

  王金山:应该是这样。如果你是由衷的话,我认为是一样的。

  主持人:省长一点面子也不给,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王金山:因为我知道你说话是很到位的,我还回去练了半天。

  主持人:我考验大家一个秘诀,就是你观察一个省长是不是经常深入基层,是不是能跟老百姓打成一片,就看他底下的老百姓见他紧张不紧张,就能观察出来,下面我请来的就是来自安徽宿州市埇桥区夏刘寨村的王化东一家,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

  主持人:您好。王先生一家人怎么这么紧张呢?

  王化东:在农村里来到这儿不是有点紧张嘛。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从来没见过省长,所以特紧张?

  王化东:在电视上见过。

  主持人:您紧张吗?

  钱眀英:紧张。

  主持人:您是因为见着省长紧张,还是因为见着自己的丈夫紧张?实际上跟您没关系,就是

中央电视台给闹的,谁进了演播室对着这些镜头都会觉得紧张,孩子不紧张吧?

  王启鹏:紧张。

  主持人:都不给面子,你是因为什么紧张呢?

  王启鹏:也是没见过这种场面。

  主持人:你是没见过省长,没见过我,父母还经常揍你。又到了中央电视台,紧张透了。那我们就先从你问起吧,最好能消除你的紧张,你看省长挺好的,没有什么可紧张的。你家里生活怎么样,富裕不富裕?

  王启鹏:还可以。

  主持人:你穿的衣服是什么牌子?

  王启鹏:普通一般的衣服。

  主持人:多少钱这个衣服?

  王启鹏:一百多块钱。

  主持人:一百多块钱,裤子呢?

  王启鹏:裤子也是。

  主持人:也是一百多。鞋呢?

  王启鹏:鞋三百多。

  主持人:我就知道他把钱花在刀刃上了。是为了参加这个节目专门买的衣服,还是平时就穿这样的衣服?

  王启鹏:是为这个节目专门买的。

  主持人:平时穿的要比这个好是吧?

  王启鹏:没有。

  主持人:省长,为什么现在有钱的人不愿意露富呢?因为我知道,他好像每年都能挣十几万。

  王金山:这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因为他经营的方面比较多,应该说是土生土长,既没离土,也没离乡,但是做得又强又大,富裕起来了。

  主持人:省长,您看这样好不好,您来帮我完成这个采访,就是问问他们家是怎么富起来的,我在这儿旁听一下,也学习一下,我看看您怎么消除他们的紧张。王金山:我就得现学现卖了。化东,你现在家庭经营这些方面一年收入能有多少?

  王化东:我自己家庭收入也就三四十万。

  主持人:多少?

  王化东:三四十万。

  主持人:还也就三四十万。

  王金山:据我所知,你经营的有土地,种粮,有山地,种果,还承包的一个工程队,还有一个加工厂。

  王化东:面粉加工厂。

  王金山:这些方面你还准备有什么新的打算没有?

  王化东:现在我正在准备再建一个农产品加工,食品厂。

  主持人:省长,您怎么知道这么清楚,您上公安局盯着他啊?您怎么对他的情况了解得这么清楚?

  王金山:有些户我是知道一点的。

  主持人:他是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吧?

  王金山:应该说是典型性的,这样的人在农村并不是非常多,现在仍然处于初始阶段,尤其对安徽来说。

  主持人:大家坐稳,坐住,您告诉大家您家里有多少土地?

  王化东:我家里现在种了五千亩土地。

  主持人:用手撑住的人都扶好,我再接着问,您家里有多少林地?

  王化东:林地有五千亩。

  主持人:就是说两个加起来有一万亩,是这个意思吧?

  王化东:对。

  主持人:大家再撑一下,我问问您家里是什么成分?

  王化东:家里是贫农。

  主持人:省长这就必须得问您了,在安徽家里有一万亩地还算贫农啊?

  王金山:其实贫农是建国初期的时候。

  主持人:当时划成分的时候。

  王金山:其实贫农在建国初期就已经成了“地主”,因为每家都分了土地。

  主持人:都成了土地的主人。

  王金山:土地的主人,现在这个规模可能在农村是相对较少的,这也是一个历史的机遇。因为农村经济发展到今天,已经有这种可能了,土地能相对集中一点。

  主持人:王先生现在是大片土地的主人是吧,我们就简称您是“大地主”吧,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五千亩土地?

  王化东:1999年我任村支部书记,当时我们村里很穷,涝是一片汪洋,旱是人畜饮水困难,1999年我任村支部书记,我把土地集中一部分。

  主持人:实际上那时候已经分田到户了,都在每个人的手里,在每家的手里是吧?

  王化东:对,土地集中,引导农民外出务工,叫他们到外地打工,剩余的农民我组成建筑队,让他们在家里,不能出去的搞建筑,在农业公司,在加工厂上班。到2003年我把全村的土地全部种下了,原来是五百亩,扩大到五千亩,这五千亩收入有农民的一半,农民一半有两千多亩,我种两千多亩,农民的两千多亩我也替他们种好,他们外出务工,我帮他们种好,收回来的东西归农民。我种那两千多亩,收回来的东西去掉投入成本,用结余的资金再给我们村用于

卫浴⒋蚓⑿耷牛糠祷馗愎媸乱怠

  主持人:如果我要没听错,就是说那些农民没有种那个地,但是他们一样有收益。

  王化东:一样有收益。

  主持人:是你种地的收益分给了他们,这是一部分。第二部分是说你的那些土地的收益也没有拿回家,把它用在了公益事业方面。我没说错吧?

  王化东:对。

  主持人:那就是雷锋。

  王化东:不是,我就是一个村支部书记,也就是一个家长,我应该尽到我的责任。

  主持人:林地呢?

  王化东:林地也是在2002年的时候国家号召退耕还林,在当时我们集体栽有上千亩,剩余的投入全部由公司投入,苗子、管理,农户只是出点工栽在地上,收益归农民,管理都属于我的,投入也属于我的。

  主持人:那跟土地没有什么区别好像,跟种田的方式没有什么区别。

  王化东:主要是增加农民收入。

  主持人:省长您说这是真的吗?

  王金山:他不会说假话,因为看着你都得实话实说。

  主持人:我怎么不敢相信呢?那在他这个村里当村民岂不太舒服了,不用干活,还可以挣到钱。

  王金山:实际上这就是一个新时期农村农民走向新的合作组织的过渡形式。

  主持人:您个人赞赏这种方式吗?

  王金山:这种方式,应该说我很推崇,但是他只能是具有一定典型性,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能这样做,我觉得各地情况不一样,应该因地制宜,发挥本地的优势,前提得有能人。

  主持人:这个新农村建设是不是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说得有能人带头。

  王金山:对,我也是这么看,建设新农村最需要的是新农民,没有新农民一切都无从谈起,就像化东这样的,不仅能干事儿,还能领着大家一起富,这样的人更需要。

  主持人:您想没想过,如果你把这些土地和山林都承包了,挣了钱当然好办了,就是分嘛,赔了怎么办?

  王化东:赔了我添,当时农民的土地税费重,1999年税费重,当时他是每人给我一亩土地,替他完粮纳税,公差勤务这一块。

  主持人:就是说你合同跟他就是这么签的。

  王化东:当时为什么跟他们签这个合同呢?他们当时觉得自己种都不够本,他都没有利,恐怕你把地给他拿过去了,到时候你再赚不着钱,想再找你要钱,恐怕给不了,赔了,农民担心的问他们要钱,当时我跟他们签了协议,赔了是我的,赚了是大家的。

  主持人:但是我比你们那儿的农民可能更农民,赔了是你负担,要是赚了呢,你分给我们,但是我们也不知道你到底赚了多少。

  王化东:我头一年赔了五万块钱,第二年就赚了十几万块钱。

  主持人:谁能证明你第二年只挣了十几万,而不是一百多万呢?

  王化东:那能证明,有人能证明。

  主持人:咱别说这个了,省长会客是挺高兴的事儿,让我弄得跟公安局审讯似的,会客就得有个会客的姿态,客人一见面,就要先交换见面礼,提前打电话也通知你们了,说要省长要会客,互相要准备见面礼,你们都准备了吗?

  王化东:准备了。

  王金山:准备了。

  主持人:谁先送谁呢?省长先送吧,见面礼。

  王金山:好吧。

  主持人:你那个是什么?

  王金山:都是一些光碟,原来买了几本书,后来说光买书是不够的。

  主持人:我看这个光碟很有意思,还有这个什么梨树嫁接换种技术,这是实用的,然后有《回首黄土地》,这是20集的电视连续剧,还有黄梅戏经典,伴唱欣赏。

  王金山:还有“公司法”。因为我觉得他是从土地中解放出来的,又开始走向公司化的方向,将来依法经营,加强管理,才能把企业办得越来越兴旺。

  主持人:这是省长送给你的,你送给省长的是什么?

  王化东:我送给省长的是一个乐石。

  主持人:打开看一下。这后面还有字,叫新农村建设五年规划,都刻在这上面了。新农村建设是很沉重的一件事儿。你为什么要送省长这个?

  王化东:乐石是我们宿州市的名石,我把我们村的规划全部刻在这个石头上了。

  主持人:让省长知道这件事儿。

  王化东:我们五年的规划全部刻在这个地方。

  主持人:将来省长下去检查的时候,就得扛着这个去检查,看实现了没有。因为这个很沉,所以不是每次下去都能背着去的,因为有些地方没做到,省长也发现不了。

  王金山:谢谢,这是一个非常有分量的礼物,也是一份非常有分量的任务,我带回去,就是让咱们共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主持人:我就不看着这个说了,这回我就看着“公司法”说了。就是按照这里面的规定,你当时从村民手里收取土地的时候,就不能强征强要,必须得对方同意,你做这个工作了吗?

  王化东:这个又不能勉强,农户自愿。

  主持人:您给我算算这个账,就是他们自己种的时候一年多少钱,现在你帮他们种了以后,他们一年收多少钱?

  王化东:每亩地能收到一千斤,也就是一千块钱,我们全部是良种,他们自己种管理跟不上,比公司种最少得少收50公斤至80公斤。

  主持人:就是差着很多呢。就是说你们家自己的收入靠什么呢?

  王化东:我自己家有面粉加工,有建筑。

  主持人:这两项每年就有三十多万的收入。

  王化东:对。

  主持人:所以你就不会再在农民的土地里,包括山林里,再从那里抽一些钱,或者赚取一些利润。

  王化东:那不会。

  主持人:省长,这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

  王金山:所以大家才信得过,而且入了党,还当了支部书记。

  主持人:在他面前我就显得太坏了。我可能有点私心,我觉得他的做法特别好,真是个很优秀的人,你看他也实际,而且做他的村民真是一个很舒服的事儿,能既减轻劳动强度,而且还能有很大的收益,但是是不是如果他也能从中拿一点,我们作为村民心里就会更踏实?因为他付出了劳动,他应该得到回报,他现在不拿我们就含糊,老觉得这里好像有什么圈套。

  王金山:我分析,这主要是化东同志的境界,他认为回报不仅仅是金钱的回报,更重要的是人们对他的信赖,他给共产党争了光,添了彩,他认为这就是他的最大的回报。

  主持人:省长,我不建议您这样当众这样表扬他,因为您这样一定调,他本来想下个月就开始拿钱,再也没这机会了。从您个人的角度,或者说咱们从安徽省政府的角度,您是鼓励他继续这样做,还是鼓励他按照法律的规定,他可以拿他该拿的回报?

  王金山:就我个人讲,我认为都应该按照按劳分配的原则,得到应得的一份,但是他不要,那是风格,但是咱们讲风格更要讲政策,但是他实在不要。

  主持人:您那么说还怎么要?

  主持人:问问他的儿子,年轻人可能他的想法特别好,你怎么看待父亲这种行为?他要是要了,你就可以买三千块钱一双的鞋。你怎么看呢?

  王启鹏:尊重他个人的选择。

  主持人:一家人境界都很高,风格都非常高。咱再问问他的妻子,钱明英女士,你怎么看?来回挑,反正还有一个多小时,您怎么看他这种行为?

  钱眀英:一开始我也非常生气。

  主持人:好。

  钱眀英:我觉得我家里又不缺吃的,不缺喝的,成天早起晚归,天天半夜三更回家,我说图啥,成天累得家里也不拿什么。

  主持人:一开始就是看不太习惯,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

  钱眀英:对,我也不理解他,到后来我看干得也挺有劲的,我也服从他,跟着他,也很支持他了。

  主持人:你现在当着省长说,你真的想通了没有?

  钱眀英:想通了。

  主持人:主要是看他这样做能给整个村里带来好处是吧?

  钱眀英:对,我们那村里也吃上自来水了,也铺好水泥路了。

  主持人:我们这个节目里还设计了一个环节,大家可能在前几期节目中都看到了,我们请了清华的EMBA到他们村子里实地去体验他们的生活,这次去的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EMBA的学生方宜新,让我们热烈地欢迎他。

  主持人:你去的就是王先生他们家是吧?

  方宜新:对,王书记家。

  主持人:咱们先看看他到那儿体验生活的情况。

  (方宜新到农村体验生活)

  主持人:方先生到了“大地主”家还说不习惯。跟您想象的有差距是吧?

  方宜新:他跟我想象的差距太大。

  主持人:这是一个好人。

  方宜新:他不但是一个好人,他应该在当地是一个英雄式的人物,他是我学习的榜样。

  主持人:当时布置让您完成三个任务,您完成了吗?

  方宜新:我完成了。

  主持人:要带一个物件回来,带的是什么?

  方宜新:我带了一个矿灯,是他们家的。

  主持人:就是每天会拿着这个?

  方宜新:拿着灯到村里转一圈,有时候村里有什么事儿他要去看一看,他说做了书记以后,变成每天的习惯,我这么想,转一次,转两次,那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我也可以做到,贵在他做书记这么多年,天天在转,我觉得他了不起。

  主持人:还带回来了两张照片。

  方宜新:还带回两张照片,这和我原来想象的王书记家,他作为一村的首富,应该是一座非常漂亮的房子,但是我没想到他的房子就是这样,比我们江苏南通一般的老百姓,最穷的老百姓家里住得还差,但是我相信他不是没有钱,他可以住很好的房子,这是他家的客厅,屋顶还是用芦苇,在我们那儿已经看不到芦苇盖起来的房子。整个他家的院子,这间房间最大,20平方米出头,还有两间卧室,大概就是十一二平方米,整个家里连房子带院子也就是一百平方米,非常了不起。

  主持人:您觉得每个农村都会有这样的带头人吗?

  方宜新:我是这么认为的,王化东是一个很个别的现象。

  主持人:对,相当于田径里的刘翔,篮球里的姚明,主持人里的崔永元。

  方宜新:像南通,致富都是靠农民的英雄,靠领袖,就来带出一番。但是这样对村里这么样一个奉献,这么一个精神还是很少有的,所以我说他是农民英雄领袖里面的精品。

  主持人:能普及开吗?

  方宜新:我个人认为,因为我是做企业的,如果说按照市场,按照价值,这是不能普及开的,他是一种叫类公司的经营管理,也不是一个标准化的公司,他没有完全按照一种市场价值,王省长说的按劳分配的原则去做事情,他完全是按照一种什么?是按照一种道德的力量,道德的约束,因为大家选我做书记了,选我做主任了,我就应该为大家服务好。第二,王化东也是安徽农村的一个典型,一面旗帜,所以说我们省长,政府给他很多的荣誉,全国劳模,十佳农民,十佳种粮能手,种粮状元,我想他也是在这种盛名之下,他为了这个花环,必须这样做下去。但是靠道德,靠这种盛誉下,我们到底能坚持走多远。

  主持人:你作为一个企业家,我听得出来你不是特别支持这种做法。

  方宜新:不过我很敬佩他。

  主持人:对,作为个人非常敬佩他。省长,您看出来了,对王化东本人的敬佩,咱们所有人都是一致的,但是就是说他那种做法能不能在全省范围推广,能不能在整个安徽省新农村建设的过程中起作用,其实各有各的疑问,您能谈谈这个整个安徽省建设新农村的思路吗?您刚才提到了一点,说要有能人,要有这样的带头人。

  王金山: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应该说是个新课题,也是一个综合概念,更是一个系统工程,还是一个长期的任务,但是必须始于足下,在进行的过程中,应该说两句话,一个,就是要量力而行。第二个,就是要尽力而为。

  主持人:量力而行,尽力而为。

  王金山:量力而行是一个原则,不量力而行,或急或慢,都会给老百姓造成麻烦,发展慢了,群众也有意见,过于急了,过于超前了,也容易出意见。但是你又必须尽力而为,因为这是对当代各级领导同志的一份责任,我们就赶上这一茬,这一段我们就应该领着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所以谁不使力,出工不出力,那就会受到谴责,整个新农村建设就是要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要千方百计增加农民收入,要想方设法提高农民素质,要紧紧依靠农民来建设,要切切实实地尊重农民的意愿,离开这个原则,恐怕都是不妥当的。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应该说思考还是比较早的,2005年的时候,我们就提前一年自己掏钱拿了九亿七千五,全免了农业税,全免农业税之后很快就遇到一个新问题,就是农村的基层组织怎么运行,包括一些公共服务的设施,怎么样能够完善或者得以发展,是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找了18个县,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立社会基层管理的新体制,运行的新机制,搞这样的试点,大家都很积极,这个试点现在运行也挺健康。

  主持人:现在到了现场的观众提问和发言的时间,哪位想说就举手示意我。

  观 众:王省长您好,我想在这里提一个相对比较宏观一点的问题,邓小平同志很早就说过,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我想王省长,请问您一个问题,您认为安徽或者以安徽为代表的一些内陆地区的农业大省要走在农业改革的前列,走在乡镇企业改革,促进农村整个富裕的道路上,促进乡镇企业的发展,应该怎么做得更好,谢谢。

  主持人:省长,他实际上是批评咱们呢,您听出来了吗,他好像咱一晚上就谈粮食了,没谈别的事儿。

  王金山:还是积极地说,是一种提示。但是我觉得对于安徽来说,乡镇企业的发展经过这几年的努力,已经由九五的33%的比重,提高到十五末的44%,尽管这个比重显然还是远远不够的,你提得非常对,正因为这样,我们最近省委省政府才提出一个全民创业行动的号召,让百姓创家业,能人创企业,干部创事业。我们相信,只要是坚持下去,一定会有很好的预期。

  主持人:因为我们今天主要谈的是建设新农村这个话题,我觉得我作为一个正科级的主持人。

  方宜新:不是副科级吗,怎么变成正科级呢?

  主持人:我是觉得我主持这么好,怎么也要调一下级。作为一个科级的主持人,最大的收获就是跟王省长学到的,就是你告诉我什么事情都要从积极的方面看,都要从正面的方向看,这样我可能心态就会好,就会睡好觉。所以我谢谢王省长。最后一件事儿是您把“公司法”给王先生,咱们用它来结束今天的节目。

  王金山:好,谢谢你。

  主持人:谢谢我们请来的客人,谢谢大家。再见。

  央视新闻频道《新闻会客厅》播出时间:

  每周一至周四晚20:30-21:00

  《新闻会客厅》周五特别节目《决策者说》播出时间:

  周五晚20:20--21:00

  新闻会客厅 会见新闻当事人,敬请收看

  相关专题:2006年全国两会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